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21日

透明思考的原贴地址:
http://blog.csdn.net/gigix/archive/2005/09/23/487852.aspx?Pending=true

我的回贴:


>> 所以,正道是,提供更多的价值。
不同意这个观点,软件或书籍是以信息为中心的商品,其核心价值就是信息或数据,其特性是复制便捷,基于这一点就完全堵死了提供更多价值一说。且听我细说:)
信息类产品几乎成了D版的指代品;而传统制造业的D版,称为假冒伪劣。

信息产品与制造业产品的区别在于,复制它的成本极小。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传统行业的叫假冒伪劣,因为传统行业想完全复制一份一模一样的别人家的东西,要用相同的材料,相同的工作量,只有用低价劣质材料,粗加工(伪劣)才能降低成本,才能达到赢利的目的。当然,冒用别人商标,或者轻易搞到人家投入较多的技术(假冒)也能降低成本,这却与信息类产品类似。

一个核心价值或全部价值都是信息的产品,怎么指望能提供更多的价值呢?
反过来说,D版有绝对价格优势,要是你正版提供了另外的信息服务,我D版会送更多的服务。除非提供的是制造类产品,比如T衫。。。(那么又有问题是要卖的是T衫还是书) 或者提供信息服务,但必须有认证机制,比如网站的正版用户认证。
这本质是加大D版的技术难度和成本,但不一样有流出的信息到D版市场吗?如果做针对单个用户的定制附加服务,那么又到了同一个问题,是卖信息还是卖服务(服务是不可复制的)。

而且,对于书这种东西,防复制从技术上还不现实吧。

综上,信息类产品,只能通过法律和思想意识保护。

只有保护了正版,正版行业才能有利可图,才能有资金有信心(起码能生存下来有能力)做大做好,才能持续发展,才能有核心竞争力,才不至于搞成现在世界工厂的样子,D版成风也成是个大原因。

樊纲的《经济人生》一书中,把一个大环境中的人,大概分了4类(?):
1. 破坏社会规则者
2. 墙头草
3. 遵守社会规则者
4. 遵守并维护社会规则者

作者的观点是,4321贡献递减,要保护4,鼓励3,引导2,惩罚1,造就一个环境使4和3成为主要人群。

李敖老先生说了,首先要“反求诸已”。我们每个人都要有意识的做第3类人,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去影响身边的第2类人,在确保自身不会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尽力去做第4类人,去惩罚第1类人。

起码,在抱怨这个社会的时候,要反思,我对社会做了什么?

我喜欢上纲上线,没办法,莫见怪。gigix是我十分敬重的IT人士,他对业内贡献很大,至少我从他那儿学到很多技术或非技术的东西。
我认为这个东西放到blog上不合适,虽然是没有细考量的一点小抱怨,在小范围内发泄一下就行啦,毕竟,这个blog知名度太高,明显不是误导么? :-) 显然他也没时间打理blog。

从David的邮件可以看出,这是个文化理念的冲突问题。
D版这个事实确实存在,但我们简单顺事实,还是改进它,是另一个很大的话题,我在“如何理解’存在即合理’这句话”和“什么样的社会规则是合理的”这两个问题上深入思考过,希望各位同学也想一下。

觉觉去也~

swt是用java编写桌面应用程序的开发包。
与swing、awt不同的是,它尽可能的应用了本地图形界面库。因此,swt应用程序与操作系统本地程序界面几乎一样。swt最初是eclipse的UI开发包,后来发展成一个独立开发包(仍旧是eclipse图形开发基础)。

开发环境:
 * windows
 * 下载安装eclipse
 * 下载安装swt designer for eclipse(http://www.swt-designer.com)。商业产品,可提供15天试用。网上流传有破解包,能用正版还是正版的好。

开发布骤:
 eclipse中new->other… Designer->SWT/JFace Java Project
 new -> other… Designer->SWT->Shell
 可在designer卡中拖拽控件,在属性视图中设置布局等属性,event视图中设定事件处理器。在source卡中查看源代码。
 支持国际化等,可查看官方文档及演示。
 操作与delphi十分相似。

运行:
  由于swt依赖本地库,运行程序之前或者将 eclipse安装路径\plugins\org.eclipse.swt.win32_3.0.1\os\win32\x86的dll文件拷贝到windows系统目录,或者在run… JVM参数中设置 -Djava.library.path=这些dll所在路径

布署with_jre:
  发布目录结构:
  /java
  /lib
  /swt
  run.bat


1. 将jre文件拷贝到/java中,大约40几M。
2. 将eclipse安装路径\plugins\org.eclipse.swt.win32_3.0.1\os\win32\x86下的*.dll拷贝到 /swt中。
3. 将eclipse安装路径\plugins\org.eclipse.swt.win32_3.0.1\ws\win32\swt.jar拷贝到 /lib中
4. 将自已的应用程序jar包myapp.jar(假定主程序入口类为MyMain)拷贝到 /lib中。
5. run.bat内容如下:
  start ./java/bin/javaw -cp ./lib/swt.jar;./lib/myapp.jar -Djava.library.path=./swt MyMain
6. 双击run.bat 即可运行


