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1日

冷眼旁观,是的,我甚至希望能把西方经济学中一些久经考验的简单理论以一种直白生动的方式融入我们的基础教育中。
在经济学的专业社区里,关于“自私”这个词汇虽然也有争论,但定论却也不难找到。在我看来,水木周平把经济学的专业圈子拉近给大众,让大家去思考去辩驳。


我甚至偏激的想,如果一个人从没想过无私的给社会奉献什么,为了给自已一点希望,他还是会相信世上有无私的雷锋;当他决定做的时候,才会悟出,原来那只是为了他的信念,至少为了不让自己心里难受。


再多说一点,“自私”这个话题,要先想人为了什么活着。
一个叫马斯洛的家伙将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一、生理需求,如食欲、性欲;二、安全需求;三、爱与
隶属需求;四、尊重需求;五、自我实现需求。

我在前面说了,一个好人的定义是,他的价值观构成使它主观利已,客观利他。也有人把马斯洛的说法和“主观利已客
观利他”的程度做了分析,有兴趣的同学请看:

http://abc.chinavalue.net/showarticle.aspx?id=20125

我又回来啦!

楼主的重点已经用红字加亮标出来了。


无私是来要求自己的,不是拿来要求别人的。对待这个事情对人对已要采用双重标准:培养自己的无私奉献思想;别相信他人及社会的无私。


前者保证自己是一个有益的人,后者保证社会运作正常。


社会舆论上要宣扬小事上的无私;抵制宣扬无根据的畸形的无私。


前者本质上是要提高整个社会道德体系的健全,一个人的举手之劳,给大家带来方便,即小事上牺牲一小点个人成本增加一多点社会福利,这个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比如公交车让座、不闯红灯,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无私,如何做到,这个在楼主的“不要道德”的文章里说的很明白了。


后者是要消除"相信无私"引起的破坏公信力和个体思考能力,因为,夸张的无私行为,都是挂在墙上给人欣赏的,你自己能不能做到?不能?那就别吹嘘希望别人
就能做到。

那些相信父母、恋人亦或其他人无私的人,自己有没有过这种感受呢,比如无私的给恋人做些事情,为什么这么做呢?因为我内心得到了无尚的安慰。

以说,追求快感是一种利已,追求心理安慰也是。你这样做,只是为了得到安慰!那些相信无私的人,先请问自己是否能做到~
是否能先做到我上面说的一些无私的琐事?



佩服冷眼旁观中…


对N朋友回复的一点补充,引用《塔木德》中的话:

人可以分为四种类型:

1)一般型:我的就是我的,你的就是你的。

2)特殊型: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

3)正义感型:我的就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

4)恶人型: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在塔木德里,我的就是我,你的就是你的,定义为一般型,即我们普通大众的。
如果这个意识被定义成"自私",套上隐含的贬义加以排斥,而只鼓吹3)正义感
型,实际上是本末倒置,动摇了一个作为正常社会的基础。

最终大家都盲目相信别人能无私,却没人能去做,具体事上没人这么想,说一套做一套,有意思吗?其危
害是巨大滴(读di) :) :):)


——————


再补充下冷眼旁观朋友的“心理惯性”形成的原因,


先说个事件:


我们小学学习乘法,要背九九乘法表,而台湾推行了七年的建构式数学(重
理解而非记忆)。算7乘8,我们用九九表的背七八五十六就可以了,建构式数学则要背诵
7加7加7加7…加8次,才能算出结果。最近台湾终于改回了跟大陆一样的传统九九乘法表,为什么?原先的太麻烦了。虽然开头背乘法表痛苦一点,可是后
面运算比起来实在太方便了。


我们做其它事情也是一样,第一次会权衡各种方案,揣摩其中的道理,重复做几次,以后就是凭经验(习惯)了。


做事情是这样,想问题同样也是。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样做成本和风险都小,收效大。我们选择按习惯行事,实际上也没有脱离“利已”的目的(投入最少,收效最高)。


有观点认为受教育越多的人,其创造力越小,也是根据这个来的。


我们按照自己的习惯行事的时候,往往会忘了我们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做。



个人行事思考的习惯基于此,历史发展形成的习惯(道德、习俗等)也是如此。我们按这个广义的习惯行动的时候,是不是还能理解它形成的本源呢?

2006年03月30日

水木周平 http://blog.sina.com.cn/m/shuimu 人气好旺啊,吃完饭回来就有这么多跟贴的。

我上面说感觉房价很大的问题就在购房的老百姓的观念上,叶尔钦有个观点,商品的价值不是取决于原材料和投入的劳力,而是取决于购买者的期望值(或心理承受能力)-好像从薛兆丰的主页上看来的,

就愣有一大批人,为了所谓的“安全感”,不像楼主这么精明的算一算,安排了“悲惨”的一生。

可不是吗,青壮年的时候开始供房,直到干不动了,把很大一部份资源投入到上面,以至不能考虑其它机会,不就等于选择了一生吗?

宁肯选择长期低质量的生活,牺牲一生中最能干的时期,能得到什么?

