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0日

2007年10月4日晚22时34分,玉珠峰大本营搜狐工作帐篷内,当张朝阳在我的电脑中输入www.sohu.com并成功打开网页时,一个新的历史记录诞生了——可可西里无人区和玉珠峰大本营首次实现宽带互联网通信。帐篷外,是6级左右的冷风;帐篷内,原本都在瑟瑟发抖的人,只顾着兴奋,忘记了寒冷。

提到玉珠峰,也许知道的人不多,提到昆仑山,大概都知道,玉珠峰是昆仑山东部的最高峰。提起玉珠峰大本营,知道的可能更少,但提起可可西里无人区,大概都知道,玉珠峰大本营在可可西里无人区边缘。玉珠峰大本营海拔5000米,是同等海拔的大本营中条件最艰苦的一个,历史的统计说明,在玉珠峰大本营因身体无法适应的人数超过了珠穆朗玛大本营。

本次去玉珠峰,高海拔、极限条件下的互联网通信和互联网报道是一个重要的目的。玉珠峰和可可西里从来没有实现过宽带互联网通信,没有任何可以借鉴的经验,只能依靠自己摸索。

主要负责本次网络通信的,是合作伙伴中国卫通派过来的工程技术部经理姚瑜,一位很有经验的工程师。他是第一次上高原,从北京飞到西宁的时候,2200米左右的海拔,他适应得还好;到海拔2800米的格尔木,他适应的也不错,甚至在经过海拔4150米的玉珠峰北坡西大滩的时候,他的状态也一如往常。一路上,他协调资源,查阅资料,辛苦和兴奋同在。

9月29日,我和姚瑜到中国卫通青海公司盘点、测试设备。从上午9时,到下午17时,整个8个小时,在海拔2200米的地方作业,当时并没有觉得如何,等回到宾馆的时候,我们才感到难以想象的疲惫,唯一的想法就是睡觉。

10月2日下午14时,我们进入海拔5000米的玉珠峰南坡大本营。这里位于可可西里边缘,东、南、北三面环山,西面连接昆仑山口和青藏公路。从中午开始,这里就会刮起大风,风力一般都在5—6级。我们到大本营的时候,风力有5级左右。比我们早到的张朝阳、王勇峰等早就披上了厚厚的羽绒服御寒。其他的登山队员,也都在帐篷里躲风。

为了能够早些实现网络通信,我们不顾初上高山的严重缺氧,一入营地,我们就立即从车上搬下设备,姚瑜则用罗盘、水平尺等工具寻找最佳架设卫星接收器的位置。由于营地事先已经建好,而卫星接收器的缆线只有10米,再加上发电机的摆放位置受到限制,姚瑜就从综合条件考虑,选定了架设的位置。

由于接收器“大锅”的直径有1.8米,营地风大,我们必须将将接收器支架埋在地下,才能避免大风将接收器的角度吹偏影响网络。我们从营地的工作人员那里借来镐头和铁锹,在选择好的位置开始大兴土木。大本营在玉珠峰西南山脚下地面由碎石和泥沙构成,刨和挖的难度都很大。在5000米的海拔高度奋力地挥动镐头和铁锹,对我们的体力和耐力是极大的挑战。每每一个人挥动几下,就气喘不息,换下一个人继续,张朝阳也同我们一起挥动镐头和铁锹,累得气喘吁吁。整整经过2个小时,我们才按照接收器支架的规格,挖出了深50公分、长近1.5米的十字型深沟。

在5级大风下,将直径1.8米的大锅架起来,同样是很消耗体力的事情。同样用了近2个小时,我们才将所有的设备架设完毕,并接通电源。卫星接收器对转角和俯仰角度的要求极高,严格到0.01度,风力对我们找准并固定角度带来了极大的困难,经常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调试的难度甚至超过了架设。

调试过程中,我们两个人移动大锅,一个人用扳子固定,一个人在帐篷里面调试。张朝阳也亲自参加了调试,5级大风的施工和调试过程中,我们在2个小时中没有任何进展。调试设备一度中断。

晚上9时,我们结束了进入大本营的第一顿饭。饭后我们回到帐篷休息,我和姚瑜之间的话题,仍然是卫星接收器的调试。9时30分,他进入工作帐篷,我则站在了大锅的身边,继续迎风调试。2个小时过去了,我们几乎精疲力尽,当时的气温也降到了0度以下,严寒和疲劳,让我们不得不中断调试,回帐篷睡觉。