布署后记:
  如果程序依赖包较多,可以把依赖的包一并放入/lib中。增加 setenv.bat内容如下:
set cp=%cp%;%1
  修改run.bat如下:
set cp=
for %%i in (".\lib\*.jar") do call setenv.bat %%i
start ./java/bin/javaw -cp %cp% -Djava.library.path=./swt MyMain

参考:
  网上相关文章
  lumaQQ代码

人的利已性假设在经济学理论中的基础地位有目共睹。

原始的,为了生存,人类个体与其他个体的直接竞争十分常见,连同一般动物为了食物、领地或配偶也会争个你死我活。
即使是合作或利他活动,也明显的直接对已有利。

人作为社会动物,许多活动难看出其利已的目的。这往往是出于道德、宗教、法律、行政手段等的约束。这些东西是如何产生的呢?
有兴趣的同学可参阅:
http://www1.cei.gov.cn/serve/index/showdoc.asp?Color=Nine&blockcode=wnwwtj&filename=200301081807

人之所以遵守其约束,并非目的利他,而或是为了规避风险,或是为了减少心理成本、增大心理收益,最终仍是使自己利益最大化,仍是利已。雷锋做好事,也只是为了帮人后的那一点快乐。

由此,人的主观利已性不容质疑。

一个定义:好人,是其价值观构建上,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相一致,主观利已,客观利他。

我们知道,法律是体现统治阶级利益的工具。归根结底,是由于统治阶级掌握话语权。这个描述,同样适用于道德、宗教、行政手段,我们总称为社会公则。

好的社会公则,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最终目的,是使社会福利最大化,兼顾公平。

好的道德、宗教,是后天重塑个人是非观、价值观,使个体行为促进社会福利最大化。

好的法律、行政手段,是构建好的博弈环境,使个人在衡量风险成本与可能收益方面,客观上偏向于选择利于社会的活动。


有人之所以不承认人的利已性理论,可能是没有承认心理成本/收益也是成本/收益,即没有承认我所谓的狭义(直接的)和广义(间接的)均是利已之说。

也有现象证明,有时人们会根据习惯(或称思维惯性、思维定势)行事,其活动本身,就是为了减少心理成本(重新评估、学习、接受),重用现有经验,其目的就是利益最大化。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好的习惯能使人成功,故有“成功是一种习惯”的说法(与“财富是一种思维方式”同出一辙)。坏的习惯亦会害人不浅。
改正错误的习惯,正视自己,这些之所以很难实行,就是心理成本(痛苦、焦虑、犹疑…)的存在。当个人预期的心理成本大于预期收益时,他往往是倾向于保持原样。不管何种决定,只要是个人权衡利弊得出的,其目的就只有一个:利益最大化。

个体的原始利已性,在复杂的社会活动中,有时是不利于整体社会福利的,这也为社会公则的存在理由提供了理论支持。

原始利已性,是源于直接的本能(???),由这些自然延展开来,被接受的范围,稳定性都是很强的。相比下,社会公约推广成本,和受冲击的可能性都是相当大的。

制定好的社会公约,除了明确上述的目的,其构建结构也需考究,最基本的,是承认人的利已性,以此作为基本假设制定规则。

”’目前,我们做的还不够好”’
- 媒体将正确的个体行为边缘化,妖魔化,过份夸张
- 不重视促使正确活动的博弈条件的构建,甚至,鼓吹非正常客观条件下,单凭个体特殊价值观引发的活动。投机思想严重。
- 不争取权力,不承担义务。盲信,盲从。跟风思想严重。
- 只相信零和,不相信双/多赢。
- 信誉体制建立之必要、架构。
- 关于公平的关注:教育机会、医疗、基础设施……

- 困了,本想就这一理论多写些东西。。。。。。


注:

人的行为也会有随机的一面,也许这是利已理论的真空?

最近没有看经济学的东东,这是前段时间看的几个基本观点在头脑中的积淀,发现某些meta-knowledge的东西之于我实在是太好了。


狂妄的悲观论者~ 咋没人发评论泥? 8月12日 12:59    
 
 发布者: 拐拐龙底咚 


利已,其实主要是看是利已的那方面罢了,有些人只是为了一些物质的,有些人是为了精神的~~ 但是人的客观的有意识的活动一定是利已的,无意识的活动,是受自已的价值观左右的~可能利已,有些看起来损人不利已的,也许是因为能给人一种心理的快感吧 9月26日 9:09    
 
 发布者: perrin

    首先确认自己完全支持(中央)政府平抑房价的举措。

从"供求规律"论,造成目前高房价的可能原因是什么?

