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5月04日

Digg“密码门”事件,最终以Kavin Rose的一段博客声明而暂时告一段落:

    But now, after seeing hundreds of stories and reading thousands of comments, you’ve made it clear. You’d rather see Digg go down fighting than bow down to a bigger company. We hear you, and effective immediately we won’t delete stories or comments containing the code and will deal with whatever the consequences might be.

    If we lose, then what the hell, at least we died trying。

似乎这是民主的胜利,网民的需求得到了满足。于是,有人认为,这就是Web2.0伟大的力量;于是,有人说,世界就应该是平的。但是,很不幸,这是一个谬论。

作为一个网民,我同样希望自己能够在网上获得最多的便利,自己的利益能够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我也知道,当利用网上获取的破解信息免费使用各种本应收费的服务时,那种成就感和窃喜会是多么的强烈。这是典型的用户需求和用户利益,也是几乎所有网民的想法。

如果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被鼓励,众多人力物力财力堆积出来的发明创造,瞬间便会被互联网施舍给全世界。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有了创新——不是没能力,而是没本钱。

于是,再也不会有什么新鲜玩意可以满足我们的成就感和新需求了,差不多所有的人都眼巴巴地等着你免费奉献些智慧和勤劳,然后他们再堂而皇之地以民主和需求的名义无偿地拿去,向全世界宣扬他们的聪明和机灵,还会有很多受益者感叹:世界真是平的。

你要是抗议,对不起,无效,因为你要剥夺除了你之外所有人的利益,这是霸权,是垄断。你要不抗议,很好,至少你不招骂了,但谁也不会感谢你,我是在XXX网站上找到的,和你无关,而且,也不知道你是谁。

用户有需求,用户有利益,但如此满足用户需求保护用户利益,用户的需求只能退化,用户的利益也就沦为了侵犯。退化是因为没有了创造,侵犯的结果是没有人创造。

缺少起码的规则,无论是脑力还是体力,谁还会愿意付出智慧和勤劳呢?规则可能很限制了绝大多数的人,规则甚至很残酷,但规则必不可少。

专利是规则,保护创新的规则,尽管会形成垄断。这种规则下的垄断是创新形成的,谁都有创新的机会,只要你创新了,下一个垄断者就是你,周而复始。有了这样的规则,才有人愿意创新,我们的需求才会不断地被满足,发展才会成为现实。机会是平等的。这似乎是个悖论,但这是我们必须面对和尊重的现实。

搜狐同Google的输入法之争,有很多人和我说,你们别争了,Google偷你们的词库不假,侵犯你们的专利属实,但受益的是网民。可受益的是网民么?不是,受益的只有Google,以及它的那些虚荣心极强感性的粉丝。都像Google这样依靠“借鉴”来“造福”网民,所有的企业都会选择等待而非行动了,网民最终成为受害者。

三个和尚的故事,我们似乎应该重新读,认真悟了。

2006年12月25日

30年前,在黑龙江东部边境,一个只有三户人家的小村落,我来到这个世界。因为家里穷,刚刚一岁的哥哥,便不得不开始了漫长的“二等公民”生活。

20年前,家里有了电视机。我不再需要编造各种理由而跑到邻居家看电视,也不再为看电视回家晚而受责骂。虽然《霍元甲》、《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都是在邻居家看的,但我在自己家完整地看完了《倚天屠龙记》,至今还为这件事洋洋得意。

10年前,天灾人祸,体育特长生特招失败,便开始重拾课本,努力学习,终于考上了心仪的大学

现在,离开校门已经7个年头。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进入互联网行业,更没有想到我会进入这个公司——访问的第一个网站、第一个电子邮箱的提供者。

不去想象,10年后,不惑之年的我会是一种什么状态。只是希望,明年的今天,会满足于这一年的努力和积累。

都说三十而立,其实,很多只是刚刚开始。

2006年12月10日

关于那件事,很多人问我感受,我只能报之一笑,感激地告诉问我的人,小事一桩。那件事让我觉得恶心。而且别有用心的那个人,总是以己之心度人,在自己龌龊之后,可怜巴巴地对别人说,它很委屈。

关于那个人,如果非让我评价,我只能付之一笑,把轻蔑全都写在脸上,小人一个。那个人让我想到垃圾。竞争本来是阳光之下智慧和勤劳的脚力,在那个人眼里,却成了阴险和恶毒的繁衍。

