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1月30日

 

1.         如果是广告模式,就别做了。

2.         如果是电子商务,做本企业的电子商务可以,做单一产品的电子商务可以,但别想做成第二个阿里巴巴,别想着做平台,现在,连做成第二个网盛科技的机会都没有。

3.         传真刚发明的时候,买个传真机,自己用,当然很好,但疯狂到要自己研发传真机,为别人提供传真服务,就太扯了。现在有太多企业尝到了一些互联网的好处,了解了一些互联网知识,感觉自己用互联网用得不错,就开始打互联网主意。别做梦了。你做的所有的梦,2000年之前,就被人无数次梦到过了。

4.         就像你宰,你行业内的新手一样,听说你要进互连网,好多人等着宰你呢。

5.         web2.0没投资价值。Web2.0对个人有利,对投资人不利。你连网虫都不是,怎能调动骨灰级的用户,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你做贡献?

6.         Web2.0现在的商业价值是卖给大公司,大公司买的是web2.0的忠实用户,而营收。但是在中国你卖不掉。大公司都自己做。

7.         为了不浪费对互联网的见识,去买Google股票吧。

2008年01月29日

 

1、  当编辑时,最怕向名家约稿,名家赏脸写的稿子,质量不高,不能用。

2、  喜欢李白的人,千万不要买《李白全集》,全集里有许多狗屁诗。《鲁迅全集》同样不能买。老白送了我《鲁迅全集》,我一直用来装点书架。我妹还买了《李敖全集》,一样装点书架。

3、  最好的唐诗读本是《唐诗三百首》,不是李白或者杜甫全集。证明李白虽然是诗仙,杜甫虽然是诗圣,但他们能写出的好诗也就那么二三十首。

4、  饭桌上,一个企业家叫屈,另外一个企业家告诉他,“你站出来,照直说,越描越黑。”“找个教授,借他的口,将你的话讲出来,更有公信力。”

5、  我崇拜过一些名教授,但他们的课听过三天,就能感觉到严重的同义反复。但我学习历史学之前,依然要去拜访一些教授,依然要读汤恩比的书。

6、  尽管萨特在《词语》中阐述了词语的欺骗性,但为了交流之快捷,我们还必须使用语言、角色、扮相,否则,凡事都从头认识起,效率太低。所以,我们只能假设教授有学问、名家稿子好,李白会写诗,高考状元是才子,而后,在这个假设上修正。但很多人不修正,不思考。

7、  为了得到假设的好处,讲师们一定要混上教授头衔,并将这个头衔印在名片上;为了得到假设的好处,有人扮纯情,有人扮客观,有人扮愤世嫉俗,为了不一样在拼了命地不一样。

8、  我经常怀疑,他为什么要这样写,这应该不是他的本意,他这样写,可能是因为,这些写,观点更鲜明,读者更多。他这些写,可能是因为,只有这样写,才和他的扮相一致。

9、  真诚是一切好文章的基础。语不惊人死不休写不出好文章。为赋新词强说愁写不出好文章。反复推敲以文害意写不出好文章。蒋白俊推荐我读冯唐小说《北京北京》。冯唐文字很好,见识不少,但他小说中充满了高一等的虚假与虚荣。原因是他一定要扮个雅皮士或者贵族,这个扮相可能好卖,讨巧,但这个角色在中国的当时甚至当下都没有,只能装出来。

10、              我们可以继续读《人民日报》、向名家约稿,听教授讲课,但戒备他们的欺骗性,并加大修正的幅度。《人民日报》代表党的声音,《人民日报》上的一些股市文章,却可能是一些作者在瞎写。如果你非要从这些狗屁文章中,揣测管理层的意图,那只能自乱方寸。

2008年01月23日

 

1.         蒋涛说:“互联网是高价程序员的噩梦。”因为“写程序的方法以及所有的Q&A,都在网上了。”北京1万元程序员拥有的知识,偏远地区1000元的程序很快就能掌握。1997年,我在金山认识蒋涛的时候,他们这些程序员经常到希望书店买很厚、很贵的原版技术书。这些书籍对他们成为一流程序员至关重要,所以,不管多贵都买。