很多人会说房价是不是真的虚高啊,还会长吧,,,以俺这个标准粪青的角度说,就是典型的没有是非观念没有认知能力没有原则的三无人员。房价高不高,看看空房率,看看人均收入和现在的房价…

就是有这么多不可知论和严重投机心理的普通老百姓,挺着现在的房价居高不下,话又说回来,你能怨谁,不都是内部矛盾么? :)

———-


我就是一标准粪青,原来苏州的工资这么高啊,难怪… 我只看到北京的情况,去过深圳,对比之下对北京意见很大~

拿现在的房租价格和现在的房价进行计算,实际上忽略了房价是否合理(决定房价以后的变动),租房可是机动的哟,你在高价位买了房以后降价了你就少掏钱啦?搞不好就是大负翁,就等着破产,呵呵~

咱们老百姓买房不就是为了自己住吗?
难不成你要租出去,那你住哪?等房价下去你,即使你租出去,能换回原先的成本吗?难说。所以在高价位买就有不合算的风险。

当然,如果一个市场成熟,地区经济稳定,它的价格保持长期稳定小幅上升是正常的,要不有老外拿投资不动产作为长期投资的首选。-别忘了,是投资,不是自己消费;是作为存款的替代形式,不是消费;是在市场稳定的前提下进行的。

以俺现在的工资水平和对这个东西的估计,是绝不敢买的~

———-


不偏激有人喜欢吗?起码我就没兴趣了。独立思考的人是不怕偏激的。当然,不是说楼上 :)

呵呵,这算不上我的“理论”,只是去年的一点感悟写在blog上给自己看的。

我说的利已可以理解成广义的。
“为了他的内心(注意不是本能),为了他不能违背的人生观。” – 追求自己心理上的利益,即使以生命为代价,也可以看作利已。

所以,以这个角度看,没有自我和超我的概念,只有利已和利他的概念,或者说,这是两个交叉的角度,一个是从"内心",一个是从"行动"。
换句话说,在外在行为上,有利已和利他两种形式,而这两种形式都是出于利已这个"内心",它又分为自我和超我两种心理形态。这样就可以自圆其说啦,哈哈~

是要鼓吹利已,还是鼓吹超我,本身就是理论上的空对空,讲起来都有一套,似乎都很重要。

让我们回到现实中,现实中许多制度都是建立在超我理论基础上的,比方新闻联播隔三岔五就表扬一个楷模几十年如一日,在多么恶劣的情况下工作,听起来好凄凉啊~

记得认知理论有一条是施者的行为往往取决于受众的反馈。

市场经济从这个角度看不就是供需双方的反馈链理论吗?
如果没有反馈,这个链条能进步吗?

正是存在这种以无私为前提的制度,造成效率的下降和公平的沦丧;正是有这种没有根基的鼓吹无私的舆论下,造成公信的丧失。

楼主那篇关于"不要道德"的文章,在我看来说的也是这个,从人性上去接受道德,从挂在墙上欣赏实在的多。说起道德,我觉得本质还是大众的是非观念,不吐痰,好,正常啊,吐了,丫的大家都鄙视你,叫你抬不起头来;让座,正常啊,不让座,丫的,大家都鄙视你,叫你做不成人…

当然,信誉体制也是很重要的部份,你可以不遵守道德,但你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是个正常人都知道会怎么选择。
听朋友讲的一个故事(不知道是非真有此事),一个德国人,半夜过马路,路上没车,他闯了红灯,被路边楼上老太太看到举报了,接下来的日子,先是保险公司打电话要他多交保险费,接下来工作单位、孩子学校、汽车公司、物业…都以个人安全和信誉等理由或重签合同或享受”特殊“待遇。

并不是说追求超我不好,相反,它是一个有素质的人必须要做的。但以现在的社会现状,现在的精神构建基础,实在是应该在舆论上转转风头了。

楼主用近似偏激的话,说的都是实在的不能再实在的道理,十分喜欢。

记得我那个blog是因为当时看了本叫《经济人生》的书,感觉十分不错,因为是九几年出版的已经没的卖了,前些天跟出版社联系了下,定了几本打算捐出去,还没到货,青色网络如果有时间感兴趣又在北京的话,请发email到我的邮箱: liusong1111@hotmail.com ,到货后我发给你一本。
我挺烦在讨论问题时人家说你去看啥啥书,不过这本书确实不错,值得一看,反正是送人,平时要为生计奔波可能没时间关注这个blog跟大家关流了,呵呵~

2006年03月29日
2006年03月17日

no content.

2006年03月16日

第一次失业浪潮是七十年代末的知青回城,第二次失业浪潮是九十年代末的国企职工下岗,这两次失业浪潮恰逢国民经济正处于调整上升期和高速发展期,再加上国家政策的特别倾斜照顾,其负面影响被压到了最低。



第一次失业浪潮是七十年代末的知青回城,第二次失业浪潮是九十年代末的国企职工下岗,这两次失业浪潮恰逢国民经济正处于调整上升期和高速发展期,再加上国家政策的特别倾斜照顾,其负面影响被压到了最低。


正在进行的第三次失业浪潮的主角是民工和大学生,如果以民工的打工生涯十年至十五年为周期,第一批民工早就失业了,现在都是第二、第三批了。但因为他们根在老家有房有地,离开了工厂也还有田可耕。他们像候鸟一样一批批消失在城镇的上空,倒也无牵无挂。


在追逐利润的教育产业化政策指引下的无计划无节制的高校扩招,使大学生从天之骄子变为落地乌鸡,刚毕业就失业已不是个别现象,近几年累计的失业大学据称已
有上百万人。新闻联播报导现今16岁至29岁的青年人,十一人中就有一人失业,失业率高达9%。但由于他们大部分是独生子女也无负担,还有年轻力壮的资
本,父母也还有能力抚养,啃老一族也就得过且过了。

即将来临的第四次失业浪潮的主角将是白领阶层(白领一词是舶来品,何谓白领由大家见仁见智,笔者难作准确定义)。谁都不愿相信,但将是残酷的现实。这次浪潮涉及面广危害程度大,大家要小心啊!



