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 04 Sep 2011 05:08 pm

6个月饼

来香港6年了,过的节日五花八门,但每年中秋节的月饼也许最能代表时间的变迁,和人事的过往。

第一年,我们学校很奇怪,中秋节不放假,中秋节第二天才放假,这边讲究的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那时我们晚上九点刚下课,走在回家的路上,整条街都是提着闪亮闪亮的花灯笼的小朋友,兴高采烈地跟着大人们走出家门,去公园去山顶去海边赏月。那时我还没有来的及适应这里的环境,就合着一大群认识和不认识的人在维园,点着蜡烛,吃着茶香月饼,一直赏月赏到后半夜。热闹的场景犹在,那时的吃月饼的人早各奔东西,似乎从来没有再交集过。那是一个淡漠的月饼。

第二年,我被压在更繁忙的的学业中,而且已经过完了一轮香港的节日,对小小的中秋节,早以淡忘如常。但新进来的师妹在图书馆碰到我,贴心地塞给我一个黄莲月饼,那是个包装简单但口味地道的本地月饼。我独自享受了这个月饼,没有和其他人分享。这个月饼提醒我,在这个我一直认为陌生的地方,还是可以慢慢积累朋友,培养友情。这是个热情的月饼。

第三年,那一年我陪朋友去寄月饼,朋友给我好几张月饼券。我第一次知道,香港还可以寄月饼,而且我头一次一天之内收到这么多月饼,觉得简直就是奢侈啊。后来,把月饼都领会家,像发放物资似的,给左邻右舍和好朋友们,一起享受蛋黄香的月饼。那是温暖的月饼。

第四年,在担任学校的学生组织负责人,办活动的时候,大家把著名的冰皮月饼尝了个遍,后来似乎有些甜的发腻,有段时间因此特别对冰皮月饼不感冒。但那时,我尝试了一件事,我自己买了两盒高档月饼,通过邮局寄给北京和家乡。与其说寄的是月饼,不如说寄的是期待和感恩。我收到了爸妈幸福的夸奖,却没有收到最想要的期盼。那是一个失望的月饼。

第五年,我们又买了冰皮月饼,还买了那种我最喜欢的闪亮闪亮的荧光棒,我们把它们变成一个个小圈圈,串成不同的造型。坐在海边,吃着月饼,举着灯笼,看着对岸的霓虹幻影,心里却对自己狠狠地下了一个决定。那是一个悲伤的月饼。

这一年,我不知道中秋节是哪一天,我以为这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直到今天,拿着这张美心的月饼券,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香港的中秋节对我真是太好了,总是能以各种不同方式的月饼,让我记住在香港的点点滴滴。这是宽慰的月饼。

苏打绿-小情歌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人们心肠的曲折
我想我很快乐
当有你的温热
脚边的空气转了
苏打绿-小情歌
这是一首简单的小情歌
唱着我们心头的白鸽
我想我很适合
当一个歌颂者
青春在风中飘着
你知道就算大雨让这座城市颠倒
我会给你怀抱
受不了看见你背影来到
写下我度秒如年难捱的离骚
就算整个世界被寂寞绑票
我也不会奔跑
逃不了最后谁也都苍老
写下我时间和琴声交错的城堡

这些年 28 Aug 2011 11:15 am

写给台湾的信

【转】写给台湾的信

(熊浩,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博士候选人)《旺报》2011年8月27、28日

之一、如果你願意聆聽

飛機開始降落,我閉著眼睛,安靜地等,等著抵達雲端下,那個熟悉而陌生的地方。

彷彿分享了那份驕傲

時間回轉往復。

「我們和對岸的中國是一邊一國,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我握起拳頭。

「人們普遍擔心,在說中文的地方,可不可能有和平的政黨輪替?可不可能一人一票選舉自己的領導人?他們做到了,用選票而不是槍炮,我們從一黨專制到兩黨朝野互動,和平過渡,沒有死人,這是多麼了不起的進步!怎麼會在《人民日報》的宣傳底下變成了攻擊台灣的理由了呢?」我用力的點著頭,彷彿自己也分享了那份驕傲。

龍應台說:「那天的凱達格蘭大道,滿滿、起伏的全是紅色的人潮,『阿扁下台』的呼號聲在朗朗的夜空裡盪漾。有人放起了天燈── 『禮』、『義』、『廉』、『恥』4個大字,高高地懸在總統府前,浮在半空之上。不知道,透過辦公室的窗戶,他怎麼受得了這4個字那耀目的光亮。」唏噓間,我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淚滴。

「親愛的各位旅客,我們已經到達桃園國際機場。」

從桃園,到新北,到台北,一路上,我一直在找大城市的影子── 沒敢和台灣的你們說,你的家像一個巨大的縣城,而且,我沒有誇張。

「哪裡有?」台灣國語響起,你開始辯解:「有那麼乾淨的縣城嗎?有那麼友善的縣城嗎?有那麼多民間商鋪可以林立的縣城嗎?有那麼多民間信仰受到尊重的縣城嗎?有垃圾分類那麼細緻的縣城嗎?」 ──好吧,我老實的回答,這些真的沒有。

不要用優點掩蓋弱項

台灣的你們已經能夠自信於細節了。具體而微的可親、溫存、尊重和愛,像捷運上的博愛座,沒有老人時,睏倦到不行的你也願意站著。空空的座位,告訴外來的朋友,你們在乎的是人情互相的彼此溫暖。

我長呼一口氣,真的,佩服你們!

但如果你還願意聆聽,我想講:

城市如果只能選溫暖或是漂亮,我和你們一樣,當然首選溫暖。但是,如果兩個都能選呢?所以,不要用優點掩蓋弱項。小心死要面子的辯論,這是華人文化邏輯自我封閉的陷阱。

坐在電視機前看五都選舉,覺得五都好大,每「都」皆是完全各異的一幕天光,皆是縱橫捭闔的非凡氣象。沒想到他們彼此其實那麼近,或者說得更直接些,其實那麼小。在台灣的你,當然要首先關心「在地」的政治生態,但,格局別被周遭限制了、妨礙了、狹小了。不是嗎?關愛台灣的目光,也得有「識廬山」的眼光。

這些話,何嘗不是說給我自己聽?

之二、面對陸客 不作高傲的老師

在中興,我問你們,大陸什麼地方你們最不能忍?

「對我們國際空間的打壓。」

「為什麼大陸那麼大,心胸會那麼狹隘?」

「排隊啊,大陸人好像不習慣排隊。」

我想說,遇到差異和誤會不要客氣和隱忍,否則見面得越多,會越顯得生分;不滿的、訝異的,用尊重的方式說出來。

在政大,陸生問我,大陸的一切能改變嗎?

我回答她:「別問大陸可不可以改變,問問你自己會不會變。不要以為所有的一切都來自廟堂的變遷,不要以為任何歷史的進步你可以完全置身事外。重點是,自己可以變,用更嚴格的眼光要求自己,於是,當你遇到我,我希望你看到後面那個善意而大氣的中華。」

故宮裡,一位西北來的大姐,以巨大的音量招呼她同行的夥伴,她也許不覺得,但聲音已經震得整個大廳嗡嗡作響了。

我問台灣的你,要是你在現場,用什麼方式處置?

射去鄙夷的目光?加快步行的速度?竊笑、怒視、忽略、充耳不聞?或是,低頭調大耳機的音量?還是──用善意的方式,上前、微笑、小聲地提醒她:「阿姨好,不好意思,在博物館裡,不可以那麼大聲。」

我試了最後一種方法,驗證有效。這是晚輩提醒長輩的方式,是主人提醒客人的方式,雖然我也是客。而不是,文明的先進教訓或指點野蠻的後進。用這種和氣的方式,可以提醒他們這公共空間中的秩序規則,但這中間包含的尊重又不至於讓對方難堪。

台灣的你知道嗎,那些「不守規矩的陸客」中的大多數不是壞人,他們中的大多數如同我們的長輩,辛苦耕耘,成長不易。在家,是稱職的父母;在外,也盡責地工作。他們甚至為貧弱發過聲,為不公吶喊過;缺的,是如何在公共空間中自處與相處的經驗。他不會的相處方式,看著她的眼睛,教給她,好嗎?

阿姨,有些不好意思,說了聲「謝謝」,然後報以微笑。

這是故宮裡應該擁有的相處之道:在文化面前,我們都是謙卑的學子,沒有高傲的老師。(〈寫給台灣的信〉三之二)

之三、化解彼此的矛盾與糾結

我問你關於國族認同,你的回答讓我看到了你內心的尷尬。

你耐心地向我區分,你對「中國認同」中的「中國」,是文化域而不是地理、政治的疆域,是唐宋明清的陶醉沉緬,是長江黃河的奔騰萬象,是杜工部的詩,是李清照的詞,是蘇黃米蔡的字,是子曰:「仁者愛人」。

難自外於中國

但問題是,這個文化域如何純然地外在於地理、政治的中國疆域?不見白帝城的晨曦、江陵的水,怎能理解李白的詩?不站在富春江前,靜思、沉潛、遙望,與大大的天地一同呼吸,怎會讀懂黃公望的圖?不入成都,面朝武侯像,背靠《滿江紅》,岳武穆的「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又怎會字字入心,絲絲入扣?

在故宮的展廳前,作為主人的你趴在玻璃的那頭,作為客人的我趴在這頭。作為主人,你可曾問過自己:裡面的這些瑰美的文化紀念,是我的嗎?和我的命運真的血脈相通,戚戚相連嗎?如果相連,那麼對岸還能僅僅是一個外在的、非我的、政治的中國嗎?如果不相連,你為何對文化中國,愛得那麼深?

你們的外在與內在,在這種文化與國別,他者與自我,我們與對岸的糾葛中徘徊、掙扎、紊亂。

難為你了。辛苦你了。

飽受文化震盪

同行的夥伴告訴我,他們一路上都在遭受「文化震盪」:台灣和中國,「國」內與出「國」,我們和你們,內心時常被這些句子打到,但沉住氣了,沒有做聲。

一個大陸去台灣的交換生和我說,兩岸關係最終如何架構都無所謂,但可不可以別老是稱呼對岸為「中國」?這已是個分道揚鑣,生疏無親的詞句。

嗯,我大陸的同伴們,你覺得你已毅然決然、思想開放;以為你獨立思考,長於批判,但一到這個關節,就會發現從小所受教育的力道,如影隨形,再獨立也獨立不了。這不是洗腦,而是阿爾都塞所謂「意識形態國家機器」的魔障,我們都浸泡於其中,點點滴滴,早已進入基因,化為血液,是我們的背景、立場,甚至安身立命的那份歸依,擺控不了,也放棄不掉。

眼前突然跳出康德的話,知識分子,「要有勇氣在一切公共事務上運用理性。」理性,意味著不固執、不矯情、不放肆;一切,意味著不加預設,沒有前提,什麼都不能逃離理性的檢查,無論是什麼方案,都可以討論,都應該協商。說起來好像不難。

在youtube上,我常常碰到兩岸憤青的對罵。罵得累了,大陸有人說:「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對岸有人回應:「誰和你是同根生!」台灣的你們,你知道這句話,有多傷人嗎?

從「文化震盪」到「用勇氣在一切公共問題上使用理性」,這亦是我時常的糾結和徘徊。或許,知易行難?或許,我們其實可以先消弭敵意,為彼此鼓掌,不去相互傷害。或許有一天,你也可以聽懂我的不易。

從台灣歸來,對於從未去過對岸的我,竟然覺得一切都似曾相識。國與家,彼與此,分裂與統合,不過是過眼之物,不值得過度構思。但11天的旅程,一路被照顧、被尊重、被關懷,讓人心重回溫潤淳和,卻是真的愜意得很。

改變從我開始

離台的那天,到國際學社的櫃檯check out,當值的大叔提醒我別忘了帶走存在冰箱裡的辣醬。拿過辣醬,見上面留下了一段字條,是昨晚阿姨下班時,交給接班人的留話:「218熊浩的。他這二天遷出會來拿。」字裡行間裡,這便是台灣。

其實關於兩岸,有些事情你們和我們都沒有準備好,都還需要時間,那不妨再耐心些,再大氣些,再等等,比如:能夠容納兩岸的那個新的智慧屋簷。但有好多事情不必等,比如:讓不合理的到我為止,讓合理的從我開始。

保重了,為了彼此。台灣,我們後會有期。(〈寫給台灣的信〉三之三,本系列完)

-----------------------------------------------------------------------------------------------

PS:‘大县城’的台湾,是台北当初给我们的第一印象。我对台北著名十大夜市之一的师大夜市非常失望,老实讲,那就是合肥城隍庙啊,还是小一号的,因此显得就是人多小吃多,还有店铺多。

桃园机场是台湾的第一张名片,但这张名片是上世纪80年代的行情,难怪连战大公子抨击说台湾的机场给人感觉像到了朝鲜。

和大陆32个行省13多亿人口相比,台湾太小了,小到连台湾的你们都担心会不会吹进太平洋。但其实到过台湾的人才能体会,其实台湾很大,那种大是一种能包容多元文化和沉重历史的深邃和宽广,不要说政治历史的变迁发展,就是这日常生活中的人情世故,都是要好好花一番时间才能体会到台湾的美好和台湾人的温情。

在两所大学的交流,是一场直接的台湾教育。当把一切客套都放下,讓我们直面真情实感的时候,彼此才更能拉近距离,澄清误会,发展理解。一个最简单的包容就是,我从来不认为陆客自由行就是拯救台湾经济,其实自由行的大陆人更多是渴望了解台湾——这个在地理上和大陆很近但心理上却又似乎很远的社会。

出乎意料的是,日月潭很宁静,故宫博物院很朴素。台湾美在恬静和含蓄。

这些年 27 Feb 2011 11:06 pm

Something @ Thirty

心想事成!

at the Thirtyth B-Day

那些年 15 Feb 2011 11:15 pm

将爱

电影版的《将爱情进行到底》还没看,看了预告片,挣扎在想看又不敢看的纠结中,光是听那一声“等你爱~~我”,就已经让多少往事浮上心头,更不用说再去看十二年后,现实版的《因为爱情》了。

十年或十二年,太多事情可以发生了,生活也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人有时候看不到自己的变化,但看看李亚鹏眼角的细纹和徐静蕾淡定若水的双眸,无论哪一种结局,其实都不是当年扬峥和文慧能想象得到的。于己,对比穿梭于十年之间的自己,人生如戏矣!