2.         美国、日本的程序为什么能外包到中国、印度?因为写程序的知识已经顺利流动到了中国和印度。

3.         小学老师最怕我们买到《参考书》,因为课上教的,参考书上都有。中心思想、段落大意,参考书上都有。大学老师聪明,不照本宣科发到我们手上的教材,大学老师照本宣科其他版本的教材。比如我们手上是游国恩的文学史,老师就宣讲复旦版的文学史。反之亦然。

4.         我周围已经好些人在名牌大学教书了,有的还成了教授。我一直不明白,他们能交学生什么?现在已经不是靠几本别人没有的书,打天下的时候了。即便学富五车又有什么用?我有1T硬盘+桌面搜索。现在也无法靠外文资料打天下了,大家英文都过了四级。

5.         当知识唾手可得之后,我们所掌握的知识当然贬值了。就像80年代,我们需要学会使用计算机一样。现在,我们需要学会怎样通过互联网学习知识。互联网是我的老师。

6.         同类知识,体系如此多,老师大约可以教学生,如何选择最适合自己的体系。老师还可以指导学生,系统学习的先后次序。哪本书作为入门?那本书需要精读?那本书用来讨论?

7.         互联网可以扮演老师的角色。互联网上充满了对知识体系的评价,我会认真阅读这些评价,从中选出,最有价值的知识范本。大学老师可能就为了这本书是自己写的、本系写的、本校写的,而将本书作为教材,非常不负责。

8.         我一般从概念开始。先查各种百科全书。然后,选择经典教材。然后,关注这个学科的集大成者的代表作。在这个过程中,都有互联网这个老师时刻站在身边,时时提供众多过来人的评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1.         鲁迅本可以成为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天赋、经历、学识文字技巧,他都有。唯独缺少成为伟大文学家的胸怀。他短暂的一生,大部分浪费在了价值不高、无休止的论战上。

2.         鲁迅幽默、深刻,但这幽默用在了格式化、概念化的阿Q上,这深刻用了《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上。接受尼采与留学日本,让鲁迅的文字充满了感伤。这可贵的感伤,大部分用在了“出离”愤怒之后的纪念上。临终,鲁迅像个任性的孩子说:“一个都不原谅。”时评需要有人写,让编辑记者们写就可以了。时代赋予伟大作家更重要的事情做。

3.         余华已经第三次写少年偷窥女厕所了。余华像个理科生,将一个故事不停地修正,让它日臻完善。对余华而言,现在所有的写作,都是在为最后的传世之作,打草稿。而这草稿还能卖钱,不亦乐呼?

4.         成为一个伟大的文学家,余华本钱不如鲁迅。他没有鲁迅的经历、深刻与学识,但余华一直在积累,总有一天,余华能积累出一本传世之作。

5.         王朔对余华的评价是:“我一听《兄弟》一开始是偷看女厕所我就没看,我不愿意看那个,女厕所有什么可看的,没看过毛片还是怎么着,女厕所还有什么可看的。我不愿意看那种,说实在的,余华当然也是我的朋友,余华也很脆弱,别瞎聊了。”“余华我们也都算是少年得志,年轻时候就出名了,都要有一个转型。这个转型大多数人没有完成,挺难的,我很同情,我很知道大家的处境,所以他那个努力不管成功失败,总是一个英勇的尝试,不必多说,听说卖的不错,排行榜上。”

6.         余华努力的样子,看起来是有些拙笨,累得汗珠子四溅,还无法摸到文革之后的中国现实,但余华还在努力,还有超越的机会,但是才子王朔已经放弃了。如果王朔像余华不停地修正《在细雨中呼喊》一样,不断地修正《动物凶猛》,今天不会沦落到需要拼凑出一本《我的千岁寒》。对改革开放之初中国,王朔比余华有认识、有生活。

7.         仅凭将大场面写得纹丝不乱,金庸在文学上就远超过才子古龙。古龙总是投机取巧地避免细节与场面。文学界同样不承认金庸是因为金庸笔下的人物性格是静止的没有发展变化。