那件事的发生,我不感觉意外。但以这种方式披露给世界,实在太过滑稽。天天挖空心思,不择手段,幻想让别人化为灰烬,没想到自己的后院,却烧了一把比让自己在大街上裸奔更难堪的火。

那个人的作为,我不感觉意外。江湖虽大,圈子很小,每一个人,都在众人的审视中奔走,没有一件事是秘密,也没有一个人可以躲过目光。那个人的假设是,除了它自己,人类都是瞎子,都是傻瓜。

我知道,那件事只是众多不齿中的一件,更多的真相还静静地躺在邮件服务器里不为外人所知。我相信,那件事也不是最后一次,苟合的双方,从来没有知耻后勇的义举,永远只是变本加厉的丧心病狂。

我相信,苟合的双方有本事让大家都不再提起那件事,因为那件事会让世界反胃。我知道,那个人还会继续用虚伪来掩盖它的丑陋,因为这是它的天性。

卑鄙,是它们给自己定制的通行证;高尚,是它们为自己编造的墓志铭。

2006年11月27日

第一天上网的确切情况记不清了,只知道是在1998年夏天在学校的办公室里,第一个浏览的网站是搜狐。大汗淋漓的新奇和些许的失望之中,我开始被互联网笼罩。

第一次上网的新鲜,很快因为在当时对我吸引力更大的书籍、杂志、报纸以及篮球所驱散,互联网当时能带来的,远不如现在这样满足我的需求。

参加工作后,因为单位是一个传统的制造企业,电脑更多地承担打字机的功能,自己的工作内容又多和文字相关,鼠标键盘不停翻飞,却仅仅是为了将领导要说的话变成铅字。那个时候,网络,是几千个经销商组成的物流通路。互联网对我来说,很遥远。

此后,在APEC的报道中见到了当时在世界如日中天的杨致远和他的Yahoo,也开始频繁地在电视、报纸和杂志中看到张朝阳的身影,对互联网的兴趣开始逐渐升温,也将自己培养成了网民。不过,那个时候,互联网对我来说仅仅是众多娱乐方式的一种,可有可无。

随着同学好友日益出现在邮箱和QQ之中,我对互联网的依仗越来越多,互联网能给我带来的帮助也越来越大。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在网上的时间几何级地增长。直到有一天,我离开了马达轰鸣的制造企业,被键盘歌唱的互联网捕获。

在互联网行业正式工作的那一天起,我对网络的依赖便日益增加。如今,我每天在网上的时间超过16个小时,开会带着电脑,约人聊天谈事也要找有无线网络的地方,刚撂下碗筷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电脑屏幕面前。

前几天,因为电脑出了问题送修,四天没有充分的上网条件。这四天里,白天逮着个机会就抢同事的电脑不放,晚上吃过饭径直钻进附近的网吧,不亦乐乎。在这四天的期待和忐忑之中,我认定,我网瘾十足。

感恩节那天,洪波对互联网心存感激。这个不眠之夜,我对互联网说,我算彻底掉进来了。

2006年05月21日

今年最受人关注的事情,当属德国的世界杯。沾边不沾边的人,也都积极地在自己身上贴上“世界杯”标签。就连号称中国最火的超级女声也没能免俗,上不了场,就唱中文版主题曲吧。好在,这只是Sony BMG被利用了炒作一下,没有最终成为事实,不然,失望的绝对不仅仅是这些人,稍稍夸张一点,恐怕要酿成世界杯空前的灾难。

世界杯越来越近了,这些打着爱好者旗号,扮演或者被别人打造成伪专家身份的人们,勤奋而且巧妙地在世界杯和球迷之间往来穿梭,好好的世界杯,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不相干人的秀场,就这样被污染了多少次。而这些人的真实水平,其实大多在爱好者中都属于业余水平。当然,同我这类的爱好者相比,多了太多的异常优秀的心理素质,和不畏失败的英雄主义精神。

对于世界杯,我记忆中永远是:86年所向无敌的马拉多纳,90年无限惆怅的荷兰三剑客,94年灵光四射的罗马里奥和无比忧郁的悲情巴乔,98年登殿造派的齐祖和惊艳世界的欧文,02年意气风发的罗纳尔多和老而弥坚的卡恩。纵使《意大利之夏》和《生命之杯》的旋律风靡了世界,旋律给我的第一印象仍旧是滚动的黑白世界,而非美丽的歌喉和绚烂的舞姿。

