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4月13日

施密特来中国了,掀起了一片关注。百度上市和雅巴合并后,google的掌门高调来到中国,实在给人们太多的想象。拜会政府官员、更改中文名称、畅谈google计划、解释牌照问题,以及百度的反应等都引起大家的关注,因为这些都是大家长期以来就津津乐道的话题。所以,大家都忽略了王乐发现的一个细节:Google计划收购中国图书馆中的信息。

表面上看,这是google要做什么的问题,而且google觊觎图书馆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没有任何新鲜可言。可实质上,这是互联网带来的技术颠覆问题。

按照一般的推断:互联网,尤其是门户们的出现,让纸媒们日渐势危;google的崛起,又让门户们胆战心惊。同样,因为互联网的存在,文字的版权受到空前的挑战,而google对文字内容长期以来的兴致,使图书馆们受到了太多的威胁。

我不否认这是技术给人们带来的方便,我也很习惯通过互联网查询信息而不是翻书翻报,但技术产生之前的积累,由谁来埋单,新技术的经济受益者,又给信息的原始积累者什么回报呢。门户转载传统媒体的内容,付出了相应的费用,至于费用高低,这是双方最终妥协的结果,而不是大是大非问题。可搜索引擎呢?google把世界上所有的信息都收录进自己的服务器中,使读者们纷纷背离信息的原始制造者甚至都遗忘了原始制造者的时候,google可能会因为满足了用户而满足,用户们也会因为技术满足了自己而满足。可是信息的原始制造者拿什么满足自己,如果他们都因为满足不了自己都退出了,google和用户们又拿什么满足自己呢?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skype身上。我非常喜欢skype,原因很简单:费用低,话质好。所以,有人说,这也是技术颠覆的经典。可是,skype赖以发挥作用的平台由电信运营商建立,这个问题skype根本解决不了。如果skype的颠覆使电信运营商无法获利甚至无法生存,又有哪个运营商会为skype提供土壤和营养生存呢。作为用户,你是希望被skype颠覆的运营商因为无力运营将网络环境失效,还是愿意让电信运营商为了自己的利益限制skype的发展呢?

google和skype一直是我认为最具有颠覆气质和颠覆能力的,同时也是最有破坏力的。它们颠覆的是我们的使用习惯和生活方式,从而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便利。但更重要的是,一旦它们颠覆了自身的生存基础,在信息时代,对自己、对用户、对世界而言,它们的颠覆,就是前所未有的破坏和灾难。所以,当我们看到google被图书馆起诉侵权,看到skype被电信运营商限制使用时,大可不必义愤填膺地拔刀相助,而应当对反对者给予更多的谅解。从某种意义上说,google和skype是它们要颠覆对象的寄生虫,它们的颠覆一旦触动了宿主最敏感的神经时,宿主的反应实际是一种本能,这种本能之中也许有自私自利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干系生存。宿主的倒塌,不仅仅让寄生虫消亡殆尽,还会使我们倒退到让我们更无法容忍的生活状态。使我们连现状都无法享受的技术颠覆,究竟是什么,我们又必须要鼓励它进行到极至吗?

电子邮件颠覆传统邮政业务是目前互联网最成功的颠覆,问题就在于,电子邮件不需要由传统邮政业务来提供生存和发展环境。如果邮政行业一直同电信行业属于同一个主体,结果可能就大不相同。

更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在用户遗忘了收费的传统邮政享受免费的电子邮件时,收费电子邮件有了越来越多的花样,aol和雅虎也开始酝酿邮件收费了。因此可以这样认为,所谓的技术颠覆,实际就是改写利益的分配机制,完全属于利益的搏弈。两种或多种形态同时并存时,用户付出的综合成本和方便程度决定胜负;当只有一种形态存在,甚至一种占绝对优势时,利益的大刀就会毫不犹豫地砍向用户。

2006年04月03日

老白认为,中国互联网=中国娱乐网,并以新浪的名人博客作为佐证。他的观点,我百分之百表示同意。不过,我相信,随着网民数量的增加,社会对互联网的认知越来越深入,中国互联网不会沦为娱乐的道具,而首先会成为工具。目前,我的博客,就是我的工具。虽然因为我做的工作,决定了我不能随意写博客。

说到工具,首先不得不提DoNews博客。我认识老白朱辉龙霍炬潘欣等人,不是通过博客,但深入地了解他们,与他们有深入的接触,都是通过博客。和王乐大林NETBEE小徐虽然交流很多,但阅读他们的博客,也是我必不可少的交流方式。分享刘老师keso等人的精神财富,除了周五的5G评论,更多是通过他们的博客。对我而言,博客是我们众多的交流方式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方式,虽然有时基于博客上的交流完全是单向,比如,他们的博客我看的多,留言少,只顾着分享他们的果实,没有汇报美味。

博客在中国的开始,是精英打着草根的旗号实现自己的话语权。不过,博客在中国真正的普及,并不是精英的作用,更不是名人博客,而是MSN SPACE的大行其道。名人博客,普及的是名人,草根仅仅作为读者,MSN SPACE才让更多真正的草根在不知道博客为何物的情况下成为博客。当然,谁也不能否认,新浪和搜狐作为强势的门户网站在普及博客中起的重要作用,以及各自取得的丰硕成果。不过,相比于名人博客,尤其是利用博客作秀的名人博客,这些不知道什么是博客,在WEB上记录经历抒发情感的的人更符合博客的定义。

博客的本质是内容,但这并不意味着内容是博客的全部。在一个圈子中,博客更是一种沟通的渠道,而且是一个高质量的沟通渠道。在上海当时服务于微软的技术人员王建硕走进北京IT圈的视线,就是一个相当明显的例子。一些爱好IT的非IT人,更是通过博客走近、直到走进这个圈子的。

博客是媒体,严格地说是自媒体。我不认为个人可以通过博客行使媒体的权利,因为媒体的出发点是大局和公正,而非个人好恶和心情。虽然克林顿的绯闻来自于一个博客,很多突发事件都由博客在网上首先进行了传播,但博客仍然不是媒体,博客么传递的不是新闻,更是信息。如果让我选择,我对博客的会有这样的定位,首先是圈子内的交流工具,其次是个人情感和情绪的寄存处,别无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