回到帐篷,姚瑜便开始了剧烈的高原反应,呕吐、发烧、头疼。在营地的急救医生那里检查了一下,开了几片药吃过,便钻入睡袋睡觉。同一个帐篷里的金戈发现姚瑜的睡袋是棉的,而且很单薄,无法适应营地的环境,便去营地借来了厚的羽绒睡袋给他。一晚上,原本睡眠很好的姚瑜几乎一夜没睡,头疼和恶心一直折磨着他。

10月3日一早,姚瑜的低烧不但没退,反而有些严重。医生经过诊断后,坚决让他回到200公里外的格尔木市接受治疗。无奈之下,他在帐篷里对我进行了临时培训,然后上了救护车,赶到格尔木市人民医院“报到”。

3日一天,营地的风力比2日还要大些。登山队员们进行徒步拉练,金戈去50公里的西大滩发送稿件(那里有CDMA信号)。我一个人往来于工作帐篷和卫星接收器之间,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同打着吊针的姚瑜请教,一遍又一遍地调整、校对转角和俯仰角,一遍又一遍地操作。期待奇迹的出现。整整一天过去,拉练的登山队员回来了,发送稿件的金戈也回来了,我的进展是,接收器找到了卫星,但没有网络信号。

晚饭之后,我们决定回到格尔木,一方面探视姚瑜的身体状态,一方面再就几个问题现场请教。当然,我还有一个目的,如果可能,第二天一早带他上山,继续测试设备。半夜抵达格尔木之后,在姚瑜的房间里,在医院打了五个吊针的他了解完我遇到的问题之后,便告诉我,第二日他与我一起上山。

4日一早,我们带着姚瑜从格尔木返回大本营。这一天,姚瑜的身体状态并不是很好,我经过一夜海拔2800米的睡眠后,也对海拔5000米的环境产生了很大的不适,但我们都在坚持。刚刚进行完冰川行走和上升下降训练的张朝阳,不顾身体的疲劳,不时地走进我们的工作帐篷看我们的调试结果。赵牧、金戈、刘歌,也对我们提供了不小的帮助。晚上7时10分,电脑捕捉到了微弱的卫星信号,ping的速度平均长达1000ms,虽然这无法实现网络通畅,但这几乎已经可以宣告网络开通了。

就在我们为提高网速绞尽脑汁的时候,下山的车就要出发了,姚瑜不得不随之下山。晚上8时开始,我通过海事卫星电话和他联络,一点一滴地增强信号,提高网速。22时30分,ping的速度提高至100ms,经验告诉我,这个速度足够了。

我按奈住兴奋,去王队长的营房里找正在同王队长、吕良伟、姜培琳、赵牧等人聊天的市场总监曾怿。我进入帐篷只引起了曾怿的注意,对网络通信异常重视的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悄悄地向她打出一个“OK”的手势,她顿时睁大了眼睛,小声地问了一句“真的?”,我点了一下头。

曾怿和赵牧随我来到冰冷的工作帐篷,正在旁边的帐篷中休息的张朝阳也进了工作帐篷。他接过我的电脑,打开IE,在地址栏中输入www.sohu.com,两秒钟之后,10月4日22时34分,搜狐首页完全打开。

兴奋之余,我用搜狐博客声色版录了一段视频,记录了可可西里和玉珠峰地区首次实现宽带互联网通信这一历史时刻。张朝阳更是更新了一篇博客,正式向世界宣告这一消息,又上传了一张更新博客的图片。国家登山队王队长在随后接受视频采访的时候,这位中国经历高山探险最多的“中国山神”,惊叹互联网的伟大

张朝阳说,大本营网络的开通,是最先进的卫星通信技术同最先进的互联网技术的结合,在极限环境下取得的这样的成就,显示了搜狐团队的意志力和执行力,充分证明了搜狐能够做好明年奥运火炬上珠峰的网络报道。

张朝阳希望,有事件的地方,就有搜狐。现在,我们可以完全做到,搜狐在,网络就在。

2007年05月04日

Digg“密码门”事件,最终以Kavin Rose的一段博客声明而暂时告一段落:

    But now, after seeing hundreds of stories and reading thousands of comments, you’ve made it clear. You’d rather see Digg go down fighting than bow down to a bigger company. We hear you, and effective immediately we won’t delete stories or comments containing the code and will deal with whatever the consequences might be.

