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起和乐羊

吴起原是卫国人,年轻时好吃懒做,经常受母亲责骂,有一次实在不耐烦了,就诀别老母并发誓“学不成名誓不还”。他先到鲁国拜在孔子那个讲究孝的高足曾参门下。吴起学习挺下功夫,可让曾子奇怪的是,这小子来这六七年了从没见过他回家,就问怎么回事。吴起老老实实的告诉了老师,曾子很不以为然,作孩子的怎能给父母发誓呢。此后不久,家人报信说,吴起老母亡故了,谁知吴起只是仰天大哭三声继续学习。这下可把曾子给气坏了,他立即把这个学生扫地出门,不再承认这个学生。

这时,鲁国的邻邦齐国准备攻打鲁国,鲁穆公想任用吴起,因为他知道吴起的才能,可他又担心吴起不会甘心为鲁国所用,因为吴起的妻子是齐国大夫田居的女儿。吴起也以为自己能得到鲁公的任用,谁知任命迟迟下不来,吴起就问穆公身边的人,穆公身边的人就把穆公的疑虑告诉了吴起。吴起说:“这好办。”就回家了,回到家中问妻子田氏:“我欲得到国君的信任,可君王不信任我怎么办?”田氏还没来得及回答,吴起已经手起刀落将田氏的人头割了下来。这样鲁穆公虽不齿吴起的为人,但为了解除国家的倒悬之危,只好任他为将。吴起倒也不负重托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把齐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想着高官厚禄的吴起这时却倒了霉,因为鲁公中了齐国的反间计想要查办吴起,吴起无奈只好逃到魏国。魏文侯任他做西河太守,文侯死后,儿子武侯继位,野心勃勃的吴起受到武侯的猜忌,只好又逃到楚国。

当时的楚国国君倒是非常信任吴起,吴起一到楚国,楚悼公就任他做相国。吴起也象商鞅那样进行了从军政到外交内务等一系列的改革,也以自己的才华为楚国楚悼公和自己挣得了威名。可是楚悼公一死,那些守旧势力就开始反攻倒算,悼公尸体在宫内尚未入殓他们就拿着弓箭追吴起到宫院,吴起无法只好抱着悼公的尸体以求保护自己,可那些人他太恨吴起了,即便如此,仍然把吴起射死了。当然,悼公尸体上也少不了几根箭,悼公儿子以此为借口把那些造反的人全部处死,也算是为吴起报了仇。

乐羊和吴起是同一时代人,只是乐羊先于吴起仕于魏国。魏文侯想攻打中山国,但没有合适人选。于是有人推荐当时还没正当职业的乐羊,但也有人反对,说乐羊儿子乐舒在中山为官,难保乐羊没有私心。魏文侯问乐羊,乐羊则慷慨激昂的说:“两军作战,各为其主,怎敢以私废公。”两军开战了,中山国的国君以乐舒为人质要挟乐羊,乐羊不以为然,继续攻打中山。盛怒之下,中山国的国君就把乐舒给杀了,并把乐舒的肉做成肉羹送给乐羊。

吴起乐羊这些人,不惜牺牲自己家人的生命来通过战争来换取自己的功名利禄,这可能就是人们为何要说“春秋无义战”的原因。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