世界杯已经逐渐超出了球迷的境地,成为全球四年一度的节日,这得益于球迷的痴迷和狂热。球迷的情绪,左右了世界杯的命运。如果球迷体验的世界杯出现了越来越多充满着无关的干扰,甚至是没有分寸的侵犯,其中作恶的人,不但不会因为世界杯使自己受益,还会使自己受到规模更为庞大的球迷的唾弃。

在我全心享受美味的时候,如果有人非要给我唱歌助兴,我会告诉他:谢谢,勿扰!如果有人非要表演滑稽戏,我会对他说:你很滑稽,但我非常不感兴趣。我也许喜欢你的表演,但请尊重我的时间;我也许欣赏你的才艺,但请你不要“献丑”。

无论是哪种情况,我的内心其实只有两个字:滚开!

2006年05月07日

1、本来想买一套83版的《神雕侠侣》打发时间,没想到江苏卫视播了出来,儿时的情景浮现。

2、超级女声愈加恶俗,伍思凯、李咏和孙悦在《梦想中国》也在进行相同的体验,过之而无不及。

3、刘老师喜得贵子,可喜可贺!

4、大林要来北京了,一定要抽时间好好陪他。

5、和蒋郁完成了三个月之久的见面之约,爱播做得不错。

6、和大林聊了通宵的播客,甚得启发。

7、明天就要上班了,收心养神蓄力。

8、1234体真的不错,言简意赅,行云流水。

2006年03月26日

那地方真好,轰轰烈烈地生拉硬扯凑了那么多名人,管他愿不愿来理他写的好或不好。

那地方真好,漏洞随处可见比赛依然风风火火我行我素,管他刷屏理他拉票只要你懂技巧。

那地方真好,男女名人在上面有意无意地打情骂俏,管他真假理他内情只要有人愿意来瞧。

那地方真好,读者几乎是两代人写童话的在里面脏话连篇却依然被奉为神灵,管他女士抗议理他读者气恼。

那地方真好,盛情难却被拉来辛辛苦苦写日记如果写好了能卖广告一定要全部上缴,管他汗水抛洒几许理他智慧倾注多少。

那地方真好,男名人之间罗圈官司不断众人乘风起浪都要积极宣扬,管他谁对谁错理他目的何在只要热闹。

那地方真好,来的都是客表面一视同仁实际要分远近亲疏,管他平等理他心情只要朋友说好。

那地方真好……

牛哥问:最牛的播客是谁?我的回答是:

刘鑫智 发表于2006-02-21 7:55 PM  IP: 61.135.151.*
如果以互联网的定义,被动做播客的,最牛的应该是老罗;主动做播客的,最牛的应该是后舍男孩。

互联网的音频传播,除了文艺节目之外,被网民熟知的大概有这么几个:向方正拉赞助笔记本电脑用来起诉联通的假冒工商干部M-ZONE人吃了SIM卡后异常激动的动感地带用户、自称为傻逼愤青的老罗后舍男孩。假冒工商干部和那个动感地带用户,一方面是被动传播出来,一方面又是“千古绝唱”,只能是给大家增加一时的乐趣,形成了不了现象。老罗和后舍男孩则不同,他们都有“系列化”的产品,并且形成了数量不少的粉丝。按照现在的互联网定义,老罗和后舍男孩可以被称为“播客”。而且,同其他播客相比,那是相当的有名。

老罗是新东方英语学校的英语教师,按常理说属于考试辅导专家。可老罗并没有拘泥于传统的授课方式,严肃严谨,而是充分发挥了东北语言的幽默优势,喻教于乐,于是,老罗的课堂成了欢乐的海洋。不知是哪位同学具有先见之明,偷偷地在老罗的课上录音,放在网上。结果,老罗成了网络红人,网络名人。以致于很多人报名他的班,只是为了听他说话,就图一乐。

新浪的名人博客运动开始后,老罗没能抵住诱惑,成了博客,并自称愤青。老罗在互联网上的影响力,应该不比老徐差,虽然他的访问量没有她的高。我一直觉得,老罗的吸引力主要在于他的语言,而非文字,如果老罗在博客展示语言而不是输入文字,访问量一定会大得惊人。东北的语言带有先天性的幽默,赵本山已经充分地印证了这一点。如果说录音占满了大小论坛和服务器是老罗被动地成了别人关注的焦点,新浪开博客,并屡次因为版权向网站施以法律行动,则是老罗主动地利用互联网让大家关注。

