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8日
  1. 分享。和最大多数人,进行任何层次的分享。名利可以分享,志趣可以分享,快乐可以分享,同情可以分享……只有分享的,才可能是大多数的;只有是大多数的,才可能是大规模的;只有大规模的,才可能是有力量的。
  2. 共生。靠产品发展,靠勤劳发展,靠自身发展。低调。绝不花时间花、精力企图通过打击遏制对手,获取发展。花时间湿润周围的环境,克制自身偏好,不将价值观强加于人。
  3. 自由活力。尊重个性,尊重偏好。只有自由的,才可能充满活力;只有充满活力,才可能创新;只有创新,才能获得突破性发展。
  4. 兼容并蓄。中庸,保守、容忍,妥协,只记对方的好处,忘记不快。关起门发泄不满,然后忘记。可以以任何方式,和任何人,在任何地方,捐弃前嫌,重新开始。哪里有什么恩仇?一时气氛而已。
  5. 扶植新人。新人比名人更需要DoNews。名人都曾经是新人。当名人和新人不能兼顾的时候,扶植新人。
  6. 同情弱者。无条件地同情弱者。相对企业,同情员工;相对于组织,同情个人;相对于成功者,同情失败者。强者不需要同情,只需要服从。鄙视倚强凌弱。
  7. 修正主义者。听大多数人意见,和少数人商量,不停地跟踪反馈,不断地做出调整。未来是那么地不可知,谁也不是先知。不断地订正错误,不和永远不认错的人合作。
  1. 我曾经说过DoNews不融资不上市。
  2. 9个月来,DoNews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上个周五,我、洪波、老白还在讨论DoNews靠自身力量还能走多远。我们共同认为DoNews还能走很远,只要加两个技术人员,一个UI设计师就可以了。
  3. 我们原定的方针是:DoNews不融资不上市。对外合作出更多的365key,用365key进行融资。DoNews这样做了,365kit也上线了。周鸿一原本是要投资365key的,他极力反对我做365kit。他不希望,我们分心做太多事情。365key的融资也就被耽搁了。2005年06月28日,我在上海见http://del.icio.us/两个投资人,临了,他说:“你是个好人,但我不能给你投资。什么时候,你说你只做1件事情,我立即会给你投资。”365key就这样失去了并入http://del.icio.us/一起卖给雅虎的机会。详见:http://www.donews.net/liuren/archive/2005/06/28/447509.aspx
  4. 最近很多人说我老了。头发白了。父母每次来北京,都给我带来家乡熟人去世的消息。这些消息让我很感伤,详见:http://blog.donews.com/liuren/archive/2005/12/23/668247.aspx
  5. 原来的模式,对我的管理能力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又是一个喜欢做具体事情,享受做具体事情快乐的人。5G的无线局域是我架的,我亲自管理的乐趣自然很多,每次加入新的MAC地址自然也十分麻烦。
  6. 我成为了DoNews模式发展的瓶颈。每当我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5G里,为自己烧水喝,收发快递、传真的时候,我必须同时完成广告提案,广告管理,广告执行;技术需求、技术管理、技术测试;同时还要为用户开通账号、直通车设置、删除垃圾贴。
  7. 我脾气不好,很难招到我满意的人。我对身边的人很苛刻,不能允许出错,一出错就骂,连续犯同样错误,能给我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打他的心都有。所以,我无法凑合起团队的力量。
  8. 我悲观保守。看到风砺石成沙,我总想到大厦将倾。所以,每做一件事情,我总给自己留三条后路,每三条后路,又需要各自备份后路。如此往复,资源无法集中,进行决战。
  9. DoNews就此发展下去,也能发展,但它要不断地收窄定位,坚守在能靠个人力量形成核心竞争力的狭窄领域。但互联网是如此地诱惑人。每当洪波否定我我想法的时候,我都认为他是对的,但我总是心里痒痒。关于未来,每个周末我们都讨论到深夜,但下周,我们无法去做理想。理想变成了空想社会主义。理想变成了想想的快乐。
  10. 希望朋友们不要抓住我初衷的辫子不放。我先承认自己不能守衷如一。脸红一次。辩解如上。如果你对这个辩解不满意,我只好再脸红一次。如果你还对这个解释不满意,我只好,解释一下外因。
  11. 上周二,我请陈一舟在5G旁边的万吉大丰和吃饭。陈一舟的吃相,我很喜欢。他不端着,他尽情地吃。临了,他要加个菜,继续吃。我喜欢。我曾经在一个重要的场合,抱起西餐的盘子,吃得震天响。我失礼了。我高兴。
  12. 我喜欢脱鞋,陈一舟最终将袜子都脱掉了,坐在地板上。此时,我们的合作就成了。


