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15日

     当席卷中国的开心网浪潮汹涌而至的时候,古板了很久的国人终于在这种SNS社会网络中找到了乐趣,找到了开心。很多人甚至有点痴迷,从开始的上班偷玩,注册多个会员账号,到后来的用外挂,看攻略,无一不是全身投入的明证。

       青岛开心网的神奇魔力无可争议的显露了出来,青岛开心网里的交互性,社会性,是其他以前任何的网络形式无法比拟的。不但有相册,有日记,还可以有即时的消息系统,共享机制。与朋友的联络几乎是不经意间就完成了。而青岛开心网诸多类游戏应用的嵌入,更加丰富了网站的娱乐作用,强化了网站的粘度。而这种在线的小游戏,最适合的,或者是最喜欢的莫过于上班族的女白领阶层。因为简单易学易上手,生活气息浓郁,譬如种菜,争车位,大富翁,所以深受白领一族喜爱。青岛开心网应用同时也具备着与朋友交互的特点,所以这种SNS社会网络几乎可以说是以与朋友交互为核心,所有的应用,所有的功能不过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而已。
       在青岛开心网里,不但熟识的朋友可以相互问候,还可以通过形式多样的各种契机,认识自己圈子以外的新朋友,白领的交际范围很轻松的就从狭小的办公室拓展到无限的网络空间里。这样哪能不起开心之效?青岛开心网的称谓当之无愧。青岛开心网更是以青岛本地为立足点和切入点,以本地化经营为目标,将青岛开心网的功效从本质上更进了一步。面向对象的范围缩小,意味着会员可以有更精确的区分,在青岛开心网,会员的地址可以具体到街道,强大的搜索系统能找到青岛某个区市,某个街道的会员,我们可能随时会遇到一个可爱的邻家女孩。这是全国性的网络永远达不到的效果。地理上范围的界定给了青岛开心网更旺盛的生命力,从开始的零星进入,到现在的每日大量的会员涌入,青岛开心网正以无可争辩的事实证明着SNS社会化网络的生命力和青岛本地经营的优越性。
        捷足先登的青岛网友已经在青岛的青岛开心网里寻找到了快乐!你呢?!

2009年05月02日

潇硕全球最新综合消息:

一段时间以来,一种将MSN、博客等功能进行延伸的“开心网”逐渐兴起。“今天你‘开心’了吗”“被‘虐待’了吗”……成为白领一族的问候语;与此同时,“挖矿”“卖唱”和“奴隶打工”成为彼此辨识的关键词。这种集交流、娱乐于一身的网络新事物既有趣又无趣。极尽“开心”之后,人们得到了什么,丢掉了什么?还有什么更“开心”的等在前面呢?

     白领热衷于“开心网”

    “开心网”的“病毒式”传播威力无穷。现在,似乎不玩“开心网”的人已经很“OUT”(落伍)了。这种网游以“实名交友”为基础,在MSN、博客等交流平台的基础上,融入了“买卖奴隶”“争车位”等娱乐内容,让交流变成了熟人之间的娱乐,使游戏变成了朋友之间的沟通,从而形成了一个又一个迅速扩张、受人追捧的虚拟社区。

    据悉,“开心网”最早源于北京白领圈。“你怎么还不买我啊”是问候语,“回家挪车去”是告别语,交换“知我多少”的正确答案成为饭桌上的热点话题。

    现实就这样被“植入”了网络,成为SNS的典型代表。SNS的全称为“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s”,即社会性网络服务,俗称“社交网络”。也就是通过熟人认识熟人、不断扩张交际圈子的新手段。

    “开心网”“海内网”及“校内网”都是SNS的典型代表。“开心网”在面市几个月后,注册人数就达上百万。今年8月份,其日均网页浏览量高达3000多万。

    记者在昆明调查发现,很多媒体从业人员都陷入了“开心网”之中,每天乐此不疲。媒体记者赵宁表示,9月入网以来,她的“朋友圈”已经扩大了数倍,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记者都在玩。