1. 求大于供
2. 观念问题
3. 信息不对等
4. 行业垄断
5. 权钱勾结

对于1. 如果不考虑之外的情况,行政干预只会火上烧油。行政抑制房价->房产投资积极性不高->供应量保持低水平->需求压力造成的涨价压力不会缓解甚至加大->地下非法交易
   终致恶性循环。

对于2. 正如殡葬、婚庆同是暴利行业的原因,房子不仅仅是日常居住场所,还是身份的象征,结婚必备资本(!!),在多数人的"现代"价值观,其"隐喻"的价值量不容忽视。

对于3. 强势群体掌握话语权。我们听到的都是什么? – "买房的人越来越多,房子剩不多了,房价还要涨~" 想想这些话是从谁的嘴里说出来的。难得的是,部分"御用"媒体、经济学家和官员一起忽悠咱老百姓了,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对于4. 也许这是一个特殊行业,准入点的高标准,意味着入围者身家背景自然不凡,当然玩得起也会玩了。

对于5. 地方官员升迁要凭政绩,政绩的表现是形象工程,房子热了,形象就好了。哪天过热了,我早高升到别的地方了。厚厚~ 地价随着房价涨,咱政府也跟着沾光。背后勾结交易甚至参与不很正常么? 中央政府决策与地方政府执行直接站到了对立面。


总上,单单出台政策是远远不够的,但目前这也是必须走的最重要的一步。

衡量房价合理性的标准

政府平抑房价的意义

不同群体的利益、期望和看法

后记:
    没买过房,关心也不多,只好臆测胡说。

如果说"接受不能改变的"是正确的,那么"接受"一词应该是广义用法。
也就是说对"不能改变的"某件事情明确的反对,也算对它的"接受"。
‘广义接受’只是明确立场。

现实中的林林总总,除了主观意识的论点没有对错之分(如"这束百合好美啊"),都有它的是非对错(当然,立足点不同,结果可能大不同)。

应该改变和应该坚持的就是依每个人的判断而分。

人力有限,故又分 能改变的和不能改变的(很长一段时间做不到的)。

接受与否是个人对事物的态度。

 "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关键在于"接受"这个词。

如果以广义理解,尽力改变应该改变的,对应该改变而目前还改变不了的,只是对它的态度要明确,无论忍耐还是抵制。

如果以狭义理解,前半句一致,后半句变成了:只要不能改变的事情,都要顺应它。
试问,还有什么不可接受的?现实中的不正常现象(社会问题、科学认知问题)都要默许。

根据认知行为理论,事情发展往往取决于反馈。于是也能慢慢理解为什么不正常现象这么"正常"的存在。
做人的原则何在?

也许他会拿出"适者生存"、"存在即合理"反驳。

我会说:"适"是什么,"合理"是什么?

他的"适者生存",是不是可以抛弃做人的充要条件呢?

"合理"是"必然"之意,即分析客观条件可以解释得通为什么存在的,乃广义合理(reasonable)。

他的"合理",却是说明存在的都是正确的,不应该怀疑否认。拿一个没有经过推证正确性的事实,去说明另外一个事实的正常性,是这个错误观念荼毒心智的常规表现。

 

 

我在成长~

晕死,这个语句是有先后顺次,你这样断章取义,理解当然有错啦 "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先有改变能改变的,然后才有接受不能改变的有些事情如果你去改变过发现你不能改变,那么就要试着接受它比如说:喜欢一个人,但是对方不喜欢,经过长时间的努力,还是这种状况,那么就要学着接受这种现况,也许会有不同的心态这才是生活态度 7月22日 16:38    
 
 发布者: 木易易

 嗯。你指的是无是非对错的那些事情,十分有道理。在大是大非上,这样理解却是十分危险的。  7月22日 17:08    
 
 发布者: 拐拐龙底咚

我在成长~

晕死,这个语句是有先后顺次,你这样断章取义,理解当然有错啦 "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先有改变能改变的,然后才有接受不能改变的有些事情如果你去改变过发现你不能改变,那么就要试着接受它比如说:喜欢一个人,但是对方不喜欢,经过长时间的努力,还是这种状况,那么就要学着接受这种现况,也许会有不同的心态这才是生活态度 7月22日 16:38    
 
 发布者: 木易易

 嗯。你指的是无是非对错的那些事情,十分有道理。在大是大非上,这样理解却是十分危险的。  7月22日 17:08    
 
 发布者: 拐拐龙底咚

2005年12月15日

引用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5-12/13/content_3916585.htm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05-12/13/content_3913290.htm

11年前,河南一个农村家庭遭
受重大变故:父亲突发间歇性精神病,饱受伤痛的母亲不辞而别,家中还有一个年幼的弟弟和父亲病后捡到的遗弃女婴需要照顾……

   这个家庭的重担压在当时只有12岁的长子——洪战辉身上。

   11年如一日,洪战辉一边读书一边克服难以想象的困难,照看时常发病的父亲,抚养捡到的妹妹……这期间,曾经动摇,也曾经想到逃避,但一种责任最终让他“只是默默地走,不愿放弃”。
。。。
详见引用处。

2005年12月10日

原创地址:
http://spaces.msn.com/members/dflying/Blog/cns!1p2RSI-kKDoH24n2dU4pjhDA!592.entry
 
我觉得我有必要为中国写点东西了。虽然我一向标榜远离政治,对所谓的世界大势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失望。但最近的很多很多事情,还是让我觉得有某种东西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我厌恶评论,因为评论家大多只是坐而论道的好手,一旦起而行之,则捉襟见肘。站着说话不腰疼,固然很惬意。我知道有一天我也许会因为我说的这些而打了自己的嘴巴。但我还是决定要说,就如鲁迅先生所说,如果一个房子里的人要闷死了,你把他叫醒固然很残忍,但,如果你把所有的人都叫醒,又怎么没有可能把房子打一个洞来透气呢?

