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3月22日

以后只在Blogger和水木同步更新

2007年01月27日

很简单,就是戴个牛仔帽。

比方说这只狗狗,低眉顺眼


戴上牛仔帽,是不是神气起来了,:-)


再来两张

2006年12月19日

时间:清晨6:55,密西根的朝阳还在地平线下。
人物:我
事件:写blog

写这篇blog时我得上网,这不奇怪。难得的是我在一辆大巴上上网,无线的。

我在大巴上,大巴在高速上,高速通往邻村,目的地是机场。

我在大巴上上网,居然一直没掉线,虽然打开网页有点慢。我甚至还在youtube上看了一个叫做“Will It Blend? – iPod”的短片,讲的是一个人把ipod放入搅拌机打个稀巴烂(我心疼之)。播放很流畅,没掉线,这很难得。

高速两旁是密西根的荒野,这个无线网哪来的……难道是通过传说中的卫星?

大巴是新开的服务,始于俺们村中心,抵于DTW机场,沿途在十村八店转一圈,搭一把其他村的兄弟。全程2小时,票价$25,甚贵。但全家票$50,对不讲计划生育的老美家庭来说还是很值的。我注意到车上还有一台dell笔记本,和一台打印机。

是老美n个代表贯彻得好,真的与时俱进……还是我太土了,又?:-)

作梨花体诗一首以志之:

难道

不远的将来
真的
可以
随时随地
上网了?

2006年10月13日

可是也忒早了些吧!才10月12日呀,大雪几乎下了一整天。新闻上说,"扔掉落叶耙,拿起大雪铲。" (People set aside leaf rakes and grabbed snow shovels today in parts of Michigan) 据称这是底特律地区有记载来最早的降雪,排第二的是1909年10月13日的那场雪。俺们村离底特律不远,估计也是百年一遇的秋雪了。

所以今天的风景融合夏秋冬三季特色:坚持穿着短袖短裤的美国学生,红彤彤的秋叶,漫天大雪。

最奇怪的是下午晴了一个小时,那种响晴万里的晴法。就在由晴转雪的当口,我们透过实验室的大玻璃笑看风云际会天地变色。Matt凑过来,脸似呈无名亢奋状。洋人的脸色我还看不准,无奈之下和他寒暄:"God is angry."

"Or bored",Matt说。

2006年07月10日

如何准确建立相关性模型是信息检索研究的一个难题,我想信这个问题永远没有圆满的答案。从互联网用户体验来说,这未必是件坏事,因为错误的检索结果有时会带给你一些意想不到的收获,作“世界真奇妙”状。今天的意外收获是一个英文版三国演义的网站(http://www.threekingdoms.com/)。更有趣的是这个还是注解版的,就好像“脂评红楼”一样,这是“洋话三国”。让我们在字里行间中体会一下外国人如何理解中国文化的吧。

随 便浏览一下。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对应于"Three Heroes Swear Brotherhood In The Peach Garden; One Victory Shatters The Rebels In Battlegrounds."刚出场就被称"hero"了,窃以为不甚妥。第一回第一段八句话,英文整整四段,可见文言之简洁。第二十七回“美髯公千里 走单骑  汉寿侯五关斩六将”对应于“The Man Of Beautiful Beard Rides On A Solitary Journey; Guan Yu Slays Six Generals Through Five Passes.” 呵呵,漂亮的大胡子骑马踏上孤独的旅程,外国人头脑里是不是一幅又酷又帅的孤胆牛仔画面呢?