8.         博士对我说:“不是金庸写不出性格变化,是金庸要照顾更多的普通读者,怕他们读不懂,所以,采用了概念化的没有内在冲突、变化与张力性格塑造。”《罪与罚》中的罗加自己都无法认识找到自己,所以,能读《罪与罚》找到罗加的人毕竟是少数。而金庸追求的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书。

 

 

2008年01月21日

 

1.         中航说服八成股东反对新航低价入股东航后。对于如何理解两大民航国企之间的公开角力,李丰华认为,反映中航希望维护相对强势的老大地位,是继续走改革开放或封闭垄断道路之争。不过,一家企业的行为不代表国家的态度。目前三大航空的格局,是国务院2002年定下的方针,东航也以此为标准,走自己的道路。

2.         李丰华指出,目前中国民航业的整体水平偏低,集团期望引进新航提升核心竞争力。中航与东航站在同一水平,11不可能大于2。他又比喻,上学要上最好的学校,与强者为伍。说到底,东航看不上中航,即使中航出价再高,东航页不愿接受中航的方案。

3.         新航出价3.8港币;中行出价不低于5港币。东航股东当然愿意卖个好价钱。东航股东谁理会中航垄断与否?如果中航+东航能产生垄断利润,那正是东航股东期望看到啊!谁不愿意自己的公司多赚钱啊?

4.         我能理解消费者、学者反对国航垄断,唯独不能理解李丰华不反对。东航和中航合并,一起垄断,一起榨取超额利润。李丰华难道真的伟大,真的无私地了,为了中国消费者的利益,宁愿放弃垄断的利润?

5.         李丰华即便真的高尚到如此地步,东航的股东们也不会答应。东航的股东都见钱眼开,东航的股东们一定会将一切不愿意给自己好好替自己赚钱,不代表自己利益的人踢出家门。

6.         李东华孩子气地说他看不上中航,但东航的股东们看上了中航的钱。

 

1.         小时候,父亲很严厉。他在隔壁咳嗽一声,我都会哆嗦一下。第一次“指挥”父亲,是“双打”“坦克”,父亲不熟练,我第一次向他喊:“快点,快点。”当因为父亲“失误”,而使我们的“堡垒”被攻破时,我能第一次感到了父亲的歉意。

2.         为了不让我的儿子怕我,我从来没打骂他。为了让儿子有挫折感,我和他“对打”“生与死”,我将他打得落花流水。他在地上打滚,泪如雨下,嗥叫“不带连续进攻的。”我不理他,继续将他打得落花流水。

3.         文艺理论认为,读者喜欢读小说,是为了满足角色扮演的需要。没几个人能像宝哥哥那样生长在万花丛中,但每个读者都可以扮演一次贾宝玉,让众多女孩爱着。但读者为什么也喜欢看压抑的《罪与罚》、看暴力的《发条橙子》?难道,人真的是一半天使一半魔鬼?难道读者也有扮演魔鬼的需要?难道扮演魔鬼也有快感?

4.         我上中学那会,报上时常论证黄色小说和青少年犯罪的关系。我相信,少年犯大都看过《少女之心》可能是事实,但看过《少女之心》的人,99.999%不会成为少年犯。

5.         现在,报上时常讨论网络游戏对青少年的毒害。连续打网游死在网吧的个案确实让人触目惊心。但玩网游没死在网吧的人有几千万。几千万对个案,哪个是大数因果?哪个是臆造的狂想?近100年来,全世界死于车祸的人数已超过2000万,但我们依然在大力发展汽车工业,因为近100年来,没死于车祸的人更多。

6.         我承认,网游对青少年的吸引力大于读书,对网游内容应该进行更加严格的审查、分级,我赞成应该有反对网游的声音,这样可以提高网游厂商的底线,但不同意,将网游简单地说成精神鸦片。