十二年前——〈等你爱我〉

等你爱~我 哪怕只有一次也就足够
也许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可能是我感觉出了错
或许是我要的太多
是否每个人都会像我
害怕相见的人以走了
也许从未曾出现过
怎样去接受才是解脱
是否爱情都会有折磨
可我不承认这么说
注定等待你我以足够
所以放心才能更快乐
当你有一天对我说
我一样会在这里等着
你在听吗
也许早该说
你说什么
难道真的不能
真的只有一次才能永久

十二年后——《因为爱情》

给你一张过去的CD 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 有时会突然忘了 我还在爱着你
再找不出那样的歌曲 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 虽然会经常忘了 我依然爱着你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简单地生长
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因为爱情 怎么会有沧桑
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
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 人来人往

再找不出那样的歌曲 听到都会红着脸躲避 虽然会经常忘了
我依然爱着你
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
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简单地生长
依然随时可以为你疯狂
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
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
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 人来人往

E:给你一张过去的CD 听听那时我们的爱情
F: 有时会突然忘了
EF:我还在爱着你

PS: “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如果当年那张记满情歌的纸片还在的话,现在也泛黄了吧        

        呵~ 多美好的歌词,多残酷的现实

这些年 19 Aug 2010 04:06 pm

[转]七年一回首,流年似水

此文转自北美华人网http://www.huaren.us/dispbbs.asp?boardid=331&id=788321&page=1&star=1

———————————————————–

Received a message from a friend this morning:

-   it has been 7 years since the flight from shanghai to RDU!

so I replied:

-   Yeah, isn’t time flying?

 2003年8月 12日,到今天正好来美7周年。对我来说,5年感觉挺短,10年就觉得很长,数字7么,不长不短的,写点东西好像正好。

7年如果看做一个可以移动的框,放在人生的初始,是从襁褓到走进小学,再往后挪挪,是从小姑娘变成大姑娘,再后面就是从离家一天都想家的宅女到只身去北京上学。而现在的这个框是在异国他乡度过的22岁到29岁这段人生最美丽的时光。

在美国这7年,是一场游历,一场冒险,一场人生观的洗礼。从平凡到努力追求光环,到回归平凡。从cultural shock,到适应这里的生活,到reverse cultural shock,到能够在中国美国之间自如地穿行。

有那么多事情看着一头雾水,居然慢慢也能学会,然后做好。有那么坎好像真的过不去了,却也终于安安稳稳全都跨过。也许没有了身边父母的指引,朋友的影响,反而更容易长大,更懂得珍惜。

 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

让我把自己看清楚

谨以此献给过去的7年

谨以此憧憬那未知的将来

2003-2004 第一年

 出国那年赶上美国这边砍research funding,中国SARS爆发,总之offer很少,签证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得难,每天只过有限的几个。当时学校实行封闭制,出个校门要上报到学校党委,好不容易批准了出去签个证。怕坐地铁,坐公车传染,居然和朋友两人从五道口一路骑车去的大使馆。那天我所见到的那群签证的人里面,一共过了两个,我和我的朋友。回来的路上,我们一路都在day dreaming美国的生活,就好像那个原本陌生的国家忽然变得那么近了,看得见摸得着了一样。

 事实证明,那天的想象和现实差的很远,美国和中国仍然隔着 12个小时的时差。 

 登陆美利坚的那天,我们12个人,结伴从上海飞往北卡。我小心翼翼得看管着自己的两个158,外加手里一个塞得鼓鼓囊囊的登机箱,因为那时候,这些就是我在美国赖以生存的全部家档。没有高楼,没有华丽的装修,有的是蓝天白云,红花绿草,和之间那些漂亮的小房子,和想象里的美国挺不一样的。在最初的几周里,忙碌得穿梭在学校的各个地方,参加各种orientation,吃各种免费饭,自己几乎没有开过火。于是给爸妈男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们这里的生活真好啊。唯一遗憾的是英语测试口语和笔试都没过关,被学校要求上英语补习课,要强的我郁闷得哭了两场。

 当最初的新鲜感慢慢淡去,学校开始上课,免费饭活动基本结束之后,生活开始走向美好的反面,无聊和单调渐渐笼罩了我。在北卡没车寸步难行,我没车,有也不会开,所以出了学校去哪儿都要求人带。带人买菜逛街吃饭的通常是一帮子师兄们,他们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有,关系很好,他们就不来带我了。还好我室友比我聪明,告诉人家男朋友出国前分了,所以师兄们就乐颠乐颠来带她,我就每次也蹭个座。

 我们系里(工程专业)有一半以上是中国人,剩下的也是印度的,南美的,和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英语全都说不利索,所以大家默认只和自己国家的人hang out,用母语说话。我老板是中国人,组里除了一个土耳其小伙,清一色中国人,老板知道大家英语不好,所以要求大家在学校不可以说中文,要用英文交流。中国人和中国人说英语是一件很变扭的事情,所以我们决定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说话,大家自顾自埋头做research。上课老师讲的话我能听懂1/3,能猜到1 /3,剩下1/3听不懂,好在班里有美国同学,老师一提问或者让大家提问题,他们就冲上去了堵炮眼了,不用担心会问到我们头上。我们老板上课我都能听懂,因为他不太说,在黑板上一黑板一黑板得写公式,美国同学全部lost,我们中国学生能follow。Office hour我是不去的,有问题我也问不清楚,有那个空问自己琢磨会儿就明白了。

我不会做饭,我以为我会,因为我看过我爸做饭,觉得不难。我室友比我放弃的早,她每天早上剁一堆的生菜,一天就吃沙拉。吃沙拉我受不了,吃冷三明治我都反胃,我是中国胃,在吃了一阵方便面煮蔬菜之后,我决定自己尝试做菜。煮坏了两个汤锅(烧干了)一个炒锅之后,我发现做菜的真理在于xx炒xx,你把一样荤菜,一样蔬菜放在一起炒,放一点盐,一点糖,一点味精,出来就是一道菜。好像我们同去的一帮人都有差不多的感悟,因为在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开始互相邀请吃饭,或者是一起聚餐,大家的菜都大同小异,不过是不同的xx炒不同的xx,大家都为自己饿不死了而感到很骄傲。我不喜欢买东西,因为买什么都要乘以8,乘以8之后什么都觉得贵,觉得贵又没钱就有一种心疼的感觉,跟着师姐去过一次mall,和中国衣服一样好看的都比中国贵,和中国衣服一样价钱的,都比中国差,只有化妆品看着还行,于是买了一支眼霜回来了,送了我一袋子的礼物,受宠若惊。 

这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学期,老板很喜欢我,因为我听话,学东西又快,而且除了吃饭睡觉,我没什么别的事情干,所以有无数时间给他干research。第一学期三门专业课,全部都是A,只有英语课得个B,总结一下,考试写公式和数字的哪怕上课听不懂也是A,如果是用英语的,就没戏了。 

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出现,生活也许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在science的奇妙世界里曲高和寡。她是我们的engineering school 的dean,stanford博士,我佩服她不是因为她research做得好,事实上她好像都不怎么做research了,而是她的优雅,她的言谈,她的魄力。她让我明白到,在美国,每个人都有机会,但你必须有勇气,敢想敢做,敢表现自己。Perception is reality,如果不能有漂亮的表达,就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因为别人看不到你,也就看不到你身后的成就。我问自己,你为什么要来美国?如果你来美国就是为了生活在中国人的圈子里,用中国的方式生活,用中国式的思维处事,用中文和人说话,吃自己做的蹩脚中国菜,蜗居在电脑前推公式写程序读paper,那么你没有必要来美国,这些事情在中国你完全可以做的更好。If the point of coming to a foreign country is to have the “experience,” then you have to open up to it. 

所以我决定走出我火柴盒一样的生活空间。You can’t fill a cup that is already full。所以第一步是要让自己改变习惯。我鼓励自己用英语去思考,开始很难,因为一不留神想东西就用中文了,但是用中文思考然后翻译成英语说出来,比直接用英语思考会慢很多,表达会比较生硬。我给自己创造各种各样听和说英语的机会,我去参加学校的,各个系的,本科生的研究生的event,和不同的人聊天,学到什么就在自己心里默念几遍,然后找一切机会现学现卖,social对于我们来说不单单是学语言,也是学生活,学交际,扩大朋友圈子,很简单的道理:局限在中国人的圈子里是无法真正体验美国生活的。晚上从办公室回家的路上没有人和我说话,我就自己和自己说,我还给各种customer service 打电话(现在知道很多其实是印度人在接哈,不过那时候就是印度人英语也比我好),和他们argue,和他们询问这个那个的服务,他们的工作就是陪顾客聊天,所以你说,他们就得陪着,就这么简单。我也去mall和sales聊天,谈话通常从我指着一样东西问what is it开始,然后人家说了以后,我paraphrase,用自己理解重新说一遍,到人家说exactly为止。渐渐的,我体会到用非母语把一件事情说清楚,把一个观点表述清楚,甚至把一个人说服了,是技巧,更是艺术。这些技巧我用在和老板开会说research上,老板夸我presentation skill很有进步,以前每次老板问个什么,自己心里明明知道,但就着急怎么说都说不清,慢慢地,被问什么都不慌了,想几秒钟,用浅显的方式先把事情说清楚,对方明白个大概,再加detail,就容易理解了,就好象小波分析一样。 

第二学期除了修三门专业课,我还跑去修了本科生的accounting,MBA的一个consulting课,还有心理系的课,反正我喜欢什么去学什么,我当我在美国上第二个本科了,呵呵。学校经常请各种各样的人来做seminar,speech,除了学术的,还有很多人文的,一般是吃饭的点,我经常去,连饭也解决了。我参加研究生学生会,我们系外国学生多,都没啥民主意识,我冲出来volunteer,理所当然就成了我们系代表了,每周在会上要发言说说自己系里同学的活动心声,回来要和系里同学说说学校有什么机会啥的。因为做了系里的代表,名字就会被抄送来抄送去,系里的老师就都知道我了,觉得我是小学生头,有什么大事都还告诉我一声啥的,我们dean都定期和我有appointment,聊点这个那个的事情,从我这儿听听学生的声音,我有了更多接触她的机会,她告诉我了很多她的故事,一步步成功的经历。她说,you can do better than me, if you keep up the good work. 这话我至今记得,也许在于她(美国人很善于赞扬人哈)只是随口一说,对于我却是莫大的鼓励。

当了代表没几个月,就赶上全国开研究生大会,在DC,作为我们研究生会里少数minority面孔,我就被选中代表学校去开会,以显示我们的diversity。于是我屁颠屁颠地坐着同去的美国同学的车,来到了 DC这个七年后我生活工作的城市,在capital hill上做lobby,挨家的去找senator要求取消研究生stipend的征税,呵呵,在中国,要见个领导有多难,在美国,我第一天上学就见到了校长,去趟国会山,就见到好多senator,无论政治家们内心有多阴险,他们看上去都好nice,有个senator还让我在他办公室坐着拍了个照,我给爸妈发回去,差点没轰动了我们半个城市。我和DC一见钟情,喜欢它干净的街道,尤其喜欢national mall一片,爱死了那些博物馆们,那时候脑子里有一闪而过的念头,我以后要到DC来就好了。

天知道呢,也许就是这样一闪念的东西往往在我们潜意识里牵引我们,等我们有一天走到了,忽然发现,原来你心早有所属。

2004-2005 第二年

 第一年的暑假我回国了,老板很不情愿,希望我留下做 research,但我坚持,他也没办法。我老板的学生都很听话(系里的中国学生其实都很听话),所以让他最头大的估计就是我了,我的labmates一般老板说什么就算心里不高兴也不敢吱声,回到lab里又抱怨,我有什么不同意的,我就丁是丁卯是卯和老板说,谁说得过谁就按谁说的做,被说服了就去做,心里没结很舒服。