白领一般都受过高等教育,1995年以前毕业的大学生基本上都进了吃皇粮的单位。现在在私营单位打工的白领基本上是1995年以后毕业的大学生和从皇粮单
位出来的专业技术人员(以追求事业有成的自愿者和国企下岗的被迫者为主体)。他们的现今年龄阶段上限在四十左右,最主要的年龄层在三十左右。



这意味着老白领基本上是1962年左右出生,而1962至1982是中国出生人口最为庞大的二十年婴儿潮,,1982年7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间进行的第三
次全国人口普查,中国大陆人口共1,008,175,288人中,同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的1964年7月1日零时的694,581,759人相比,18年
间共增加313,593,529人,增长45.1%,平均每年增加17,421,863人。加上同期的死亡人数,保守估计二十年内应出生了约四亿五千多万
人。这批人现全部进入了就业期,就业压力和挤压举世罕见,可谓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特别是1998年高校扩招后,2002年后大学生潮汹涌而
至。因中国经济发展不均衡,大学生潮直扑沿海地区。体力民工潮刚刚消退,脑力民工潮又再兴起,中国尤其是沿海地区的老板们,你们真是幸福啊!



没有几个国家会把四十多岁的人列为被淘汰的对象,但中国特殊的人口结构加上经济自由化的体制再加上区域经济发展不均衡,相信几年后没有几个老板面对绝对过
剩的质优价廉年富力强的脑力民工,还会大发慈悲为45岁乃至40岁以上的普通白领留住饭碗。看看现今的招聘广告大部分都特别注明限求职者年龄在40或35
岁以下,届时唯有感慨“既生瑜,何生亮”、“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了。

现今的大部分白领,成长在计划经济提供的低成本读书时代,毕业后又享受着自由经济的大餐,当他们以优越的眼神俯视同龄的民工兄弟和以庆幸的心情看着挤爆招聘会的师弟师妹时,有无发觉不经意间屠刀已向你们举了起来。


现今信心爆棚供楼供车的白领们,十年后向何处去?


中国的老龄化已不可逆转,2020年后50岁以上的人口将会高达约六亿人(以1970年中国人口总数约八亿人,减去50年间1970年前出生人群的死亡人
数约二亿人粗略计算得出),届时将占人口总数的40%以上。05年10月22日南方都市报报道:2030年前后,我国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预计将增至4亿
左右,到2050年我国60岁或65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将分别达到4.5亿和3.35亿,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老年人。因中国未来的二十年内体力劳动将依然是
主要的劳动形式,黄种人相对于白人和黑人较差的体质,尤其是当今大部分私营企业长时间高强度的用工体制对劳动者劳动能力的过度透支,都将使50岁以上乃至
更年轻的劳动者不能从事或很难胜任大量的工作岗位,现今“4050”人员就业艰难可为铁证,以50岁而非国际通用的60岁作为老龄化的标准更加符合中国的
实际。中国古代提倡早婚早育多子多福,从经济的角度考虑就是尽早补充年轻劳动力来承担繁重的农业劳动。中国现行将适龄劳动力的年龄跨度定位于16—60
岁,基本上是不顾国情的一厢情愿。50岁以后何处去打工,绝对将会是摆在我们许多人面前的沉重的现实。

独子政策和当代青年的晚婚晚育甚至不育又使未来的劳动力数量锐减,1990年7月进行了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大陆人口是113368万人,同第三次全国人
口普查的1982年7月1日零时1 008 175 288人相比,八年间共增加了125 507 213人,增长12.45%,平均每年增加15
688
402人。2000年11月1日进行了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大陆人口共126583万人。同第四次全国人口普查1990年7月1日0时的113368万人
相比,十年零四个月共增加了13215万人,增长11.66%。平均每年增加1279万人。2005年1月6日,我国内地第十三亿个小公民诞生,同
2000年11月的126583万人相比,四年零三个月共增加了3417万人,平均每年增加804万人。。二十三年间净增人口约三亿人,加上同期死亡人
数,出生人口约为四亿人,有专家预测至2040年左右中国人口将零增长,2003年广东等沿海地区出现的“民工荒”,不过是青壮年人口开始大规模减少的前
奏。但如果中国为未来储备劳动力而在现今放松计划生育政策,因为现今处于生育年龄的中青年夫妇大部分没有铁饭碗,四五十岁以后都面临失业的风险,一旦现今
允许生育多胎,不仅将马上拉低现今的生活水平,将来也基本上是大人没工作小孩没长大,很多家庭将陷入老天所依少无所养的悲惨境地。中国现在放开生育而解决
老龄化问题,将会使人口问题更加雪上加霜。



特别是现今新生儿男女比例的失衡,又注定将产生二十年后的四千万光棍大军,这些光棍将主要集中在农村和贫困地区,而这些人又恰是中国廉价劳动力的源头。他
们将来连基本的娶妻生子的可能性都没有,面对如此绝望的人生,他们是成为惹事生非的流氓无产者乃至光棍乱国还是老老实实去工厂打苦工,将会是很大的问题。
最近媒体报导的深圳砍手党广州背包党触目惊心的暴力犯罪,以及近几年以村镇为单位的农民结伙流窜犯罪为特征的犯罪专业村镇的不断出现,所折射的部分新生代
民工仇恨报复的畸形心态,已经勾画出了成长在城市边缘的第二代民工中的少数人从农民到流民到暴民的演变痕迹。据统计今年全国GAN机关仅在打击两抢一偷专
项斗争中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竟高达约44万余人。在当今犯罪越来越地域化组织化职业化的发展趋势下,从现今的暴力犯罪到将来的聚众暴乱,也许只有一步之遥。
一旦没有了温训充足的廉价劳动力,中国经济发展的势头应该就要向下了。


