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25日

不评论楼主的内容,就周杰伦为什么总是引发这么大的争议,说说自己的看法。

原以为原因是代沟,可以平和的接受,直到看了天涯上评论一些老歌手(如孟庭苇)的贴子,整篇都是怀念与欣赏,没有任何的争议,于是推翻了这个假设。

不评论民族感情方面,避免卷入狭隘愤青、爱国与否或漫骂的旋涡。

单从音乐角度,老歌走的是唯美的道路,现在的歌走的是个性化的道路,这是经济社会在文艺界的一个反映。

周的发音实在不敢恭维,整首都听不懂一句词。单从音乐角度,有时累了听起来还不错,可以放松心情。

我对音乐这个艺术形式的评价是,如同印刷品有好书和坏书,音乐也有催人奋进和消磨人意志的。
当然,现在的歌曲以爱情主题居多,是在这两者之间的"中性"的。
但是,它倡导的观念和方式,还是有细微差别的,比方我比较喜欢成龙的歌,平心论,他唱功不是一流的,不过那歌词,那气势,听起来十分受用。话又说回来,想休息时,听些轻松的歌不错。

总之,对于歌曲,我的观点是,有好有坏,或有适合或不适合之说,你总不能说鬼片中的音乐也可以用来胎教吧:) 再次强调,我只是说用一种理性化的方式看音乐,并没有说周的音乐不好啊。。。何况我的这个看法没有经过辩驳考证。

周杰伦的fans以80年代后的年轻人居多,于是被不喜欢周的朋友嘲以文化素养低下,也不想掉入这一陷阱。

年轻人还在进步,多吃几年干粮自然要成熟一些,不然不就反证了自己没有进步了么?这实际上是审美风格、社会观念和做事方式上新旧两代人的冲突(怎么?又卷进代沟观念了。。。没办法)。

对于青年人在这个角度上,我分为两派:旧派和新派。

我应该属于旧派吧,接受的传统的观念,新派选择的是个性化、追求自我的文化,这也是市场经济推广的反映:个体主观上追求自我,客观上就成就了社会。这个观念减轻了道德责任上的压力,引领了现代主流思潮(并被商家作为工具大肆利用)。
这个从原理上是片面甚至错误的,关注的朋友可以搜索郎咸平的文章。追求自我没有错,但必须在一定原则下,想像一下我们政治课本/语文课本中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描述。
拿个时髦的词,团队精神往往是新新人类较缺乏的。

再说思维方式,我认为一个成熟的人(不论是不是周杰伦迷),必须有独立思考的能力。这也是我个人在努力的。

追求感官快乐的时代,祝愿我们每一个人学会用理性的方式思考问题,承担起社会的一份责任…

呵呵,谢谢忠辉欣赏:)

最近自己也在思考机会公平的问题,下面是我的一些看法,用了很多肯定的句式,实际自己并无把握,欢迎讨论指正。

在一个机会不公平的制度下的人们,大致有三种情形:

1. 武斗。处于下层的人们通过武力获得位置。历代农民起义都有明显的这种性质,基本不触及制度本身,只是切换了受益群体。
2. 文斗。各阶层通过协商谈判等途径,修正制度,受益群体必要时做出妥协和牺牲,最终达到长久多赢的局面。公平谈判的基础有相应制度、文化等因素。比如听证会就是政府在这一范畴做出的努力,虽然不尽人意。
3. 沉默。下层群体接受这一制度。这不会消灭制度本身带来的问题。受众不做出反馈,就是对制度的鼓励。
而下层的个体为了减小或摆脱被动局面,会拼命往受益群体里挤,导致不公平的加重(老翟说的正反馈)。打个比方,好人难做,那谁还做好人?参考"劣币驱逐良币"或"淘汰良民定律"。

分析:

对于1,由于没有解决问题本质,还是要走2,3的道路。
我们新中国的成立是通过武装斗争获得的政权,并制定了一套新的制度,人民当家做主,全国劳动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武力建立的新制度普遍存在一个挑战,突变的,没有经过辩驳、回馈、验证、改良的阶段,人们观念上,制度运作模式上,都不可能一下子摆脱老的思想和模式,维持新制度仍然依靠武力做为辅助手段。
一旦丢掉这个包袱,就很可能走回老路。
文化大革命就是以这个名头引出但严重扭曲背离的尝试。