 再回到学校的时候,有很多事情变了:我男朋友也来了(巧得很,他也是8月12号来美国的,所以今天也是他的6周年纪念),我的世界一下子就多了很多两个人可以做的事情,吃饭,逛街,看电影都有乐趣了。我买车了,在挑选了三个月之后,花3000大刀买了一辆7年新的Nissan Altima,花了我当时积蓄的大头,我开车很有天赋,以前没有摸过方向盘,晃晃悠悠在学校停车场学了两次之后,居然就上路了,两个礼拜就拿到了驾照,有了车世界就大了很多,其实世界就那么大不是吗,只是你能看见多大就觉得它有多大,或者说想看见多大才能看见多大。我当上了中国学生会的主席,颠颠地组织大家去接新生,去学校要钱然后办活动,因此和学校的很多部门都搞得很熟很熟,其实私立学校都是很有钱的,这些钱来自于学生,所以里面有一块是专门留给学生花的,你找一个好的理由去要,它就会给你,给你很多,然后你就可以去做点事情,这个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道理在美国其实是民主的一部分,政府花钱也是一样,你想少交一分钱税是很难的,比你想个办法去申请笔funding要难。这些经历让我懂得了,在美国,有很多很多这样那样的机会,但它们不会砸到你头上,而是得你去争取,你得告诉别人你想要,如果有好几个人要,你就要告诉别人为什么应该给你而不是别人,为什么你的想法更值得被fund,任何事情,如果有 competition,就要敢挺身而出,捍卫自己的想法,hold your position,否则就算事实上事情做得比人家好几倍,还是会输。有一次我看到一个在夏威夷开的东西方交流的会议,觉得自己可以去讲讲在学生会做的如何推动中美文化交流的事情,从投稿被录取,然后去学校pitch travel funds支持我去开会,最后成行,我再次体会到了,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关键是想不想做,怎么去做的问题。我没申请过research grant,但想必万事都是相通的,道理应该也差不多。 

第二年在research上遇到了一些瓶颈。我不太喜欢我老板给我的题目。我的老板是属于很nice一类的,很典型的中国学者,聪明(博士读了两年半就毕业了),努力(拿到tenure以前是7点来lab,11点走),但是不是一个好的business man,不善于sell ideas,不善于言谈,所以纵然学术很强,也受人欺负。所以他对学生的要求也一样,希望大家勤能补拙,表达的缺陷用加倍的学术水平来弥补。这点上,我心里并不赞同。我本来research就很一般,比中国同学差,比美国同学好点,如果再来个做8分,只能讲出4分,就彻底没竞争力了。我知道我跟着我这 nice的老板估计肯定是朽木一块了,所以我决定自救。我们那学校的EE一般,但是BME很强,我对医学的东西也比较感兴趣,我和老板说我想做医学应用,老板回答,我没钱。我见过有人读到一半转系的,有人转老板的,有人被老板派去和别的系一起做项目的,但我没见过学生自己去找合作项目搞钱的,不过我想试试也无妨,美国没什么不可能的。所以我就去BME系找老师。我去学他们的原理,然后sell我的算法,告诉他们我的东西可以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还真的让我在一个全国有名的组里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应用,对方同意教我数据采集,用他们几百万的机器做实验,然后用我的算法处理数据,于是两个老板就用我的idea写了个proposal,很快拿到funding,我就开始做我想做的事情了。然后我又想反正我也在BME做research了,不如拿个BME的MS,有此想法跑到grad school一问,回答说理论上可以,但是如果想不交学费,必须EE的老板同意,EE的系主任同意,BME的老板同意,BME的系主任同意,再加研究生院院长同意,被告知难度比较大,至今还没有先例。我发现我的中国式思维真的开始变了,以前我会想一件没有先例的事情多半也做不成,做不成不如不要去做。而那时候我却想,如果一件事情没有先例,那么我就可以放手一搏,做不成无所谓,大不了就还是没有先例,做成了我就是第一个了。无数的persuading,无数次地defend自己的想法,当我最终拿到五个人的签字的时候,觉得太有成就感了。 

和我的EE老板不一样,我的BME老板是一个很好的sales man,美国人,很聪明,他数学物理计算机医学都懂一点,都不精通,组里有很多postdoc甚至phd比他强,但之所以他是大老板完全在于他的管理能力和表达能力,你和他说个东西,他很快能明白,然后用华丽而浅显的方式再表述出来的时候,你会惊叹,原来我的idea是那么brilliant。所以我决心向我的EE老板学治学,向我的BME老板学academic sales,取长补短。

我身边学理工科的学生大多很专一,每天想的就是research,大家平时见个面,三句又说到research上,好像别的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比较喜欢折腾,坐不太住,一个礼拜做一件事情会疯掉的那种(其实这也注定我不是做research的料)。所以我就满世界的找事做,除了去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之外,我就跑各处去上课,我在business school,medical school,law school都上过课,反正PHD学生多选课是不要钱的。bschool和law school的课和engineering的课很不一样,很多reading,很多课堂讨论,每个人都suppose要发言,要take participation,相比之下对表达的要求比engineering school更高。开始是不适应的,憋半天把答案在心里说了好几遍才敢举手,慢慢也就习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其实那些classmates说的仔细想想也实在是很平常的东西,人家自己觉得很brilliant,说出来就中气十足的,我也有我自己unique的想法,说出来就完了。business school那个老师特别喜欢我,秋季学期上完课的之后,问我愿不愿意做春季课的TA,于是我又颠颠得给MBA做了一学期TA。工程系的PHD跑去 Bschool做TA,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又是史无前例。

2005-2006 第三年

在这里不得不说说我的男朋友,爱折腾如我,他总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做得好就表扬我,做得不好就提醒我,失败了鼓励我,被人批评了他顶我。他本来是要本科学校读博的,我走了之后几个月,他思前想后还是quit了,然后申请出来和我在一起。现在想想,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们做很多了不起的事情,没有对方在身边分享,那也没有什么意思。

 第三年搬家住进了house,在一个single family house的neighborhood里,有一个小院子。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做什么事情都要努力找最佳契合点,买东西要买好的,但又不能贵,我们住的 house拿到了一个特别好的deal,2000多sf,只收$450一个月,包水电utility,比住apartment环境好很多,却反而便宜,房东的条件只是要我们定期割下院子的草,等于house sitting,对我们来说,割个草有什么难的,当是去趟gym了。都说中国人经常讨价还价,其实在美国才真的是什么都可以negotiate,买家具,买床垫,找任何的服务,租房子,在mall里买个skincare送礼物,全部都是可以negotiate的,只要你有砝码就可以谈。而 negotiate的关键不是在于你知道你要什么,而是在于你知道对方可以接受什么。任何时候,if you think in his shoes, you will find the best deal for yourself. 尽管你始终是在关心自己的gain和loss,但话到嘴边,讲得一定是对方的gain和loss。这个事情当我多年后上negotiation课的时候,惊叹当年我实践得出的经验与真知如此接近。男朋友不是一个好的negotiator,但是找deal巨牛,所以我们算是很好的搭档。虽然stipend不高,虽然我们东西买的都不差,saving却涨得挺快的。

 经过两年孜孜不倦得英语训练,开始有人见面夸我your english is really good了。我颇开心了一阵,后来我想了想不对,其实这只能说明我的英语对方能听懂,但是同时对方很轻易就能听出来我是外国人,所以才会自然得夸英语好,什么时候听见美国人夸另一个美国人英语好来着。于是我对自己说,你还有很长路要走呢。英语有三个境界,vocabulary,pronouciation,intonation,刚来时候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说,颠来倒去那几个词,那是 vocabulary问题,我的pronouciation还可以,所以要提高就要在intonation上下功夫。这个东西,无他,唯手熟尔。留意别人说话的语调,然后模仿,这个和我小时候练书法一样,开始就是临摹,到你写100遍的时候,提起笔来就可以写自己的style了。 

第三年的research做得没什么波澜,第二年末就顺顺利利把 master给拿到了,第三年春天又把prelim做了。我已经慢慢变得喜欢写东西,喜欢presentation了,写程序我写不过我的 labmate,但是答辩我要强点,我们系里有几个老师对中国学生不太友好,原因是觉得中国学生的presentation太差,听不懂,所以他们就喜欢答辩时候问问题来challenge你,我们系学生请committee member都绕着走。我就喜欢去惹这些tough的人,比较有挑战性,如果一场答辩是因为你的committee放你一马而过的,那过了又有什么意思。我答辩完了,我的committee member总是会和我老板说,嗯,你这个学生不错,所以我老板每次都很高兴。 

PHD的定义是你毕业之后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做research的,约定俗成有两条路,academia或者industry,我们系毕业去academia的很少,一般都是那几个美国学生,国际学生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多半都是去 industry。我两个老板都很想我去做faculty,中国老板觉得我表达很好(相比于中国学生),美国老板觉得我学术不错(相比于美国学生),其实我知道我都是三脚猫,为人师表,有点惭愧。另外,有件事情基本让我把academia的门关上了。我老板让我写过一篇paper,是第一年时候做的一个东西,实话实说,我觉得没什么东西,事实证明,也是peer review批评比较多,我和老板说,要不算了,这玩意就算有发明也是点皮毛啦,没做什么实际的贡献。老板听我一说upset了,他指着他那满书架的 IEEE杂志,说你看看这一堆东西里面有几个是真正的revoluntion,多数的文章就是在灌水。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一个人不需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是对自己做的事情必须有认同感,如果做学术的自己都觉得自己在灌水,理由是身边大多数人也是在灌水,那么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去做它。 

所以academia就被我否决了,剩下industry觉得可以去试试,毕竟industry做的比较实用,哪怕技术上讲不怎么惊天动地,能带来真实的产品提高或者成本降低,也算是有意义的事情。于是第三年的暑假就联系了行业里的三强之一S公司的研究中心去实习。这个研究中心在NJ靠近Princeton的地方,环境很好,第一个礼拜做得挺有味道的,因为在公司做research和在学校做还是挺不一样的,而且我C不好,公司实现都要用C,所以开始还颇觉得有挑战性。但没过多久那种无聊的感觉又来了,每天完成工作真正需要的时间只要2-4小时不等,也就是说一天有一半时间是荒废掉的,无论是等程序运行,上网闲逛,还是和同事聊天,哗啦时间就过去了。郁闷的我后来只能每天去gym消磨时间,3个月intern减了30磅下来(这个收获真不小)。这个site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中国人印度人太多,做事方式还是中国那一套,我们组manager是中国人,人很nice,但是英语表达实在很抱歉,所以他能不说英文就不说,组里反正基本是中国人。大家平时也基本说中文,中午大家都带饭,然后热了在一个大multipurpose room里一起吃,吃饭的时候中国人和中国人做,印度人和印度人做,剩下的欧洲同事就和欧洲同事一堆。大家在一起吃饭就说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或者讨论一下 bbs上的哪个坑,在要不就是说research,反正这个site后来是把MITBBS屏蔽掉的,员工上班不能上,可见这地方有多中国圈。我觉得这个工作的pay很对得起所付出的劳动,但是那些正式员工告诉我,相比于别的公司的Research Center,这里是算比较累的,而且在high tech领域,尤其研究中心,外籍的比例就会很高。这个挺打击我的,也就是说如果在industry工作,就要准备好过这样的生活,轻松,高薪,但是封闭,没盼头,还要deal with亚洲人特有的办公室政治(有话开会不说,底下斗得厉害,对上面言听计从,对下面就压,下面做得好就像take credit)。我现在很庆幸我去做了这个intern,这是体验生活的最好方法,有时候理性得去看待一些书面的材料,比如薪水,location,career path等等,都是抽象的,不如深入其中,闭上眼睛,follow your heart去体会:这是我未来10年想做的事情,想呆的地方吗?intern完之后,我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平心而论,我知道这个地方是很多人梦寐以求想去的,工资高,地方好,做的东西还算是比较有意思的,maybe it’s just my cup of tea.  Maybe industry overall is just not my cup of tea.

