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5日

30年前,在黑龙江东部边境,一个只有三户人家的小村落,我来到这个世界。因为家里穷,刚刚一岁的哥哥,便不得不开始了漫长的“二等公民”生活。

20年前,家里有了电视机。我不再需要编造各种理由而跑到邻居家看电视,也不再为看电视回家晚而受责骂。虽然《霍元甲》、《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都是在邻居家看的,但我在自己家完整地看完了《倚天屠龙记》,至今还为这件事洋洋得意。

10年前,天灾人祸,体育特长生特招失败,便开始重拾课本,努力学习,终于考上了心仪的大学

现在,离开校门已经7个年头。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进入互联网行业,更没有想到我会进入这个公司——访问的第一个网站、第一个电子邮箱的提供者。

不去想象,10年后,不惑之年的我会是一种什么状态。只是希望,明年的今天,会满足于这一年的努力和积累。

都说三十而立,其实,很多只是刚刚开始。

2006年12月10日

关于那件事,很多人问我感受,我只能报之一笑,感激地告诉问我的人,小事一桩。那件事让我觉得恶心。而且别有用心的那个人,总是以己之心度人,在自己龌龊之后,可怜巴巴地对别人说,它很委屈。

关于那个人,如果非让我评价,我只能付之一笑,把轻蔑全都写在脸上,小人一个。那个人让我想到垃圾。竞争本来是阳光之下智慧和勤劳的脚力,在那个人眼里,却成了阴险和恶毒的繁衍。

那件事的发生,我不感觉意外。但以这种方式披露给世界,实在太过滑稽。天天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幻想让别人化为灰烬,没想到自己的后院,却烧了一把比让自己在大街上裸奔更难堪的火。

那个人的作为,我不感觉意外。江湖虽大,圈子很小,每一个人,都在众人的审视中奔走,没有一件事是秘密,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躲过目光。那个人的假设是,除了它自己,人类都是瞎子,都是傻瓜。

我知道,那件事只是众多不齿中的一件,更多的真相还静静地躺在邮件服务器里不为外人所知。我相信,那件事也不是最后一次,苟合的双方,从来没有知耻后勇的义举,永远只是变本加厉的丧心病狂。

我相信,苟合的双方有本事让大家都不再提起那件事,因为那件事会让世界反胃。我知道,那个人还会继续用虚伪来掩盖它的丑陋,因为这是它的天性。

卑鄙,是它们给自己定制的通行证;高尚,是它们为自己编造的墓志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