而邻近的越南和印度届时将比中国年轻十至十五岁,世界范围内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转移也许将不可避免。从欧美转移到riben又转移到韩国东南亚又转
移到中国,我们有能力保住这世界加工厂的头衔吗?我们引以为荣的世界产量第一的服装玩具家电等,核心技术和品牌又有多少攥在自己的手中?特别是美国
riben及中国T_W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制衡中国,近几年大力扶持、投资印度越南等新兴市场,更使产业转移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04年中国向欧盟出口自行
车约200万辆越南是约150万辆,05年欧盟和美国对中国出口的纺织品设限并需延续至08年,大量订单和投资已转向其他国家,欧盟将于06年实行的近乎
苛刻的机电产品环保标准,又将大幅提高中国企业的生产成本,欧美制定的SA8000国际劳工保障标准虽然客观上有利于提高中国民工的待遇,但也直接削弱了
中国企业的竞争优势。中国凭借廉价劳动力独步世界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局面最多再维持十至十五年。



最近启动的事业单位改革,也许又将使上百万专业技术人员下岗。曾经代表着美好前程的学历文凭职称,在资本和利益的面前不堪一击斯文扫地。失业已不再是体力民工和文盲的专利。现今有些企业已开出了月薪五百元招用应届大学本科毕业生,简直就是比体力民工都不如了。


十至十五年后沿海地区耗尽了二十年婴儿潮的人口红利,将要为他们支付巨额的失业保险和养老保险金,05年10月22日南方都市报报道:世界银行的报告预测
按照目前的制度模式,2001年至2075年间,我国基本养老保险的收支缺口将高达9.15万亿元。收入减少支出增加,现今富得钱花不完的沿海地区财政收
支将日趋紧张。现今大把花钱的新生代高消费零储蓄透支未来的生活习惯,将导致现今40%以上的高储蓄率直线下跌(这一点在riben和韩国已得到验证),
建立在高储蓄率基础上的依靠大量投资拉动经济发展的模式将难以为继(现今每年的固定资产投资金额占到国民生产总值的40%左右,远高于其他国家)。现今横
扫全球的中国制造全球消费的加工出口型经济模式(外贸依存度05年1
8月竞高达80%左右)也很难永葆青春和辉煌,更关键的是大部分的进出口金额和高新技术产品都是由三资企业完成,广东2005年1
7月份进出口总值是二千多亿美元,其中三资企业是1400多亿,民营企业是200多亿。如果外资因各种原因大举撤离,中国经济尤其是沿海地区将马上倒退。
明白这一点,三资企业的超国民待遇、人民币汇率改革的艰难和被人为压低的劳动力价格等问题也就不言自明了。过低的劳动力价格、日趋严重的贫富分化和社会保
障的缺失等因素,使十几亿人口的国内消费需求却成为不了推动经济增长的主动力,国内消费总额只占到GDP的55%,而?力下降更将使消费不断萎缩。对内靠
投资对外靠出口,当今中国经济发展的二大发动机将很难像现在这样活力四射、热情澎湃。



近几年火爆的房地产业使中国的城市报上了华丽的外衣,直观又直接地刺激了许??十五年后现今大批年近六旬拥有住房的老人过世所遗留的住宅将大量空置,因这
批老人很多都受惠于计划经济的福利分房政策,基本上是人手一套,所遗留的房屋数量将十分庞大,如他们的孙子辈不嫌弃住旧房子,将会很幸福地不用似现今的青
年人辛苦供房而有大把现房可住。股市的低迷、国家对外汇黄金市场的管制、超低的银行存款利率,使得房地产成为普通百姓投资保值的近乎唯一选择,据05年
11月统计广州每百户居民拥有的房产是119套。但随着外资银行的进入和各种管制措施的逐步解除,相信不会太久就会有大量资金从房地产市场抽身而出而投资
于其他领域,正如前几年大量资金从股市中流出一样。特别是国家将开征物业税,房产所有人不论有无收益都必须交税,拥有多处房产的收租婆或投资者也许抓住的
不是香饽饽而是烫手的山芋了。九十年代大量涌入沿海地区的失业白领将被迫抛售住房回流内地带走大量资金,这和现今的体力民工回流截然不同,当然也有很多人
不会回流而靠失业金艰难度日。05年9月全国空置商品房面积达1.08亿平方米,按如此速度再累积十年将会是天文数字。近几年过热的房地产市场已超前消费
了大量的未来需求,全国银行发放的个人房贷金额近三万亿元,背负几十万房屋按揭借款的“负翁”满大街都是,据称中国某些大城市居民的平均负债率已超过美
国。如果因各种原因而出现业主大规模断供的局面,银行将出现严重的债务危机,国家将被迫发行大量纸币来填补银行的坏帐,由此将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乃至金融
危机。在追求片面政绩的有关部门和追逐暴利的房产商的联手操纵下,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到底还有多少理性和诚信!建立在几亿超廉价劳动力基础上的经济发展真的
能长久维持房产不败的神话吗?