看看外国人怎么想的。诸葛亮舌战群儒前夜,鲁肃对孙权说诸葛亮来了,然后
权曰:“卧龙先生在此乎?
这句的评论如下:

  • 老 外甲说,诸葛亮怎么会这么有名呢? (I would really like to know how Zhuge Liang got his popularity prior to his big political successes — Is it documented anywhere in the historical books what he had done prior to his entrance to this novel, mid CH. 30s?)他还想翻历史书查考一下,看来还很较真。
  • 老外乙说,也许发了几篇牛文章吧,他那时还在学术界混呢。(Probably wrote a few essays type of thing. — He was in a school anyway.)
  • 老 外丙看来还是琢磨了一番的。他说, 孙权听他兄弟提过吧,别人或许也说过,而且诸葛亮刚红不久,刘备又捧他。当然了,写人人都认识他就显得比较拉风的样子。(Zhuge Liang’s reputation — At this point, Sun Quan’s probably been told about Liang by Zhuge Jin, and may also have heard rumours the same way others did. Plus, Zhuge Liang’s been making a name for himself fairly recently. Quan may have heard of Liu Bei’s recent exploits and the genius behind them. Plus, of course, it makes him look more impressive if everyone’s heard of him.)

不多写了,有兴趣自己看吧。这个网站的Introduction部分还有一个中国历史的英文教科书,可以看一下对历史事件评价的另一种论调。

还可以学学英语。想挑战自己的可以试试翻译《调寄临江仙》,网站上有一个英文诗的翻译。这个难度确实有点大,换个简单点的吧,就开篇第一句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想想看,怎么翻才是“信达雅”?答案暂不揭晓,留到文末。

顺便来看看机器翻译的结果:

  • Google Translate (2006/07/09)的翻译: Saying to the world trend, we are hours long, with long will hours.
  • Yahoo! Babel Fish (2006/07/09)的翻译: The speech said the world situation, 分久必合, 合久必分.
  • Systran (2006/07/09)的翻译: The speech said the world situation, divides the long time to have to gather, gathers for a long time must divide.
  • 金山爱词霸(2006/07/09)的翻译: The words say world general situation, dividing long match necessarily, match long divide necessarily.

都 没把话说抻抖。矮子里挑长子,Systran略胜一筹,有点那个意思。Yahoo老老实实说不会,Google的理解已入歧途,国产爱糍粑一如既往地基本 按中文语序说英语。唉,(汉英)机器翻译何时才能理直气壮地走出实验室呀?今将四个翻译立此存照,希望若干年后的结果与此对比能带来些惊喜,:-)

好了,公布答案的时候到了: 
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
The world under heaven, after a long period of division, tends to unite; after a long period of union, tends to divide.
(个人觉得这个翻译“信达”尤可,“雅”尚不足,不及原文简洁传神)。

2006年05月20日

电影达芬奇密码,甚失孤望,与我印象中小说的畅销极不相称。从AMC Mercado 20影院走出来,所有赶赴首映欲先睹为快的观众们异常沉默,纷纷埋头奔向洗手间——两个半小时的电影让观众们憋得太久了。这使我回想起一年前的星球大战首映,从同一个影院出来时观众们,尤其是美国人,兴奋地讨论Jedy骑士的情景,虽然我个人认为那部电影也了无新意。

总体来说,这部电影最大的失败在于用动作片的节奏来讲述一个悬疑故事,长时间迫使观众紧随情节发展,而没有给观众时间来体味悬念。导演对原著的过分拘泥,导致影片长达两个半小时,从而夺取了应有的背景交代,情节铺垫,气氛渲染以及煽情。缺乏一张一弛的节奏,对于悬疑电影来说恐怕不是件好事。其次,我相信走进电影院的观众不是都对艺术史,宗教史有所研究,某些推动情节发展的关键细节有必要加以解释。虽然借人物对话部分细节得到了一些注解,但是我觉得这并不足以使绝大部分观众理解接受——这不同于某些比较深奥的电影需要反应慢的观众(如我)对复杂的情节加以回味才能将所有情节贯穿,对这部电影而言我觉得最影响观众理解的是知识而不是IQ。上述的缺点的直接后果是,在导演对足够写出一整本书的情节的紧赶慢赶之中,原著的知识性,趣味性以及悬念感消失殆尽。


两届奥斯卡影帝Tom Hanks尽管演技不凡,但是导演没有给以足够的时间让他表现,整体来说表现乏善可陈。另外,如纽约时报所讽刺的,Tom Hanks扮演的教授发型很难看。女主角不知姓甚名谁,身材不错,除此外没给人什么印象。由此可见烂片对演员的毁人不倦。

《达芬奇密码》,还是看书吧!