我知道,也许我也不能把这座房子建的更好,但希望我说的话,能够给别人一些启示或者思索,这些启示或者思索中,也许就有建房子的高手呢。

我今天要说的是,到底谁在抛弃中国?

这个问题看起来太大,几乎无从说起。我还是从细微处说起吧。

昨天在网易商业报道上看到一个贴子,内容是这样的。

房改是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是把你二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给你送终。

很好玩的一个贴子,却很真实的反映了我们改革的一个现实。中国的未来在哪里?我们要走向美国,还是变成下一个拉美?

我们常常可以听到这样一句话,美国的现在就是我们的未来。这句话让我们生出很多美丽的遐想,好像我们真的再这样埋头苦干很多年,就一定能赶英超美,过上欧美人的幸福生活。但是现在,在我们看来,也许赶英超美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遐想,也许中国貌似强大的经济外表之下已经暗流涌动,也许歌舞升平之下已经危机四伏。

为什么要提拉美?

在我们的主流视野里从来都没有拉美,在我们的概念里,拉美这个名词不比非洲高等多少。我们是不屑于提拉美的,那里滋生着一切资本主义的毒瘤,贫富分化,社会动荡,政治独裁,经济畸形发展,拉美人在独立以后,瞎折腾了200多年,还是处于第三世界。我们怎么能把自己和拉美比?

拉美人第一次进入我们的视线,大概是在去年,我们在谈论中国汽车业的未来走势时,第一次提到这个词,后拉美化。有人对当时世界汽车巨头纷纷进入中国,瓜分市场提出了自己的忧虑,说中国汽车如果不能走自己独立发展的品牌之路,而企图以市场换技术,最后只能如同拉美的汽车市场一样,沦为世界汽车巨头的加工厂,在食物链底层,抢食一点点残羹冷之。永远不可能在世界市场上与他们并驾齐驱。而更重要的是,以低廉的劳动力换来的投资必将不会长久,因为一旦出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市场,跨国巨头马上就会进行产业转移,到那个时候,中国汽车业就会被抽空,拉美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未来。

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而我今天要说的,不仅仅是中国的汽车业,而是中国的整个未来。我们要走向何方?

是发达的欧美,还是混乱的拉美?

郎咸平在华工(我不知道具体是那所大学的简称)演讲的时候,对大学生们说,“30年以后写信给你女儿的时候你可能会写,你在别国当保姆的日子还好吗?”“如果信托制度一直缺乏,那么改革将会把我们带到菲律宾而不是美国。”台下的大学生莫名惊诧。

其实我觉得倒真没有什么可惊诧的。这个道理连我都能想明白,我们中国的那些精英阶层,喝过洋墨水,读过哈佛剑桥的,谁能不心知肚明呢?但是愿意把它讲出来,讲给我们懵懵懂懂的大众和青年学生的,估计只有郎咸平一个人了。

有些东西是得多用脚趾头想想。上帝给我们一个脑袋,不是为了让我们整天琢磨同事有没有比我多发多少工资或者邻居的老公为什么比我能挣钱的。记得在中学学世界近代史的时候,曾经就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拉美国家独立的时间和美国差不多,到最后发展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历史书告诉我们,那是因为帝国主义的掠夺。我一直觉得那是狗屁,如果一对小兄弟一起长大,有一天哥哥对弟弟说,从今天开始,你归我管了,你挣的钱归我,做弟弟的能愿意?据说拉美国家独立以后,很快就变成了美国的后院。不过这是结果,可不是原因了。之所以美国能把他们当后院,还不是因为几十年之后,当哥哥的已经比弟弟强大了好多,敢于对弟弟说,你挣的钱要是不给我,看我不揍你。

当然,我当时是想不明白的。我面对这样的答案,也不过就是在心里说句狗屁,除此之外,是断然提不出反对意见的。但现在,我敢说,也许真实的答案已经被我们发现,并且他正在困扰着我们的中国。

拉美与美国的差距在于,它没有形成良好的财富再生体制,套一句比较主流的话,它缺乏一种财富积累上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样的差别。

第一种情况:

假设在一个地方发现了金矿,来了一个人投资建了一个矿场,雇一百个工人为他淘金,每年获利1000万,矿主把其中的50%做为工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每年收入5万,他们拿一万来租房子,剩下的四万可以结婚,生孩子,成家立业,矿主手里还有五百万,可以做投资。因为工人手里有钱,要安家落户,所以,房子出现需求。于是矿主用手里的钱盖房子,租给工人,或者卖给工人。工人要吃要喝,所以,开饭店,把工人手里的钱再赚回来。开饭馆又要雇别的工人,于是工人的妻子有了就业机会,也有了收入。一个家庭的消费需求就更大了。这样,几年之后,在这个地方出现了100个家庭。孩子要读书,有了教育的需求,于是有人来办学校,工人要约会,要消费,要做别的东西,于是有了电影院,有了商店,这样,50年过去以后,当这个地方的矿快被挖光了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了一个10万人左右的繁荣城市。

而第二种情况是这样的:

假设同样发现了金矿,同样有人来投资开采,同样雇100工人,同样每年获利1000万,但是矿主把其中10%作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一年1万。这些钱只够他们勉强填饱肚子,没有钱租房子,没有钱讨老婆,只能住窝棚。矿主一年赚了900万,但是看一看满眼都是穷人,在本地再投资什么都不会有需求。于是,他把钱转到国外,因为在本地根本就不安全,他盖几个豪华别墅,雇几个工人当保镖,工人没有前途,除了拼命工作糊口,根本没有别的需求。唯一可能有戏的就是想办法骗一个老婆来,生一个漂亮女儿,或许还可以嫁给矿主做老婆。50年下去以后,这个地方除了豪华别墅,依然没有别的产业。等到矿挖完了,矿主带着巨款走了,工人要么流亡,要么男的为盗,女的为娼。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其实就是拉美和美国不同的发展轨迹。也许今天美国人应该说,感谢华盛顿,他为美国缔造了最现代最科学的政治体制,感谢亨利.福特,他一手缔造了美国的中产阶级。而拉美国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的大独裁者创造了掠夺性的经济体制,以一种豪强的姿态疯狂瓜分着社会财富,而使整个经济虚脱,再也无力发展。

这里我们有必要再提一下亨利.福特。古今中外所有的商业人物中,亨利.福特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无人能出其右。正是他用他的T型车一手缔造了最初的中产阶级,并将美国社会第一个引入了现代社会,(欧洲在这一点上,比美国晚了几十年)。亨利.福特说我要让我的工人能买得起我的T型车,于是他给工人发高工资,他还创造了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使汽车大幅降低,于是,福特公司一跃成为最大的汽车公司,于是有了钱的工人可以买汽车,可以买房子,可以做其它的消费,于是中产阶级诞生了。于是在完成西部扩张,在领土上已经没有回旋余地的美国发现了另外一个金矿,迅速成长的中产阶级带动了巨大的需求,支撑起庞大的国内市场,继续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美国从来都是一个依靠国内需求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而中国空有12亿人口,却居然内需不足,不得不靠外贸来拉动经济增长,你说这不是咄咄怪事。你以为你是弹丸之国的日本哪?靠外向型经济就能样得膘满肠肥?12亿人口,谁能养活中国?除了你自己。也难怪现在全世界都在指着你,说你对人家倾销。

说到这儿,该说到我们中国的问题了,为什么我们会内需不足,为什么我们会没有强大的中产阶级?我们的财富到那儿去了?我们到底还有多大的持续增长能力。

中国用一种渐进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资本原始积累。这里边姑且不说什么权钱交易,制度漏洞,不劳而获。没有一个国家的资本原始积累是干净的。但关键就在于,在积累完成以后,我们该怎么做,是继续任贫富分化发展呢?还是创造我们自己的现代社会,创造坊锥形的社会结构。

看到那位网友的话真的倒吸一口冷气,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的改革是不是正在走向一个反面,以疯狂搜刮普通大众并不多的社会财富来继续换取虚高的发展?尽早上看到一篇文章,比较中国和新加坡的十大差距,具体的不说,因为小国毕竟比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要好管理得多。但是,让我深思良久的还是新加坡的体制中所投出来的平等思想,那种对普罗大众的关怀。而我们,这种声音除了矫揉造作的官员做秀以外,我们看到了哪些实质性的东西?中国从来就没有平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有没有也很难说。我们只有所谓精英和庶民。当所有的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买一个安身之所的时候,当一个家庭的一个孩子上学就要掏空家里的一切积蓄的时候,当你在股市上投了钱就相当于捐款,被那些国企老板用什么MBO名正言顺的中饱私囊的时候,当一个农民辛苦一年的收入还不如一个大款吃一段饭的开销的时候,你指望大家不去省吃俭用,疯狂存钱?你指望银行里里几万亿的存款能够转化为巨大的需求?你指望消费品市场能够持续火热?你指望有点闲钱的人能够去做更有用的投资而不是作为热钱去炒房?你指望本来就不多的社会财富能够更快更合理流动?我们很穷,因为我们钱本来就不多,却被装在了很少的人的腰包里,我们本来就不富裕,却在银行压一块,在房子上压一块,在股市里套一块,nnd,我钱看起来不少,但是就是转不动,都是死钱。于是,少数人手里的钱只能去买LV、卡地亚、施华洛世奇,因为除了这个,他们也没什么可买的了。有些人还跳出来粉饰太平,说什么奢侈中国,狗屁!哪个大国的经济能靠几个奢侈品品牌带动起来,再说奢侈品跟你有啥关系啊?你瞎激动什么啊?你要是中国也有几个顶极奢侈品品牌的话,跟着起起哄也还可以。那不过是让法国、意大利多赚点钱而已。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我们的农民还没有富裕起来,就已经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吐干净了血,我们的中产阶级还没有诞生就已经横遭劫掠,我们到哪儿找内需?我们除了出口,让全世界来养活我们以外,有什么办法?所以,全世界都说你倾销。是啊,12亿人,谁养活得了你啊?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的改革走入了这样的一种境地?教育收费,房价高启,股票圈钱,上帝啊,这是啥决策啊。哪个已经富得流油的国家在当初这么迫不及待地从自己的人民手里捞钱?