绝对不能!香港的房产都可以跌掉大半,变何况若大一个中国大陆。随着青壮年人口的不断减少、各种有利于房地产市场的特殊条件和因素的消失、以及经济由高速
发展转为平稳增长,供给过剩需求萎缩房地产价格将直线下跌(按收入比计算当今中国的房价是世界最高,有什么理由再高十五年),这种下跌既可能是绝对值的减
少,正如现今上海房价的下跌,也可能是相对价值的贬值,也许现今需耗尽毕生积蓄的房产将来用十年积蓄就能买断。沿海地区现今下金蛋的房地产业将一蹶不振
(现今很多倾三代人积蓄买房并负债累累的新新人类,你们将要肩负上要赡养四个老人下要抚养一二个小孩中间还要养活自己的重担,一旦房产缩水或遭遇经济危机
天灾人祸,你们将何以生存!),大量下层工作岗位将减少,沿海和内地的下层民众的经济差距和收入将缩小,内地体力民工背井离乡外出打工将无利可图(广东的
民工平均工资十年内名义上涨68元实际大幅下跌可为铁证,如果老板们大幅提高民工工资又将导致成本上升从而丧失竞争力)。交通便利(比如五年后开通武广高
速铁路)所带来的运输成本的降低和货物周转的方便快捷,应该能成为劳动密集型产业加速向内地转移的促进因素。二十多年来为沿海地区慷慨提供廉价劳动力、原
材料又提供广阔市场的内陆地区终于快盼来了人员资金回流、产业转移的发展良机!




广东正大力实施的以汽车钢铁石化为龙头的资本密集型重工业化产业调整和升级,必然不能提供大量的工作岗位,广东仍然将富有但财富将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
中。从劳动密集型产业向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的转变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riben韩国等都已经走过了这样的道路。但中国人口实在太多了,新兴产业将
根本无法容纳如此众多的劳动力,沿海地区的产业升级将必然导致大量的劳动者失去工作,05年上半年深圳就出现了一次民营企业大规模的裁员行动。二十多年来
吸纳了大量外来人口的沿海地区将出现严重的人口过剩,现今很多人以为辛苦供了一套房子就能落地生根永享富贵的设想也许只是一个梦想而已。




内地劳动力在供给上将日益减少,农民就近打工将成为兼业的主流,很多专家学者所宣称的人类历史最大规模的几亿农民进城根本没有可能,其原因第一是国内资源
根本无法支撑如此大规模的城市化,现今全国范围内的煤、油、电、水等基本资源全面紧张可为佐证;批错一个人多生几亿人,中国现在的人口规模本就是错误政策
所导致的一个难堪的现状,以这样的远远超出环境能源承载能力的人口规模简单套用西方国家至多在一亿多人的人口规模上实施的城市化道路,基本上将会是邯郸学
步东施效颦。第二是这个地球根本不可能消费容纳如此众多民工制造的产品,即使欧盟美国的工人全部失业也满足不了,现今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反倾销被诉国就
是证明;第三是中国农村已没有如此众多的富余劳动力,在现有的集体所有承包到户的土地制度下,大规模的农业机械化至少在南方省份很难实行,农业仍然需要大
量的劳动力。因教育滞后技能缺乏收入微薄等原因,现今三十岁以上进城打工的农民由民工转化为定居城市的产业工人或市民几无可能,至40岁或50岁以后仍然
要回乡务农或成为城市流民。现今有些数据将七八人甚至十几个人挤在一间集体宿舍的进城务工农民统计为城市化人口,简直就是欺世盗名。截止至2000年11
月中国0—14岁的人口为28979万人,对应的农业人口按64%的比例计算约为18546万人,未来十五年内上亿年青农民进城定居或打工在客观上都无可
能,否则谁来耕田种粮养活十五亿人!内地城镇的独生子女基本上更加不会成千上万背井离乡到沿海地区打工。建立在大量农民进城定居基础上的城市房地产业将长
盛不衰的判断过于乐观。或最多是进城农民贫民化而没有消费能力,现今全国四千多万失业又失地的进城农民贫民化可为铁证,我们需要世界上最大的贫民窟吗?



未经专业培训的体力民工在需求上将很难满足广东等沿海地区产业升级的要求,新生代民工文化素质的提高和人性的觉醒,也使他们越来越难以接受精神和
肉体都备受煎熬的打工生活,现今很多青少年宁愿失业也不愿打工是时代进步的表现,不从根本上改善民工的生存环境,依然强调要民工任劳任怨吃苦耐劳,依然把
经济的发展基础建立在劳动者的血肉之躯上,这是可耻的奴隶主的思想和行为,必将被社会进步的巨轮碾个粉碎。供给和需求的同时压缩,必然导致孔雀麻雀大规模
东南飞将丧失主客观的基础,现今广东等沿海地区的民工荒只会愈演愈烈(除非实行圈地运动式的土地私有化政策将农民赶进工厂,但这将无异于打开了潘多拉的盒
子,中国历代王朝无不因土地国有的均田制而兴土地私有的土地兼并而亡。毛主席说中国的问题就是农民的问题而农民的问题就是土地的问题绝对英明,1947年
的《中国土地法大纲》确立了土地私有制,到1958年搞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很多农民已经失去土地。笔者哀心盼望现今建设社会主义
新农村运动能够取得成功,不要让千百万农民沦为生产线上的奴工),现今很多劳动密集型产业集中的区域将沦为经济废墟。产业转移加人口老化加劳动力衰减,外
资出钱内地出人的低附加值加工出口型广东发展模式还能维持多久?外来人口是本地户籍人口数倍的东莞深圳还能保住现今的繁荣吗?明天的广东还能再养活一亿三
千万人吗?