2006-2007 第四年

 从 S intern回来,得到一个噩耗,老板说我们那个项目到期,本来是自动要续的,funding cut,明年5月到期,老板说,要么找点别的东西做,要么就快点做,争取5月毕业。从说这句话开始到5月,还有8个月的时间。如果我要毕业,就意味着要在 8个月里把prelim propose的那堆东西做完,要写论文,要准备答辩,然后还要找到工作,不是任何一份工作(找一份应该对我不太难),而是一份合适的工作,然后要搞定工作签证问题(否则身份就有问题了)。老板说你可以试试,但我strongly doubt你能做到,如果你做得到,那么你是一个superwoman(这些是老板原话)。老板说此话不是没有根据,那时候funding cut不单单是我的项目,组里别的同事也都差不多处境,老板通知他们的时候,他们一般已经prelim一段时间了,但是即便如此,on average,他们的毕业时间是一年半到两半(after notice),而且有些最后还是老板去帮求情committee放一马过得,毕竟这个过程有很多困难,很多未知因素,delay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对做超女不感兴趣,但是我不想好好的去修改research topic,很有可能又要做自己不想做的东西,而且能早毕业是件好事,我老板25岁拿到博士,我没那么牛,但是26岁至少应该试一试。funding cut不是我能左右的事情,但是8个月毕业这件事情成不成不在天,在我。我有控制权的事情,我就应该去做到它。

Committement is nothing without a good planing.  有想法没行动=白日做梦。把所有要做的事情都详细列出,把所有可能的困难都想一遍,具体的timeline,并且想好fall back plan,虽然事情很多,但是如果我把每一天当一天用,还是可以做得很轻松的,我甚至还安排了thanksgiving去cruise,然后春节回国过年(正好写论文)。有了计划事情忽然就简单了,因为我只需要按计划做就是了。research是按部就班的,自己多和老板们交流,确认每一步都是on the right track就行了。找工作相比就太需要主动了,尤其是在决定了不去做faculty,而且犹豫还去不去industry之后,一时间基本咩有头绪我到底要去干什么,去了一些career center的活动,找一些alumni咨询,看各种论坛,慢慢就有点想法,觉得做management consulting还挺好的,尤其M大公司有个APD program,专门招advanced degree的,所以就投了些简历,很快就有一些回音,收到M的第一轮面试通知,表现不错,进了第二轮,我们学校当时进第二轮的有那么7-8个人,我和另外一个中国人之外,其余都是美国人,大家就组织了个case study group,分享资源,一起练习什么的。大家一来两去的都成了很好的朋友。第一和第二轮面试之间,M给很长时间,目的恐怕就是让你去练习,对半路出家的 PHD学生来说,case study是新事物,而consulting的一个重要能力就是快速的学习和消化东西,所以这个break应该是测试的一部分。consulting还是很适合我爱折腾的性格的。其实早在来美国之前,我在申请PHD的同时也申请了MBA,有admission,但是我读不起,当时并不知道本科毕业也可以申请law school,不过即使申了,结果也一样读不起,读大学开始我就已经不再向父母要钱,学费用每年的奖学金cover,生活费就靠家教和做翻译,出国上学这点上也是早就决定要自食其力的。在美国,professional school的模式就是先砸钱,然后用高回报的收入来还债。我没有钱,所以我只能用时间来换,PHD的一个好处了,除了学东西拿学位,还不用付学费,还有生活费。人生都是在建筑砝码,如果你开始就有钱,钱就很多时候是你的砝码,或者可以给你买来砝码,如果你咩有钱,你就要想办法把你有的一枚曲别针去换一座大house,这个过程需要时间,但是你走快点,detour也不见得就比直线距离慢。总之,人么,只能work with what you have,找一个最好的solution出来,问心无愧就好了。 

Thanksgiving cruise一趟回来之后,就去M第二轮面试了。这里插句,其实cruise有很多deal的,找对时间地点很值得经常去,很relaxing,又能认识很多人,cruise ship上有世界各地各种经历的人,老人偏多,聊聊听听他们一辈子的故事其实很有启发,运气好如果有遇到特别谈得来的,又有很好connection的人,也许就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机遇,这个思路,和Wendy Deng姐姐的想法好像异曲同工,只不过Wendy赌的大,用自己做砝码,我们是纯粹玩带碰碰运气,no pressure。M的面试被我blow off了,如果没有,也许现在还真在做consulting。面试是三个case study,两个做的非常好,有一个interviewer都说我一定会推荐你,希望以后有机会和你一起做project了,但是我砸在了另一个case 上,面试的是一个associate principal还是partner级别的人,印度裔的,case本身没有问题,我很快想到了好的framework,开始给他讲,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板着脸,很不高兴的样子,然后打断我,问一些很奇怪的问题,我怎么讲他好像就是不明白,很明显他不喜欢我,十分钟之后,我有点乱了,我有种感觉我完蛋了,越是这么想就越着急,后来就都不记得开始自己的思路了,越讲越没信心,对他的问题实在抵挡不住了。面试之后,我收到了这个人的一个电话,他告诉我,我的其它表现都特别好,另两个interviewer都recommend了我,但是我咩有通过他特殊的测试,他说在M,在consulting行业,当一个年轻的consultant被派出去做项目的时候,经常会遇到来此客户内部的抵触,资深的主任们为什么要听一个小孩bullshit,他们会 challenge你,有时甚至你的solution很完美,他们的问题很无耻,所以他就模拟了这样一个场面给我,看我如何来处理。It’s part of the test, and I blowed it. 我的朋友谁也没有遇到类似的测试,但是我觉得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让他决定这样测试我,他都有一个很好的理由这么做,而我也确实没做好,所以对此我输的心服口服。我的中国朋友表现很好,最后拿到了M的offer,现在已经辞职回中国做企业内部的策略经理了,我非常看好他的。

对于M的一个梦忽然中止了,不管它有多适合自己,有多少的遗憾,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咩有回头。从M回来,我沮丧了一段日子,我曾经离终点那么近,现在又回到起点。M之前基本上只在学校网站上投了投简历,M之后才把简历往外发。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mit的career center网页上有PHD jobs outside academia,讲到这个option,说有律所在一定情况下会破例招收有PHD的人去做知识产权法的工作,然后sponsor去law school。我当时眼前一亮的感觉。其实我最想要的是一份工作可以用上我整个的skill set,我是怎么样一个人呢?我首先是一个工科PHD,我不是科研人才,但是我热爱技术,并有很好的技术背景,其次我喜欢和人打交道,喜欢表达,喜欢接触新的事物,新的挑战,最后我喜欢写东西,我高中想读文科,我们老师校长和我急了,说浪费了我理科的好料,高考我又想以理科生身份报考新闻系(有些学校可以的),但是后来报送理工科学校,想读文科的想法再次泡汤。呵呵,人生的一些想法有时候暂时不实现,它也会在你心底深处一直藏着,在合适的时候,会有什么东西再次触动它,然后你发现其实你从来没有忘记过,也许这才是你真正想要的。所以我就拿了一份top IP law firm的list,一个一个去人家网站上用最笨的办法投简历。那时候离毕业走人还有4-5个月,而且12月一般大家都过节基本hiring都停止的,所以我为了保险,也申请了一些industry job,作为backup,我申的基本上都是每个行业的TOP几个,各种职业圈子都投了一些简历,包括第一是技术类的,行业里有三大,G,S,P,还有一些和我研究沾边的图像处理的公司,另外是几个软件公司,反正研究每天也是在推公式,编程序,不过投的公司都是我知道名字的,了解的大公司,所以范围虽然大,一共也就10几个。 

投完简历我就回国过年了。回国前一天,我收到了一个电话,没有任何预兆的,打到我的手机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开始一直说,我只听到是一个law firm,然后对方就问我为什么要申请它们之类,这就是传说中的电话面试吧,可怜我连她是谁都没听清,我说什么好呢,于是只能胡说,结果可想而知,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对方最后只说了句thanks for your time,就挂了,连再联系都没说一句。晚上回家,我查了电话号码,我的天哪,原来是NO. 1的IP律所F啊。第二天早上,在芝加哥转机,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心里一直好懊恼自己错过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我不甘心,我又一次想起了M的经历,也许 out of nowhere的电话本身就是一种测试,我应该再努力一下。于是我拨通了对方的电话,我很坦诚得告诉对方,我昨天咩有听清她的名字,所以如果那是一个面试的话,我肯定fail的很惨,但是如果她愿意再给我10分钟,我一定会让她改变她对我的看法。so she did, and I managed to impress her. 我下飞机回到家,就已经收到了她的email,她说她没有遇到过一个candidate,在如此差的表现之后还有勇气打电话给她要second chance,并且成功说服她的,所以F邀请我去onsite。我觉得M给我的伤痕在那一刻被抚平了。

 过年过得很开心,虽然我每年都和男朋友回国,但是回去过年还是第一次,我之所以坚持在毕业之前回家,是因为知道夏天可能会有因为某些签证啊什么的因素而不能回家,我在渐渐得融入美国的生活,但我从来都没放弃过中国我的根,我有太多东西和中国分不开,以后不管做什么,中国背景都将是我的一个asset,而不是缺陷,所以我冒着被check的危险年年回国,体会和适应国内的变化,和朋友们吃饭聊天,最重要的是陪父母外婆尽孝心。在家的日子,除了写论文,就是电话面试,投了二十几家律所,拿到13个电话面试,投的10几个industry工作,拿到4个电话面试,鉴于我投简历并不是知道有opening才投,是我觉得喜欢的公司才投,所以这个面试比例还算比较高。17个电话面试,除了有一个law firm明确说不给申请H1B,我就withdraw了之外,其余都拿到了onsite,因为2月底才回去,而H1b那年形势看紧,一定要4月1号前递上去,所以面试全部密密麻麻安排在3月份。第一个面试就是F,虽然我对law基本没概念,但是通过那么多的电话面试,和那么多人聊了之后也对它有了个基本概念,我们的dean告诉我,没有人能真的什么都懂,但是人和人的差别不是谁懂得多,而是谁学得快,她说她和很人谈的之前是不知道他们说的东西的,但是谈话的过程就是她学习的过程,谈完她可以去和别的人绘声绘色的说的像一个专家。我用了同样的策略,现学现卖,而且要卖的如同你对此已经很熟悉,了然于胸的样子,这个事情并不难,只需要三样东西,超强的自信心,超快的理解能力,和超好的表达技巧,其中没有一样是可以短时间内获得的,我多年的折腾paid off。面试F后第二天的早上,我在行业大头P的lobby室里等待面试的时候,收到了F recruiting partner的电话,告诉我欢迎我加盟F。有了F的offer在手,面试更放松,所以表现就越来越好,无论是law interview,还是technical interview,做presentation,都一次又一次超越自己,每一个面试基本上hiring manager/partner都会在第二或者第三天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给offer,我的每一天就是面试,然后接offer电话,家里男朋友会告诉我某某的书面offer寄到了。
 在拿到全部12个law firm offer和2个技术公司offer之后,我决定withdraw剩下的两个技术公司面试,分别是G和S,G的manager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想说服我去面试,他说他还没见过G给了面试自己不去的。我觉得没有必要再面试下去了,我应该已经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了。随后我就拒绝了两个技术公司的 offer,P的manager也很惊讶,马上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是因为薪酬问题,他可以加一万的工资,一万的sign on bonus,另外一个K的manager跟我说,他连我去干什么都想好了。我告诉他们能够得到他们如此的器重,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的幸运。在筛选了一下之后,我留下了四个law firm做最后的比较,有专门做IP的,也有general practice的,它们都很友好,派专门的associate甚至partner给我打电话,来回答我的问题,并且争取我。有一家texas based IP firm叫S & P,他们NJ和NC的办公室都想要我去,在NJ面试后,那个partner还专门开着他的宝马去看million dollar house,跟我说,one of them could be yours in a few years,后来又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接受他们的offer,有一天,我还收到了这个所得second naming partner P的留言,说欢迎我去,我还没来得及回电话谢谢,第二天,first naming partner S又给我来电话。还有一个firm的partner再三和我说在我最后决定之前,一定一定要给他打电话,他会做最后努力。这些的这些都在我意料之外,让我受宠若惊,也许是当时经济很好,大家都很想招人,也许是我的skill set正好是人家想要的:phd,EE+BME,Chinese,Japanese等等,再也许就是我真的被什么幸运星砸到了。空中飞人的三月在于我的人生,在于我事业的起点都实在too good to be true了。我老板都和我说,为什么对别人很难的事情,对你都那么容易?

 当我有很多offer可以选的时候,我才发现那几千甚至上万薪酬的差别有时候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这是一个影响到很久将来的决定,money is good, but it’s just a means not an end. 综合考虑了很多,决定follow the heart去自己一直想去的DC,挑了面试的时候环境和人给我感觉最好的F,离男朋友也近一点。终于在3月31号下午把H1B的申请扔出去了。长长叹一个气,可以准备5月初答辩了。

人不能期望一路顺风,有好事,太好的事情,可能马上就会有坎坷。果然不出所料,committee member接连出状况,有人生病了,不能来参加答辩了,有人时间上有conflict,所以要换人,要继续协调,答辩这个事情,如果你能把 committee请到一块,估计都花一半力气。临时换人是很难的,还好系里有那些绕着走的教授,总算给我请到两个,我和我老板说的时候,他脸都绿了,说你请这两个那么tough的,到时候我照不了你,你好自为之。终于把答辩定在了6月初的一天。2007年是第一次H1B申请多到要抽签的,紧张得等到4月中,终于得知advanced degree的还没满,不用抽,终于放心。但是等啊等,很多人都批准了,我还没动静,直到5月底的某一天,收到移民律师电话,说我的申请被退回来了,我被错误的放进了要抽签的category,又幸运地没抽上,这样的概率大概是几万分之一,被我遇上了,也许这就是好事多磨。虽然这事可能让我所有的努力前功尽弃,所有的计划都要重来,但是我自认这个事情不在我的控制之内。如果我可以做什么我一定会去做,如果我什么也做不了,我就接受,然后move on。后来在我工作几个月后,终于appeal成功,拿到了H1B。 

答辩那天,知道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technical presentation讲自己的东西,所以我格外用心,依依不舍,答辩完了之后一个绕着走的教授和我老板说:我终于知道为什么law firm要她了。这个教授说他当年也很想去law school来着,没去成,所以至今不能释怀。

 3年零10个月,除去每年回国的时间,4个月intern的时间,大概是3年多一点的样子,拿了一个 PHD,一个外系的MS,修了80几个学分的课,做了一年中国学生会主席,三年研究生院代表,带着M给我的教训,和之后那些offer给我的信心,我离开了校园。I have no complains.

