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12日

星期四晚上已经做了决定,在这样来回奔波,我还没有找到工作,我就累死了。

跟megan,小磨各打了一个电话,终于做了决定,还是走吧。

第二天就跟PM和领导说了,终于说出了一年来每天做梦都在说的四个字,“我要走了”,好舒坦啊。

爽………………………………

准备筹划出去玩一趟了。

2005年01月31日

                         早上总计吃了两个鸡蛋,三片饼干,一勺花粉,一个香蕉,准备吃若干小桔子。

                        其实聪明的老板现在就应该放假了,大家也没什么心情工作了歪,还不如放假,博个好名声,这样大家还会比较感激。

                        嗯,等我当了老板,我就这么做。

                         昨天我最后还是很猥琐的写了个邮件给老板诺,说什么我还是呆半年,把开店这一块做好了再说喽,到时候走不走在考虑喽,靠,真是虚伪的要命。

                         我还是看到手的年终奖的数目吧,嗨嗨,多一点的话就在考虑一下喽,少的话肯定不考虑了。

                         这两天没啥事情了,哦也,可以看我心爱的言情小说了。

2005年01月28日

今天上午,领导找我谈话,直截了当的问我“你是不是想离职”,这句话让我非常震惊。我回答说,正在考虑中,但是还没有考虑好。

然后就说了一些有的没有的,领导也劝我,多呆半年,多学习一下店面的经验……类似,说着说着,我眼圈就红了。NND,我为什么总是这么软弱。其实我根本就不想流眼泪。

反正大家说了一些,然后我答应过年回家的时候在家里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我流了一些眼泪。现在想去撞墙。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我已经恢复了正常。然后我就开始分析是谁出卖了我,当然,无论如何这个消息总是从我嘴里说出去的,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到底怎么让领导知道的。

先想到Y,大领导,因为大概只有她才一起进取讨论我们的绩效考核,后来想想不会。接着是rain,有可能,可能她不小心告诉了另外的人。可能性很大。

后来看到Xiang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时候发现正是我昨天的心血来潮出卖了我。

昨天下午我心血来潮想去拿住房公积金卡,因为想着走也要走了,那么把那个卡拿在手里把,可能到时候还能拿点钱出来。那么我就去薪资室拿,Xiang帮我找了一遍,没有找到,那么她就问我等到三月份Helen回来了再帮我找,我就说可能拿个时候我就不在了。就是这句话出卖了我。

基本上是这样的,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天意啊,真的是天意啊。一句漫不经心的话,一个完全没有利益关系的人,影响了我的年终奖。而且就是今天在评,功亏一篑啊。

为什么我会昨天去拿我那个该死的卡,为什么我不星期一再去,为什么我会说可能三月份我就不在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极其懊恼。

人生,真的是个很奇怪的旅程。一些不相干的人,往往会扰乱你的轨迹与预想,让人生再次超出你的设想。

我没什么话好说了。

2005年01月27日

看到那些名ID在凌晨十二点半/一点钟兴致勃勃的发出了祝贺信,觉得很高兴。

泡网对于我来讲,已经算个大家庭,虽然我从来不发贴,但是每天早上在电脑面前啃包子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的打开网页,看到那些熟悉的ID,就觉得分外亲切。

在它关掉的这几天,早上胃口虽然还好,但有些怅然若失。

同事从武汉带了鸭脖子回来,还是很好吃。不过不能放纵自己,吃了几个就做罢了。这些重调料的食物容易让人上瘾,并且会麻痹人的味觉。

我想我还是保持清明比较好。

2005年01月26日

昨天翻了一下我的日记本,发现里面的内容都是比较伤心的负面内容,例如加工资太少啊,和别人吵架啊,和老板发生冲突啊,类似……简直没有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以后回想的时候都是悲惨的事情。所以我要记录一点让人高兴的事情。

昨天收到了三个包裹,花粉,项链和眉粉,腮红和眼线笔,真实高兴啊。那个花粉好大一瓶,今天早上吃了,味道很难闻。不过相信对皮肤是很好的。

我要早晚持两次,让皮肤好一点。

昨天晚上吃了几片饼干就睡觉了,早上称体重的时候发现只有55kg了,高兴的要死。看来饿果然是有效果的。可是吃了早饭去医务室称,又变回原来的体重了,faint.

2005年01月21日

就像今天先是要做一个装修的甘特图,接着要收集一些资料,我就开始咒骂,一点点工作就让我咒骂个半天,这个态度的确是不好。

我要好好做事,熬到年初。毕竟很快就过去了,我还是做点事情吧。

2005年01月20日

每天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就到了下班时间,然后混混,就睡觉,早上起来,继续过这种日子。简直就是醉生梦死,只不过比较平静而已。

痛苦的是,下了班还不能马上走,非要痛苦的熬到六点半,等办公室人少一点,然后才走。只能对这种生活屈服,为了那一点点年终奖。

算了一下时间,如果三月五号走的话,那么还有整整四十四天,去掉周末8天,以及过年7天,过年前后旷工两天,总计剩余27天,五个半星期。

其实本来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想法说要走,毕竟多熬一个月那么就可以多拿一个月的工资,原来还想着要不混到五一。现在这种念头都打消了。

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改变主意,希望不会。

昨天去无锡面试,靠,找一个生产部助理还又是英文,又是无锡话,把我搞死了。本来还想着,助理好像不太好,职业规划太乱了,但是竟然连这个

都没有办法通过,真是极其糟糕啊。第二个是那个什么瑞年集团,按照她的说法,我又要做美工,又要做销售,还要做市场,还要做HR,靠,要命了。

面试就像相亲,看得上你的,你看不上。你觉得不错的,人家看不上你。真是惨啊。

2005年01月12日

原来的同事说我现在的状态叫做——离职前狂躁症,她老公现在也这样。

终于找到了一个专有名词来解释我这种现象,哈哈。

在寻找中等待,是她给我的忠告。

今天早上做操的时候做伸展运动,看着自己的双手,疑惑它到底能够做什么。

我的手指短小且比较粗,是一个农民的手。并且由于皮肤不够白,我又不修指甲,所以看起来是一双力量型的手。

我每天都想我到底应该做什么,但是未果。我是个没有什么竞争力的人。

2005年01月11日

这是上次在思考乐书局买的五张卡之一,其他都送人了,留了这一张给自己。

画面是一个人坐在屋顶上,看满天的星星。有一颗流星飞过,然后写着“天大地大,总有你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这年头大家都对自己的生活很不满意,考研的劝人再也不要考研了,IT的说不要进IT业,要去竞争没有那么激烈的行业,结婚的说结婚没什么好处,还是单身好……我说,不做人最好,做人实在要求太多。

每天晚上都带很多杂志回去看,觉得还是比较喜欢瑞丽伊人风尚,里面的衣服都比较不错。文明啊,中国国家地理啊,只能在心情好的时候看,不然越看越闷。

昨天晚上自己煮了白菜年糕鸡蛋汤,味道蛮好,就是晚上起来嘘嘘了两次,不知道喝的水多还是因为肾虚。

吃了三年的补药也没什么效果——不过好像感冒的确是没有了。

说了这么多,才想到当初想些这个文章的目的是因为想说“工作真的不好找阿”,投了那么多简历都石沉大海,没什么希望。我也不想去上海,我也去不了上海。我就想混日子。可是我也没有男朋友,想混也没法混。

下午想请假去太湖边了,日子让我过的非常的沉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