最近,因为一件事情老罗心里不爽,扬言停掉新浪的博客,并且另建家园。对此事情我了解的不多,不好发表评论,目前见到的也只有短吻猪西风独自凉的评论,谁对谁错,当事者心中自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自从被学生(也有一说是新东方)将录音放在网上被动成星后,老罗更为深入的主动传播。老罗的目光,已经从最多容纳百人的教室,转移到了亿万网民,甚至更多。

被动地成为明星,到主动利用互联网,是一个进步。当然,互联网是双刃剑,用起来要当心。

2006年03月23日

牵手奥运会的事情仿佛依旧在昨天,那份兴奋与激动还没有消退。今天,另一份兴奋和激动扑面而至:搜狐又成了世界杯历史上第一个被授权可以发布视频内容的门户网站

新闻发布会后回到公司,参加张朝阳的媒体专访。专访结束后,牛哥对张朝阳说,感觉搜狐的发展还是有点不够快,张朝阳反问在场的人,你们觉得我们的发展快不快。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从不同的角度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牛哥之所以这么说,我想是因为他对搜狐的看好,以及他对搜狐有更高的期望。

2005年6月29日,我正式成为搜狐员工。上班的第二天,就参加了第二届互联网与新通信高峰论坛,从那天起,活动成了我最重要的工作内容之一。一个个活动,伴随着我一步步熟悉搜狐。搜狗美女野兽登山自驾中国搜狗女声搜狐成为奥运会赞助商中国新视角高峰论坛狗年搜狗张朝阳敲响纳斯达克开市钟等一系列的活动,让我对搜狐有了越来越深刻的认识。

八个月里,我对搜狐最大的印象是佳音不断。八个月的时间不是很久,但对于做市场的人来说,在一个地方沉心做事不思变动这么久,并不容易。不思变动,就是因为,感觉到了搜狐的发展。能在发展中的大公司做一些自己可以做、喜欢做而且能做好的事情,我很在意,也很喜欢。当然,如果自己能成为搜狐发展的原因之一,我会更在意,更喜欢。

今天活动中进行的事情,无论在世界杯和互联网历史上,都是一个里程碑,对搜狐来说,更是发展的助力器。为了更清晰地了解非媒体独立网民对这件事的看法,特意邀请了几位blogger参加发布会潘欣霍炬已经将自己的感想先后写了出来。他们想的,他们说的,更代表网民。

2006年02月24日

DoNews6周年聚会,已经确定在3月7日下午14点到18点举行。这是DoNews与千橡并购以来的第一次聚会,随后广州、武汉、上海的聚会也将陆续进行。对IT界来说,这是一件大事;对牛友们来说,这是一个节日。

老白偷来的炳叔的资料中,我知道了自己在聚会中要做的事情。很惭愧,最近一直忙于公司的事情,没有静下心来准备聚会的事情。虽然,内心知道有了千橡的介入,DoNews的聚会将准备的更加充分,也更能考虑到牛友们的需求,但是,作为在DoNews成长起来的一员,心中还是想为这次聚会多做一些事情。上次的聚会中,更多的时间里忙着与大林王锋兔子扯皮聊天,唯一的安慰,就是牛哥交给的任务圆满完成。

这次聚会中,我是IT新人组副组长(目前组长空缺,欢迎有牛友来担任我的领导),负责为组内的成员提供一切合情、合理、合法服务。严格地说,在DoNews里,我还是一个新人,担此重任,心里有些发怵,生怕任务完成得不好,有负刘老师和炳叔的重托。这里,就向各位新老牛友说一声:多多支持,多多帮助,如有不周,多多原谅。

自己进入DoNews的时间并不是很长,进入IT行业的时间也不长。但这一路上得到了牛哥和炳叔的帮扶,不时地还有刘韧老师的提点,不知别人对自己是什么评价,但自己明显感觉到了快速的成长和进步。感谢DoNews的话在这里说也说不完,对DoNews的感觉却总是越来越深刻。

刘老师如此总结DoNews的价值观:分享、共生、自由活力、兼容并蓄、扶植新人、同情弱者、修正主义者。扶植新人,不错,扶植新人。我就是被扶植的新人之一,我证明这一点DoNews做得非常好。对于IT新人来说,DoNews是最好的成长平台,很多目前在业内成功的人,都是从DoNews上起步的(他们是我的目标,当然,由于道不合,未必都是榜样)。

能为你做什么?这是聚会那天我将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新人组的组员,有什么要求你可以尽管向我提,我的原则是:只要合情、合理、合法,我就会尽力帮助你,让你度过一个满意的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