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9月27日

与前段时间的“口水仗”相比,本段时间的中国电子商务减少了内战的硝烟,增加了“和平”的气息——主动接受美元的“和平演变”,也有外出“侵略”的,那就是马云和他的阿里巴巴。

卓越投降了,不是向国内的竞争对手当当,而是向世界巨头亚马逊,在2004819日。这可能是2004年中国电子商务领域最大的事件。不用去探询“中国电子商务第一品牌”的名号是谁赐予的,卓越每次在媒体上露面,也的确都可以称做是中国电子商务的新闻。本次7500万美金出售,更是堪称目前中国电子商务领域最为划算的生意之一。B2C,是目前中国电子商务中最难啃的骨头,从8848的启蒙教育到现在,学费越交越多,却没有任何一个网站拿出让人满意的答卷。如今,在美元的推动下,8848从另外一个角度进行着电子商务,卖起了电子商务软件;当当继续努力的学习,仍然在低价方面成绩突出。卓越的精品全库存路线获得了太多人的青睐和关注,却难以给自己足够的回报。所以,雷军还是雷军,不是雷锋,在亚马逊的支票面前,他理所当然地回避了风险,没有继续奉献;所以,亚马逊来了,“中国亚马逊”,发展成了“亚马逊中国”。亚马逊在中国的传道者王峻涛意味深长地说:“再见,卓越;欢迎,亚马逊。”

也许是卓越的名头太大,亚马逊卓越新婚的日子里,还有姻缘在,却被忽视了。北京时间,816日晚8点,全球办公零售巨擘,世界500强之一的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企业 Staples公司CEO在其季度赢利报告中宣称:staples正与中国国内的一家并不十分知名的通过网络和产品期刊销售办公用品的企业——OA365公司形成合资企业,进入全球成长最快的中国办公用品市场。再联想614日,日本最大的网上商城Rakuten宣布将以1.0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携程网21.61%的股份。729日,携程的竞争对手elong被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美国电子商务集团IAC Inter Active Corp6000万美元收购30%股份,被并入世界最大的线上旅行服务公司IAC Travel,成为一个名为IAC Travel亚太的新部门的组成部分。IAC还收购了其部分的认股权证,如果完成认股权证行使之后,IACelong的股权可以占到51%,从而控股elong。国外巨头对中国电子商务市场蕴涵的巨大潜力,已经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越来越多的美元,必将投向中国电子商务;向美元金弹投降的电子商务企业,也必将越来越多。

易趣彻底“美化”。917日,易趣正式与EBAY接轨,新版的网站发布,镜像指向了新的域名:www.ebay.com.cn。这次接轨,与其说是易趣走向世界,不如说是EBAY落地中国。本来就习惯与邵亦波作对的易趣用户,这次闹的比取消买家限制还要凶。易趣的论坛里充满了对新版不满,对接轨不满的帖子,很多人扬言就此别过,改投淘宝。不管用户怎样闹,是否一去不返,EBAY的思路是不会变的,指向ebay.com.cn肯定是一去不返了,唯一可能发生变化的,就是EBAY旁边的“易趣”两个字——还会永远存在吗,会存在多久?

虽然与战争时代的投降相比,电子商务的投降并不包含屈辱,但是中国的企业被国外招安,终究难以让人在情绪上振奋起来。与之相比,阿里巴巴的“侵略”美国,就显得大快人心了。2004910日,在阿里巴巴五周岁庆典上,马云宣布成立阿里学院,这是中国电子商务、乃至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第一个企业商学院。而此前,阿里巴巴挥舞4000万美金巨额支票,在做了半年广告之后,又买断了美国主流财经媒体CNBC2004年全年的广告,向美国推荐阿里巴巴及其中国企业会员。是为上市制造声势也好,是为会员提供服务也好,阿里巴巴的举动,无疑是为中国电子商务赢来来自国界线外的臣服与喝彩。这一举,不但巩固了自己在世界B2B电子商务领域的老大地位,更是扩大了自己的领先优势,也难怪马云放言阿里巴巴要做102年的企业,跨越三个世纪。