2006年04月07日


今天给车做了第一次保养。立此存照,免得忘了日子 。

手册上讲6个月或5000英里时需作第一次保养,包括换机油(oil change),目测检查(visual inspection)和轮胎对调(tyre rotation)
。工作人员说里程太低(<2000m),不用对调轮胎了。后来看记录,20分钟搞定。(回家后还欣喜地发现车身也被冲洗过,尽管一些顽固的鸟粪犹
在。似乎对车库的优越有了点感觉,呵呵,得陇望蜀了。)

原来还打算参观一下换油过程,顺便看看车里的构造长长见识。谁知工人把车开进车间后大闸门就关了,我围着车间转了一圈,发现诺大的场地连一个窗户都没有。难道是技术保密吗?

换油的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近来一直感觉从零不间断加速到30迈,发动机会在25迈附近呜呜吼一声,车身一震后速度继续上攀,转速表瞬时峰值到3000rpm,令人隐隐担忧。今天换过油后,感觉好多了:加速平滑连贯,发动机也不吼那一嗓子,转速表峰值在2500rpm。

上网搜了一把,换油的理由如下: “定期更换机油的好处就是除去其悬浮在机油中的铁屑,以增加其润滑效果,二来又可以将变质的机油给汰换。因为机油在长时间在高温下会变质,变得更为黏绸,对引擎这种高速转的机械来说并没有好处只有坏处,只会降低其马力而已。”

所以结论是,一定要记得定时保养。

2005年10月08日

(这篇blog一个半月前起的头,没等写完就开了学,加上这学期的TA要给两个班的学生上习题课,结果忙到今天才有空接着写完。看来坚持灌水也不容易呀,呵呵)
*************************************************************

在洛杉矶机场候机,十分无聊,接着八卦Google吧。今天谈谈对Google办事风格的印象。

人多了总要搞些活动,比方说组织生活,茶话会,或者春游夏令营。在企业里这些活动有个时髦点的说法叫做强化“企业文化”。什么样的活动才算办得好?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人而异。不过如果我提个口号,恐怕大多数中国人都会点头,那就是“多快好省”。

是呀,事办成了,钱花得不多,谁不赞成呢?

Google好像不是这么想的。就我来看,Google的原则似乎是:只要锦上添花,不惜多花点钱
——恰恰把那个四字准则的“省”字给省了。

举个例子来说,Google的伙食本来就很好了,我相信其成本不会低。但这还不够,隔三岔五还要请乐队为就餐助兴。我说“隔三岔五”不是虚指那种比如逢年过节的频率,而是真的“每隔三五天”的意思。

再举个锦上添花的例子。Google人号称喜欢吃冰淇淋,餐厅里的冰柜中每天都提供几种口味的冰淇淋(所有食物都是免费的)。可是每个月以及每次大的社交活动时,Google都还要请个冰淇淋公司专门在Google内设个摊(当然还是免费吃)。其实冰淇淋都是现成做好带进公司的,只不过有服务生帮你东挖一个球西挖一个球,然后撒上些果仁奶油巧克力豆什么的(可想而知,甜得发腻,^_^)。