7.         我们很少考虑吃饭有什么用,因为不得不吃饭。我们很少考虑游戏有什么用,因为不得不娱乐。娱乐会增加幸福感。我问我的儿子,什么时候最幸福。他说:“打游戏的时候。”放心,我会引导、劝说、督促他学习,但我不会粗暴地剥夺他的幸福。

2008年01月14日

 

1.         历史不会重演,但历史中的某些因果会反复出现。后人为了产生好的结“果”,会主动做历史记录的那些“因”;后人为避免恶“果”,会不做历史记录的那些诱“因”。

2.         重现因果,是历史作者的目标。但因果关系是复杂关系。比如“多”因导致“一”果;“一”因产生多“果”;机缘巧合;“假”因“假”果、因果倒置等等,对很产生错乱的因果。

3.         历史作者往往面临倒叙的窘境。他成功了。他成功的因素很多,走私、够狠、投机、运气等等。但历史作者在倒推的时候,往往只选择粉饰他的“因”:他高瞻远瞩,他管理卓越,所以,他成功了。这种宏大而空洞因果对后来的创业者没什么具体的帮助。

4.         读者费时间阅读历史,不是为了获得“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之类的教导,好的历史因果应该让读者眼前一亮,啊,原来是这样!

5.         人在阅读时有一个重要的假设,写在前面的是“因”,放在后面的是“果”。即前因后果。历史作者利用这个假设进行因果推导。历史作者必须为这个推导过程负责。不能误导了读者,还说自己只是陈述了事实,并没有下结论。历史作者要很小心地罗列事实,因为这些事实只要被放在前面,都会被当作起因。

6.         历史作者应该时时警惕怀疑自己正在陈述的“因果”。因果关系是那么地扑朔迷离,很难被真正抓到。补救的方式是,向读者挑明作者对所叙述因果的不确定,并提供所掌所有“反”因果事实。承认自己的判断力和分析力有限比扮演上帝一样的万能叙述者更真是可靠。

7.         很多时候,历史作者穷其一生也无法完成一个因果关系,那就告诉读者,自己只是在进行的一个假设的记录。至于这个假设是否是真正的因果关系,留待后人进行更多地求证吧。

8.         当“格言像玩具风筝在空中飘来飘去”,历史低下高贵头,或许有利于接近事实,并对后人有益。

2008年01月10日

 

1.         2007年夏。厦门。Dell亚太总裁宴请大家。总裁是印度人。我问了他一些印度教与佛教的关系后,说到了日本的成就。没想到,激起了在座几个记者的反感。一个记者说:“刘韧!你说日本好话,在网上会被骂死的?”我当时也有些激动,和他们辩论了起来。剩下,那个印度总裁在一旁搭不上话。真抱歉,搅了别人的饭局。

2.         我记得,我那天只是说了日本人做事情很认真,老人也在工作,很勤劳。就让人反感。反感我的人应该都看了色戒。他们会像左权的女儿大骂李安是“王八蛋”吗?

3.         我理解左权女儿。我认为,她骂得对。她有资格骂。因为她对日本的仇恨是具体的。自己的鲜血理当要比别人情欲对自己重要得多。

4.         我也理解反感我的人理解女特务。因为他们对日本的仇恨是抽象的。他们没经历过8年抗战,没经历过南京大屠杀。抽象的痛苦,像一件外衣,随时可以穿上,也随时可以脱下。而具体的痛苦是永远也回不来的亲人的生命与鲜血。

5.         那年的亚洲杯,日本队手球之嫌地胜了中国队,我当时眼泪都快下来了。我和洪波说:“我从此不吃日餐。”很丢人,后来,我去日本,又吃了日餐。我当时的愤怒是真是的,但那只是,我当时的感情宣泄而已,民族主义只是个抽象的理由。具体的只是一场球输了,输一场球之痛大不过我好几天饿肚子。

6.         为了艺术,李安愿意挑战任何禁忌。对李安而言,禁忌越大,矛盾就越激烈,张力就越大。所以,李安选择了“抗日汉奸”背景,选择将汉奸的情爱拍摄得动人心魄、荡气回肠。

