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扎。。。

        生活沉闷了很久,我知道那和我的心情有关。可是我的心情没办法好起来。我的身体,一直都没有修养过来。干一点什么就觉得异常疲倦。可是我还是一样不眠不休的在做着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当然,我还得赚钱养活自己。没有自己的钱,就没有安全感。我的心里异常敏感,尤其是别人的眼神和话语。我觉得我快窒息了。很想逃离。

        我挣扎着,放入进入了泥沼之中,越是挣扎越是下陷,而我的面目开始狰狞。已经找不到往日的淡定从容。我憎恶这样的自己,是什么改变了我??生活残酷的鲜血淋漓。关于爱情,关于幸福,关于那些任何美好的词汇都如针扎般让我浑身不自在。过于完美的故事果然只能存在于童话之中。

        我很想家,已经快两年没回了,可是我却没办法回去。。。。

惊醒。。。

        老板娘居高临下,“周XX,这次是你的错吧,你怎么想的???。。。。。(此处省略N字)”我低着头,从始至终只说了一句话“这次是我的责任,我承认,我也知道我承担不起损失。你先把火发了吧。”老板娘拍着手机,就好像青天老爷的惊堂木,而我就是那个已经确定的嫌疑犯,“民妇有罪”,这是潜台词。最后惊堂木一响,“死罪已免,活罪难逃”。于是我就被发配了。

        生孩子以后,我的人生仿佛彻底变了样。我的生活开始水深火热,一度产生了轻生的想法。我不知道为什么别的人对孩子那么有大爱。孩子之于我只是一种责任。想想月子里,我的不眠不休,顺产的痛苦,是我一辈子的噩梦。月子做完后,我落了一身病。本来十分健康的身体,所有的关节都开始疼痛。张牙咧嘴的妊娠纹缩在一起那么刺眼。每天洗戒子,看孩子,做家务。那一段生活简直刻骨铭心。想想居然还是那么心酸,索性不再回头去看。

        回过头来说,看看我又上岗的新工作。这些年来,除了刚出来混的那两年常被老板骂之外,我已经太久没被人这样劈头盖脸的狠砸了。从生孩子以后,我的身体一直没有恢复,精神也一直处于恍惚状态。瞧瞧,犯事儿了吧。给人家造成的损失是我没办法弥补的。嗯,这一下把我骂醒了。生活被太多事情所累,所以居然连职业操守都没概念了。

          我彻夜没睡,生活仿佛从婚姻开始就进入了一个漩涡。我再里面搅合搅合再搅合。搅合到现在,我觉得我快窒息了。可以说,生产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我觉得孩子毁了我太多东西,身体,健康,事业,心理带来的压力,家庭关系的突变,甚至自由。

        我觉得我什么精力都没了,也许工作都暂时不适合我。要不然怎么越做越错???生活很痛苦,可以结束吗????

阶段性结束。。。

        老大的老婆出现,开了一个仅仅用了五分钟的全体会议。

        内容简单:公司从明天关门歇业,开始遣散。

        这个结果意料之中却也突然。老大消失了太久,我已经记不得他上次来公司是多少天以前。

       公司由他老婆接手全权负责。第二天就开始了新的装修工程,不知道要做何用。听说老大在白山被其大舅哥打跪在地。很多版本的揣测。不过那些已经都无任何意义。

        这一次停工的时间也许稍长。因为我也很快要待产了。之后也许要面对奶妈的生活。。。。唉。。。。

一点幸福。。。

         一起入睡的时候,都是他叫我揽着他,那个叫做“小狗觉觉”,他说,习惯有胳膊揽在胸口,若没有就会觉得空荡,不能安眠。

        若是我先入睡了,他总是记得揽住我的同时在脸上啄一小口,若是我入睡的姿势很难摆造型,他便会亲在我的肩头。

        这都是些细小而又模糊的事,可是要记录下来,因为是幸福。

胎梦。。。

        这一年三月的倒春寒持续的时间很长,到了三月底还是零下近十度的天气。这类的天气我都当是冬天。可是每一年的冬天太漫长了,供暖期就六个月,这样说来,一年有半年是冬天,只有两个月的短暂夏季。可是我在地图上找了很久,也没有山清水秀,气候宜人,且没有地震,海啸,洪涝,干旱的交通便利之地。想来想去,除了季节上的差异之外,这里还算是不错的。