2005年12月27日
  1. 再过几天,蒋涛就做爸爸了。他要回武汉等待蒋二世的降临。
  2. 醉好门口,我和蒋涛,看着梁宁从风中走来。我突然想起8年前,我介绍他们认识的情景。
  3. 1998年,蒋涛在北京西郊的一所破旧的民房中开发软件,苦闷之余上网回答变成问题,飚积分,没成想,这便是后来的CSDN的开始。
  4. 南池子和北池子之间的十字路口,长发留胡须的小林匆匆走来。再过几日他将要住进新房。6年过去,小林依然瘦弱,但已从少年变成了青年。
  5. 听说韩磊准备在北京买房,我越发觉得,那些来了北京的人,是离不开北京的。
  6. 嘟嘟马上就要来北京了。
  7. 陈年的小说马上要出版了。首印5万。给DoNews 一千本免费发放。
  8. 陈年要开书店,答应让我入股。立此为照。小书店+小放映厅=经典、科技、人文。
  9. 第一次钻进洪波的小屋。一股好闻的香味。烟叶的香。
  10. 洪波马上要上时尚先生封面了。学龄也要上。
  11. 我来北京10年了。依然对北京的路没有一个整体认识。
2005年12月23日

 

1.         老牛从太原跑到北京,是因为DoNews。老牛说:互联网10年,各网站主编基本都是从donews出来的了。2000年,老牛第一次上DoNews,注册网名牛角尖,以后沿用至今。

2.         老牛早期在太原四通干,万润南拍过的肩膀。他1998年上网。20008月,祝志军招他进赛迪网。他至今不忘这个情意。

3.         推荐我找老牛的人,是杜红超。当时,我和杜红超要合作一个公司。杜红超说,老牛人不错。我就在计算机世界旁边的湖北饭馆,请老牛吃饭。我对老牛说:“未来是那么地不可知,今后大家互相照应着。”

4.         5年,老牛换过好几次工作。他知道未来的不易,所以,他越走越好。现在他买了房子,女儿也快靠大学了,在北京算是基本安顿住了。

5.         老牛的好处是,不会向你拍胸脯保证什么,不让你对他寄望太多,所以,也没有失望。

6.         老牛的好处是,不会对你要什么,不对你寄望太多,所以,也不会对你失望。

7.         君子之交,淡如水。

8.         也许,等我们七老八十了,老牛这样的朋友会更好。

  1. 利用DoNews提供的RSS和JS,你可以构造出DoNews所有的首页。
  2. 你可以将DoNews分类的RSS,作为你后台的信息源,你审核后,再到你的首页。
  3. 也可以在页面上直接提取DoNews的分类JS: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8/89024.html
  4. 个性化首页是大势所趋。一定有不少用户喜欢你构造的DoNews首页。
  5. 你当然也可以在这个首页上加更多的数据源。DoNews只是你的一个子集。
  6. 你当然可以在首页上放广告。
  1. 父母从安徽来北京,过年。每次和父母见面,他们总告诉我,谁谁去世了。杜叔叔是个好人。我上大学临行前,他送了我两盒蜂王浆。那时,他正值盛年。现在,他说走就走了。
  2. 此时,我突然想起,朋友在走廊上和我说:“人生没几天好日子过,不用考虑那么多。”
  3. 所以,不能浪费时间。删除次要目标,腾出更多的自己的自由时间。不要认识太多的人,特别不要认识麻烦的人。在这一点上,洪波比我处理得好。他比较纯粹地为自己活着,我兼顾的考虑太多。
  4. 所以,要保重身体。增加时间。这是开源,第3条是节流。
  1. 昨天参加互联网协会的评奖会。100个奖,必须分配给新浪N个、百度N个,否则,这个奖就难有说服力。
  2. 今天这种局面是资本意志的结果。有两个方向的进步会消解资本意志的统治:一是,硬件成本在急剧下降中,无论是带宽还是服务器,特别是服务器其性能价格比都在以每年100%的速度下降。在这一点上,要感谢Intel。二是,网站技术在成熟。2000年,想在网上架个BBS都是件十分困难的事情。网易在1998、1999年就靠BBS起家的。现在ASP程序员每月2000元都能找到一个,而且,很快就能搭起应用。要感谢微软。
  3. 小型网站只要定位在垂直上的垂直市场,肯定有生存空间。互联网天生地对等,天生地有利于弱势群体。
  4. 现在上海有一起小型网站,很活跃。而北京反而乏善可陈。周一舟问我原因,我说:“大约是北京现有的大型网站太多,将小型网站给压住了。”比如人才、资金、注意力都流向了大型网站。
  5. 下一步,像武汉、西安这样的省会城市会产生更多的创新网站。观念、技术的普及和成熟度,我认为,已经可以到达这一级城市了。
2005年12月19日
  1. 在武汉的车上接到伊夫的电话。他说,幸亏你离开了阜阳。