以上都是吃的例子。再说个玩的。Google每年搞个“picnic”,之所以我没把它叫做“野餐”是因为其实它一点都不“野”,而实际上Google是把野餐营地和游乐场都搬到总部来了。以今年为例,有一个公司专门被请来在总部和毗邻总部的公园里临时搭了个游乐场。这个临时游乐场可不是简单的扯几根长绳然后挂上些灯谜那种,而是真的有许多游乐项目————大一点的有摩天轮,还有那种把人放在一个铁笼子里上天做几个自由度旋转的东东;小一点的就多了去了,比方说什么水枪打鸭子,气枪打气球,给小孩子蹦蹦跳跳的气垫床,自己动手做纪念章等等。今年最受欢迎的似乎是个充气擂台,两个人分别站在两个摇摇晃晃的橡皮“桩”上,戴橄榄球头盔,手持用棉花包起来的大锤互相打,谁先把对手从桩子上打下去就得胜。最搞笑的是上擂台前每人都要签名,意思是如有意外自己负责云云,搞得像立生死状一样,呵呵。有些哥们身强力壮,抡起棉花大锤砸在对手身上像打铁一般,倒是不疼,但是砰砰作响煞有气势,赢得台下喝彩无数。除了这些游戏项目,总部的几栋楼之间还布置得像强手棋一般,比方说有小型自由女神像,监狱,大金刚等等。当然,叫做“picnic”,吃也是少不了的,只不过食品都是现成做好的,隔着不远就摆个摊,玩饿了直接去吃就行了,不用亲自烧火搭灶。

说了这么多,这个“picnic”归根结底其实就是两个字:烧钱。可不是吗?就为了玩那么一下午几小时,把个游乐场搭了又拆,这不是烧钱是什么!当然,这么大张旗鼓地烧钱可不是白折腾,媒体都看着呢。

除了上面说到的,还有郊游,舞会……总之,只要是Google搞活动,就没有省钱的搞法。一个朋友概括得好:Google的风格是
  只要给个花钱的理由,就决不省着!




2005年08月17日

经常有些人到Google来演讲。

这次来了个人讲什么“私人航天计划”。这个计划带有严重的金钱色彩,就是说如果你实在钱多得没处花,又有点骨头发烧,有个非官方的组织可以送你上太空兜一圈。按我的理解,就是冒着生命危险上天烧钱。这个讲座,不听也罢。

可有人爱听。我问一哥们,你都听了些啥?那哥们嘿嘿一笑说,我就记住了一句话,那个演讲的人说:

“我们这个计划原来是面向亿万富翁(billionaire)的,现在我们正积极向百万富翁(millionaire)推广。”

呵呵,看来他是找对地方了——这个公司刚造就了几个亿万富翁和一大把百万富翁,:-)

2005年08月16日

在Google员工是可以带宠物上班的,这似乎颇让一些老美羡慕。虽然外国人的宠物五花八门,但带到公司来的都是狗,反正我是没看到猫或猴子,也没见过提着笼子遛鸟的。

但就是狗,也很多花样。小的巴儿狗还没猫大,跟在主人后屁颠屁颠的,见人也让三分;也有那种长相穷凶极恶的(玩过真侍魂III的可以参照加尔福特的宠物想象),人也让它三分(我是退避三舍,^_^)。说个我见到的极品。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我刚从餐厅饱餐出来(顺便插一句,Google总部餐厅的伙食之好是出了名的,以后立文分说),猛抬头吃了一惊:谁拴了头狮子在柱子上?定睛分辨多时方认出个狗形。此兽身粗腿壮,背如堵墙,长身数尺,一颗狗头硕大无比,兼之毛色暗黄,颇有雌狮之貌 —— 只怕那些经营得不好的动物园里的饿狮还没有如此规模。

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狗带到公司来,团结问题怎么保证?要是成天遥相怒吠,工程师们怎能静心写程序?所以,据说凡是带到公司的狗都得面试。面试官很特别,是其他已经通过面试的狗。要是它们能和平相处,这只新宠物就允许被带到公司来。

于是乎,公司一景就是工程师在电脑前奋力击键,旁边趴着只睡眼迷离的狗。偶尔情绪不好多吠了两声,就会听见主人的呵斥,或者牵出去遛安稳了再带进来,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