        总是很频繁的陷入梦境,很多都是胎梦,有一天晚上同时梦见了狼和老虎。其他的比如老鼠,玉麒麟,这些在周公解梦上都是生儿子的预兆。不知道老祖宗的那些东西是不是真的很灵验。

春光与时光。。。

        三月的太阳下,时常飘起小清雪,零下仍旧十多度的天气,可是延吉的女孩子们已经开始丝袜和凉鞋了。我仍旧全身武装,这个乍暖还寒的时节,我深怕自己惹上一场重感冒。

        婆婆终于回了长春。我仍旧是吐,照这种情况下看,吐到生是没的说了。我的肚子仍旧不明显。尽管医生说,勉强符合标准,其实我知道也许孩子有点瘦弱。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每个中午我都打车出去吃饭,LEE的信用卡刷来刷去,每一餐大概都要上百元,可是吃了也还是会吐。延吉的饭店我已经几乎去了大半。也只换回8斤肉。每次去产检的时候,我都很羡慕那些肚子很大的孕妇。

        找了人,医生说,B超的显示结果可能会是个儿子。有些许失望,总是觉得女儿更贴心,可是想着他将来不用受我这样的苦,心里就略微坦然。上海的房子又提上了日程,选了郊区新建的一处海景房,不知道这次能不能买成。我想二十年以后,不知道小木会不会喜欢上海那个地方,三十年以后,他结婚的时候会不会嫌弃房子有些破旧。我如此希望他可以陪我留在小城,在我身边,过着平淡,安逸,而又快乐的生活。但我知,这一切都不在我的掌控之内。

        婆婆走后,LEE开始承担更多的家务,他干活的时候我就跟着,他比以前更宠溺我,常常“宝妞儿,宝妞儿”的喊我。这是“小宝贝+妞子”结合体的新名词。不过,我很喜欢。有的时候,他打游戏,我就躺在旁边看小说,偶尔搭上一句话,或是突然飘过来的一吻,都让我倍感温馨。

        我知道我们该从点滴中寻找幸福,并懂得感恩。还有一个月我们就相识十载,很长似乎又很短,LEE说,“很快,我们就会这样老去”。。。。

年后记。。。

        这个年,依旧在我的呕吐声中唏哩哗啦的过去。不知是我前世作孽太多,还是这孩子纯心想折磨我,五个月了还这么闹腾,简直就没给我活命的机会。5个月来,只胖了4斤。每天只要出门,就跟那遛弯的宠物狗一样,人家走哪撒尿到哪,我是走哪吐哪,人家圈地盘,可是我这么忙活为嘛?

        年味儿似乎一年比一年淡,街面上寥寥无几的人,零星的鞭炮声,老大送了两箱上等好米和两瓶特供酒,颠颠的非要送到我家门口去。不过我对这两样实在不感兴趣,家里的米很多,没人喝酒,那酒柜里的酒就一年又一年的放着,和那瓶七几年的茅台相比,这个特供实在是不太让人上心。但难辞他一片好意。

        这个年,哪也没去。也没回娘家,回去除了给家里添乱恐怕什么忙也帮不上。初二的时候哥开车带着家人来吃了一顿饭,算是吃了个团圆饭。剩下的日子就是我捧着小说边吐边看。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我知道很少有人会有我这么强烈的反应,可是我还得忍着,很多人说,过了16周还这样,怕是要吐到生。

        唯一值得高兴的是,怕只是立了春。冬天终于过去,虽然还是零下二十度的气温,可是太阳的照射明显变得温暖,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春天来了,就是夏天,夏天来了,我就生产了,不用再这么遭罪。一切终会过去,我得象个战士一样活着。

摇摆的婚姻。。。

        就在昨晚,我和LEE进行了一次史上最认真的关于我们婚姻的讨论,自然的谈到了离婚。

        这一切起因源自于婆婆对我的血泪控诉。显然,有些话日复一日的说,最后听的人也相信那些是真的。我记得刚开始出现那些话的时候,LEE这样对我说:“不要在意,老年人岁数大了,都这样。”如今LEE对于这些话的评价是,总结性的来说:“你就是一只白眼狼,坏人。”我听这话的时候,我的心里要涌出泪来。可是,我还是微笑着接受了。