  2. 伊夫在1994年曾热心支持我报道一起假义演。

  3. 伊夫是一个文人。一个有良心、有良知,且敏感的文人。看他写我的家乡,我无话可说。

            

淮河横贯中原腹地,从河南省蜿蜒东去,穿过崇山峡谷、丘陵洼地之后,在安徽境内骤然变为一条宽阔的主干流。站在皖北中心城市蚌埠城北的堤坝前,淮河在苍白的冬日照耀下,已经不是静静地流淌,而且痛苦地发出呻吟……

距大坝不足50米处的河滩上,密密麻麻地停泊着长长的一排挖沙船。这些风雨飘摇的挖沙船,日夜不停地在大坝脚下挖沙。隆隆刺耳的发动机响彻淮河两岸,连泥带水污浊的液体从河里抽出,倾倒在岸上等待风干,灰色的河底泥沙堆成小山,大卡车络绎不绝地前来运走。

在破旧不堪的挖沙船阵营中,鹤立鸡群地有几个装备精良、设施现代的水泥船,一个横匾标明——安徽省地方海事局淮河航道段。一间被柜式空调送来干热的办公室或休息室里,横七竖八地站或坐着至少10个人!这10余个闲聊的工作人员,几乎人手一支香烟,兴致勃勃地喷云吐雾。

“我们管不来的!”问他们为什么对这些肆无忌惮地挖沙船视而不见,他们异口同声地发出抱怨:“靠大坝这么近挖沙,当然危机堤坝安全!可我们只负责航道,他们不归我们管。”

“谁应该管呢?”

“哼!”有几个朝岸上一努嘴,冷笑道:“岸上那最好的大楼应该管他们,可他们不管!”“挖沙人每年给他们不少好处费,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挖了……”有人刚补充两句,却突然欲言又止了。

除了有危机堤坝安全的乱采乱挖,淮河更遭受着高度污染的折磨。2004年,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以题为《十年治理无功而返》报道了“淮河水污染依然相当严重”的残酷现实。报道悲观地说,早在10年前,我们国家就启动了淮河流域的污染综合治理工程。按理说,这10年来的治理,应该能够还我们一个清洁的淮河。可是,依然有超过一半的地方水质达不到要求。

为什么10年治淮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不仅中央电视台这样质问,所有淮河流域的老百姓也发出同样的质问。淮河流域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地方,还是一个易涝、易洪、易旱灾害十分频繁的地区。自然条件严重地制约了淮河两岸经济发展。但人为因素更不能低估,从野蛮采挖的挖沙船到生产技术落后的小型造纸污染企业,他们生命力能够如此顽强,想必有世人皆知的内幕。

皖北的另一个中心城市阜阳,比蚌埠在省外的知名度更高。阜阳市民对外地人自嘲道:“我们太出名!媒体见报率太高了!”

的确,从泛滥成灾的“伪劣奶粉”到旅客吞吐量一年仅920人次的“国际大机场”;从中院法官的“群体溃烂”到公款请明星“义演”,阜阳在这些年里,可算是出尽了风头。

由于贪官、蛀虫一个接一个多米诺骨牌般倒下,阜阳的财政状况可想而知。前阜阳行署专员、地委书记的的王怀忠。为了创造“政绩”神话——兴建国际大机场,透支地方财政资金共计3.9亿,为此该市公职人员和农民每人被摊派了数百元。

行走在阜阳市区清河东路,宽阔的马路不亚于长安街,非机动车道就可以容得下3辆轿车并行。市政府大厦豪华气派,路口分别有四星级的白金汉宫饭店与伊斯兰堡酒家把守,霓虹灯交替闪烁,似乎与“国际大都市”的皮毛有些接近了。

