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16日

茅盾在1927年9月到28年6月创作了蚀三部曲,自称当时写作是为稻粱谋一挥而就之急就章,但通篇来看,艺术性思想性还是很高的。作者的意思是通过这篇作品放映大革命失败前后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思想矛盾和苦闷,包括自己的矛盾,这也是作者自己笔名的由来。至于作者为何把矛盾改成茅盾则是偶然。这部作品写好时,时任《小说月报》编辑的叶圣陶同意发表,但由于茅盾本人正在受蒋介石的通缉,叶遂建议改成笔名而非实命发表,于是改成茅盾,但叶认为这明显是笔名,遂改成茅盾,因为百家姓上有此茅姓。至于作品为何起名蚀,作者云乃自然现象,就像后来写的《子夜》和《虹》一样,一种象征,黑暗很快会过去,消失。

下面我们简单谈谈本书的人物形象。

读完全书,给人一个印象是,全书没有一个正面人物,作者塑造的全是一些病态的人物。与巴金写于1931年的激流三部曲来比,里面正常的人物太少了,巴金塑造了觉慧觉民这样的人物,也塑造了多余人觉新。但茅盾塑造的无论静女士也吧,慧女士也好,还是章秋柳,孙舞阳,都是些让人觉得不正常的人。倒是作者塑造的反面人物胡国光倒有些血性活力。

《幻灭》按照作者的解释是主人公静女士的幻灭。静女士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正如名字一样,静女士是个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式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她也曾参加过学生运动,象毛泽东一样驱赶过学校校长,由于不满家乡的封闭闭塞,来到了大都市,但对于别人热烈参加的革命运动,她却认为浅薄,以至于落落寡合,后来她就陷入了恋爱的漩涡,可发现自己所爱的却是一个反革命的密探。失望之后,她又转到汉口,希望在革命工作中派遣自己的苦恼,但由于革命者的浅薄和无聊以及革命中出现的消极面,使得静女士不断的转换革命工作,不断的幻灭,后来来到了医院来照顾伤残军人,爱上了一个军官,再次陷入恋爱的漩涡,但她的军官爱人很快要去前线,她的爱情理想再次幻灭。静女士的失败就在于不能认识到革命的积极面,抓住革命的消极面不放,或者说,只看到了革命的阴暗面,以至对革命丧失了信心。实际上也反映了作者茅盾当时的心境,对革命前途没有信心,这也是全书存在的一个缺点,作者也承认,并在以后的创作中有所改进,认为创作中题材和人物选择的重要性。           本书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人物是慧女士,慧女士是留学归国人士,由于受过男人的欺骗,感情上遭到伤害,所以以玩弄报复男人为能事。这也是作者所要批判的,当然她的缺点同静女士一样,症结是没有很好的同人民大众结合起来。

《动摇》的主人公是一个县城的县党部的部长,他的动摇体现在两个方面,对于革命事业和爱情的动摇。对于革命,他不能及时镇压反革命如胡国光等人,以至让胡等人混进革命队伍,给革命给自己带来极大的损失。对于爱情,他不能坚守对妻子的爱,也不能不敢表白对第三者的爱,在两者之间进行摇摆。本书的另一个方面人物胡国光塑造的比较成功,具有反对派的一切特点,狡猾,残忍,伪善。给革命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本书和幻灭里面都出现的李克是个稍微有点阳光色彩的人物,作者似乎也有意把他塑造成正面人物,可惜昙花一现,并不成功。

《追求》塑造了一大批人物,好像没有什么主要人物。按作者的说法是指张曼青教育救国追求的破灭。张原本是个官员,但感到在政治上不能作为,遂准备教育救国,但由于主张在学校单靠个人主义不能得到实行也归于失败,自己理想的爱人也证明只是理想,就如方鸿渐的孙小姐一样。其余的人物都是些病态人物,如章秋柳,怀疑主义者史循等。