    If we lose, then what the hell, at least we died trying。

似乎这是民主的胜利,网民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于是,有人认为,这就是Web2.0伟大的力量;于是,有人说,世界就应该是平的。但是,很不幸,这是一个谬论。

作为一个网民,我同样希望自己能够在网上获得最多的便利,自己的利益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我也知道,当利用网上获取的破解信息免费使用各种本应收费的服务时,那种成就感和窃喜会是多么的强烈。这是典型的用户需求和用户利益,也是几乎所有网民的想法。

如果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被鼓励,众多人力物力财力堆积出来的发明创造,瞬间便会被互联网施舍给全世界。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了创新——不是没能力,而是没本钱。

于是,再也不会有什么新鲜玩意可以满足我们的成就感和新需求了,差不多所有的人都眼巴巴地等着你免费奉献些智慧和勤劳,然后他们再堂而皇之地以民主和需求的名义无偿地拿去,向全世界宣扬他们的聪明和机灵,还会有很多受益者感叹:世界真是平的。

你要是抗议,对不起,无效,因为你要剥夺除了你之外所有人的利益,这是霸权,是垄断。你要不抗议,很好,至少你不招骂了,但谁也不会感谢你,我是在XXX网站上找到的,和你无关,而且,也不知道你是谁。

用户有需求,用户有利益,但如此满足用户需求保护用户利益,用户的需求只能退化,用户的利益也就沦为了侵犯。退化是因为没有了创造,侵犯的结果是没有人创造。

缺少起码的规则,无论是脑力还是体力,谁还会愿意付出智慧和勤劳呢?规则可能很限制了绝大多数的人,规则甚至很残酷,但规则必不可少。

专利是规则,保护创新的规则,尽管会形成垄断。这种规则下的垄断是创新形成的,谁都有创新的机会,只要你创新了,下一个垄断者就是你,周而复始。有了这样的规则,才有人愿意创新,我们的需求才会不断地被满足,发展才会成为现实。机会是平等的。这似乎是个悖论,但这是我们必须面对和尊重的现实。

搜狐同Google的输入法之争,有很多人和我说,你们别争了,Google偷你们的词库不假,侵犯你们的专利属实,但受益的是网民。可受益的是网民么?不是,受益的只有Google,以及它的那些虚荣心极强感性的粉丝。都像Google这样依靠“借鉴”来“造福”网民,所有的企业都会选择等待而非行动了,网民最终成为受害者。

三个和尚的故事,我们似乎应该重新读,认真悟了。

2006年12月10日

关于那件事,很多人问我感受,我只能报之一笑,感激地告诉问我的人,小事一桩。那件事让我觉得恶心。而且别有用心的那个人,总是以己之心度人,在自己龌龊之后,可怜巴巴地对别人说,它很委屈。

关于那个人,如果非让我评价,我只能付之一笑,把轻蔑全都写在脸上,小人一个。那个人让我想到垃圾。竞争本来是阳光之下智慧和勤劳的脚力,在那个人眼里,却成了阴险和恶毒的繁衍。

那件事的发生,我不感觉意外。但以这种方式披露给世界,实在太过滑稽。天天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幻想让别人化为灰烬,没想到自己的后院,却烧了一把比让自己在大街上裸奔更难堪的火。

那个人的作为,我不感觉意外。江湖虽大,圈子很小,每一个人,都在众人的审视中奔走,没有一件事是秘密,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躲过目光。那个人的假设是,除了它自己,人类都是瞎子,都是傻瓜。

我知道,那件事只是众多不齿中的一件,更多的真相还静静地躺在邮件服务器里不为外人所知。我相信,那件事也不是最后一次,苟合的双方,从来没有知耻后勇的义举,永远只是变本加厉的丧心病狂。

我相信,苟合的双方有本事让大家都不再提起那件事,因为那件事会让世界反胃。我知道,那个人还会继续用虚伪来掩盖它的丑陋,因为这是它的天性。

卑鄙,是它们给自己定制的通行证;高尚,是它们为自己编造的墓志铭。

2006年11月27日

第一天上网的确切情况记不清了,只知道是在1998年夏天在学校的办公室里,第一个浏览的网站是搜狐。大汗淋漓的新奇和些许的失望之中,我开始被互联网笼罩。

第一次上网的新鲜,很快因为在当时对我吸引力更大的书籍、杂志、报纸以及篮球所驱散,互联网当时能带来的,远不如现在这样满足我的需求。

参加工作后,因为单位是一个传统的制造企业,电脑更多地承担打字机的功能,自己的工作内容又多和文字相关,鼠标键盘不停翻飞,却仅仅是为了将领导要说的话变成铅字。那个时候,网络,是几千个经销商组成的物流通路。互联网对我来说,很遥远。