离开“白金汉宫”几步远,真正的阜阳展现在眼前,到处都是规模不大的小门脸和设施简陋的批发市场,最繁华的商业街颖州路两旁,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商城。虽然国贸商场十字路口人行天桥号称“华东地区跨度最大”,但上面熙熙攘攘的人流,除了驻足购买一些廉价的小商品,就是蹲下来算命,整个桥梁的阶梯痰迹斑斑。

阜阳和蚌埠的市民,无论男女和老幼、时尚或老土,在随口吐痰方面都没有丝毫的顾忌。特别是新潮女郎,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突然就卡出一大口粘痰,然后扬长而去。吸烟也是不分场合,在火车上,行李尚未放妥、脚步还未站稳,就迫不及待地点起一支香烟,无拘无束地吧唧起来。

“国际大都市”的清河路与颖州路两条脸面的大道外,其他的街道都还处于县城的级别。沿街年久失修的居民楼,外观好像从来没有就清洗、粉刷过。这样一个破破烂烂的城市,怎么也难以相信王书记当政时的GDP增长为22%?!由于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套牢了百姓,王怀忠终因贪污受贿数以千万计被处以极刑,但他留给阜阳父老乡亲们沉重的债务,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还清的。

当地一家旅行社门门市部的经理张小姐抱歉地对上门的顾客说:“我们没有市内的一日游,整个安徽也只有黄山一条线。你可以去东南亚玩玩,我们可以办理。”没有吸引游客的旅游资源,也没有良好的投资环境,郊外的“国际大机场”,看来只能长时间静悄悄地赋闲了。

从阜阳到蚌埠的火车上,肩扛背驮大包、小包的民工甚多,每到一站,不等车上人下来,就勇猛地抢先上车,害得列车员不断叫喊:“先让人下去!先让人下去!!”但无济于事。为什么要那么野蛮地生闯呢?车上旅客解释说:“如果不争先恐后,有票也经常不让上车就开走了。没办法!”

也有混水摸鱼的,两个脏兮兮的男人持慢车票执意要上快车,声称上车再补。经验丰富的列车员坚决拒绝,原来他一眼就识破这是两个车上的扒手,上车就是专为偷旅客财物,根本不可能补票。耍赖被轰下车,对于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驶离皖北的火车上,一个前来谈生意的东北人咬牙切齿地怒骂安徽人:“板上钉钉的事情他们也敢拔下来不承认!你说这可恨不可恨?!”偏偏上铺的小伙子来自蚌埠郊区,他不平地反唇相讥:“大哥,你以为你们东北人就讲信用?哪都有好人,也哪都有坏人,别一杆子打击一大片,成吗?”

东北大哥不语了,掏出方便面闷头咀嚼。17岁的蚌埠郊区小孙,怀揣1万余元前来北京传媒大学培训,他抱怨北京的学校收费太高:“26天光学费就7500元!”父亲长途贩运、母亲经营服装,就盼着第二胎的儿子能够成才去北京,从出生就遭罚款的小孙,牢记老师不断忿忿不平地提醒:“我们不断奋斗的目标是去北京,可北京人天生就得到了这一切!”

为了明年高中毕业报考传媒大学,孙家父母背水一战。但这1万元根本不能保证儿子明年在百里挑一的竞争中考上这所大学。不过,“即使考不上传媒大学我也要来北京,安徽我是不想呆了!”小孙对渐行渐远的淮河水铁了心地发誓。

本文因总编考虑周全,暂定访问。

2005年12月16日
  1. 前几天,我老觉得机器不正常。就装了一个诺顿。
  2. 不管用,这两天开始弹广告,弹谁的,我就不说了。
  3. 这个广告居然还放音乐。
  4. 今天我安装了上网助手,也没查出来。前几次,都能查出来。
  5. 最后我终于查到这个插件。它比较有良心,这个插件名字就叫广告播放。鉴于此,我也不公布它的名字了。
  6. 如果没有那么多有实力的公司愿意向流氓软件付费,我想流氓软件不会像现在有愈演愈烈之势。在这一点上,黄志光的悲哀值得悲哀。http://blog.ccw.com.cn/hiyou/post/20051211/6712.htm
  7. 什么时候事情,都不要过分,实在想弹出广告,一周弹一个,也就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