人口的变化导致国运兴衰在中国古代已有先例。唐朝人口从624年(唐高祖武德元年)的2274万人增加到755年(唐玄宗天宝十四年)的8775万人,期
间孕育了贞观之治和开元盛世,清朝人口从1661年(顺治十八年)的8490万增加到1805年(乾隆十六年)的33218万人,期间出现了康乾盛世。但
随后唐朝却爆发了安史之乱,清朝开始了百年积弱,其中原因固然很多,但人口总数和年龄结构的变化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如果现今中国的发展模式不能由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的粗放型发展转变为节能高效环保的集约型发展,产业结构不能由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主转变为资本技术密集型产业
为主,国民收入不能由赚点加工费的中国制造转变为获取高利润的中国创造,哪么完全可以断言现在就已是中国发展的顶峰和极限。等到二十年后人口老化资源缺乏
生态恶化等危机一并爆发时,养活自己已属不易,怎敢妄想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



此处不留爷,也许将会处处不留爷。十年前孔雀东南飞十年后西北回,二十年一个轮回,攒下的也许只有一套带不走也不知届时价值几何的房子,这会成为事实吗?



艰苦奋斗一生,到45岁却可能是房子没供完、小孩没长大、工作没着落,出门坐公车都要心疼那二元钱。


白领们,二十出头时嫌你没经验老板不要你,四十多岁时嫌你体衰多病老板炒了你,能够卖个好价钱的时光也就是十多年,也没有多少政治地位前途和经济就业保
障,和体力民工又有多大区别呢?在资本面前,蓝领白领灰领统统都只是创造剩余价值的工具而己。从白领到脑力民工的转变,不过是资本取得的又一次小小胜利。
如果我们还用计划经济的思维陶醉于大城市的户籍“鸟窝”高楼大厦白衬衣,还憧憬凤毛麟角的白手起家的神话会降临在自己头上,那就真应该好好看看《资本论》
或中学政治课本了。



如果我们仍然听任资本追逐利润最大化而无须承担人性道德及社会责任,仍然熟视无睹甚至齐声叫好先富阶层的炒人炒地炒楼炒医炒学,那么马克思一百多年前所说的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里都流着肮脏和罪恶的论断,将是我们很多人的死亡证书。

我们的爷爷奶奶在翻身做主人的豪迈心情下为我们生产了五六个阿叔阿姨,我们的爸爸妈妈在革命形势一片大好的氛围下为我们准备了三四个兄弟姊妹,人
多力量大人多好办事。可现在我们要搞市场经济利益至上效率第一,人多了就是负担人老了更是累赘。这就是我们七八十年代生
人要偿还的上一辈的债,这就是未来中国一个解不开的结。

所以笔者现在虽三十有五还没??不着天下不挨地的二居室去奋斗半生,更不敢去做什么共同富裕的美梦。


绝不能在第四次浪潮中被淹死

超级偶像温家宝在记者招待会上引用萧伯纳的这句话,尽管当时是空对空的避重就轻的言辞,却是一语中的。

老萧的原话是:
Liberty means responsibility. That is why most men dread it. ——George Bernard Shaw
自由意味着责任,这就是多数人害怕自由的缘故。——萧伯纳

多数人意识不到或不愿接受这种责任,这也是我对国情的深切体会。

另一点是国人的盲从/跟风理念,说白了是独立思考的能力,也是一个极大的制约。

体制建设/改良还是要一步步来,从根部着手,偶像,我支持你!

2006年03月14日

最近,哈佛商学院志得意满。根据2月6日公布的数据,该院2003年正式发动一场声势浩大的募捐运动,目标是募集5亿美元。如今成果出来,达到6亿美元。



  哈佛有钱,这并不是什么新闻。若仅凭一个钱字,也不值得我费笔墨。但是,这笔钱背后的理念,却值得深思。



  我一直批评名校展开的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活动。



  这并不是因为操办者口口声声要模仿人家的模式,而是他们在模仿时偷工减料,放弃最关键的环节,学最皮毛的东西。像哈佛、耶鲁这种世界一流大学,和我们最大的不同是什么?人家是私立,是自己在市场中竞争出来的。



  实际上,美国顶尖的大学基本上全是私立。即使绝无仅有的几所州立大学,如密歇根大学等,也越来越依靠民间的财源而非州政府的经费。乃至有人说,现在的名牌州立大学也开始私立化。



  那么,一流的私立大学怎么经营?人家不是靠办班、收学费过日子。要知道,这些私立大学的学费虽然高得吓人,奖学金也高得出奇,特别是对穷孩子,不仅免
掉学费,而且给生活费,花钱请人家来读书。美国精英教育的一个基本理念,就是让每一个才能卓著的孩子有机会接受一流的教育。这样的理念,不仅是在这些名牌
大学,就是在一些私立的“贵族”高中、小学,也得到贯彻。所以,如果你把一个名校收的学费和给出去的奖学金相抵,学校就剩不下几个钱了。要单靠学费,我敢
说所有美国的名牌大学都会迅速破产。



  不依靠政府,又不靠学费,学校靠什么吃饭?靠捐助。



  名校都有一笔巨额的捐助基金,这是学校实力的基础。那么谁来捐呢?过去的毕业生,即校友,便是一大主力。为什么校友们会这么慷慨?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校友们事业成功,挣了大钱,有实力捐款。



  第二,这些校友当年在学校读书时,度过了一生最美好的时光,对校园流连忘返,对学校感恩戴德,成功以后,就像孝敬父母一样孝敬自己的学校。


  按这个逻辑一看,你就明白这些一流大学彼此在竞争什么了。他们的竞争,实际上是产品的竞争,不是教育硬件的竞争。他们要比的是:谁培养的毕业
生日后更成功?谁的教育,给学生的心灵留下了永久的印迹、奠定了他们一生的事业和生活的基础?你到各名校看看就知道,学校对学生,就像家长对自己的孩子一
样体贴备至。这样培养出来的学生,以后能没有出息吗?人家有出息后,能不回来“孝敬”学校吗?