我们的精英阶层都到哪儿去了?为什么这种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问题,他们就想不明白?

精英阶层到哪儿去了?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想,精英阶层有两个去向,一个被收买了,一个被扼杀了。

郎顾之争已经让所有的人都对内地的经济学家失望了。为什么整个内地的经济学家会败在一个叫郎咸平的香港人手里?只有一个问题——良知,不是大陆经济学家太笨了,而是他们已经被收买,良知泯灭,除了为主子叫几声以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作用。于是我们的官僚、资本、还有知识界人士就结成了联盟,制定着进一步瓜分财富的计划。于是我们的普罗大众就失去了话语圈,就算惨叫几声,也不会被人听见。

这是被收买的,还有被扼杀的。

就是青年。

想起鲁迅先生所说,最有希望的就是我们的青年。但是,tnnd,又是教育,教育,tmd的中国教育,被这些狗屁精英把持的中国教育,一方面掏光你的钱袋,另一方面让你接受填鸭式的知识,除了会背几个狗屁单词之外,几乎剥夺你任何独立思考的能力。好啊,这招真好,真是斩草除根了。郎咸平对大学生说:“我们这一代人不懂法制,也没有良心。”“我们这一代是要早点被淘汰的,把权力交给你们,你们才是未来。”唉,也许郎先生真的不太了解中国的内地,他不知道现在大学生的孱弱肩膀,也许根本就担不起这个担子。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你该怎么办?保护你自己。这是每个人首先想到的答案,要么离开它,要么让自己变强大,因为别指望政府保护你。记得五年前我就说,中国在进入一个急剧分化的时代,我们,能做的仅仅是在它分化完之前拼尽全力挤入上层而已。

现在我依然说这话。

变强大,只有变得强大,你才能保护你自己,保护你想保护的人,你才能让自己的声音被更多的人所听到。

最后,想起一句话,如果一个国家不爱自己的人民,你有什么权力要求自己的人民去爱他的国家。

希望,我们,不要说这句话。
 

原出处:
http://spaces.msn.com/members/dflying/Blog/cns!1p2RSI-kKDoH24n2dU4pjhDA!592.entry

我觉得我有必要为中国写点东西了。虽然我一向标榜远离政治,对所谓的世界大势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失望。但最近的很多很多事情,还是让我觉得有某种东西如梗在喉,不吐不快。

我厌恶评论,因为评论家大多只是坐而论道的好手,一旦起而行之,则捉襟见肘。站着说话不腰疼,固然很惬意。我知道有一天我也许会因为我说的这些而打了自己的嘴巴。但我还是决定要说,就如鲁迅先生所说,如果一个房子里的人要闷死了,你把他叫醒固然很残忍,但,如果你把所有的人都叫醒,又怎么没有可能把房子打一个洞来透气呢?

我知道,也许我也不能把这座房子建的更好,但希望我说的话,能够给别人一些启示或者思索,这些启示或者思索中,也许就有建房子的高手呢。

我今天要说的是,到底谁在抛弃中国?

这个问题看起来太大,几乎无从说起。我还是从细微处说起吧。

昨天在网易商业报道上看到一个贴子,内容是这样的。

房改是把你腰包掏空,教改是把你二老逼疯,医改是要提前给你送终。

很好玩的一个贴子,却很真实的反映了我们改革的一个现实。中国的未来在哪里?我们要走向美国,还是变成下一个拉美?

我们常常可以听到这样一句话,美国的现在就是我们的未来。这句话让我们生出很多美丽的遐想,好像我们真的再这样埋头苦干很多年,就一定能赶英超美,过上欧美人的幸福生活。但是现在,在我们看来,也许赶英超美不过是一个美丽的遐想,也许中国貌似强大的经济外表之下已经暗流涌动,也许歌舞升平之下已经危机四伏。

为什么要提拉美?

在我们的主流视野里从来都没有拉美,在我们的概念里,拉美这个名词不比非洲高等多少。我们是不屑于提拉美的,那里滋生着一切资本主义的毒瘤,贫富分化,社会动荡,政治独裁,经济畸形发展,拉美人在独立以后,瞎折腾了200多年,还是处于第三世界。我们怎么能把自己和拉美比?

拉美人第一次进入我们的视线,大概是在去年,我们在谈论中国汽车业的未来走势时,第一次提到这个词,后拉美化。有人对当时世界汽车巨头纷纷进入中国,瓜分市场提出了自己的忧虑,说中国汽车如果不能走自己独立发展的品牌之路,而企图以市场换技术,最后只能如同拉美的汽车市场一样,沦为世界汽车巨头的加工厂,在食物链底层,抢食一点点残羹冷之。永远不可能在世界市场上与他们并驾齐驱。而更重要的是,以低廉的劳动力换来的投资必将不会长久,因为一旦出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市场,跨国巨头马上就会进行产业转移,到那个时候,中国汽车业就会被抽空,拉美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未来。

这种担忧不无道理。

而我今天要说的,不仅仅是中国的汽车业,而是中国的整个未来。我们要走向何方?

是发达的欧美,还是混乱的拉美?