此后,在APEC的报道中见到了当时在世界如日中天的杨致远和他的Yahoo,也开始频繁地在电视、报纸和杂志中看到张朝阳的身影,对互联网的兴趣开始逐渐升温,也将自己培养成了网民。不过,那个时候,互联网对我来说仅仅是众多娱乐方式的一种,可有可无。

随着同学好友日益出现在邮箱和QQ之中,我对互联网的依仗越来越多,互联网能给我带来的帮助也越来越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在网上的时间几何级地增长。直到有一天,我离开了马达轰鸣的制造企业,被键盘歌唱的互联网捕获。

在互联网行业正式工作的那一天起,我对网络的依赖便日益增加。如今,我每天在网上的时间超过16个小时,开会带着电脑,约人聊天谈事也要找有无线网络的地方,刚撂下碗筷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电脑屏幕面前。

前几天,因为电脑出了问题送修,四天没有充分的上网条件。这四天里,白天逮着个机会就抢同事的电脑不放,晚上吃过饭径直钻进附近的网吧,不亦乐乎。在这四天的期待和忐忑之中,我认定,我网瘾十足。

感恩节那天,洪波对互联网心存感激。这个不眠之夜,我对互联网说,我算彻底掉进来了。

2006年05月26日

摩根大通刚刚发布报告认为eBay和雅虎最有可能结盟,Ebay和雅虎仅在一天后就配合了分析师,达成了战略合作。应了一句: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这次结盟,所受影响最大的当属Google。电子商务,尤其是中小企业电子商务一直是搜索引擎的生存命脉,作为全球最大的购物网站,Ebay一直是搜索引擎最大的买主之一,也是雅虎、Google和MSN争相讨好的对象。对于Google来说,Ebay就是最不可失去的客户。

回溯过去,Google的确为雅虎搜索提供了技术服务,使雅虎取得了成功,也因为雅虎羽翼丰满;Google的确为eBay带来了巨量的用户,成为eBay最重要的合作伙伴。然而,这种情况被Google伸出的触角一一打破:

1998年9月,Google推出了搜索引擎Google试用版;
2003年12月,Google推出了比较购物Froogle;
2004年1月,Google推出了基于SNS的交友社区Orkut
2004年4月,Google推出了免费电子邮件Gmail;
2005年8月,Google推出了即时聊天工具Google Talk
2005年10月,一位博客披露Google要推出Google钱包
2005年10月,Google证实在测试Google Base
……

这几项新增加的服务,对于eBay来说,Shopping、Skype、Paypal和Craigslist不再高枕无忧;对于雅虎来说,Yahoo360和雅虎邮箱也面临着挑战压力。

虽然Google的这几款产品并没有像它的搜索引擎那样成功,但它的野心却因此完全地暴露出来。这份野心,无论对于给Google提供了充足的养分并开始有些依赖Google的eBay来讲,还是对早期采用Google技术将Google养大的雅虎而言,不能不说是一个又一个的危险信号,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作为最成功的搜索引擎,Google早期的策略是,通过提供最精确的搜索结果,让用户尽快离开自己,这也是它成功的最大原因。而当Google成功后,它不再满足用户找到信息就离开自己,开始想方设法地将用户留住。从单纯地提供搜索结果给别人提供用户,到不断地推出新产品为自己黏住用户,Google的触角四处伸张,一次又一次地进入了别人的领地。对于早已在某一领域内取得成功的网站来说,这无疑被认为是侵略。

谁也不可否认,Google是一个充满创新和创造的公司,令人尊敬,可以用伟大来形容。但令人尊敬不意味着可以四面树敌,伟大不意味着可以破坏生态系统。Google的新产品和新服务,在别的网站是核心业务,在Google身上,就是掠夺资源破坏环境。

显然高傲的Google不仅没有认识到这些问题,还借助舆论的吹捧不断地制造着惊讶,甚至将自己定义成为微软的竞争对手,使得大多数人认为微软无法打败Google。Google的触角也因此涉足到更多领地,就在自己的触角所过之处,Google从神话沦为公敌。阻击Google,几乎已经成为世界互联网的头等大事。

雅虎和MSN重树搜索,Ebay同雅虎结盟,Amazon同MSN合作,以及微软即将发布的IE7.0浏览器、Live战略以及Windows Vista操作系统,这些都是阻击和追杀Google的序幕。对于Google来说,自己伸出的触角正在为自己挖掘坟墓,而噩梦才刚刚开始。

如果说Google是天才,那么Ebay、雅虎、Amazon等就是大师,而微软简直就是无所不能的神圣。一个大师可能会被天才打败,两个大师因为对抗一个天才的结盟则很难让其得手。更何况,无所不能的神圣也正在积极地绞杀这个天才呢?