投降也好,侵略也罢,都是中国电子商务企业充满活力的体现。而刚刚被通过的《电子签名法》,无疑会给中国电子商务企业更多的活力和动力。可以想象,在投降和侵略的背后,中国的电子商务,将是更加繁荣、诚信、理性的电子商务。

2004年09月15日

2004819日,这是一个中国互联网业,尤其是电子商务行业难以忘记的日子,号称“中国电子商务第一品牌”的卓越网被国际巨头亚马逊以7500万美元收购。尘埃落定之后,扼腕者有之,怀疑者有之,欢喜者有之——扼腕者普遍的想法是卓越被贬值;怀疑者或者认为国情的不同注定亚马逊难以在中国成功,或者坚持认为电子商务在中国艰难依旧;欢喜者更是心怀各异:创业者套现狂喜,投资者获利欣喜,电子商务网站的老板是比价窃喜,还有一些友好人士,则是恭喜。目标曾是“中国亚马逊”,甚至是“亚洲沃尔玛”,现实却变成了“亚马逊中国”。文字顺序的变化,折射出卓越命运的不同归宿,更映射出中国电子商务网站的宿命。

“师夷长技以制夷”,是清朝洋务运动的口号和目标,曾国藩、李鸿章等人想通过引进国外先进的技术和人才加强国防和国力,摆脱受压迫的命运,由于政府没有足够的重视,响应者太少,洋务运动最终没有成功。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仿佛就是在世界信息时代中国进行的洋务运动。同工业时代中国进行的洋务运动相比,信息时代的中国电子商务洋务运动有太多成功的理由:此洋务运动在开放的中国开展,不但有国外先进的技术、人才,还有彼洋务运动不敢想象的社会舆论的推进,大批具有远见卓识的社会精英积极参与,以及国外源源不断的资金。中国的电子商务,是美元拉扯大的,无论理念,还是资本。

美国是中国电子商务的基因库。之所以这么说,不仅仅是因为互联网诞生于美国,更因为电子商务完全是舶来品,在中国占有主导地位的主流电子商务企业,业务模式完全从美国借鉴而来。8848、当当、卓越、E国源于亚马逊,易趣更是完全克隆了EBAY。电子商务网站的信心,除了中国巨大的市场潜力之外,更多的来源于自己的母体,B2C们一再强调亚马逊在美国如何成功,C2C的易趣更是拿EBAY高于门户网站雅虎的市值来为自己鼓气。所以,当“土鳖”王俊涛掌舵8848、雷军创建卓越的时候,人们记忆中的他们,更多的不是老榕这个伟大的网民,也不是雷军这个优秀的程序员,而是8848董事长、卓越创始人,亚马逊在中国的传道者;而当“海龟”俞渝和邵亦波从美国归来之后,人们真正注意他们的既不是世界名校的MBA学位,也不是他们带回来的美金,而是他们带回来的美国模式。美国的基因,给了中国的电子商务网站无比巨大的光环,给了俞渝、邵亦波等“海龟”们意想不到的赞誉和崇拜,也给了王俊涛、雷军等“土鳖”们前所未有的敬仰和关注。

在传教布道阶段,中国电子商务的洋务运动完成了中国电子商务的思想的传播和启蒙、生命的萌芽和诞生。它给中国带来了新的思想,新的经营模式,也带来了新的经济形式。但是,这个阶段中,对赢利过于理想化,生存压力小,对困难估计的不足,导致了很多的冒进,烧钱是那个时期司空见惯的事情,浮躁可能是那个时期最为恰当的描述。为日后的低谷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可能唯一的一个例外,就是埋头苦干的阿里巴巴。谢文回想起那段岁月的时候,这样总结道:“因为光花钱,不挣钱,那时候怎么干怎么对。”