郎咸平在华工(我不知道具体是那所大学的简称)演讲的时候,对大学生们说,“30年以后写信给你女儿的时候你可能会写,你在别国当保姆的日子还好吗?”“如果信托制度一直缺乏,那么改革将会把我们带到菲律宾而不是美国。”台下的大学生莫名惊诧。

其实我觉得倒真没有什么可惊诧的。这个道理连我都能想明白,我们中国的那些精英阶层,喝过洋墨水,读过哈佛剑桥的,谁能不心知肚明呢?但是愿意把它讲出来,讲给我们懵懵懂懂的大众和青年学生的,估计只有郎咸平一个人了。

有些东西是得多用脚趾头想想。上帝给我们一个脑袋,不是为了让我们整天琢磨同事有没有比我多发多少工资或者邻居的老公为什么比我能挣钱的。记得在中学学世界近代史的时候,曾经就有一个问题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拉美国家独立的时间和美国差不多,到最后发展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历史书告诉我们,那是因为帝国主义的掠夺。我一直觉得那是狗屁,如果一对小兄弟一起长大,有一天哥哥对弟弟说,从今天开始,你归我管了,你挣的钱归我,做弟弟的能愿意?据说拉美国家独立以后,很快就变成了美国的后院。不过这是结果,可不是原因了。之所以美国能把他们当后院,还不是因为几十年之后,当哥哥的已经比弟弟强大了好多,敢于对弟弟说,你挣的钱要是不给我,看我不揍你。

当然,我当时是想不明白的。我面对这样的答案,也不过就是在心里说句狗屁,除此之外,是断然提不出反对意见的。但现在,我敢说,也许真实的答案已经被我们发现,并且他正在困扰着我们的中国。

拉美与美国的差距在于,它没有形成良好的财富再生体制,套一句比较主流的话,它缺乏一种财富积累上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这样的差别。

第一种情况:

假设在一个地方发现了金矿,来了一个人投资建了一个矿场,雇一百个工人为他淘金,每年获利1000万,矿主把其中的50%做为工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每年收入5万,他们拿一万来租房子,剩下的四万可以结婚,生孩子,成家立业,矿主手里还有五百万,可以做投资。因为工人手里有钱,要安家落户,所以,房子出现需求。于是矿主用手里的钱盖房子,租给工人,或者卖给工人。工人要吃要喝,所以,开饭店,把工人手里的钱再赚回来。开饭馆又要雇别的工人,于是工人的妻子有了就业机会,也有了收入。一个家庭的消费需求就更大了。这样,几年之后,在这个地方出现了100个家庭。孩子要读书,有了教育的需求,于是有人来办学校,工人要约会,要消费,要做别的东西,于是有了电影院,有了商店,这样,50年过去以后,当这个地方的矿快被挖光了的时候,这里已经成了一个10万人左右的繁荣城市。

而第二种情况是这样的:

假设同样发现了金矿,同样有人来投资开采,同样雇100工人,同样每年获利1000万,但是矿主把其中10%作为工资发下去,每个工人一年1万。这些钱只够他们勉强填饱肚子,没有钱租房子,没有钱讨老婆,只能住窝棚。矿主一年赚了900万,但是看一看满眼都是穷人,在本地再投资什么都不会有需求。于是,他把钱转到国外,因为在本地根本就不安全,他盖几个豪华别墅,雇几个工人当保镖,工人没有前途,除了拼命工作糊口,根本没有别的需求。唯一可能有戏的就是想办法骗一个老婆来,生一个漂亮女儿,或许还可以嫁给矿主做老婆。50年下去以后,这个地方除了豪华别墅,依然没有别的产业。等到矿挖完了,矿主带着巨款走了,工人要么流亡,要么男的为盗,女的为娼。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其实就是拉美和美国不同的发展轨迹。也许今天美国人应该说,感谢华盛顿,他为美国缔造了最现代最科学的政治体制,感谢亨利.福特,他一手缔造了美国的中产阶级。而拉美国家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的大独裁者创造了掠夺性的经济体制,以一种豪强的姿态疯狂瓜分着社会财富,而使整个经济虚脱,再也无力发展。

这里我们有必要再提一下亨利.福特。古今中外所有的商业人物中,亨利.福特对社会经济的影响无人能出其右。正是他用他的T型车一手缔造了最初的中产阶级,并将美国社会第一个引入了现代社会,(欧洲在这一点上,比美国晚了几十年)。亨利.福特说我要让我的工人能买得起我的T型车,于是他给工人发高工资,他还创造了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使汽车大幅降低,于是,福特公司一跃成为最大的汽车公司,于是有了钱的工人可以买汽车,可以买房子,可以做其它的消费,于是中产阶级诞生了。于是在完成西部扩张,在领土上已经没有回旋余地的美国发现了另外一个金矿,迅速成长的中产阶级带动了巨大的需求,支撑起庞大的国内市场,继续拉动经济高速增长。美国从来都是一个依靠国内需求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而中国空有12亿人口,却居然内需不足,不得不靠外贸来拉动经济增长,你说这不是咄咄怪事。你以为你是弹丸之国的日本哪?靠外向型经济就能样得膘满肠肥?12亿人口,谁能养活中国?除了你自己。也难怪现在全世界都在指着你,说你对人家倾销。