  商学院不同于一般的本科生学院和研究生院,是职业学院,还属于比较依靠学费收入的。而且,美国学生毕业后最认同的是自己读本科的大学,那是惟
一的母校、自己教育的“老家”。日后的职业学院,和自己的关系一般淡得多。可是这次募捐,商学院22000多名校友,即三分之一的硕士班前毕业生慷慨解
囊。人家要不是在这里度过了一生难忘的时刻、对母校充满感激,能这么掏钱吗?


  再看看这6亿怎么花:11400万元将花在学生的奖学金上,超过预定的1亿的目标;10020万元花在雇用教授上,也超过预定的一亿的目标;
12530万元用于技术基础设施的建设,超过12000万元的目标;12750万元用于全球性研究和国际交流,超过预定的1亿的目标;校园整修募集了
8570万元,超出8000万的目标。另有近6000万元的机动基金。给学生的奖学金,占了总金额的将近五分之一。



  按照一般人的看法,所谓私立学校,就是从学生身上赚钱。错了。人家一流的私立学校,是向学生身上投资。一个一流大学,就是一个超级的人才投资组织,能够通过这种投资,把一个一文不名的人造就成百万富翁。所以,当你看到美国各大名校争夺优异的穷学生时,就不会奇怪了。


  由此看来,拿到钱常常只用来盖大楼是不合适的。尽管学校算得似乎很明白:学生来来去去,最终不是学校的资产,可大楼是要永远留在那里的。更有
甚者,是对学生乱收费。如果学生还没有毕业,就觉得自己被剥了一层皮。你能指望这样的学生成功后会回来“孝敬”学校吗?所以,学校要永远把学生看做自己最
宝贵的资产。也只有这样的大学,才是真正的一流大学。



  作者:薛涌 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

在东欧人们为什么投共.产党的票?





原作:(意大利)卢卡.菲拉利



前不久我参加了在布拉格举行的一个会议,这是我第一次访问一个后共.产党国家,如果不算1991年我去过柏林的那一次的话,那时候也许我太年轻,不能完全理解我看到的东西。



今天的布拉格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城市,是欧洲最具魅力的城市之一。在街上走着的时候,我试图想象仅仅是N年前当共.产党当权的时候这些街道是什么样子。那些
柔和而五彩斑斓的建筑二十年前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样子。当地居民告诉我,那时候这个城市色调是灰色的。人们穿着很糟糕,心情沮丧。



在共.产党统治下没有自由的生活仅仅不过是半代人之前的事情,人们没有理由不记得,人们当然很了解那个时代的生活。可是,为什么在捷克现在却有相当比例的人支持回到共产主义呢?



在和前米塞斯研究所同事,这次会议的组织者之一,西蒙.彼罗的一次谈话中,他告诉我,在捷克共和国的上次选举中,共.产党获得了超过20%的选票,现在共.产党是该国第二大政党。我知道共.产党在东欧仍然是一支强大的政治力量,获得了相当多选民的支持。



这是相当奇怪的现象,值得研究。为什么有人渴望奴役制度?为什么人们仍然支持共.产党?



在意大利,我们也有一个共.产党,它有个怪异的名字叫做“共.产党重建”。通常它会获得6%的选票。实际上,许多国家都有共.产党,例如澳大利亚、奥地利、孟加拉国、巴西、加拿大等等。甚至美国也有(实际上有两个)。


我们也许可以认为一些意大利人投共.产党的票是因为人们没有在极权国家生活的经验。人们倾向于追逐空想和愚蠢无知的理论,或者也许乐于追随那些知
识权威。也许那些追随共.产党的人太年轻或者太老,以至于不能完全理解他们选票的含义。
他们享受着我们国家的高度自由,而通过投共.产党的票来表示叛逆、反对。如果他们知道共.产.主义的真实含义,他们也许会改变主意。



这样简单的理论明显不适用于布拉格。这里的人们经历过通过生产来铲除私有财产的毁灭性打击。那意味着取消一切自由。他们在噩梦中生活了四十年,现在刚刚醒来不久。



那么,为什么超过20%的捷克人仍然相信共.产党?在前共.产党国家和其他国家人们投共产.党的票的驱动力是什么?



个人责任 Responsibility



对此有很多种解释,其中我认为最有说服力的一种是说:有些人已经因为长期处在国家主义的环境中而适应于集体主义,形成了集体主义下的道德观,即对国家的依赖,从而缺乏自由理念所伴随的道德观:个人负责。


信仰私有产权和自由社会意味着对个人负责有极高的要求:那些政府在做的事情必须由你自己或者与你合作的他人来完成,而不是由“集体”来完成。责任
应当落在每个个人身上,每个人都要对他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你做出了错误的决策,你要自己买单。如果你成功了,你获得收益,并且有权自由选择如何处置这些
收益。


与此相反,政府的扩大往往意味着对“个人负责”的破坏。在共产主义政权下,“个人负责”是被排斥的。政府越是侵入公民私人生活,人们对越是对个人
行为的缺乏责任意识。政府官僚并不会对他们自己的行为负全部责任。政客,中央银行的官员们,以及法官并不对他们所犯的错误负责。他们在台上掌权的时候,对
他们自己行为的后果实际上是不负任何责任的。


