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0日

2007年10月4日晚22时34分,玉珠峰大本营搜狐工作帐篷内,当张朝阳在我的电脑中输入www.sohu.com并成功打开网页时,一个新的历史记录诞生了——可可西里无人区和玉珠峰大本营首次实现宽带互联网通信。帐篷外,是6级左右的冷风;帐篷内,原本都在瑟瑟发抖的人,只顾着兴奋,忘记了寒冷。

提到玉珠峰,也许知道的人不多,提到昆仑山,大概都知道,玉珠峰是昆仑山东部的最高峰。提起玉珠峰大本营,知道的可能更少,但提起可可西里无人区,大概都知道,玉珠峰大本营在可可西里无人区边缘。玉珠峰大本营海拔5000米,是同等海拔的大本营中条件最艰苦的一个,历史的统计说明,在玉珠峰大本营因身体无法适应的人数超过了珠穆朗玛大本营。

本次去玉珠峰,高海拔、极限条件下的互联网通信和互联网报道是一个重要的目的。玉珠峰和可可西里从来没有实现过宽带互联网通信,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经验,只能依靠自己摸索。

主要负责本次网络通信的,是合作伙伴中国卫通派过来的工程技术部经理姚瑜,一位很有经验的工程师。他是第一次上高原,从北京飞到西宁的时候,2200米左右的海拔,他适应得还好;到海拔2800米的格尔木,他适应的也不错,甚至在经过海拔4150米的玉珠峰北坡西大滩的时候,他的状态也一如往常。一路上,他协调资源,查阅资料,辛苦和兴奋同在。

9月29日,我和姚瑜到中国卫通青海公司盘点、测试设备。从上午9时,到下午17时,整个8个小时,在海拔2200米的地方作业,当时并没有觉得如何,等回到宾馆的时候,我们才感到难以想象的疲惫,唯一的想法就是睡觉。

10月2日下午14时,我们进入海拔5000米的玉珠峰南坡大本营。这里位于可可西里边缘,东、南、北三面环山,西面连接昆仑山口和青藏公路。从中午开始,这里就会刮起大风,风力一般都在5—6级。我们到大本营的时候,风力有5级左右。比我们早到的张朝阳、王勇峰等早就披上了厚厚的羽绒服御寒。其他的登山队员,也都在帐篷里躲风。

为了能够早些实现网络通信,我们不顾初上高山的严重缺氧,一入营地,我们就立即从车上搬下设备,姚瑜则用罗盘、水平尺等工具寻找最佳架设卫星接收器的位置。由于营地事先已经建好,而卫星接收器的缆线只有10米,再加上发电机的摆放位置受到限制,姚瑜就从综合条件考虑,选定了架设的位置。

由于接收器“大锅”的直径有1.8米,营地风大,我们必须将将接收器支架埋在地下,才能避免大风将接收器的角度吹偏影响网络。我们从营地的工作人员那里借来镐头和铁锹,在选择好的位置开始大兴土木。大本营在玉珠峰西南山脚下地面由碎石和泥沙构成,刨和挖的难度都很大。在5000米的海拔高度奋力地挥动镐头和铁锹,对我们的体力和耐力是极大的挑战。每每一个人挥动几下,就气喘不息,换下一个人继续,张朝阳也同我们一起挥动镐头和铁锹,累得气喘吁吁。整整经过2个小时,我们才按照接收器支架的规格,挖出了深50公分、长近1.5米的十字型深沟。

在5级大风下,将直径1.8米的大锅架起来,同样是很消耗体力的事情。同样用了近2个小时,我们才将所有的设备架设完毕,并接通电源。卫星接收器对转角和俯仰角度的要求极高,严格到0.01度,风力对我们找准并固定角度带来了极大的困难,经常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调试的难度甚至超过了架设。

调试过程中,我们两个人移动大锅,一个人用扳子固定,一个人在帐篷里面调试。张朝阳也亲自参加了调试,5级大风的施工和调试过程中,我们在2个小时中没有任何进展。调试设备一度中断。