美元是中国电子商务分量最重的母乳。互联网泡沫形成的时候,虽然人民币也争相鼓吹,力量终究是小之又小,一方面电子商务的创业者自己的人民币少的可怜,一方面国内的商业银行贷款难以得到,又缺乏高盛、软银、IDG这类具有雄厚资金实力的风险投资机构。倍受关注的中国的企业,几乎都享受着美元提供的大多数营养,独步天下的阿里巴巴、不可一时的8848……无不如此。境外的美钞,几乎是当时中国电子商务唯一的救命稻草。2000年到2003年初,在互联网泡沫破灭之时,号称旗舰的8848登陆纳斯达克未果,不但失去了登顶电子商务的最好机会,还饱尝了海拔8848米的狂风暴雪,旗舰成了泰坦尼克号,触礁沉没。随着,几乎所有的中国电子商务网站受尽了各个层面的怀疑和煎熬,对于中国电子商务来说,那是个空前的严冬。在纳斯达克下了逐客令之后,美元这根曾经随处可见的稻草几乎匿迹。情急之下,这些网站在撕心裂肺中要么乱抛媚眼,要么干脆就投怀送抱。乱抛媚眼的比比皆是,却鲜有找到婆家的,仍旧摸着瘪瘪的钱袋,含辛茹苦地度日;投怀送抱的行列里,也只有易趣得到了母体美国EBAY的慷慨——20023月,EBAY出资3000万美元,得到了33%的股份,相信EBAY至今还陶醉在当初的如意算盘之中。之后的易趣,也就成了当时互联网业最大的广告主,继续烧钱,风光无限。其间只有一个另类,至今精明无可匹敌的马云早在199910月下旬就违背常理,不可思议地连续从高盛、软银等手中一共笑纳2500万美元,为阿里巴巴储备了充足的粮草,在暴风雪中深入简出,直至赢利。20007月,《福布斯》杂志将马云作为封面人物,这是50年来中国企业家第一次获此殊荣,这也是那段岁月中中国电子商务唯一的亮点。这个亮点,是美国人点燃的。

20033月,SARS袭击了几乎整个中国。人们害怕与人接触,不敢外出购物。这时候,电子商务获得了新的生机。卓越在5天的时间内,销售额突破了1500万元;当当的访问量比上年同期翻了一番,销售额同比增长30%;易趣日交易额猛增到230万元;快被人遗忘的E国营业额增长了56倍,而且每单的单值也增长了近2倍。中国的电子商务,见到了无限的曙光。美元,似乎又可以唾手可得了,当然,那时各个网站想的最多的还是怎样赚更多的人民币。曙光的溢彩透过时空,传到了美国,美元又开始向中国的电子商务挥手了。易趣首先开始了洋务运动,而且进行的很彻底。2003612日,EBAY宣布向易趣增加投资1.2亿美元,收购易趣剩余的全部股份,中国EBAY,变成了EBAY易趣,开始了EBAY中国的进程。回想起创业之初,邵亦波曾经对易趣寄予厚望:“回到祖国,我们受的教育可以发挥最大的作用。10年后,全球500强应该有100家属于中国,我们占据了有利位置,我希望自己能成为这样一家企业的老总。”但是,5年之后,在易趣前景初现光明的时候,他放弃了最初的理想,第一个接受了美元的和平演变。同年1016日,卓越从老虎基金手中融资750万美元,副总裁陈年也放出了“做一个年销售收入过10亿的电子商务!做一个中国电子商务的领导者!做一个中国的亚马逊!”的豪言壮语。陈年表示决心的同时,亚马逊高层一行五人来中国考察,卓越、当当一面张灯结彩,积极接待,一面又在媒体面前争相暗示:“他们因我而来”。当年的最后一天,刚刚走下国际航班的俞渝、李国庆夫妇宣布,老虎基金投资当当1100万美元。当年最为风光的,莫过于129日,携程纳斯达克上市,首个交易日股价就上涨了88.6%,创纳斯达克三年来中国互联网股票的新高。最为出人意外的,当属77日,一直对易趣不屑一顾的马云斥资1亿元,打造了同样是C2C模式的拍卖网站淘宝,并在易趣的围追堵截中大做宣传。中国电子商务以继续吸纳、消化美元所进行的新一轮洋务运动,在复苏的喜悦中开始了。与以往不同的是,无论是融资者,投资者,还是评论家,都反复强调当前所进行的资本运作是理性的。这种理性,表现在投资机构身上是谨慎行事,表现在国际电子商务巨头身上,则是急不可耐。中国电子商务,在喜悦中已经不知不觉地被境外的美元金弹锁定、瞄准。