7.         李安胜利了。大多数观众在色戒中看到的是激情与挣扎,而不是抗日与汉奸。具体的情欲再卑微与短暂,那也是现实的,抽象的痛苦再高尚与深沉,那也是可以忽略和忘却的。没办法,这是人性的弱点。

2008年01月09日

 

1.         我最近新买了两台笔记本,都没装vista。已经很久了,我对操作系统丧失了兴趣。而在1995年,我装过20多次Win95。为了Win95,我加内存,换机器。

2.         现在1G内存已经降到了100多元,但依然刺激不起用户加内存装vista的兴趣。

3.         用户的兴趣转到了互联网、手机、PS3PSPxbox360、高清、DC/DV

4.         5年来,微软和英特尔的股价落后Nasdaq指数一倍以上。PC之王Dell 5年来股价更是负增长了25%PC已经沦为了制造业。

5.         比尔.盖茨都跑去做慈善了,还跟着微软做PC有什么前途?顶多成为第二长虹。

6.         英特尔看到了数字家庭的机会,微软也看到了数字家庭的机会,但在数字家庭上,索尼、任天堂更有优势。索尼主导的蓝光基本上已经打败了微软支持的HD DVD。任天堂的wii让家庭娱乐“动”了起来,英特尔虽然很早就喊出了数字家庭口号,但至今未见英特尔的任何数字家庭产品。

7.         在互联网和软件间已经徘徊很久的微软再也不能推动整个PC产业发展之后,对IT产业的控制当然也失去了。百元PC+Linux将成为wintel联盟的掘墓人。一旦wintel构架被冲开豁口,那么,寄生在其上传统IT产业链将发生巨变。

8.         微软的前途似乎离我们很远,但如果我在中关村租柜台卖货,我会选择卖PS3或者PSP,而拒绝内存、CPU的买卖。如果我的记者,我会关注高清格式之争,而非双核四核之争。

2008年01月07日

 

当我读到以下记录时,我隐约感到陈寿福有可能被判缓刑。

一个法官立刻继续发问:你是否认为你所做实事构成犯罪?

当时气氛顿时变得异常紧张,所有的人都盯着陈寿福,能看出来他浑身都在发抖,身体不停地前后摇晃,双手紧紧捏着起诉书,沉默很久后,低声说:我认为。。。(停顿5秒),构成犯罪。

我一厢情愿地认为,一开庭就认罪,是为了默契中的缓刑。你可以嘲笑我的幼稚,但此时此刻,除了一厢情愿,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而且,我的一厢情愿有理由:缓刑是现在各方所能取得的最好结果。腾讯已经展示了它的力量。够了。更多的恐惧,只会让更多的人避鬼似的躲避它。当然,也可能引来真正的捉鬼人。缓刑依然可以再次证明深圳南山区公检法的无比正确。

关键是,缓刑可以让陈寿福早日出狱。现在,争论侵权、还是没侵权,刑事责任,还是民事责任,有意义吗?现在,我可以倒上一杯茶,敲起二郎腿,问王志东:“中文之星对windows的修改,和QQ珊瑚虫对QQ的修改,性质是否一样?”但那个法官知道中文之星是什么吗?即便那个法官知道中文之星,还知道CCDOS,那么,陈寿福能和他讨论外挂技术问题吗?

私底下,我们可以鄙视一个不懂技术,不懂业界的人,法庭上,你敢鄙视法官?那是要犯藐视法庭罪的。法官要是QQ珊瑚虫的粉丝,就要好了,他一定也会觉得没有频繁弹出,没有恼人广告的珊瑚虫真好。可惜,他更爱QQ

2005519日下午,深圳南山区的华为最终将三名前员工顺利送进监狱之后,称:“沪科案的起诉方并不是华为,而是深圳南山区检察院,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因此由公诉机构提起诉讼。”华为此前在上海用民事起诉三名前员工,据说是因为UT要收购沪科,才诉诸刑事。今天,腾讯也说珊瑚虫QQ作者被抓与腾讯无关,也说陈寿福不是一个人,他背后有265

265,找265去。陈寿福就应该被这恨关进监狱?恨得好做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