2006年05月17日

泡泡之家?hao123?泡泡俱乐部?什么关系?这个帖子吸引了我,也看到了这样的结果。

刚刚在张树新前辈和牛文文老师的指点下《对话》完,李想还想做什么?

2006年04月13日

施密特来中国了,掀起了一片关注。百度上市和雅巴合并后,google的掌门高调来到中国,实在给人们太多的想象。拜会政府官员、更改中文名称、畅谈google计划、解释牌照问题,以及百度的反应等都引起大家的关注,因为这些都是大家长期以来就津津乐道的话题。所以,大家都忽略了王乐发现的一个细节:Google计划收购中国图书馆中的信息。

表面上看,这是google要做什么的问题,而且google觊觎图书馆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没有任何新鲜可言。可实质上,这是互联网带来的技术颠覆问题。

按照一般的推断:互联网,尤其是门户们的出现,让纸媒们日渐势危;google的崛起,又让门户们胆战心惊。同样,因为互联网的存在,文字的版权受到空前的挑战,而google对文字内容长期以来的兴致,使图书馆们受到了太多的威胁。

我不否认这是技术给人们带来的方便,我也很习惯通过互联网查询信息而不是翻书翻报,但技术产生之前的积累,由谁来埋单,新技术的经济受益者,又给信息的原始积累者什么回报呢。门户转载传统媒体的内容,付出了相应的费用,至于费用高低,这是双方最终妥协的结果,而不是大是大非问题。可搜索引擎呢?google把世界上所有的信息都收录进自己的服务器中,使读者们纷纷背离信息的原始制造者甚至都遗忘了原始制造者的时候,google可能会因为满足了用户而满足,用户们也会因为技术满足了自己而满足。可是信息的原始制造者拿什么满足自己,如果他们都因为满足不了自己都退出了,google和用户们又拿什么满足自己呢?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skype身上。我非常喜欢skype,原因很简单:费用低,话质好。所以,有人说,这也是技术颠覆的经典。可是,skype赖以发挥作用的平台由电信运营商建立,这个问题skype根本解决不了。如果skype的颠覆使电信运营商无法获利甚至无法生存,又有哪个运营商会为skype提供土壤和营养生存呢。作为用户,你是希望被skype颠覆的运营商因为无力运营将网络环境失效,还是愿意让电信运营商为了自己的利益限制skype的发展呢?

google和skype一直是我认为最具有颠覆气质和颠覆能力的,同时也是最有破坏力的。它们颠覆的是我们的使用习惯和生活方式,从而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便利。但更重要的是,一旦它们颠覆了自身的生存基础,在信息时代,对自己、对用户、对世界而言,它们的颠覆,就是前所未有的破坏和灾难。所以,当我们看到google被图书馆起诉侵权,看到skype被电信运营商限制使用时,大可不必义愤填膺地拔刀相助,而应当对反对者给予更多的谅解。从某种意义上说,google和skype是它们要颠覆对象的寄生虫,它们的颠覆一旦触动了宿主最敏感的神经时,宿主的反应实际是一种本能,这种本能之中也许有自私自利的成分,但更多的,还是干系生存。宿主的倒塌,不仅仅让寄生虫消亡殆尽,还会使我们倒退到让我们更无法容忍的生活状态。使我们连现状都无法享受的技术颠覆,究竟是什么,我们又必须要鼓励它进行到极至吗?

电子邮件颠覆传统邮政业务是目前互联网最成功的颠覆,问题就在于,电子邮件不需要由传统邮政业务来提供生存和发展环境。如果邮政行业一直同电信行业属于同一个主体,结果可能就大不相同。

更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在用户遗忘了收费的传统邮政享受免费的电子邮件时,收费电子邮件有了越来越多的花样,aol和雅虎也开始酝酿邮件收费了。因此可以这样认为,所谓的技术颠覆,实际就是改写利益的分配机制,完全属于利益的搏弈。两种或多种形态同时并存时,用户付出的综合成本和方便程度决定胜负;当只有一种形态存在,甚至一种占绝对优势时,利益的大刀就会毫不犹豫地砍向用户。