晚上9时,我们结束了进入大本营的第一顿饭。饭后我们回到帐篷休息,我和姚瑜之间的话题,仍然是卫星接收器的调试。9时30分,他进入工作帐篷,我则站在了大锅的身边,继续迎风调试。2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几乎精疲力尽,当时的气温也降到了0度以下,严寒和疲劳,让我们不得不中断调试,回帐篷睡觉。

回到帐篷,姚瑜便开始了剧烈的高原反应,呕吐、发烧、头疼。在营地的急救医生那里检查了一下,开了几片药吃过,便钻入睡袋睡觉。同一个帐篷里的金戈发现姚瑜的睡袋是棉的,而且很单薄,无法适应营地的环境,便去营地借来了厚的羽绒睡袋给他。一晚上,原本睡眠很好的姚瑜几乎一夜没睡,头疼和恶心一直折磨着他。

10月3日一早,姚瑜的低烧不但没退,反而有些严重。医生经过诊断后,坚决让他回到200公里外的格尔木市接受治疗。无奈之下,他在帐篷里对我进行了临时培训,然后上了救护车,赶到格尔木市人民医院“报到”。

3日一天,营地的风力比2日还要大些。登山队员们进行徒步拉练,金戈去50公里的西大滩发送稿件(那里有CDMA信号)。我一个人往来于工作帐篷和卫星接收器之间,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同打着吊针的姚瑜请教,一遍又一遍地调整、校对转角和俯仰角,一遍又一遍地操作。期待奇迹的出现。整整一天过去,拉练的登山队员回来了,发送稿件的金戈也回来了,我的进展是,接收器找到了卫星,但没有网络信号。

晚饭之后,我们决定回到格尔木,一方面探视姚瑜的身体状态,一方面再就几个问题现场请教。当然,我还有一个目的,如果可能,第二天一早带他上山,继续测试设备。半夜抵达格尔木之后,在姚瑜的房间里,在医院打了五个吊针的他了解完我遇到的问题之后,便告诉我,第二日他与我一起上山。

4日一早,我们带着姚瑜从格尔木返回大本营。这一天,姚瑜的身体状态并不是很好,我经过一夜海拔2800米的睡眠后,也对海拔5000米的环境产生了很大的不适,但我们都在坚持。刚刚进行完冰川行走和上升下降训练的张朝阳,不顾身体的疲劳,不时地走进我们的工作帐篷看我们的调试结果。赵牧、金戈、刘歌,也对我们提供了不小的帮助。晚上7时10分,电脑捕捉到了微弱的卫星信号,ping的速度平均长达1000ms,虽然这无法实现网络通畅,但这几乎已经可以宣告网络开通了。

就在我们为提高网速绞尽脑汁的时候,下山的车就要出发了,姚瑜不得不随之下山。晚上8时开始,我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和他联络,一点一滴地增强信号,提高网速。22时30分,ping的速度提高至100ms,经验告诉我,这个速度足够了。

我按奈住兴奋,去王队长的营房里找正在同王队长、吕良伟、姜培琳、赵牧等人聊天的市场总监曾怿。我进入帐篷只引起了曾怿的注意,对网络通信异常重视的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悄悄地向她打出一个“OK”的手势,她顿时睁大了眼睛,小声地问了一句“真的?”,我点了一下头。

曾怿和赵牧随我来到冰冷的工作帐篷,正在旁边的帐篷中休息的张朝阳也进了工作帐篷。他接过我的电脑,打开IE,在地址栏中输入www.sohu.com,两秒钟之后,10月4日22时34分,搜狐首页完全打开。

兴奋之余,我用搜狐博客声色版录了一段视频,记录了可可西里和玉珠峰地区首次实现宽带互联网通信这一历史时刻。张朝阳更是更新了一篇博客,正式向世界宣告这一消息,又上传了一张更新博客的图片。国家登山队王队长在随后接受视频采访的时候,这位中国经历高山探险最多的“中国山神”,惊叹互联网的伟大

张朝阳说,大本营网络的开通,是最先进的卫星通信技术同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的结合,在极限环境下取得的这样的成就,显示了搜狐团队的意志力和执行力,充分证明了搜狐能够做好明年奥运火炬上珠峰的网络报道。

张朝阳希望,有事件的地方,就有搜狐。现在,我们可以完全做到,搜狐在,网络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