对于3,当矛盾上升到一点,很可能转变成1,从而引入一次不确定的制度、财富的大洗劫,回到起点。

不论是"绝对公平"的大锅饭,还是权钱交易的现象,都是鼓励劣币,驱逐良币的例证。选择3没有前途,为什么选择它的如此普遍,如何扭转"劣币驱逐良币"的形势,我一直在思考但答案却不明晰。
从历史文化角度思考 民族的观念和思维方式,从体制角度思考 实现,参考成功实例,都能找到线索吧,欢迎分享你的看法。

对于2,针对个人,简单的做正确的事情就好。比方买了假货要叫真,过马路看交通指示灯…

"为人民服务",雷锋精神都是健康的思想,也许我们现在更多的是需要它们存活的土壤。
无论如何,为社会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浪费太长时间发这个了,去干活~

2006年02月21日

引用自偶像buaawhl讨论中的一段话

1. 博弈论 
XXXXX(转载者隐去) 从本位主义“屁股决定头脑”说起,后面说到的是博弈论。

“权利从来没有白给的,都必须经过艰苦的争取。甚至要经过巨大的流血和牺牲。历史上人类制度进步的每一步都要付出这样的巨大的代价”
这有点扯远了,但就是这个意思。

已经获得 既得利益及权力 的人,并不是“不必”拥抱变化,而是要“阻碍”拥抱变化。因为这个拥抱变化,是要改变现有规则,改变现有的利益分配方案。
正如规则制定者,制定的规则肯定是对自己有利的,自然要千方百计维护这个规则。而不能从这个规则受益的人,则千方百计要改变这个规则。
规则制定者是强势群体,被规则制约者是弱势群体。弱势群体,要改变强势群体制定的规则,哪有那么容易。必须首先自己成为强势群体。

2. 系统论
不过,如果只是说到这里,那么整个事情不过是一场不同利益集团势力的争斗而已,无所谓对错,也根本没有判断标准。
其实不然,我的观点,是有判断标准的。这个判断标准就是系统效率。我们判断一个规则、制度的唯一标准,应该是系统效率。而不是 合理。
合理 是一个很模糊的词,从来就不可能有 合理。不同的利益集团,有不同的“合理”标准。说一个大一点的例子,比如,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伦理标准、是非标准。
而系统效率 则是客观公共的标准。
说一个大一点的例子,一个国家强盛了,可以用炮舰打开一个弱国的国门。这个时候,我们说,这个强国的系统效率高于弱国的系统效率。
一个公司在市场上击败了另一个公司。我们说,这个胜者内部的系统效率高于败者的系统效率。
这看起来不过是简单的“成王败寇”,和博弈论没有太大区别。
这个系统效率还包括时间因素。一个系统的长期发展效率。最终的胜者,才是最有效率的系统。

3. 机会平等
一个系统的个体的数目、差异度一旦复杂到一定程度,这个系统就具有自组织的能力。比如,一只蚂蚁的行动毫无目的,但是一群蚂蚁的行动和智力,相当于一只比较大的动物。蚂蚁社会。
人类社会的自组织能力更是非常强大。目前最大的基本组织实体,就是国家。其中小的组织实体,比如,我们谈到的,软件公司,软件组织,软件开发团体。
这么多利益团体之间的博弈。并不只是一个零和游戏。历史常识说明:公平竞争、合作,整个大的系统效率才能提高。
机会平等,效率高的团体才有机会脱颖而出,而不至于被埋没,压制。
所以,这里的关键在于 机会平等。关键在于,制度能否保证机会平等。只有 保证机会平等的制度,才是有效率的制度。这样,各个团体争取的目标就可以集中在追求高效率,而不是争夺制定制度的权力。

2006年02月13日

争吉尼斯世界纪录的都是想炒作自己的跳梁小丑,
欣赏这个的都是无聊透顶思想扭曲贼容易被忽悠的无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