        来这个家三年以来,我一直小心翼翼,从不曾顶嘴,不曾反驳,我自信无愧于心。我从未要求LEE站在我这一边,但是我希望他是站在中间的。可以客观的,理性的解决这种必须存在的矛盾。可是,现在他变了,自去年开始,婆婆一直住在我家,LEE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她了。每天给我的时间不过是一小时。我一直觉得老人是寂寞的,所以默默的接受了。可如今LEE说,他母亲的血泪控诉,让他听着无比伤心。如果有一天,我和他母亲出现了非得摆在桌面上的问题,他的选择是——离婚。我回答说:“好的”。

        你看婚姻,最终还是如此。如今的我,不想哭,不想闹,我知道他的母亲从8年前就不喜欢我。如果不是我,LEE早就是高干的乘龙快婿。只不过这些年,她屈服于时间。那些她做过的事,伤害的话。LEE说,不要记得,对于老年人来说,她们只记得三个月内发生的事。所以,不要拿三个月以前的事情来说。我哑口无言。

        每一个人,也许都会相信自己的爱情与众不同。无论经历过什么,再艰辛的过程最终的结局都是一样,或结婚,或分手。我开始记不起以前的事,我记不得苏州狮山下那个拥挤的民工房,我记不起我每晚十点在阳台上的等待,我记不起我们拿着地图满上海的找房,我记不起两个人分吃嘉兴那么美味的粽子,我记不起沈阳那个大雨的夜,记不起那个冬天他拎着行李离开的背影,记不起北京火车站那个等待的他,记不起在大连车站我们的相遇。无数次相聚和分离,都不曾使我们动摇。

        可是,现实太残酷了。我们相识还有三个月就满十年了。这十年,我们经历了多少,现在彼此都不记得了。那种我以为相濡以沫,与子偕老的情感突然就变得那么模糊不清。我开始怀疑婚姻,亲情的根基过于强大,以至于不分青红皂白就打败了爱情。

        我开始动摇,对未来有些失去信心。

变。。。

        短信滴滴答答,上面写着“钱真是恶魔,把你这样一个淑女都变成了流氓。”

        我说:“这就是生活,生活把你逼落魄了,把我逼疯了,这再正常不过。”

        其实,我变与没变,这并不重要。这个社会,谈感情伤钱,谈钱伤感情。可惜的是,那时年少,很轻易的付出了感情并搭进了钱财。岁月把那些等待和伤害渐渐的磨砺掉了。于是,我想忘却了。因为我开始什么都不太记得,那些好的,坏的,好象没什么可以念念不忘了。所以,不太容易和一个现在相对陌生的人说出温柔的话。那些狠话,不过是想及早的结束本就已经死去的念想。我们不是一早就说好的么,对于陌生人不该有如此过多的寒暄。

        理想越是美好,现实就越是残酷。我相信我们都想很优雅很潇洒,可是生活如此真实,让我们变得面目可憎。我很努力的挣扎,可是我发现我的信心越来越少。开始变得无比脆弱,无法承受过多的压力。这种压力源自于对未知失去的恐惧。人总是在患得患失中,尤其是当手中拥有很多的时候,拥有的越多,就越害怕失去。我无比怀念十年前的我,扎一个马尾四处游荡,不懂得害怕,不懂得欺骗,不懂得伪装,对于伤害只需要大哭一场,那时的我多单纯且容易满足。

        我总觉得30岁以后才算成年,尽管我们常常说18岁就该为自己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或许我晚熟,或许。。。自30岁之后,我发现自己开始学会了太多生存技巧。我开始学会伪装,虚情假意,开始计较得失,开始衡量付出与得到,开始控制感情,做太多身不由己的事,对和自己没有生活交集的人开始漠不关心,开始学会放开许多事,不再执着,信仰自我。。。。唯一能够拿出来炫耀的是,开始把父母放在心上,学着如何尽孝。

        我们被叫做“生活”的东西,耍的团团转,疲惫不堪。。。

悟。。。

        一个人教会我,

        【信任是用来背叛的,感情是用来出卖的。】

        呵呵,这个世界能够相信的人越来越少了。

        如果你还存有一颗赤诚之心,怜悯之心,善良之心,那么就做好受伤的准备吧。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