2004年,在全线飘红的喜悦之余,中国电子商务的洋务运动开始了更深刻的演进。18日,8848携带未曾散尽的美金宣布“王者归来”,推行购物搜索,并一再强调从没有离开过电子商务。217日,半推半就接受了8200美元创造了中国互联网业私募记录之后,马云一再强调说是钱找他,不是他找钱。也许正是因为钱更为主动地找过来,中国电子商务的洋务运动转向了美元更加积极主动的和平演变方向。413日,雅虎的创始人杨致远与新浪总裁汪延在北京一拍即合,一拍网正式成立,世界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与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携手开始了中国电子商务的掘金之路。与此同时,EBAY的女CEO惠特曼在宣布向易趣追加投入3000万美元,以加速易趣在中国的成长。北京时间614日,日本最大的网上商城Rakuten宣布将以1.0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携程网21.61%的股份。729日,携程的竞争对手elong被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美国电子商务集团IAC Inter Active Corp6000万美元收购30%股份,被并入世界最大的线上旅行服务公司IAC Travel,成为一个名为IAC Travel亚太的新部门的组成部分,作为交易的一部分,IAC还收购了其部分的认股权证,如果完成认股权证行使之后,IACelong的股权可以占到51%,从而控股elong。更多的国外电子商务巨头,开始对中国电子商务市场所呈现出来的潜力和吸引力,表示出了极大的兴趣,分一杯羹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

20048月初,当当拒绝亚马逊收购的消息在媒体频频占据了险要位置,拒绝事件发生的时间是7月底。当当称其管理层看好当当未来的发展,不愿意放弃对企业的控制权,只欢迎亚马逊做策略投资。中间透露出的亚马逊开出1.5亿到10亿美元的价格要求控股70%以上的细节,虽然没有经过亚马逊的证实,但也未被亚马逊否认。随后的819日,亚马逊宣布收购卓越,亚马逊2006年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的的确确提前了。当当海外上市的计划,也宣布提前了。李国庆一面从模式和资金等角度表示不看好亚马逊收购卓越,一面表示当当要在2005年海外独自上市。北京时间,816日晚8点,全球办公零售巨擘,世界500强之一的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企业 Staples公司CEO在其季度赢利报告中正式披露,staples正与中国国内的一家并不十分知名的通过网络和产品期刊销售办公用品的企业OA365公司形成合资企业,这一举措将为staples进入全球成长最快的中国办公用品市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业务发展平台,同时也赢得了一个长远的富有战略意义的投资机会。这已充分说明,不仅仅是世界公认的雅虎模式、EBAY模式、亚马逊模式和阿里模式这四大模式的中国克隆受宠,中国的电子商务企业已经广泛地受到了国际资本以及国际巨头的关注。在美国的国际巨头们争相挥舞钞票招安的同时,中国的国际巨头阿里巴巴79日宣布,经过一年的运作,淘宝已经成长为中国C2C电子商务市场的领先者,将继续向淘宝投资3.5亿元人民币,进一步巩固、加大领先优势,并再次向EBAY易趣发布了免费宣言。当当拒绝亚马逊,淘宝挑战EBAY易趣,是2004年中国电子商务洋务运动中自立自强的光辉典范,更多的中国电子商务企业,在洋务运动中选择了向美元投降,成了美元的战利品,把中国电子商务市场即将创造出来的巨大价值,提前转让给了洋人。

私募为了烧钱,上市为了圈钱,出售则是为了套现。中国电子商务洋务运动中,目标大抵如此。而这种现象的后果,则是中国电子商务市场的丰厚回报,将更多地成为美国人的利润。电子商务是洋务不假,电子商务搞洋务运动得以诞生、存活和发展也不假,但信息时代的洋务运动在国家日益强大、市场愈加看好的情况下,把企业卖给洋人,无论如何也让人难以理解,从民族感情和民族利益上,更让人难以接受。

工业时代的“师夷长技以制夷”,到信息时代真的要变为“师夷长技以致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