2007-2008 第五年

 工作和在学校的时候还是挺不一样的,我们所没有什么training,一下子就把我放到第一线做事情,其实law firm这种partner带associate的形式,本身就是由于law practice是一个经验活,就是得边做边学。F是vault上best firm to work for,当初选它就是因为考虑人的因素,大家都很团结,一起做事,我有不懂,很多人都愿意牺牲自己的时间来帮助我,律师是做billable的,上一天班,如果不是做billable的工作,那么就等于没上班,所以他们能够来帮我真的是很让人感动。开始什么都不懂,要靠不断学习人家的work来改进,也要靠在不断做的过程中来熟悉每个领域,每天都在take in无数的信息,技术也好,法律也好,都是新的。晚上下班就逛逛街,和朋友吃吃饭,周末就去hiking,去逛博物馆。

上班的同时,也开始准备9月的LSAT考试。一年前我都无法想象自己会去读law school,而且还是免费去的。读PHD的时候,去law school听过一个课,那时候觉得law离自己好远啊,那些忙忙碌碌的law student和我简直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当初看legallyblond的时候,就觉得好喜欢那个女主人公啊,也喜欢她的男朋友。转眼自己也在往这路上走了,虽然晚是晚了点,人生的路真是不好说。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自从离开学校开始,我就仿佛在没路的地方走路,读PHD的时候,虽然我比较爱折腾,做了一些别人不care去做的事情,但总体上讲还是遵循着一个每个PHD都要完成的计划,qualification exam,prelim,defense,找工作,在不同的阶段都可以找到很多前人的经验,也有很多同级的人可以一起讨论。但是工作之后,只有不断地有朋友或者学弟学妹来问我这条路怎么走,没有人来领着我走这路了。工作上,即使同事很nice,他们也无法真正体会一个外国人做美国法律会遇到什么样的困惑,甚至连OPT期间不用交SSN和medical care这个事情,我都要自己花半天时间去研究IRS的pub,然后去说服我们HR的人我是对的。申请学校上,中国人读JD的总体不是很多,大部分是国内法学本科毕业出来读LLM的,或者是LLM后来转JD的,所以他们的经验很难借鉴,而很多美国学生的申请论坛,也不会告诉你怎么去搞中国的成绩单之类的事情,总之,being somewhere in the middle, you are on your own。每次遇到困难,我只能鼓励自己,leaders almost always have to travel on a road that is never or less traveled, and that’s why they are the leaders.  

我是一个相当不善于标准化考试的人,每一次标准化考试我都要靠别的途径去弥补,我上大学的时候是保送的,所以成功得规避了高考,出国的时候GRE和托福都很一般,只能在PS等申请材料上下功夫,我老板招我是因为他被我的 PS打动(是老板后来亲口告诉我的),当我再一次面对LSAT这个最难的标准化考试的时候,我依然不能逃脱这样的宿命。law school的申请还不像grad school,录取的大头是看LSAT和本科成绩,而对外国学生(本科不在美国念的)来说,本科成绩也基本不看,所以说到底就要看LSAT。如果LSAT 考接近满分,那么几乎申请交张白纸就可以拿到admission了。用我后来学校的招生办主任的话说,申请是跨门槛,好的LSAT会把你垫高很多,在其他方面你一般就可以跨过门槛了,反之,并不是你没有机会,只是说你要用别的把这个落下的高度补回来。可惜我是后一种,注定了要拼尽全力去够的那种。我的PS 写了五稿,推荐信拿了6封,好在无论以前的导师还是现在的老板们都对我印象不错,所以每封推荐信都写得很有分量。我在工作中给一个很难please的 partner干活,每一个人都警告我这个partner有多tough,听了很多horrible story,然而以前的经验告诉我,tough的人只是有更高的标准,如果你能达到这个标准,那么他会比别人更赏识和信任你,于是我就默默的努力,当我服务的客户不断地去这个partner那里夸我的时候,partner亲自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很满意。他得知我要申请law school,就主动说帮我写推荐信,并且还去说服了我们所最资深的partner给我写。我们的这个资深partner于是把推荐信直接写到了我想申请的法学院的院长那里(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他说,我虽然没有和这个年轻人有过很深接触,但是我们所最苛刻的partner告诉我一定要把她推荐给你们,所以我确信这个年轻人一定不简单。就这样,我以比较底的LSAT,拿到了DC周围最好的两个法学院的admission。有的时候,go above and beyond,自己把标准定的高一些,勇于去接受比别人更大的挑战,也许一时显得很傻,但以后一个不经意的场合却会帮你一个很大的忙。我感到如此幸运,不是因为不劳而获,而是因为努力终有回报。

 拿到 admission那天正好是情人节,是一个星期三,中午收到信,兴奋得给男朋友打电话报喜,他接电话好像身边特别吵,当时太高兴也没在意。晚上回到家,看见他居然站在我家门口等我,我的天,他大老远从北卡开过来了,要知道他上个周末刚来看我,周日晚上回去的,这大周三的他又来了。他做这种偷偷默默的事情是有前科的。我博士答辩那天,他原本是在马里兰做intern的,晚上答辩完了我就一个人跑去逛mall,看电影,我给他打电话,他还和我说不好意思啊这么重要的日子你只能一个人过了,我说没关系的你也有你重要的事情在忙,他还问我打算什么时候电影,等到到电影院门口,看到这个人居然在那里拿着盒 Godiva巧克力朝我笑呢,原来他早就偷偷跑回来了,陪我看了个电影,第二天天没亮又走了赶去上班。这次他又是开那么老远为了给我送情人节礼物,一根 Tiffany的项链,可惜我都不知道他要来,晚上去哪儿都没座了,最后只能买了两块cheesecake factory的蛋糕,然后跑回家给他炒了两个菜吃,第二天早上他又回北卡了。这是我第一件T家的首饰,也是以后很多很多T的开始。每个女生都爱礼物,不过在我看来,再好的礼物,都及不上一个懂得浪漫,懂得珍惜你的男人。 

工作的第一年,生活上倒是没有什么太大改变,仍然是租房子住,每个周末不是我回北卡,就是他来DC,我们俩开长途的能力都变得巨牛。薪水一下子涨了很多,但是消费习惯不会一下子改变,学生时的观念还是会多少滞留一段时间,偶尔去逛逛Tysons的两个mall,还是觉得贵,去 leesburg的outlet,感觉东西买的下手的才比较多。我一直以来都崇尚高质量但节俭的生活,我不去买很差的东西,如果一样东西是因为质量差而便宜,这个钱省得就没有价值。 

我的第一辆车在服务了我3年,陪伴我从东岸的最北面到最南面整整一个来回之后,罢工了。男朋友怂恿我用全款买了辆可爱的MINI COOPER,手动的。我不会开手动车,我男朋友也不会,问了几个朋友,说女生千万别开手动车,学不会的,但我男朋友说,如果我以后想开保时捷法拉利这样的好车,都是手动的爽,开自动的没有感觉的,这话对我很有激励作用,我就买了辆手动车。MINI是没有库存的,买车要先订,付了钱等着,卖价价钱比 MSRP一般要高。在等待MINI的一个月里,男朋友先去找北卡的朋友学手动车,然后等MINI到了,他带我去晃晃悠悠一路熄火10几次开回家,然后用周末来看我的时间教我开,我就拿着一个新车学。开手动车就和游泳一样,开始要想着每一步,还可能手忙脚乱的,但是熟了之后,就成为本能,不用想就能做出动作。这辈子如果肯定要学的事情还是早点学,学会了就是你的了,忘也忘不了。这样我就开着我的小MINI,day dreaming着开保时捷法拉利的将来。 

2008-2009 第六年

 第五年的周年纪念是在 Glacier国家公园度过的,那天在最后的Glacier附近遇到了grizzly。在完成了超过billable requirement的工作量的20%之后,partner们逼着我去take vacation了,我在denver机场还在给一个partner发一点最后的东西,结果人家回信:go back to your vacation。每一个人都告诉我,full time law firm work+part time law school = HELL,所以要抓紧最后狂欢的时间来善待自己。我比较低估形势,因为本科和PHD之前,都有过类似的warning,说有多tough,但我走过来,实在没觉到什么压力,所以这一次我也就以为又是一场“狼来了”的虚惊,觉得半个月渡假应该能够让我撑过1L了。如果现在有人问我,读JD之前应该做什么,我会告诉你,赶紧把婚结了,孩子生了,房子买了,该装修的都装修了,该置办的都置办了,然后什么都不要想了,每天花8个小时工作,5个小时上学,剩下的时间除了你吃饭和communite的时间,就是你睡觉的时间。

 我的JD生涯在我懵懵懂懂中开始了。Orientation第一天,系主任说,look to your left, look to your right, and remember these people, because a year from now, one of you three will disappear from this class. 此话出自经典law school movie: the paper chase。可见在law school,1L的竞争是白日化的,JD三年就是这样的,第一年拼命的学,第二年拼命的面试,第三年拼命的玩。JD学生最后的Offer通常是第二年暑假summer intern的地方给的,而summer intern是第二年刚开始就申请的,用的是1L的GPA。照理说,我有工作,没有必要也没有资本去拼命,可是我念书不是只为拿一个学位,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不能真正的学到东西,那么拿一个证书没有意思。 

law的学习方法和engineering很不一样,每天的reading assignment多,然后到课堂上基本上是讨论这些读过的材料,上课要看发言,既有自己举手,也有on call,所以说白了是自学为主,老师点拨为辅,考试是考实际应用,全部是open book,不需要背任何东西,但又绝对要对内容烂熟于心。law和science的最大不同是science我们总是在追求正确答案,如果不能证明它正确,就去证明它错误,没有“可能”,没有“模棱两可”。但是law没有正确答案,law的nature决定了任何事情都可以argument from both sides,作为一个律师,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找你代理,你都要从浩瀚的法典和案例里去寻找支持你客户的论据。我觉得辩论这个事情真的是很有趣,你要用层层铺垫去说明为什么你是正确的,对方是错误的,而且这些观点要以第三方能够接受的方式来表达,因为最后评判输赢的是这个第三方。这也是为什么总统议员多半是律师出身,debate和上庭make argument所用技巧大同小异。有argument,就有counter argument,所以在用任何一个argument的时候,都要去预期对方的counter argument,然后准备好如何来反驳这个counter argument。law student必看的一本书叫做getting to maybe,从工程师的mindset到一个律师的mindset,就是要把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变浑沌了,然后练就一身你说他是黑他就是黑,你说他是白他就是白的本领。 

我觉得我很幸运,我的同学忙忙碌碌多半是为了找一份工作,而我忙忙碌碌是为了学我感兴趣的东西,相比之下,I get to enjoy law school more. 人的发展是有一些特定轨迹的,沿着别人的轨迹走往往事半功倍,而你本身又在加深这条轨迹,久而久之,这些轨迹因为如此的深,使得人觉得非这么走就不行了,反而禁锢了思维,比如PHD就应该去找教职,不找教职就找公司研发,比如JD就是要第一年拿个好成绩然后去拿一个好的summer intern。我经常听我身边的同学朋友说,我读PHD,因为I have no choice,我读完PHD,找不到教职我就得做postdoc,因为I have no choice,我要申请绿卡,因为没有绿卡就找不到工作,就不能转行,就不能回国,I have no choice。Well,我总是和自己说,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you always have a choice.  If you do something, it’s better what you choose to do.  如果做postdoc是一个大计划的一部分,then go for it and it’s a great choice,如果只是因为觉得非如此不可,那么事情不管做的成做不成,都不会有成就感。我的Torts老师在最后一堂课,和我们说了她拿了 Economics PHD,后来又去法学院,毕业了决定不考bar,而做law school processor的经历,她对我们说,不要觉得因为你做之前做了什么,之后就一定要做什么,你只做你想做的事情,为此你可能付出别人无法想象的努力,遭遇别人的不理解,遇到别人遇不到的困难,但是,hey, it feels so good when you did it。她临走前,在黑板上写下五个字送给我们,DO WHAT MAKES YOU HAPPY,为此我热泪盈眶。我觉得自己一直以来不妥协不放弃,坚持去做自己有认同感的事情,无论多么难,都努力去披荆斩棘,为的就是这几个字吧。