说到这儿,该说到我们中国的问题了,为什么我们会内需不足,为什么我们会没有强大的中产阶级?我们的财富到那儿去了?我们到底还有多大的持续增长能力。

中国用一种渐进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资本原始积累。这里边姑且不说什么权钱交易,制度漏洞,不劳而获。没有一个国家的资本原始积累是干净的。但关键就在于,在积累完成以后,我们该怎么做,是继续任贫富分化发展呢?还是创造我们自己的现代社会,创造坊锥形的社会结构。

看到那位网友的话真的倒吸一口冷气,我们在做什么?我们的改革是不是正在走向一个反面,以疯狂搜刮普通大众并不多的社会财富来继续换取虚高的发展?尽早上看到一篇文章,比较中国和新加坡的十大差距,具体的不说,因为小国毕竟比中国这样一个泱泱大国要好管理得多。但是,让我深思良久的还是新加坡的体制中所投出来的平等思想,那种对普罗大众的关怀。而我们,这种声音除了矫揉造作的官员做秀以外,我们看到了哪些实质性的东西?中国从来就没有平等。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有没有也很难说。我们只有所谓精英和庶民。当所有的接受过良好教育的青年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买一个安身之所的时候,当一个家庭的一个孩子上学就要掏空家里的一切积蓄的时候,当你在股市上投了钱就相当于捐款,被那些国企老板用什么MBO名正言顺的中饱私囊的时候,当一个农民辛苦一年的收入还不如一个大款吃一段饭的开销的时候,你指望大家不去省吃俭用,疯狂存钱?你指望银行里里几万亿的存款能够转化为巨大的需求?你指望消费品市场能够持续火热?你指望有点闲钱的人能够去做更有用的投资而不是作为热钱去炒房?你指望本来就不多的社会财富能够更快更合理流动?我们很穷,因为我们钱本来就不多,却被装在了很少的人的腰包里,我们本来就不富裕,却在银行压一块,在房子上压一块,在股市里套一块,nnd,我钱看起来不少,但是就是转不动,都是死钱。于是,少数人手里的钱只能去买LV、卡地亚、施华洛世奇,因为除了这个,他们也没什么可买的了。有些人还跳出来粉饰太平,说什么奢侈中国,狗屁!哪个大国的经济能靠几个奢侈品品牌带动起来,再说奢侈品跟你有啥关系啊?你瞎激动什么啊?你要是中国也有几个顶极奢侈品品牌的话,跟着起起哄也还可以。那不过是让法国、意大利多赚点钱而已。这就是我们的中国,我们的农民还没有富裕起来,就已经为孩子的教育问题吐干净了血,我们的中产阶级还没有诞生就已经横遭劫掠,我们到哪儿找内需?我们除了出口,让全世界来养活我们以外,有什么办法?所以,全世界都说你倾销。是啊,12亿人,谁养活得了你啊?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们的改革走入了这样的一种境地?教育收费,房价高启,股票圈钱,上帝啊,这是啥决策啊。哪个已经富得流油的国家在当初这么迫不及待地从自己的人民手里捞钱?

我们的精英阶层都到哪儿去了?为什么这种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问题,他们就想不明白?

精英阶层到哪儿去了?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我想,精英阶层有两个去向,一个被收买了,一个被扼杀了。

郎顾之争已经让所有的人都对内地的经济学家失望了。为什么整个内地的经济学家会败在一个叫郎咸平的香港人手里?只有一个问题——良知,不是大陆经济学家太笨了,而是他们已经被收买,良知泯灭,除了为主子叫几声以外,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作用。于是我们的官僚、资本、还有知识界人士就结成了联盟,制定着进一步瓜分财富的计划。于是我们的普罗大众就失去了话语圈,就算惨叫几声,也不会被人听见。

这是被收买的,还有被扼杀的。

就是青年。

想起鲁迅先生所说,最有希望的就是我们的青年。但是,tnnd,又是教育,教育,tmd的中国教育,被这些狗屁精英把持的中国教育,一方面掏光你的钱袋,另一方面让你接受填鸭式的知识,除了会背几个狗屁单词之外,几乎剥夺你任何独立思考的能力。好啊,这招真好,真是斩草除根了。郎咸平对大学生说:“我们这一代人不懂法制,也没有良心。”“我们这一代是要早点被淘汰的,把权力交给你们,你们才是未来。”唉,也许郎先生真的不太了解中国的内地,他不知道现在大学生的孱弱肩膀,也许根本就担不起这个担子。

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你该怎么办?保护你自己。这是每个人首先想到的答案,要么离开它,要么让自己变强大,因为别指望政府保护你。记得五年前我就说,中国在进入一个急剧分化的时代,我们,能做的仅仅是在它分化完之前拼尽全力挤入上层而已。

现在我依然说这话。

变强大,只有变得强大,你才能保护你自己,保护你想保护的人,你才能让自己的声音被更多的人所听到。

最后,想起一句话,如果一个国家不爱自己的人民,你有什么权力要求自己的人民去爱他的国家。

希望,我们,不要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