    在昆明部分公司,“开心网”也方兴未艾。某银行高管张玉承认,现在很少有人再玩QQ了,“开心网”成了最大众化、也是最受欢迎的“网络狂欢”。

  “开心网”背后的现实需求

    用“痴迷”和“疯魔”来形容“开心网”迷并不过分。一家房屋销售公司的职员寸玲介绍,她是在3个月前被熟人“拉下水”,注册进入“开心网”的。“我每天都要盯着电脑,‘抢奴隶’‘争车位’,有时候感觉自己快要成神经病了!”她说,现在她仍然通过MSN邀请更多的朋友一起来“开心”。

    在昆明一家媒体供职的谭波每隔一两个小时就登录“开心网”一次。“熬夜‘换车位’‘贴条’‘买奴隶’比加班还累。有段时间,我曾想放弃,但还是舍不得那帮朋友。”有时他每天仅睡三四个小时,就是为了把圈里的一位美女“买到手”。

    银行高管张玉也形容自己“已经走火入魔”,她一边骂“开心网”弱智,一边每天挂在线上长达10多个小时,沉醉于被朋友们轮番“争抢”和“倒卖”之中。随着被“买卖”次数的增加,其身价暴涨,成为圈中的大明星。“我现在就靠‘人口买卖’来培养人际关系了。”她说。

    在“痴迷”与“疯魔”的背后,是赤裸裸的现实需求。张玉认为,她每天的工作完全处于封闭状态,很需要扩大交际圈,通过参与“开心网”上的小游戏可以达到调整心态、沟通交流的目的。而且,在游戏中,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购买”你的上司或同事,让他们做你的“奴隶”,要求他们为你“按摩”等,这样的“互虐”对于缓解工作压力有一定的效果。

    在“开心网”中,人气指数最高的要数“买卖朋友”和“争车位”这两个游戏。媒体记者赵宁分析,这样的游戏是“现实焦虑”的投射——对圈内熟人的喜好以及对私家车的梦想,都可通过游戏得到充分表达,却又因网络的虚拟性质具有了调侃与反讽的意味,从而化解了对现实的不满。

    “在这种共同参与的虚拟社区中,我们彼此温暖。”赵宁说,“开心网”中有足迹、运程、心理测试、电影推荐、知识问答等小游戏,参与者对彼此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这无疑会大大弥补现实生活中朋友越来越少、聚会越来越难的缺憾。