 这个世界上没有超人,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地方,关键在于懂得自己独特的地方,然后寻找自己的perfect niche。我喜欢读人物传记,读人物传记不是为了读完说,wow,这人真厉害,然后go on with my own crappy life,读人物传记也不是为了看牛人是怎么做的,然后跟着去follow,没有一种成功可以复制,只有struggle to success的方法和心境可以借鉴。牛人们有一个共同的特定,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了自己的perfect niche。无论是谁,22岁之前的经历都大同小异,无非是上学,当然每个人家庭环境不同,感悟会有所不一样,这之后人和人的差别就会很大,Jack Welch,一个普通的化工PHD,在GE一步一步成长成了掌门人,奥巴马同学,law school毕业,去law firm,然后又辞职去教constitutional law,去从政。他们的出众之处是在走当下这一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下一步要做什么,他们知道每一步是如何fit in a big plan,and before all of these, they knew at the very beginning who they are and what the big plan is。只有自己主宰自己要走的路,不随波逐流,才能到自己想到地方。Do what makes you happy, and enjoy it,其实就那么简单。

IP law 对于我,现在看来还是一个不错的niche。工程的PHD学位为我在起步阶段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和无数珍贵的机会,一个小associate,刚开始 practise的时候最难的就是表现自己和获得机会,consider legal profession是一个靠经验吃饭的行业,开始能获得什么机会,就直接决定了你能学到什么和你用多块的时间达到同样的高度。因为patent law是基于技术的,而且通常是cutting edge的技术,所以有些案子很自然会要求很强很专业的技术背景,当时有一个litigation案子,正好firm里就我懂这个技术,那个 partner就像找到救命稻草一样找到我,在engage客户的阶段就involve我,把我放到第一线去见客户,跟他去做presentation,后来客户因为看到我真的很懂这个技术,把原本想给另一个firm的这个案子给了我们,partner专门来我办公室和我说 congratulations,做成这样的事情,真的很有成就感,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学到了别人学不到的宝贵经验。还是那句话,生活is all about砝码,要努力获得砝码,也要懂得运用砝码。 

除了技术背景之外,我的中国背景和语言优势也给我带来了很多机会。在美国有很多华人,每一个华人的梦想都是能够做一些 bridging中美文化贸易技术等等的事情,希望自己中西方兼容的背景成为自己的优势,然而这样的工作很少,或者说这样的机会在entry level很少。但是在law firm,语言和外国背景绝对是一个plus。我们有不少asian的客户,firm都喜欢让我们这些亚洲面孔去impress客户,通常也确实是亚洲人更能理解亚洲人的思维模式,交流更有效。同时,F和很多firm一样,一直在探索中国市场,以前在日本和台湾的成功经历使得firm都很重视中国,作为下一个strategic market,这一年,F在上海开了中国办公室,需要有人经常得去中国做rotating attorney,我就报名了,很幸运的成为这个team里唯一一个没有过bar的成员。此后,我每年都会在中国工作一段时间,在中国期间,有比在美国更多的机会,直接去面对和engage客户,和firm里最senior的partner们一起travel,hang out,最近距离的学习他们的一些skill。在中国和美国之间穿梭,在美国improve自己的practice,上law school,在中国improve自己的client development/management的能力,keep up with the network I built in the past 20 years,还能和爸妈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尽尽孝心,觉得与我心中想做的事情很契合。 

我们还没有绿卡,但是我这个人很不喜欢生活的局限性,我对自己说,what the hell,该去哪儿我还是去哪儿,想做什么我还是去做,与其因为一个身份问题而放弃某些机会,我宁愿冒险。事实上,我们去过很多地方,护照上有无数个签证,除了我PHD第一年回家被check了一下(其实主要是check我老板),之后签证都一帆风顺,我们去加勒比cruise,去以色列出差,去中国 rotation,都签证,上海签证处的人都认识我了,每次去聊两句就过了,反正我是签证的老油条了。可见有些事情是纸老虎,你越把它当回事,它越挡着你,反而让你失去了很多属于你的机会。经常看到幸苦等绿卡的故事,觉得等拿到绿卡,我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而事实是,大多数人,拿到绿卡,生活没有任何改变,反而白白等了好多年。机遇是给准备好的人,不是给拥有一张纸的人,这个和拿学位是一样的,学位有时候可能是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不是拿到 PHD学位就一定有教授当,不是拿到JD就一定可以进big law,nothing is guranteed,能不能做还是看自己。我经常告诫自己,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 

2008年的秋天,男朋友也从北卡毕业了,在DC找到工作,搬过来团聚了,我们终于结束了DC-NC的 commute生涯,开始考虑我们在一起的事情,弹指一挥,我们俩已经在一起8年了,出国前觉得自己都还小,现在在国外风雨同舟,不觉间就27了。在家庭上,我们真的是落后分子,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想法,成家就要有家的感觉,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像家的样子,而且结婚是一辈子的纪念,还是想搞的好一点,给自己一个回忆。念PHD的时候,身边有很多人回国登记一下就算结婚了,挤在租来的apartment里抚育宝宝,去参加过几个朋友的婚礼,基本上就是请大家吃个饭,这都很正常,学生时代大家经济都不宽裕,没有什么随心所欲的资本。也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俩心照不宣的觉得应该在自己有了能力之后再去 make committment,当然,这个观点我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对的。anyway,我们就这么拖着到了27岁,2008年底,我俩看了看自己的存款和收入,觉得经济上够做这些想做的事情了。于是2008年底,我们开始在DC周围看房子,买房子这个过程相当费时间,我们做了不少research,尽量避免很多first time home buyer常犯的错误,比如开始和agent说budget的时候我们先给了一个比真正budget低25%的数字,因为看得过程中总是会因为这个那个的原因而overbudget,房子总是越贵的看着越好嘛,所以我们开始说50万,然后慢慢涨点涨点,最后找到了一个很好的neighborhood,房子 floorplan也满意,只有一任屋主,房子结构和maintain的都不错,唯一缺点是里面的装修是original的,有点老了,最后价值80多万的房子以70万买到。比较有意思的是,买房子的过程用到了很多1L law school学到的东西,比如property, contract,甚至torts,我们agent和closing attorney都说,看不出来,你第一次买房子,知道的倒是不少。拿到钥匙那天,心里那个美啊,自从出国之后,我们都没有拿家里的一分钱,父母为我们操心一辈子,如果那么大年纪了还不能自立,实在太失败了。从2003年带着5000个美刀,三个箱子登陆美利坚,六年后居然完全靠自己的努力在美利坚的土地上成为有产阶级了,说实话,我感到很骄傲。

 2009-2010 第七年

有了house,不管你需不需要工作,不管你有没有嫁人,你都是house wife,里里外外比住租来的房子多操好多心。我家装修比较老,就需要一点一点update,现在已经把厨房整个翻了重新做了,接下来要做 bathroom,地毯也都换成了hardwood floor,另外,因为我们是从1 BR apartment搬进这个大house,家具连一个房间都塞不满,所以又折腾去北卡买家具,一个一个房间的furnish起来。这每一件事情,都付出了无数的心血,都是我一个project,从什么都不懂,到成为expert,把事情做好,经历了太多过程中的痛苦和成功后的喜悦。我做什么事都不喜欢拖着,做什么都不喜欢半途而废,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我是完美主义者,我做一个project就尽力做好,然后take a moment to celebrate,然后就move on到下一个。厨房装修的帖子在华人家居版上,有兴趣的mm可以翻一翻。

做事情从不懂到懂是一个很正常的过程,如果总是重复在做自己懂得事情,只能说明在原地踏步,呵呵。做一件事情,我总是事前向很多人请教,听大家的经验和建议,但是我从来不跟从别人的想法和做法,我把它们作为砖头来建我自己的城堡,我的做法必然是融入了我自己想法,有我自己特点的,我只做我喜欢的东西,但是别人的经验真的可以让自己少走很多的弯路。我发现我做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以比我大五六岁甚至十岁的人为目标,20岁的人不能去和50岁的人比成功,环境机遇人生的积累都大不相同,但是可以试着去超越时间,beat your age,读PHD那会儿大家毕业的平均年龄是30岁吧,所以我赚了4年的光阴,同进firm的人,一般会在2年后开始读法学院,我用了一年,所以又赚了一年,我28岁买房子settle down,开始资本的积累,比我身边的朋友好像也早一些。

 几年的law firm 工作,加上law school,加上要take care of房子,我慢慢意识到了人生最重要的是时间,是quality time,钱不过是获得quality time的一个途径,不是唯一途径。quality time有很多成分,生活的质量是一部分,事业上的成功感是一部分,家庭是一部分,万事都是在寻找一个平衡。我做事的方式,价值观都因此而在改变,我们不能改变一天只有24小时的事实,但怎么样来过好,过得有效率,过得开心,全部都在于自己。

 2009年8月12日,是我从上海rotation回来那天,也是来美6年纪念日,男朋友把一枚大大的T钻戒递到了我面前。这个男人等那么久,原来是要等自己攒够三个月的工资去给我买戒指,真够傻的。这下我又有了一个新的project,就是准备婚礼,儿女的婚礼也是父母的梦想,所以我们决定借回去rotation的机会在中国办两场婚礼,然后美国再办一场,给家人也给自己最好的回忆。现在中国的两个婚礼已经办好了,9月5号是我的美国婚礼,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写到这里,把我这7年都差不多唐完了。之所以要写出来,完全因为这是给我自己的一个纪念。看看7年前的我和7年后的我,我不知道再过7年我会在做什么,又会有什么样的感想。The beauty of life is in its uncertainties。我对未来非常非常的期待。

( 注:如果mm们看我的故事觉得也有些可以借鉴的地方,我真的觉得好高兴。在我写的过程中,收到了好多好多短消息,还有这里很多的回复。所以欢迎大家和我联系,如果在DC周围的,我们也可以有空聚聚。我的邮箱是ironny@gmail.com

———————————————————————————-

PS:深受教育的一个奋斗案例。说实话,看完后对这位MM的斗志和毅力钦佩不已。留学的日子,那些快乐的和不开心的点点滴滴都是一种成长。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如这位MM一样,奋斗的如此精彩,生活的如此充实!

 

这些年 08 Aug 2010 02:00 am

立秋

最近找房子,回想起去年看的那部恐怖剧情片《蜗居》,那些漂泊在异乡对一间属于自己安身之地的无限向往和在残酷现实面前不断失望的各种面孔仍旧在脑海中历历在目。现实中,每当和各种房屋中介穿梭在这片弹丸之地的小街窄巷时,自己又何尝不是这蜗居一族中的一员呢。面对如同股价高涨的房价,我们也只能恨恨不平地埋怨房价年年涨,就是奖学金不涨,逼的我们除了降低对生活质量的要求,还有就是更要精打细算过日子了。行情不一样,这找房子也要看缘分!

说到缘分,这个问题在我脑海里已经经历了一年了,仍然是雾里看花,若即若离。对过去已经没有多少留恋的冲动了,但未来也没有给我什么坚定的勇气。感情的锻炼让我经历过“坚强”,难道这一遭是考验我的“坚持”?“有些事情要相信我们自己”,这份信心能坚持多久,我仍然无从知道。

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终不能幸免

懂事之前 情动以后 长不过一天

信心软弱的时候,常常悲观的不能自己。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惊鸿的一瞥,的确让我眼前难得的惊艳。

这些年 30 Jun 2010 10:21 am

6.30

很久没出动了,自年初回学校,甚至连深圳都没有看过。看来这里的画面越积越多,也有很多事情渐渐地让我有了流连忘返的感觉。

可能我错了,把日子想成了简单的时间重复。烦恼的日子有各种各样不开心的理由,快乐的日子也有抑制不住的小幸福。可惜,快乐战胜不了悲观,否则这个夏天哪里会有这么多雨季?

