能想象在机场大厅或者候机厅里摆着的奢侈品服饰是谁买的吗?游客?阔佬?出国打工仔?如果是香水、配饰等数百元的小额物件,也许是。血拼意犹未尽,再补充一点货色,也是常事。但如果是数万元的套装或衣服,就一定不是。因为机场的服饰比外面街市专卖店里的又要贵出许多,而且款式也不是最新的,为何到那里去当冤大头呢?
  
       最近碰到好几个忙得没时间睡觉、没时间会友、没时间见亲人的高级经理,一天从早到晚十几个会,连吃鱼翅、燕窝都毫无味口。因为都是带着任务去的,一顿鸿门宴饭吃得神经紧张、脸部肌肉笑到酸痛,哪来闲情逸致来品尝佳肴?

       于是被人问到一身名牌披挂哪里购得时,只好面色尴尬地说:“机场买的。等飞机还有20多分钟,正好休息休息,逛逛商店。”

       有些经常商务旅行的空中飞人甚至很享受出差的时间,因为只有在飞机上,手机才是关机的,没人打扰,可以静下心来读一读书,或者好好睡一觉。只要没有公务搔扰,连飞机颠簸都可以忽略不计。不过比起在飞机上还在笔记本上辛勤耕作的忙人来说,他们已经算是幸运的人了。

       为了高薪与高地位,一个人究竟愿意付出多少呢?

       一周工作80个小时?每周飞行两次?天天应付自己很讨厌的人并且还要笑脸相迎?与喜欢当众表演打情骂俏的男客户演对手戏?陪酒?……

       或者像《欲望都市》的凯瑞和台湾某女大学生一样,陪男人睡觉或者亲自到三陪小姐阵营里当卧底,一切以研究人文科学的名义。

       仿佛冠上了“研究”的帽子,这样的行为就变得高尚起来了。就像是《魂断蓝桥》中,女主人公为了生存下去,等待恋人的回归,不惜去出卖肉体就应该得到同情一样。

       与其寻找理由还不如坦坦荡荡地说出:我做这样是为了得到成功,维持高雅的生活。就像金领们那样,自豪地说:我忙得只好在候机时买衣服,但我很成功。

       英国一个记录片中个妓女就很坦荡,她对着摄像头自豪地说,我做妓女,是因为我热爱性。据她的朋友介绍,她的确很享受性,她的前几任丈夫都是因为满足不了她的要求而纷纷提出了离婚。与前者比起来,至少她真诚。

       当然,在机场购物的成功人士还没有付出到这种地步。他们付出的只是时间、精力,或者还有一些亲情或友情。

       我们有个同学,为了享受同窗之谊,十分踊跃地加了所有同学的MSN,跟他说话时却发现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而且常常是半天之后,才反应一句:对不起,刚才接一个电话,上午你说了什么来着?

       几次之后,许多人把他阻止了。因为屡次遇到这样事情,大家觉得回复他又没有意思,不回应又不太礼貌,索性看不见他完事。

作者谁谁谁是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生活时尚版编辑、专栏作家。本文摘自她的《白领极限生存》(Lost in Office),此书于5月1日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