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 5, 2013

面对荷兰画家文森特·梵高的名画《向日葵》,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句评价。满脑袋打算盘的画商琢磨的恐怕是“这幅油画是真的么”,美国植物学家约翰·伯克则花了大把时间,研究另一个跟“真实性”有关的问题:“这些向日葵是真的么?”

跟普通的向日葵不同,梵高的向日葵长得很古怪。平日里见到的向日葵都只有一排黄色花瓣,可梵高的向日葵竟然有两排花瓣。此外,他的向日葵有些甚至没有此类花最典型的大圆盘模样的头状花序,反倒是金色的舌状花瓣又密又长,像点燃的礼花一样蓬勃而出。
在梵高逝世后的一个多世纪里,大部分人认为这种古怪的向日葵,是“一个精神失常的印象派画家在创作时的夸张想象”。梵高曾在写给妹妹的书信里“直播”了自己的创作生活,说自己“此时此刻正在画插在黄陶罐里面的12朵向日葵花束”。然而,他这些话,被人们解读为“一段不可信的呓语”。
不过,结合梵高的实际行动,人们也的确有理由认为梵高的话不可信。他明明在信里表示要“把向日葵挂满工作室”,“除了向日葵,什么我都不要”,可是一转眼,年仅37岁的画家连向日葵都不要了,在外出作画时举枪自杀,再也没能提笔画最心爱的向日葵。
面对世人对画家的质疑,跟植物天天打交道的伯克教授用事实证明,梵高在向日葵的事情上说的是真话。他带领美国佐治亚大学植物科学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一起进行实验研究,最终在3月29日《公共科学图书馆-遗传学》上发表了论文。结论指出,梵高那古怪的向日葵并非臆想,而是基因突变的产物,他们已经确认找到了造成这种变异的基因。
为了给这种古怪的向日葵寻找科学解释,研究人员利用遗传学之父孟德尔的经典遗传学方法,做了大量实验。他们将普通野生型向日葵和双重花瓣突变株向日葵杂交,并对几种市面上出售的向日葵进行基因测试,试图揭示这些突变体的遗传学原因。研究发现,梵高画作中的向日葵品种受到一种单一的显性基因HaCYC2c的影响。
研究人员找遍“向日葵家族”的各大成员,并为受HaCYC2c基因影响的向日葵兄弟姐妹绘制了一份完整的“家谱”。结果表明,实验中获得的基因突变品种“正是梵高在19世纪看到的那种”。
“从研究结果上来看,基因在决定向日葵的形态是舌状还是圆盘状上,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伯克说,“基本上,如果让基因在错误的地方起作用,它就会让向日葵这种圆盘状的花看上去更像满是舌状花瓣的花。相反,当你将这种基因除去,那些舌状花也会变得以圆盘为主。”
虽然这种古怪的向日葵被梵高的妙笔铸成经典,但在植物进化史上,这种向日葵因为不利于蜜蜂授粉,难以繁衍,所以这次基因突变也许并非一次成功的改变。“在自然条件下,这种事是会被自然选择淘汰的。这只是一次随机突变。”参与研究的马克·柴普曼说。
纽约大学布罗法分校植物学家维克特·阿尔伯特则指出,“其他植物也会耍同样的把戏。这种基因在进化过程中已经出现好几次了。”
可是,梵高的画里是不是他亲眼所见的真实向日葵,显然这些正在做实验的人也不敢妄下结论。既然谁也断不清这除涂官司,不如把这个“向日葵疑案”交给自然界最权威的大法官蜜蜂来判决。2005年,英国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的拉尔斯·希图卡教授做了一个实验,让一群从来没见过真花的蜜蜂在四幅色彩绚烂的名画复制品前飞舞,看看哪幅画能够以假乱真,迷倒蜜蜂飞去采蜜。
结果,在同一时间内,蜂群飞向梵高的《向日葵》146次,在上面停落15次,它以大比分打败了保罗·高更的《一瓶花》、帕特里克·考尔菲尔德的《陶器》和费尔南·莱热的《宁静生活与啤酒杯》,成为当年度蜜蜂最喜爱的花朵。
只是不知道,当“业内权威”蜜蜂停留在梵高的《向日葵》上,用它们的螯针接触它们眼里最真实的花,却发现刺上了硬邦邦的画板时,会不会跟植物学家一样纳闷:“这些向日葵是真的么?”

