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的记忆从奔丧开始。我3岁,母亲骑车带着我往乡下赶。母亲鞋襻开了,停下车,立好,蹲下系鞋襻。蹲下时,母亲让我不要看她。坐在自行车后座的我扭头找母亲,一头摔倒在路旁的沟里。冬天,沟里水不多,我努力往上爬,母亲大呼救人。这时从旁边地里跑来一个妇女,将我救上岸。

2.         我在妇人家床上换上她家孩子的干衣服,此时,晚霞透过窗户隔着蚊帐打在我身上。妇人知道我爷爷,得知爷爷重病,她拿了些鸡蛋送给我母亲。

3.         爷爷躺在棺材里,穿着蓝袄,头戴红黄相间的帽子,这是我对爷爷唯一的记忆。

4.         22年后,奶奶去世。阜阳的冬天,又潮又冷,我上大学前的一些冬天,我睡在我奶奶脚头,帮她暖被窝。记得奶奶说,小男孩火力壮。奶奶看到了我结婚,但没等到我的孩子出世。

5.         每次,回阜阳,给爷爷、奶奶上坟。每年,只有在此时,才又想起爷爷、奶奶。奶奶在最后的日子,老是说:“决不会让我们害怕。”快不行的时候,她决意要去大伯家,为的是不让我们全家害怕。

6.         为奶奶下葬,主要是父亲的事情,我只是跪在地上,磕头而已。

7.         2003年初,我办《知识经济》最惨淡的日子,接到了姥爷去世的消息,跳上火车,我还要联系那期杂志的广告,但都不成功。给姥爷行完礼,我赶到重庆开《电脑报》集团年会,就在那天,我辞去了《知识经济》总编的职务。

8.         2007年春节,我教会了79岁的大姑夫用电驴和TOR,出门吃饭的时候,我说:“大姑夫身体真好,能活100岁。”大姑夫一边带帽子一边说:“年纪大了,怕冷。”可没过几个月,大姑夫心脏病突发去世。

9.         几天前,又一位姑夫去世。深夜,在阜阳的冷风中,我努力想他的样子,只能想起几个抽烟的笑容和几句皖南的乡音。我提议,拍些葬礼的照片,被否决了。因为不想留下悲伤的记忆。


7条评论

  1. 真正的成长也是自见证死亡开始。

  2. 好感伤。。。

  3. 虽然不同意你的很多互联网观点,但在这方面,我们找到了共鸣,毕竟这是活生生的人性。脱帽致敬………………

  4. 记得在钢炼中看到一段挺不错

    只要是活着的东西总有一天生命会结束

    肉体会回归尘土 花草会在尘土上盛开

    灵魂会变成思念 这种种子会继续活在周遭人的心中

    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会顺着一种趋势流动

    生命也是这样

  5. 知识经济,电脑报,

    整天拿这些个说事儿,无数次了.没完了.

  6. 点滴于心,念想永继

  7. 死亡是不存在的,没啥好郁闷的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