2006年04月03日

老白认为,中国互联网=中国娱乐网,并以新浪的名人博客作为佐证。他的观点,我百分之百表示同意。不过,我相信,随着网民数量的增加,社会对互联网的认知越来越深入,中国互联网不会沦为娱乐的道具,而首先会成为工具。目前,我的博客,就是我的工具。虽然因为我做的工作,决定了我不能随意写博客。

说到工具,首先不得不提DoNews博客。我认识老白朱辉龙霍炬潘欣等人,不是通过博客,但深入地了解他们,与他们有深入的接触,都是通过博客。和王乐大林NETBEE小徐虽然交流很多,但阅读他们的博客,也是我必不可少的交流方式。分享刘老师keso等人的精神财富,除了周五的5G评论,更多是通过他们的博客。对我而言,博客是我们众多的交流方式中不可或缺的重要方式,虽然有时基于博客上的交流完全是单向,比如,他们的博客我看的多,留言少,只顾着分享他们的果实,没有汇报美味。

博客在中国的开始,是精英打着草根的旗号实现自己的话语权。不过,博客在中国真正的普及,并不是精英的作用,更不是名人博客,而是MSN SPACE的大行其道。名人博客,普及的是名人,草根仅仅作为读者,MSN SPACE才让更多真正的草根在不知道博客为何物的情况下成为博客。当然,谁也不能否认,新浪和搜狐作为强势的门户网站在普及博客中起的重要作用,以及各自取得的丰硕成果。不过,相比于名人博客,尤其是利用博客作秀的名人博客,这些不知道什么是博客,在WEB上记录经历抒发情感的的人更符合博客的定义。

博客的本质是内容,但这并不意味着内容是博客的全部。在一个圈子中,博客更是一种沟通的渠道,而且是一个高质量的沟通渠道。在上海当时服务于微软的技术人员王建硕走进北京IT圈的视线,就是一个相当明显的例子。一些爱好IT的非IT人,更是通过博客走近、直到走进这个圈子的。

博客是媒体,严格地说是自媒体。我不认为个人可以通过博客行使媒体的权利,因为媒体的出发点是大局和公正,而非个人好恶和心情。虽然克林顿的绯闻来自于一个博客,很多突发事件都由博客在网上首先进行了传播,但博客仍然不是媒体,博客么传递的不是新闻,更是信息。如果让我选择,我对博客的会有这样的定位,首先是圈子内的交流工具,其次是个人情感和情绪的寄存处,别无他想。

2006年03月23日

牵手奥运会的事情仿佛依旧在昨天,那份兴奋与激动还没有消退。今天,另一份兴奋和激动扑面而至:搜狐又成了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被授权可以发布视频内容的门户网站

新闻发布会后回到公司,参加张朝阳的媒体专访。专访结束后,牛哥对张朝阳说,感觉搜狐的发展还是有点不够快,张朝阳反问在场的人,你们觉得我们的发展快不快。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从不同的角度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牛哥之所以这么说,我想是因为他对搜狐的看好,以及他对搜狐有更高的期望。

2005年6月29日,我正式成为搜狐员工。上班的第二天,就参加了第二届互联网与新通信高峰论坛,从那天起,活动成了我最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一个个活动,伴随着我一步步熟悉搜狐。搜狗美女野兽登山自驾中国搜狗女声搜狐成为奥运会赞助商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狗年搜狗张朝阳敲响纳斯达克开市钟等一系列的活动,让我对搜狐有了越来越深刻的认识。

八个月里,我对搜狐最大的印象是佳音不断。八个月的时间不是很久,但对于做市场的人来说,在一个地方沉心做事不思变动这么久,并不容易。不思变动,就是因为,感觉到了搜狐的发展。能在发展中的大公司做一些自己可以做、喜欢做而且能做好的事情,我很在意,也很喜欢。当然,如果自己能成为搜狐发展的原因之一,我会更在意,更喜欢。

今天活动中进行的事情,无论在世界杯和互联网历史上,都是一个里程碑,对搜狐来说,更是发展的助力器。为了更清晰地了解非媒体独立网民对这件事的看法,特意邀请了几位blogger参加发布会潘欣霍炬已经将自己的感想先后写了出来。他们想的,他们说的,更代表网民。

2006年03月22日

时间:2006年3月23日13点

地点:中国大饭店大都会议厅C厅

人物:斗牛士blogger以及经常来斗牛士的blogger

事件:见证世界杯互联网报道历史上的全新时刻

名额:10人

报名:13601173132    刘鑫智

截止:2006年3月23日3点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