转自伍佰艺书画门户http://www.500art.com/html/xwzx/shouc/12741.html

Tags: ,,.
11月 3, 2013

二,什么是抽象艺术?
1,抽象艺术的定义:
抽象艺术是整个现代艺术的核心,
而后现代艺术是基于现代艺术为基础的。
如果中国人一直还搞不懂抽象艺术是什么?
那中国就永远进不了现代艺术时代。
永远停留在古典美术和原始美术里面绕圈圈。

“意派”把抽象误解为语言形态符号和象征,
对艺术的理解停留于古典美术和原始美术的杂交状态,
是彻底的无知和错误。

抽象并不是一种物质形态,
也不是一种语言形态和符号形态。

抽象是物质最优化的运动方式的和存在方式。
抽象是在三维的空间里面,以时间的形态延伸。
抽象的本质并不是视觉,抽象表现在平面视觉上,
就是视觉在平面上的最优化的存在方式。

(海浪的形成,就是大量的水最优化的运动方式和存在方式)

所以抽象和主题意义、意境象征、语言逻辑推理,
社会问题、政治意义等,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意派”,“后抽象” “实验水墨”等等,
把抽象忽悠成社会问题和意境象征,
是用原始美术的方式来理解抽象,
而对抽象艺术是完全的一窍不通。

抽象并不是一种线性逻辑,
所以抽象是不可以用语言来描述的。
抽象也是不可以用符号来忽悠的。
“意派”把抽象忽悠成叙事,完全就是扯蛋。

(长的像大象鼻子的山,在中国就很出名。
“意派”等批评家就是把抽象长的像什么来忽悠的)

“意派”思维,就类似于“猴子观海”。
把海边那座长得像个猴子的山,命名为“猴子观海”。
“意派”思维,也类似于原始社会的猴子,在观望大海,
晕乎乎的,啥也搞不懂,搞不懂自己,也搞不懂大海。
2,如何理解抽象艺术?

如水流,瀑布、海浪等,
就是水这种物质的运动方式和存在方式。

一小堆沙子,在只有重力和沙子之间的摩擦力的作用下,
在平稳的地面上的最优化的存在方式,
就是类似金字塔形状的圆锥形态。

所以,我们可以用简单的立体几何和解释几何,
来描述这一小堆沙的存在方式。
这是我们艺术家都可以理解简单的几何构图,比如黄金分割等等。

这就是康定斯基和蒙德里安时代对抽象艺术的理解。
早期抽象艺术萌芽时代,由简单的几何结构所组成的抽象。

但是,无数堆沙在不但只有重力,沙子之间的摩擦力,
还有风力,地表运动,流沙,地下水等等因素的作用下,
它在地面的最优化的存在方式,就是现在的沙漠形态。

沙漠状态,就不是简单的立体几何可以描述的了。
这需要微积分,流体力学,空气动力学,自组织系统理论,
混沌理论,分型数学等等复杂的科学体系去描述。

地球上沙漠形式到处都存在,
但地球上并不存在圆锥形状的一小堆沙。

(沙漠,大量的沙子最优化的运动方式和存在方式)

“意派”艺术家就只学过简单的几何构图和黄金分割,
所以问题很严重。什么办呢?用迷信来忽悠呗。
那座山不是长得像个猴子吗?把它当作“猴子观海”来忽悠呗。

“意派”,“后抽象”、“问题抽象”,“实验水墨”,
都是把抽象当作“猴子观海”来忽悠,还扯上一些社会和政治问题。

艺术本身就是科学的一个分支体系,这是学术层面的艺术,
必须由拥有高级智力和高级思维体系能力的艺术家去解决。

“意派”,“后抽象”“问题抽象”,“实验水墨”等等这些,
都是停留于人类原始时代的低级智力和低级的思维方式。
所以“意派”只能用迷信的方式把艺术当作原始图腾来忽悠,
“意派”和“实验水墨”并没有什么区别,
而是把“实验水墨”忽悠的更加原始和更加愚昧一点。

“意派”不是一种艺术思想,也不是一种学术思想。
学术思想的基础,就必须用现代科学的方式。
“意派”只是一种原始时代的迷信思想,
离学术的定义相差十万八千里。

转自伍佰艺书画门户http://www.500art.com/html/xwzx/yw/12725.html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