“别怕美好的一切消失,咱们先来让它存在”。

Stand By Me —— John Lennon

When the night has come 

And the land is dark 

And the moon is the only light we’ll see 

No, I won’t be afraind, no, I won’t be afraid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And darling, darling, stand by me

Oh, now now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If the sky that we look upon

Should tumble and fall

And the mountains should crumble to the sea

I won’t cry, I won’t cry, no I won’t shed a tear

Just as long as you stand, stand by me

And darling, darling, stand by me

Oh,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yeah ~

Whenever you’re in trouble won’t you stand by me

Oh, now now stand by me

Oh,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Darling, darling,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Oh, stand by me, stand by me , stand by me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5ODAxNTMy.html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c4OTcyODA0.html (Mr. Gaga快成神了,撅着屁股边弹边唱也是一绝活儿啊,末尾还不忘来个瑜伽式,真是没有惊艳,只有惊悚)

这些年 31 May 2010 11:03 am

5.31 阴天

这日子过得是越来越快了,我实在无法忘记月初那第一个的阳光灿烂,但一转身就是一个黯然的阴天。人无法永远享受过程,事情总要有始有终。那天看到梁小姐的签名:我猜中了开头,却没有猜中这过程“,哈哈,我忍不住笑出来,有多少事情和直觉是相辅相成的,过程更是一个罗生门,之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快乐和悲伤。其实上帝只是开出了一道题,但他老人家喜欢五花八门的解题过程,尽管最后的正确答案只有一个。

论文论文,就像定时炸弹悬在头上,有一天我甚至在梦中接收SL的邮件。虽然正值暑期,学院因为适逢40周年庆典,学术活动是一轮接着一轮。除了食堂明显比学期中的人少一点,其实校园里任何时候都不乏行色匆匆的脚步和年轻鼓噪的身影。所以越来越喜欢扎在图书馆我一个人的小房间,和窗外的绿枝茂叶俩俩相望,于我,惟有“小隐”之能力耳。

因为年初接待中央大学的法学院学生,突然对日本的文化和社会很好奇。一个月前心血来潮想学日语,但兴奋的热度最终没有超过半个月。不是我喜新厌旧,而是从一开始,这就是我逃避学业压力的一个渠道。其实我猜中了这结果:压力根本无法逃避;却也没有猜中这过程:学日语是一段很快乐的时光。すみません,パ イ せんせい。

又是一个毕业的时间了,意味着身边又要人来人往了。住GH快两年了,似乎快乐的日子都集中在这最后几个月之中。慧颖也快走了,真是应了那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昨天我们俩出门逛街,挑战了一双10公分高的凉鞋,今年的黑色复古风。我在百利的店里徘徊了两次,被慧颖的急性子催得终于按捺不住了,等下单领回家,却一路上在琢磨如何考验着10公分。

问世间情为何物,就是一物降一物——by nobody online

当所有思绪都一点一点沉淀

爱情究竟是精神鸦片

还是世纪末的无聊消遣

香烟氲成一滩光圈

和他的照片就摆在手边

傻傻两个人

笑得多甜

PS: 回GH的路上,看到一只鹰优雅地落在离我不远的斜坡上,让我真正见识了“鹰可能飞的比鸡都低”。于是又在纠结:我到底是一个飞得低的鹰呢,还是一个飞不高的鸡呢?

那些年 29 May 2010 12:47 am

……

根据宇宙平衡论,每一次的选择所造成的都是一个独立且不相交叉的时空。那应该有很多个“我”吧,好想对她们说:嘿,你们都还好吗?

神的旨意教给我们的都是先知先觉的东西,佛告诉我们的都是后知后觉的东西。

爱到深处,无法不成为悲观主义者。

迷茫这个东西原来是天生的。

像疯了一样,缺少安全感,前世为何故,今生何以堪?

好吧,心静则国土静,息心则能息灾。

如果妈能和我商量一下生我,再也不做一条一天到晚游来游去的鱼了!

“夜半信仰丛白剥落,拿掉防卫剩下什么”——For I who is floating in HK and struggling in thesis

这些年 10 May 2010 12:24 pm

I will survive

最近春暖花开,身边的姐妹们似乎也在扎堆生孩子,学院里新生的宝宝们都可以组个娃娃团了,生命在于生生不息。

作息已经调过来一阵子了,今天早晨八点多坐在餐厅吃早饭的时候,望着平台上一群精神抖擞的人们做运动,真的是觉得“一天之计在于晨”的重要性。想想自己以往白白浪费了多少珍贵的早晨和多少朝气蓬勃的时间啊。无奈,好好的兴致被腹痛折磨地荡然无存。

日子过得好快,快得我都来不及眨眼就快翻过了半年,几个月前的阴冷和潮寒似乎还没有褪去,怎么着在某一天早上一睁开眼就满屋子的阳光灿烂!妈说要相信这一年会过的比上一年好,我也在期待每一天的精彩,但似乎时间是静止的,我只是在重复白天黑夜的轮回。

人说“大隐隐于市”,原来我很早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种闹中取静的快乐。听别人说话,看别人做事也是一种思考,我喜欢当旁观者,置身事外,不必为他人烦心,却逃不出自己的纠结。

这最后一年的压力让信心变得好复杂,人没有能力安排未来,却总是常常又陷入憧憬,这样的矛盾让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人格分裂了。

我现在相信了世事没有长久的,即使曾经觉得幸福的一件事情也会慢慢稀释成日复一日的机械工作,读书是这样,过日子可能更是这样吧。都说生活中充满了乐趣,但往往生活的琐碎却比乐趣更多,尤其在信心跌跌撞撞的时候,更是很难拼凑乐趣了。

不要把世事看得太重,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是戏子,台上的演,台下的看,演的时候要投入,看的时候就不要认真了。——李开复

I will Survive ——Gloria Gaynor

At first I was afraid I was petrified
Kept thinking I could never live without you by my side
But then I spent so many nights
Thinking how you did me wrong
And I grew strong
And I learn how to get along
And so you’re back from outer space
I just walked in to find you here with that sad look upon your face
I should have changed that stupid lock
I should have made you leave your key
If I’d known for just one second you’d be back to bother me

*Go on now, go walk out the door
Just turn around now
(Cos) You’re not welcome anymore
Weren’t you the one who tried to hurt me with goodbye
Did I crumble
Did you think I’d lay down and die
Oh no, not I, I will survive
Oh as long as I know how to love I know I’ll stay alive
I’ve got all my life to live
I’ve got all my love to give and I’ll survive
I will survive

It took all the strength I had not to fall apart
Kept trying hard to mend the pieces of my broken heart
And I spent oh so many nights
Just feeling sorry for myself
I used to cry but now I hold my head up high
And you see me somebody new
I’m not that chained up little person still in love with you
And so you feel like dropping in
And just expect me to be free
Now I’m saving all my loving for someone who’s loving me

这些年 & 那些年 20 Apr 2010 02:47 pm

继续-给自己的信

 

手紙 〜拝啓 十五の君へ〜”  (一封信~給十五歲的你)
作詞/曲 :Angela Aki

 この手紙読んでいるあなたは どこで何をしているのだろう
敬启者 正在讀這封信的你,現在在做什麼呢?

十五の僕には誰にも話せない 悩みの種があるのです
十五歲的我有著對任何人都無法啟齒的煩惱

未来の自分に宛てて書く手紙なら きっと素直に打ち明けられるだろう
如果是寫信給未來的自己的話,想必一定能坦率地說出來吧

今 負けそうで 泣きそうで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僕は
此刻,快要认输,快要掉下泪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我

誰の言葉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該相信誰的話继续往前走呢?

ひとつしかないこの胸が何度もばらばらに割れて
只有一颗心,不断地破碎、崩溃

苦しい中で今を生きている 今を生きている
在痛苦中,活在当下,活在当下

拝啓 ありがとう 十五のあなたに伝えたいことがあるのです
敬启者 謝謝你 我也有話想告诉十五歲的你

自分と何でどこへ向かうべきか 問い続ければ見えてくるの
自己究竟是谁,該朝何处前进,只要不断追问,就能找到答案

荒れた青春の海は厳しいけれど 明日の岸辺へと夢の船よ進め
波濤万丈的青春之海虽然险恶,将梦之舟朝着明日的岸边前进吧

今 負けないで 泣かないで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時に
此刻 不要放弃 不要流泪 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时

自分の声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 昂首阔步向前走就好

大人の僕も傷ついて眠れない夜はあるけど 苦しくて甘い今を生きている
大人的我,也曾有过受了伤而难以成眠的夜晚 苦中带甜 活在当下

人生の全てに意味があるから 恐れずにあなたの夢を育てて
人生的一切,都有意義 所以不要害怕 让你的夢想茁壮成长吧
La… La… La…. Keep on believing

負けそうで 泣きそうで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僕は
此刻,快要认输,快要掉下泪来,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的我

誰の言葉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該相信誰的話继续往前走呢?

ああ 負けないで 泣けないで 消えてしまいそうな時は
啊~ 此刻 不要放弃,不要流泪,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之时

自分の声を信じ歩けばいいの
只要相信自己的聲音 昂首阔步向前走就好

何時の時代も悲しみを避けては通れないけど
不论何时,面对悲伤,只会逃避的话是行不通的

笑顔をみせて 今を生きていこう 今を生きていこう
展露笑容,努力地活下去吧,努力活下去吧

拝啓 この手紙を読んでいるあなたが 幸せなことを願います。
敬启者 我祈祷现在读着这封信的你 能过得幸福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wOTMyMjAw.html (原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Y4MjcxNzM2.html(奶茶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Q3NDgxMzky.html (粤语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UyNTkzMDY0.html (现场版)

 PS: 昨天聊天,回忆又不断地打开。有时候人走得很远,却忘了当初是为何出发。老师推荐这首歌,想起当初写给自己的那封信,时光恍然倒流。若不是停下来看看当初的笔迹,还真是忘了那些成长的痕迹。

“这些年我还算可以,至少对得起自己。谢谢你的单纯,给了我指引。遇见过很多很多人,完成了一些些事情,你一定还无法相像多精彩过瘾。”

“谁说人生是公平的,它才不管我们想要怎样。很感激你那么倔强,我才能变成今天这样。”

“继续走下去,继续往前进。我们要去的那里,一定有最美丽的风景。”

 

那些年 12 Apr 2010 04:00 pm

[转]我们可以date,但我不是你的girlfriend

與其說這篇文章是來幫男人「平反」的,不如說這是血淋淋的女人之真心話。
我不怕被女人罵,也不認為這種觀點是「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我在這裡想提出的是,我們常會落入一個陷阱,也就是這個社會男女不平等的陷阱。一個男人如果被人發現,他只想跟女生吃飯約會牽手接吻上床,沒打算跟她在一起,肯定會被當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比方說,我有個朋友A,是赫赫有名的大情聖,走到哪裡泡到哪裡,每次他愛上了某人,他就會發出感人肺腑的宣言:
「她是我一生一次的真愛!」

第一次聽到的人會覺得很感動,但如果你像我一樣已經聽了10年以上,真的不能怪我演不出任何一點感動的表情來回報他的真愛宣言。
我曾經想展現身為兄弟的同胞愛,認真地相信他這次是真愛,相信他真心真意要定下來,卻在我正打算要好好認識他的真愛時,他們就分手了。
我錯愕地問我們另個兄弟B,他這次不是來真的嗎?
B緩緩地吐了一口菸,面無表情地回答我:
「我告訴妳吧,如果他有說她是他的真愛,那代表她算得上他的女朋友。
如果他連真愛都沒說,那代表她只能算是他的砲友!」

以上,是很常見的例子,也是我們在網路上,在書籍上,常見的兩性文章裡,都可以看到的論點。
「那男人是個渾球!」「妳不是不夠好,是他配不上妳。」「他為什麼不敢告訴別人妳是他的女朋友?」
諸如此類的。關於這類問題,我誠心推薦大家去看電影「他其實沒那麼喜歡妳」,裡頭有所有的解答,解答就是,
女人真的很善良,有時太愛自我安慰,也太會安慰別的女人。
不過,這不是本文的重點,今天我想來探討,如果「她其實沒那麼喜歡你」發生在女人身上,那會是怎樣?
大家都忘了一個很重要的事實,那就是女人也有生理需求,女人看到「他就是我的菜」那一型的男人,也會想盡辦法去接近他。女人在沒男朋友的時候,也會想跟一個雄性動物吃飯約會牽手接吻上床,差別只在,她實在是不好意思承認:
我只想跟他約會,但我不想當他的女朋友。

這個事實,有那麼值得被譴責嗎?

我想先敘述一種大家都會遇到的狀況,就是剛失戀或剛分手後,還處於一個忘不了前朝舊愛(或被劈腿還在不甘心)的狀態。這種狀態,並還沒健康到可以開始一段全新的關係,看遍街上和系上(或辦公室裡)的男人,失戀女人心裡常冒出一個要命的想法:
「該死! 我還是覺得那個渾球最帥!」
這真實的想法,就像揮之不去的鬼魅縈繞心頭,她沒有勇氣向任何一個姐妹淘承認她還在喜歡那個王八蛋,因為這種真心話一旦出口,10個姐妹裡有9個會罵她是笨蛋,她也知道自己很蠢,但她更沒有辦法忍受不比她聰明的女生來說她蠢。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人會想被認為是笨蛋,偏偏媒體上的言論,文章,甚至戲劇,都常用一種不舒服的角度在提醒我們像個笨蛋。

於是,失戀女人第一件會做的事,就是否認,否認她還在思念那個渾球。
接著,為了讓自己快速擺脫鬼魅,最好的方法就是趕快去交新的。
是嘛,這所有的愛情文章,不都在提醒我們,下一個會更好嗎?