同样的,警察、国营医院的医生、公共学校的教师,都对自己的行为不承担责任。国家工作人员所犯的错误造成的后果通常都是由其他人来承担。买单的是
纳税人,是那些因有意无意冤假错案而入狱的人,以及那些在国营医院因不负责任的误诊而死掉的人,甚至是伊拉克人民,等等。
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甚至于那些受雇于私人机构的人都没有对个人行为负全部责任。政府所构建的越来越庞大的社会保障体系下,私人公司也越来越依赖于政府的帮
助以求能够生存下去。大公司极力游说要求政府补助,进口税收减免以及其他的各种帮助。银行和规模大的行业例如航空公司希望政府宣布他们“由于规模太大而不
能倒闭”。


在这样的环境下,个人也越来越缺乏个人负责的意识。在欧洲,人们在这样的根深蒂固的观念下长大:国家应该对他们的很多方面负有责任:就业、医疗、
免费教育、度假、幸福、陷入绝境时的救助。人们从小被教育相信国家会关心他们个人面临的问题以及满足他们的社会需求。人们相信无论任何情况(失业、生病、
境况窘迫)国家都将帮助他们。


所有这些所造成的恶劣后果是公民对自己的行为不承担全部责任。这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会有道德危机存在。这就产生了这样的机制:一方面,国家工作人
员所犯的错误的责任转嫁给受到错误决策影响的人们(例如直接相关人、纳税人),另一方面,纳税人也要求把责任转嫁给国家。由于他们支付了税收,他们应该要
求回馈,对不对?



我所描述的这些还是在民主国家的政治体制下发生的。我们想像一下在共.产主义国家又是怎样的状况。在那里,责任甚至不会从一个对象转嫁到另一个对象。责任这个词在那里根本就不存在。没有私有财产,所有的事情都依赖国家,当然就没有任何个人对任何事情负责。


当社会民主的或共.产主义制度建立数十年之后,再回到自由制度就相当艰难。人们已经习惯于社会保障体系,以及对责任的转嫁。转型的过程必然是相当
困难。我们不知道从扭曲责任的社会(社会民主主义社会)转型到个人全部负责的社会(自由主义社会)的转型过程将是什么样的。因为这种转型在以前从来没有发
生过。


但是东欧国家这些年经历了从无人负责的社会(共..产主义社会)到扭曲责任社会(社会民主主义社会)的转型。从他们的转型过程中,我们知道人们不
可能在一夜之间学会承担责任。社会愈是失去原有的社会结构链条,人们将会对转嫁责任(就业、医疗、教育、贫困救助等)有更多的要求。
这些要求可能成为共..产党获得选票的基础。


当人们习惯于奴役的时候,对自由并不知道如何运用。我记得有一部电影(不记得名字了)是说几个罪犯在被监禁了四十年后被释放后的故事,他们在适应
自由世界的时候相当艰难(其中一个受雇于超市,去厕所嘘嘘的时候还习惯性地请求超市老板批准,老板差异地说,你想去嘘嘘你去就行了。),因为这是一个和监
狱完全不同的世界,在自由世界里人们期望你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同样的,当你在共.产.主义政权下生活了40年之后,回到自由社会的路程必然异常艰难。



从社会民主主义社会到自由社会也是同样的困难。


对于自由社会是更加繁荣富裕的社会这一点已经没有任何的争论了。但是许多人又说繁荣富裕并不等于幸福,于是追求繁荣富裕也是有疑问的目标。当然,
在西方社会越来越多的人患有抑郁症,以及其他各种精神疾病比如说食欲紊乱(厌食、食欲过盛等等)
。我没有准确的数据证明在美国、瑞典、意大利患有抑郁症的比例高于尼日利亚和印度,但这很可能是事实。


事实上,自由经济并不比国家提供社会保障更能产生人们的生存焦虑。西方国家大多数人生在相对富裕的环境中。他们在18岁之前在学校读书而不用工
作;那之后,他们可能上大学和读研究生,而且用的是政府的资助。也许他们在25、6岁的时候才开始工作(开始完全对自己的生活负责)。众所周知,意大利人
倾向于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时间更长一些,以推迟自己对自己生活负责的时间。如果你在25岁的时候还不需要对你自己的生活负责,那你就很难打破依赖的习惯。



同样的,那些在富裕家庭出生的人对创造财富的艰难缺乏充分的认识。他们年龄越大越感觉到他们不必对财富负责。父母越富裕,他们从政府那里得到的财富越多,父母对孩子就越不能说服孩子他们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在穷国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一个问题(穷国也有富人)。


就这样,通过剥夺我们对自己行为的责任,扩大我们的依赖性,社会民主主义的国家干涉主义者限制了我们追求幸福的能力。大多数人并没有完全明白这种
机制,但是我们的确都受到了这种机制的影响。在社会民主主义国家,人们是失败的,因为他们不再完全掌握自己生活。他们工作,却把收入的一半交给国家,去保
障别人的希望或者去为别人的错误买单;同时他们要求别人满足自己的愿望以及要求别人为自己的错误买单。这种失败的状况在政府扮演重要角色的国家里是造成越
来越多的人抑郁的原因之一。



正是政府的行为造成了人们这样的心理,导致一部分人幻想一个国家包办一切,关心一切,使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永久的保障的社会。政府权力越大,它越是腐蚀破坏人们的心灵和文化。





在共.产主义社会,人们认为国家类似于父母,类似于自己的家,所有的物品和服务都有别人提供而不是由自己生产。共产主义就像鸟儿从来不离开自己的巢一样。


然而关于共产.主义和国家计划的一个事实是:它并不会提供社会保障和幸福——就像在爸爸妈妈的爱护下的快乐回忆一样——而是个人的组织化、集体化
和滥用职权,是一个灰色、停滞、萧条缺乏任何创造力和美的世界,是一个像旧日的灰色的布拉格的社会,而不是现在的辉煌的新布拉格。



上帝保佑我们不要回到从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