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7日

第一天上网的确切情况记不清了,只知道是在1998年夏天在学校的办公室里,第一个浏览的网站是搜狐。大汗淋漓的新奇和些许的失望之中,我开始被互联网笼罩。

第一次上网的新鲜,很快因为在当时对我吸引力更大的书籍、杂志、报纸以及篮球所驱散,互联网当时能带来的,远不如现在这样满足我的需求。

参加工作后,因为单位是一个传统的制造企业,电脑更多地承担打字机的功能,自己的工作内容又多和文字相关,鼠标键盘不停翻飞,却仅仅是为了将领导要说的话变成铅字。那个时候,网络,是几千个经销商组成的物流通路。互联网对我来说,很遥远。

此后,在APEC的报道中见到了当时在世界如日中天的杨致远和他的Yahoo,也开始频繁地在电视、报纸和杂志中看到张朝阳的身影,对互联网的兴趣开始逐渐升温,也将自己培养成了网民。不过,那个时候,互联网对我来说仅仅是众多娱乐方式的一种,可有可无。

随着同学好友日益出现在邮箱和QQ之中,我对互联网的依仗越来越多,互联网能给我带来的帮助也越来越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在网上的时间几何级地增长。直到有一天,我离开了马达轰鸣的制造企业,被键盘歌唱的互联网捕获。

在互联网行业正式工作的那一天起,我对网络的依赖便日益增加。如今,我每天在网上的时间超过16个小时,开会带着电脑,约人聊天谈事也要找有无线网络的地方,刚撂下碗筷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电脑屏幕面前。

前几天,因为电脑出了问题送修,四天没有充分的上网条件。这四天里,白天逮着个机会就抢同事的电脑不放,晚上吃过饭径直钻进附近的网吧,不亦乐乎。在这四天的期待和忐忑之中,我认定,我网瘾十足。

感恩节那天,洪波对互联网心存感激。这个不眠之夜,我对互联网说,我算彻底掉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