如果這時候,就剛剛好,有那一個條件不輸前男友的可口男人出現,那真的是太幸運了,WOWOW,還猶疑什麼?就撲上去就是了。
問題是,可口男人的數量本來就很少,他們不是別人的就是不喜歡我,身邊那些有空的(avaliable,是的,這個單字就是這樣用),往往都不那麼可口。
他可能長得也不差,只是他吃飯的樣子實在不優雅;他說不定還蠻會賺錢的,可惜妳覺得他挑鞋子的品味有問題;他其實對妳很體貼,問題是妳擔心他有點太黏…
總而言之,他就是有那一點,微小的微妙的缺點,讓妳不是那麼想當他的女朋友。

若問妳幾個問題,妳的答案可能很令人意外。
妳想跟他出去嗎?    不排斥啊,跟他在一起還蠻愉快的。
妳可以讓他抱妳嗎?    嗯…他不是我的菜,不過他也有可愛的地方,還可以啦。
妳有想像跟他接吻或上床嗎?    看狀況嚕,畢竟我也好一段時間沒男人了,要是氣氛環境都對,可以考慮。
那,如果他問妳可不可以當他的女朋友?    會嗎?(開始緊張) 他有那麼喜歡我嗎? 呃…再說吧,我還沒想到那麼遠。 Well…我剛分手還沒辦法喜歡上別人耶… 等等等。

真心話只有一句,妳不想跟他在一起。
可是,妳羞於向外人承認這一點,尤其是跟妳的那些姐妹淘,承認妳現在在約會的對象,妳只打算把他當砲友,不打算把他當男朋友。
最後,妳和他會分手,妳看到更喜歡的(倒不見得條件比他好),妳會快速地甩掉他飛撲向那個妳真的喜歡的。
日後,妳或許不會把他計算入「我曾交過的男朋友數量」,妳或許在心裡默默感謝這個好心人陪妳打發過一段失戀後的時光,但若他向外大肆宣揚他曾經跟妳在一起,妳說不定還會有點惱怒。
這時候,我們實在不知道該怨恨還是該感謝,美國人有這一種體貼的制度,那就叫做「date」(約會對象)。
date的定義非常廣泛,從妳跟他只吃過一次飯,約會後氣氛好不小心接了個吻,甚至到再不小心一點喝多了上了個床,這都可以稱為date。
他不見得會告訴別人他有女朋友,最多,妳或他,可能會說:「I am seeing someone special.」(我有跟某個特定的人約會。)
但大家都處於一種進可供退可守的狀態,隨時苗頭不對,好聚好散,或,拔腿就跑。
妳跟他的朋友出去,或以他的女伴身分參加聚會,他會介紹妳:「這是我朋友,Alice。」
僅止於此,妳不需要再多問,也沒必要生氣,如果妳暗自埋怨他為什麼不介紹妳是他的女朋友,我得說,
不上道的人是妳,小姐。

相反地,girl friend的定義就非常狹隘了。
如果他打算把妳當成女朋友,他會認真地問妳,週末要不要跟他回家見父母。但到這時候妳都還算是他的date,如果妳把自己當成「女朋友」在他家摸東摸西問東問西的,那可能這次聚會後,妳就還只是個date。
所謂的女朋友,是他把妳視為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妳是他的女朋友,這代表妳或他都不可以再跟別人約會,他家族裡的重要聚會婚喪喜慶,妳都應該要在場或幫忙,他是認真地在看待並經營這段關係,而妳也必須拿出對等的態度來回應。
簡單說,date是一種不必負責任的關係,girl friend則是一種負責任且類近於家族成員的關係。

我並不會覺得人一生中有幾個約會對象有什麼不好。
畢竟,人是透過交往,才有可能真的認識對方。如果不交往,妳怎麼知道妳跟這個人會不會合?
但是,一開始就要彼此承諾男女朋友的關係,那也未必太冒險。

要成為男女朋友的關係,考量的層面有很多。
妳可能跟他在床上很合,但跟他現實生活裡沒話題,所以妳了解他不能當妳的男朋友,砲友只是暫時,男朋友才是長久。

我們真的會遭遇的困難是,當一對男女開始一段關係的時候,他和她,是否暸解彼此想走的是同一條路?
最常見的痛苦,就像,她只想把他當成排遣寂寞的date,但他想把她當成女朋友。
或,他喜歡她,但還沒到愛的程度,他沒衝動要娶她回家,她卻氣他不給她結婚承諾。
怎麼解決?問清楚就是了。
你去打工去上班都會問清楚對方要付多少薪水你才開始做,跟一個人交往要花掉這麼多時間,又怎麼可以不問清楚?
妳想跟我在一起嗎?
你有打算跟我結婚嗎?
如果第一時間他給不出你想要的答案,那,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我們不需要憎恨那個跟我們不同路的人。
即使兩人都認清彼此只想在一起消磨一段時間,如果遇上更喜歡的,就揮揮手道別,這種不深刻的關係也沒什麼好譴責的。
人生就這麼短暫,能夠有一段時間相處,分享一點快樂,這還是值得紀念的。
最重要的,是我們有沒有勇氣說出,或讓對方說出,心裡的真心話:

我們可以接吻,但我不想當你的女朋友。

转自: http://www.wretch.cc/blog/freefish94/11624507 

PS:内心里,和这样开放的思想还是格格不入的,毕竟在传统的环境中耳濡目染,对于人际之间真诚的友善还是充满敬重和感恩的。我尊敬身边每一个认真对待感情和善待他人的人,无论结果如何,快乐的时光总是让人难忘的。但不得不说,这篇通篇的“大实话”彻底坦白了很多男女在感情上的最后底线。突然觉得“爱”(I like you)和“感情”(I love you)还是有所不同的。纯粹的“爱情”也许无暇顾及道德,但纯粹的“感情”却让爱在理智中慢慢沉淀。怪不得恋爱的时候,要得是一种电光石火般的激情,而婚姻却是一种细水长流的缠绵。“女朋友”不是一个头衔,而是一种身份。

这些年 02 Mar 2010 04:17 pm

偶然性事件

从家返校,迎接我的是GH下面朵朵含苞怒放的杜鹃,娇艳的粉色和嫩绿的枝叶,在风中兴奋地向我摇曳着。我以为拾掇好了行李,打扫干净了房间,就可以回归现实世界了,无奈半山湿热的空气和低气压却让我无法把情绪调整到春意盎然的高度。

圈子最近有闲人询问,谁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张爱玲说过的玫瑰花花落的声音”?此位仁兄平时专业挺强,但看不出私下还经常研究风花雪月。似乎大伙都没曾经历过这般神奇的声响,有人甚至揶揄“能听到仙人掌开花的声音否?”我没听见过花落的声音,但见过水流的痕迹。如果花落都能留声,水流都能留痕,那我就天真地相信世上没有毫无意义的偶然性,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必然性。生活中充满了偶然性,但也感谢这些偶然性促成了成长中一次一次不同的选择,才成就了今天。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倒是常常想象其他选择的可能性,也许在另外的结局中能听到玫瑰花开的声音吧。

虎年过得很团圆,和家人和朋友的相聚,也是一种学习交流。进步的动力不仅来自于长辈的鼓励、小辈的崇拜、同伴的捧场,甚至一面之缘的见识。

生日那天收到很多祝福,感谢朋友们的关心,让我觉得身边很温暖。

“一个人的经历能成就一个人的一生”,但我却越来越相信性格决定命运。世上也许根本没有什么命中注定,不同的结局一开始就被习性和环境所决定了。如此,有时候人来人往就当是流年里的偶然性事件吧。

流年——王菲 (词:林夕,曲:陳曉娟)

愛上一個天使的缺點 用一種魔鬼的語言
上帝在雲端 只眨了一眨眼
最後眉一皺 頭一點

愛上一個认真的消遣 用一朵花開的時間
你在我旁邊 只打了個照面
五月的晴天 閃了電

有生之年 狹路相逢 終不能倖免
手心忽然長出 糾纏的曲線
懂事之前 情動以後 長不過一天
留不住 算不出 流年
(哪一年 讓一生 改變)

遇見一場煙火的表演 用一場輪迴的時間
紫微星流過 來不及說再見
已經遠離我 一光年

这些年 12 Feb 2010 02:42 am

Better in Time

校园里基本上空了,即使午间还有活力十足的本科生们在不知疲倦地练摊,但也兜售的和节日有关的小东西。大家形色匆匆中,流露出的是回家的迫切和新一年的兴奋。

我也要好好放个假了,忙完了会议忙完了申请忙完了接待,终于可以从这个单一的环境中暂时抽离出来一阵子了。仍然是个软弱的人,对于困难总是能逃避就逃避,船到桥头自然直不也是另一种信心吗?

临走前和师妹吃了个饭,不知不觉聊了很多以前的回忆,甚至是小时候的往事,很远很远的画面,莫名地激动,原来记忆仍然那么好,有些事不常轻易记起,但却从来没有忘记。这个师妹很懂事,有时候我觉得和她相比还不够成熟。

人与人相处也是缘份,在朋友的缘份上,我很知足。

很久没收到生日礼物了,我已经淡忘了生日的意义。从小到大,对生日没有太多的印象,大部分都是不知不觉地走过。我不喜欢在某一天被一群人围着吃吃喝喝,也不喜欢在大家的瞩目下摆一些pose做表演,所以我也不会去邀请别人为生日聚在一起。但能被人惦记还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尤其是在我没什么劲头的事情上,好朋友的只言片语都让我很感动。以前小的时候,不明白珍惜,所以错过了在收到沙皮狗时候的那份激动。后来和嘉艳室友时,那张写于生日零时静悄悄地放在我枕头边的小卡片,我现在还留着,每次看到都觉得是一件很浪漫的事。那几年艰难挣扎的时候,老爸非要买个生日蛋糕,也是他给我的第一个生日蛋糕,那次我品尝的其实不是蛋糕,而是一种心情。因为有那样的心情,所以即使普通的蛋糕,在我看来也是无价的。今天师妹给我的两本书让我很惊喜,更别提那些字字真切的感想和祝福了。我总是在一些重要的时刻没有信心,而又总是在我没有信心的时候,身边总有支持和鼓励。这就是我的福分吧。

Thank you so much!

也“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都可以有更多的精彩与收获”,愿一切都越来越好!

Better in Time — Lenoa Leiws

It’s been the longest winter without you
I didnt know where to turn to
See somehow I cant forget you
After all that we’ve been through

go in, come in
thought i heard a knock
who’s there? no one
thinking that i deserved it
now i realize that i really didnt know
you didnt notice, you mean everything
quickly im learning, to love again
all i know is, imma be ok

thought i couldnt live without you
its gonna hurt when it heals to
it’ll all get better in time
eventhough i really love you
im gonna smile cause i deserve to
it’ll all get better in time

how could i turn on the tv
without something there to remind me
was it all that easy
to just put aside your feelings

if im dreaming
dont wanna let, hurt my feelings

but thats the path, i believe in
and i know that, time will heal it
you didnt notice, you mean everything
quickly im learning, to love again
all i know is, imma be ok

thought i couldnt live without you
its gonna hurt when it heals to
it’ll all get better in time
eventhough i really love you
im gonna smile cause i deserve to
it’ll all get better in time

since theres no more you and me
its time i let you go so i can be free
and live my life how it should be
no matter how hard it is ill be fine without you
yes i will

thought i couldnt live without you
its gonna hurt when it heals to
it’ll all get better in time
eventhough i really love you
im gonna smile cause i deserve to
it’ll all get better in time

我的收藏 16 Jan 2010 05:25 pm

【转】香港主持人梁继璋给儿子的备忘录

我儿,写这备忘录给你,基于三个原则:

(一)人生福祸无常,谁也不知道可以活多久,有些事情还是早一点说好。

(二)我是你父亲,我不跟你说,没人会跟你说。

(三)这备忘录里记载的,都是我经过惨痛失败得回来的体验,可以为你的成长省走不少冤枉路。

以下,便是你在人生要好好记住的:

(一)对你不好的人,你不要太介怀。在你一生中,没有人有义务要对你好,除了我和你妈妈。至于那些对你好的人,你除了要珍惜、感恩外,也请多防备一点,因为,每个人每件事,总有个原因,他对你好,未必真的是因为喜欢你,请你必须搞清楚,而不必太快将对方看作真朋友。

(二)没有人是不可代替的,没有东西是必须拥有的。看透了这一点,将来你身边的人不再要你,或许失去了世间上最爱的一切时,也应该明白,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三)生命是短暂的,今日你还在浪费着生命,明日会发觉生命已经远离你了。因此,越早珍惜生命,你享受生命的日子也越多,与其期盼长寿,倒不如早点享受。

(四)世界上并没有最爱这回事,爱情只是一种瞬时的感觉,而这感觉绝对会随时间心境而改变。如果你的所谓最爱离开你,请耐心等待一下,让时日慢慢冲洗,让心情慢慢沉淀,你的苦会慢慢淡化。不要过分憧憬爱情的美,不要过分夸大失恋的悲。

(五)虽然,有很多有成就的人士都没有受过很多教育,但并不等于不用功读书,就一定可以成功。你学到的知识,就是你拥有的武器。人,可以白手兴家,但不可以手无寸铁,谨记。

(六)我不会要求你供养我下半辈子,同样的我也不会供养你下半辈子。当你长大到可以独立的时候,我的责任已经完结。以后,你要坐巴士还是奔驰,吃鱼翅还是粉丝,都要自己负责。

(七)你可以要求自己守信,但不能要求别人守信,你可以要求自己对人好,但不能期待人家对你好。你怎样对人,并不代表人家就会怎样对你。如果你看不透这一点,你只会增加不必要的烦恼。

(八)我买了十多二十年的彩票,还是一穷二白,连三奖也没有中,这证明人要发达,还是要努力工作才可以,世界并没有免费的午餐。

(九)亲人只有一次缘分,无论这辈子我和你会相处多久,也请好好珍惜共聚的时光,下辈子,无论爱与不爱都不会再见。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