2005年05月15日

钱理群先生主编的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中的两处错误

上学时现代文学史用的是钱先生主编的现代文学三十年,当时我的老师非常推崇该书,由于当时未认真看,现在感到书到用时方恨少,在读书包括钱先生的书和相关文学作品时发现了两处似乎不够准确的地方,因为作为这样的学术著作,观点无所谓大是大非,无非是些常识性错误。
第一处,在第三章小说(一)里(p81),谈到许地山的命命鸟时,著者说是“女主人公加陵”,“男主人公敏明”,而据我看到的却是相反,即男加陵,女敏明。这可能是印刷时出现的错误。
第二处,p172在谈到洪深先生的《赵阎王》一剧时,说主人公赵大是“"做坏事嫌好,做好事嫌坏"的复杂个性”特征。如果单凭所谓的“做坏事嫌好,做好事嫌坏”这句话本身来说,这个性确实够复杂的,不过本人思来想去,就是想不通什么是“做坏事嫌好,做好事嫌坏”。我们来看看洪深塑造的赵大即赵阎王是个什么复杂个性。赵是个兵油子,原本不坏,由于家乡遭到兵燹,所以吃了军粮。他也曾告过密,杀过人,但从本质上来说,他不算坏。他说到底是被社会逼迫的,这样倒应该是“做好事嫌好,做坏事嫌坏”了,这也可从本剧最后别人评价赵大得出例证,别人评价赵大:营里这么些人,就是你心眼儿真实,就是你傻,你啊,你做好人心太坏,做坏人心太好,好人坏人都做不到家。……至于钱先生等为何在   做坏事嫌好,做好事嫌坏    这句话上面加上引号,就不知道了。是原文的原话?不是,是洪深先生自己对赵大的定性评价,这个就不知道了,鄙人读书实在太少。
曾记得伟大的学者散文代表余秋雨先生曾言,给他挑毛病的都是为了出名不择手段的小人,如是观之,本人也成了小人了,哈哈。

2005年05月11日

洪深的农村三部曲分别是五奎桥,香稻米,和青龙潭。作为第一部的五奎桥是独幕剧,一直为人称道,原因在于该剧能够在短短的一幕中充分表现了人物角色,并且有非常紧凑的结构和激烈的戏剧冲突。不过,可能由于是独幕剧,人物形象塑造略显单薄,即便是一直被认为塑造得比较好的周乡绅,也显得单薄。在香稻米这一剧中,由于是多幕剧,不管是人物,还戏剧冲突都比较好。比如老太公对抱重重孙的渴望,二官的无奈,荷想的刚烈,而戏剧冲突也是一幕接一幕,非常紧凑,在老太公被推倒在地的最后一幕最终达到高潮。虽然丰收成灾这个题材被叶紫和茅盾都写过,但剧作家能够以戏剧的形式表现出来倒是非常难能可贵的。至于青龙潭,由于是所谓的理论先行,有点抽象概念具体化的倾向,就不再多说了。

洪深的走私一剧发表于1936年,主要接露了当时北方的走私行为,侧面反映了帝国主义对华的经济侵略和部分民族败类的无耻行径,也反映了北方农民的自发斗争和觉悟,甚至也赞颂了他们的斗争技巧,里面塑造的最成功的主角是李大嫂,即剧中的李妻。由于是独幕剧,结构也非常紧凑,很能吸引人。这也符合洪深的写作愿望,就是戏本除了在剧院演出外,还应成为室内阅读的东西。

洪深的咸鱼主义则是讽刺了37年上海的小市民的自私行径,里面人物塑造的非常成功,读过之后,我们会记住很多人物,比如徐太太的颟顸无聊,陈先生的自私怯懦,当然,塑造最成功的是陈师母。作品虽短,却也反映当时的广阔的社会背景,比如通过乞丐夫妇的谈话我们可以看出日本对东北的侵略和战争之下人民的灾难。

洪深的飞将军主要是接露人们对立功将士的腐蚀,角度非常新颖,但遗憾的是在处理庄毅贞和陈怡仙与高鹏飞徐卓午的关系时,又流于我们平时所常见的三角恋爱的窠臼,塑造的人物也成了扁平人物。至于高对庄提出的sex方面的要求倒是值得探讨,庄塑造的不够好,可能是因为当时的形势吧。

至于鸡鸣早看天,这个写得很成功,有空可以阅读一下,时间关系不再赘述。

2005年05月10日

洪深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著名的戏剧理论家和剧作家。也就是说他不仅创作了一系列的戏剧,比如赵阎王,农村三部曲(五奎桥,香稻米,青龙潭),还有讽刺小市民的咸鱼主义等作品。他还写了一系列的理论著作。同曹禺比起来,他的剧作可能比不上曹禺的,但在理论建树上,他要超出曹禺很高。洪深还是最早涉及电影的剧作家,并且把话剧由明星制改为导演制,也就是由演员的个人临场发挥改为导演的指挥,并且严格按照剧本来,在此之前对根本没有剧本,只有演出大纲。这也是个不下的贡献。