2006年09月11日

      网络的发展完全出乎人的意料,据我所知,网络开始是玩科学的人为了共享资料或成果而使用的。社会的精英使用着文明的成果并推动着文明的进步。到如今,却成了意淫的工具。社会的闲人挥动着网络的铁锹,挖掘曾经掩埋的腐臭,找寻令自己在现实无法实现的快意的颤抖。
      自从美国的水门事件开始,接踵而至的是白宫门 ,裤链门。中国的网络也紧随世界风潮,闻风而动,到处有“门”的出现。在与世界接轨的速度上,“门”的效率无出其右,是极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的,但~~~又实在实在反映现今网络国情的。在耀眼的功劳簿上都写着意淫者的大名,是意淫成就了百草齐放的网络。
      网络在意淫者的眼里就是廉价的妓女,无论什么姿势什么作用都是老子的一句话。各种门和露点的风潮里,意淫者闪着绿光的眼睛里的欲望,不是道德和正义的最终的胜利,而是浮于表层的腥臭,仅仅是喜欢那些或桃色或黑色或肉色的故事,即使面酱糊住了屏幕,也不舍不弃。
     但,意淫不是男人的专利。虽然肉色的艺人受到了伤害,基本都是男人一窝蜂的找那张可以意淫的照片。百度的热门搜索排行榜记录了那些男人曾经付出的极大热情。虽然世界经理人里香港美女的征婚的点击是以百万计,有几千或几万意淫者的功劳。但同样不能证明男人对意淫的专属。
      因为意淫的还有女人。天涯的女人喜欢首先脱光了让天下男人意淫,然后意淫天下男人,从而在知性女人S形的身躯里就有了意淫天下的伟大幻想。几千万卖个BLOG的事情当然也有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在意淫成风的网络里,女人的一切都可以拿来作为意淫的基础,这点确实能让男人自愧以至阳痿。当然,意淫的对象和眼界也日渐长进。开始只是意淫男人,把前凹后凹的身材一亮,以为男人都会瘫软到裙子底下。粉拳袭来,男人趔趄的后退,就认定是男人下半身疲软。从此见了男人就很高傲的挺胸,即使没胸,也不忘把加了三厘米厚填充材料的胸罩挺起来。彻底的认识了窝囊男人,也没有了战斗的乐趣,也享受不到最后的快感,于是意淫的眼光就转到了富男人,意淫富男人的重点在“富”而不在“男人”。相信廉价的香水也能迷晕那些色迷迷的男人,从而结束意淫,真的实现天天用毕扬、欢乐、 第凡内、狄娃。相信天下的富男人不算什么,意淫了他,于是~~~就意淫了。显然,在这个也有失败的案例,“一夜情”意淫富贵,让香港的公子批了个颜面尽失,累的香汗频出,娇喘吁吁。
      但革命就是请客吃饭,总是有后来人,不爱红妆爱武装,不爱闺阁爱冒泡,前仆后继,争先恐后,为的就是也到网络里与臭男人抢一瓢老鼠羹,从而平分秋色,不枉女流。如此洪流,从天涯一直蔓延到全国各地,甚至博客。意淫的对象也由男人和富贵,转成知性和才气。说女人是知性女人和才女是最让网络时代女人喜欢的棒棒糖,含在嘴里也不忘连连道谢,因为这东西实在太好了。女人于是少有闲心在厨房油爆大虾,喜欢屏幕前脂粉凉拌文字了。为的是有人品了以后能心满意足的喊:啊,知性啊知性。但意淫终究是意淫,不是追求,在意淫的心理下永远是成不了什么家的。。

      男人的意淫,女人的意淫,撑起了网络意淫的整个天。意淫已经成为了网络的主题,荒草萋萋的网络更加凄凄….。好人们如何能承受如此凄凄的一个秋天?

    注:随便意淫了这一篇,仅仅是意淫罢了,不必砸砖。

2006年08月30日

  逮富士康的小辫,摸富士康的屁股,记者没错谁有错?
       我也看了关于富士康的报道,放在中国的大环境下,这种事情都大呼小叫,你们记者有没有见过世面?简直是小儿妄谈!现在这种情况比比皆是,找这种小辫子在中国就是吃饭睡觉这么普遍这么简单。那记者为什么非要逮着人家富士康不放,咬了又咬?!都说法不责众,况且人家富士康每月都及时给那些工人那么几百块意思意思了,比天杀的经常拖欠工资的资本家要好很多。从这个意义上说,不应该责,反而应该奖。奖励在众多黑资本家里还独独有点良心。工作12个小时的我见过,更多的我也见过,所以富士康良心也不是太坏!揪着一个不是太坏的,难怪人家富士康会恼。
      都说柿子拣软的捏,你记者吃饱了摸这个老虎屁股干嘛?况且人家富士康还有“前科”。总忘不了电影上小流氓出狱后在街上横行霸道,常说的那句:老子刚从局子里出来,可别惹我!难道你记者就没听过人家富士康这么温柔的劝?劝过不听,可别埋怨人家即使二进宫也跟你玩到底。
     记者不要拿自己的智商猜度富士康,以为屁大的事,天大的事富士康都会找你们报社找你们组织。岂不知马其诺防线再强,也挡不住德国鬼子,人家绕了!找报社多麻烦,说不定还会招来世界记者协会的拳头和唾沫。直接找你记者,把你们财产冻结,让你吃不上喝不上,让你喝西北风。让你们看看与强者为敌的好处,让你们学学捏软柿子的处世哲学。好人都是怕记者的,我们流氓怕什么!
      都是记者的错,这个年头,这种现象太多了,搞一个典型来讨论讨论也未尝不是好事,但冒这么大的风险,到底能不能还我们一个朗朗乾坤?我说不能,公务员油光满面专门搞这些工作,只能搞到现在象下水道被堵一样到处泛臭,你记者一支笔而已,蚂蚁的力量,撼树吗?行政的力量多威风啊,一声令下,重庆的市民上网的时候都要先报小民姓什名谁。你能吗?你们不要心急,我们也不心焦,只等大爷们哪天心血来潮,可能一夜之间就春暖花开,鸟语花香。没见过管流氓企业的例子,难道我们没见过管流氓人民占路被清的例子?那才叫效率。首发青岛网站建设
      很多事,我们都心知肚明,很多事,我们都拙于言辞。记者错了,错在他们需要坚守职业道德,职业良心。不象我们百姓,被蚊子咬了,擦点叮咬药,我们从来不嚷嚷。