我们先简单看一下洪深的教育背景,洪深早在清华读书时就写了一部关于北京京郊贫苦人民生活的作品,并给与排演。也就是说,洪深从踏上戏剧之路开始就已经开始关注民生了,这也是对五四精神的一种继承发扬。清华毕业后,洪深到美国哈佛学习,进行了系统的戏剧理论训练。归国后就开始了戏剧事业。

洪深第一个值得我们称道的是他的戏剧语言,非常通俗朴实,虽然经历了五四新文化运动,但他并没有郭沫若等人的新文艺腔,他留过学但没有巴金那样过于欧化的句子。当然,洪深语言还有别的优点,比如充分运用了江南方言,强化了戏剧发生的地域色彩。

我们先简单看一下洪深的《赵阎王》这部作品,戏剧主要内容是这样的:赵大,由于凶猛霸道被人送外号赵阎王。赵阎王原来也是个贫困人,后来家乡遭兵燹,为了混口饭吃,只好投军,慢慢的堕落为一个“做好人嫌好,做坏人嫌坏”的人。以为评论大都着眼于赵大的邪恶本质或性格,我认为不妥,这也不符合作家本意。我认为赵大是个令人同情的对象,他的遭遇主要是由社会造成的。他也有他的优点,比如说讲义气,遇到落魄的同乡,他帮他找工作,无偿的提供饭食。这一节在剧本里面非常含糊,是由赵大本人说出的,通常被评论家称为告密。实际上,赵之所以告密,是因为他的这个不争气的老乡在受到赵大的恩惠以后,不思报答,反而把赵的军饷给骗走了。盛怒之下,赵就诬陷他的老乡是革命党,当然,赵大的告密是不对的,是小农思想的一种反映。但赵是被逼出来的,赵原本想带着那些饷银回家的,这也可以说明当时社会对人的影响。这符合作者的本意,作者就说,他意图通过这部作品把社会对人的迫害展现出来。

赵阎王的结构艺术很简单,也很现代,他采用了美国作家奥尼尔的《琼斯皇》的表现主义,让主角在林子里跑来跑去,以至发疯精神错乱。据说该剧在当时上演时并不受欢迎,主要原因就是作家运用了这一现代艺术手法,但后来的曹禺在《原野》里边也借鉴了这一艺术,反响好像不错。我想主要原因恐怕就在于当时观众的欣赏水平还有待提高。但遗憾的是,作家好像受到刺激,以后对于该艺术在戏剧创作中再也没有使用过,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损失。剧作家认为这种现代艺术手法和中国的传统戏剧有类似之处,可惜没有深入探讨。这恐怕也是先驱者所要付出的代价。

2005年05月09日

  前两天看杂志,发现一幅题为《天之骄子》的漫画,上图画的是一大学生躺在床上,上有一行小字注云“冷空气来了”,下图是大学生躺在床上打电话“妈,冷空气来了,我该穿什么衣服”。作者的意图很明显,是为了讽刺所谓的 “天之骄子”的自立能力差。

   且不管作者的本意好坏,我们探讨一下我们的大学生还能否被成为“天之骄子”,连年的扩招使得我们的所谓精英教育几乎成了大众教育。这本身没错,中央的决策是正确的。但怪就怪在我们的一些人喜欢闭门造车,向壁虚构。前几年不是说学生自立能力差吗,那么我就画幅漫画写篇文章讽刺讽刺他们,反正他们奈何不了我。
     鄙人不才,也曾忝列所谓的“天之骄子”之中,我们100多人的班级从没有这样的事情,比如不会穿衣服,不会洗衣服,不会打饭,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不但我们班,我们系,我们学校也没见过,听说过。倒是见过不少同学会穿衣服,会洗衣服,会打饭,照顾好自己。不会穿衣服的同学是哪些同学呢,是那些经济条件不好的同学。他们不会穿衣服,但也不会说:“妈,冷空气来了,我穿什么衣服?”他们大部分都忙着做家教,打零工,甚至下苦力来挣学费,挣生活费。但遗憾的是我们当中的一些人为何不来说几句话,来“讽刺”他们呢,可能没有看见吧。
   随着大学的扩招和教育产业化的推行等原因,我们国家出现了为数不少的贫困大学生,我们的眼光除了要盯着大学生中存在的极少数的毛病,更多的应该去关注大部分大学生存在的问题,比如贫困问题,我们社会各界都来关注解决这些问题,而非抓住个别大学生毛病不放。前几天网上好像流行着这么一篇文章《请不要妖魔化大学生》,具体内容没有看,但在此笔者也呼吁大家“不要妖魔化大学生”,大家都来帮助大学生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实际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