2006年08月29日

企业如果没有N多钱象纨绔子弟一样挥霍,那么建设企业网站,够用就好。
      怎么算够用?为什么不能尽善尽美?
      够用的企业网站就是完成宣传作用,能让人觉得企业的老板不是毫无文化,至少知道网络的作用,至少知道让人从网上展示企业形象。仅就这个作用而言,要达到其实是很简单的,有一个良好美工感觉的人谈笑间,即可挥手而建。
      够用的企业网站就是能帮企业完成一些实用功能。譬如反馈,譬如联系方式,譬如企业精神,企业理念,企业的地图等等,让有些慕名而来的人有瞻仰的地方,从网上网下信息的重合验证信息的准确度。这年头让人信服的真实的东西太少。这个也很简单,程序的简单,内容的普遍,完全可以用做网站建设教学的基础课程和范例。
      再有就是很多人关注的企业网站赚钱问题。企业网站用来直接或间接的赚钱不是不可能的事,但庸医捉刀才让人以为死才是可能的。除了庸医的错误,不能赚钱也在于庸老板的庸思想,以为网站是房子,建成了,就可以稳稳的赚房租。而不知道实际上网站是孩子,从呱呱坠地到成长为壮劳力是需要父母含辛茹苦的。没有感受养孩子的辛苦,就奢望网站能来钱,实在是现今后社会主义的人人人都追求的梦,而结果,真的只是梦!要赚,就要养,拿出贵夫人养宠物狗的耐心和精力,一定能成。
      网站前两点的作用,是很容易实现的,就是可以用雇一个搬白菜民工的钱基本上就可以建设成。所以想起前段时间,有人大发感慨,说什么2000元以下的网站是没用的,或者说是骗人的。那纯粹的瞎YY。买条裤子都可以从20到2W,为什么网站就非要2K以上?!什么样的价钱的商品都有相应的消费群在等着,不要以为是人都是款哥,款姐,况且大大小小的老板们在这种网站建设等方面消费的豪气,远远没有在酒吧夜总会更牛,更能伸大脖子喘粗气。
      够用就是一个平常的企业,用很划得来的经济预算来建设一个完成基本功能的网站,这就最好。而不是盲目的追求新,追求大,追求虚伪…。网络技术的发展如同硬件,一个眨眼,某某参数的单位M竟然成了G,而更不要说刚刚几年前才是K。最新的网络技术接着应用于网站建设,未尝不好,但显然没有更好的“性价比”,新的技术因为普及范围小,相对来说技术成本就高,同时尖端的,前沿的东西都容易出现问题,原因一个是技术本身,一个是掌握的人的掌握程度低。同时也恰恰IT界最前沿的东西往往维持前沿的状态不会多久,不久也会新人变旧人,与别的比,同样都是旧人,这个旧人成本却要高的多。就象新手机,每月的降价比月薪还要多。从另一个方面看,不是最新的技术构建的网站未尝不能赚钱,关键是看运营。看想不想从现有的状态挤出钱来。所以,追求最好,最高,最大,付出的代价的值与不值是刻在脸上的。
      绕来绕去,意思只有一个,企业网站不要只看到优生的重要性,而忽视优育的存在。更不要豁出身家性命,散尽千金,只为要个胖小子,而不知道其实成材与否是跟后天的教育相关,胖网站也会成小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