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 13, 2013

有专家指出,近几年来价值300万元以上的八大山人书画,有60%以上是历代(包括当代)制造的假画,尤其是山水作品,是八大山人赝品的重灾区。说八大山人赝品花样百出是有事实根据的,以下几种类型值得大家警惕。
市场上八大山人赝品画一般类型分析

八大山人死于公元1705年,而清代中期就有人刻意制作八大山人的赝品,当前市场上八大山人的假画更是花样百出、源源不断。

添款冒充八大山人死后百年还有画?

一些毫无历史知识和艺术鉴别能力的人,见八大山人作品价值上涨,就四处搜寻无款无印的老画,随意添上八大山人的款识,钤上照像制版的伪印(这种塑料伪印,在旧货市场上20元就能买来)大摇大摆地拿到市场上去,蒙骗那些同样不懂八大山人作品而又期望一夜致富的收藏者。

有一幅可称“开门见山”的假画,作伪者在一幅晚清无名款的画上填上了“八大山人”的名款。可笑的是,作伪者连八大山人的生卒年都没搞清,居然写上了乾隆的年号,岂不知“八大山人”在乾隆登基前31年就死了。这种画蛇添足的伪款可作画坛一大笑话。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不少不填年款只加名款的伪品,比这幅赝品更具欺骗性。所以特别提醒收藏家们,不要看到有八大山人名款的作品就盲目购买。

加跋伪证 名家会弄错明亡的时间?

俗语说“有名书画重题跋”,初涉藏海的爱好者自己鉴赏能力不够,就常常想买一些有名家题跋的作品。假画制造者抓住了这个机会,往往制造一个大名头的跋语附加到伪画上,“扯大旗作虎皮”,用以欺骗投资者。有一幅几年前一家拍卖公司推出的重要拍品,在画上加了一段民国期间著名学者德彝的长跋,这段跋语以学者身份考证了画面上八大山人的一个花押款。跋语以半文言写成,用了一些典故,使人望而生畏不敢怀疑。这位作伪者尽管读过一点史书,却只是一知半解,竟然把明朝亡国的3月19日误为3月9日,跋中的这个破绽是德彝先生不可能出现的,以此暴露了长跋是伪跋。从这个事例看,收藏者想不上当,必须先丰富自己的历史文化知识。近几年出现的伪画,不少是仗着唬人的题跋骗取信任的,应当引起充分注意。

学会鉴别 要牢记八大山人年谱

八大山人一生使用的印章有数十方,晚年常用的“何园”、“黄竹园”、“拾得”等印使用率较高,很多藏家都知道这些印鉴。

作伪者把这些常用的印钤在伪画上。但他们没有深入了解这些印件的启用年和废用年,结果露出了破绽。例如近年出现的一幅摹制水平很高的伪画,无论从题诗的书法或绘画的风格上,均达到乱真境地。但其落款年代是壬申,即1692年,钤有“何园”印,而据大量文献考证,八大山人使用“何园”印最早是1685年。这幅画上的壬申年(1682年),八大山人尚未启用何园的名号。

对这类伪画的鉴别,必须熟悉八大山人用印规律。因此,要鉴定八大山人作品的真伪,首先要熟读八大山人年谱,否则是无法应付这些伪作的。

转自伍佰艺书画门户http://www.500art.com/html/xwzx/sc/12555.html

Tags: ,,.
07月 21, 2013

2013年伊始,面对新一轮的润格调整,混迹于收藏行业多年的老李(化名)感叹:“现在书画平尺价格动辄就上万,甚至十几万、几十万一平尺都已经屡见不鲜,实在是太疯狂了。”
“疯了疯了,这年头连画价都疯了。”老李对记者抱怨。“我年初去了南方一趟,听说在那儿一个有点名气的画家,拿一幅画就可以换一个别墅!”与此同时,老李也强调,这仅仅只是画家本人才可以。“奇怪的是,如果换做别人拿着同样的作品甚至更好的画作,就绝对不可能卖出这样的高价。”

一边厢,画家润格屡创新高,甚至一画难求;一边厢,众多画家生活困顿,画作无人问津。疯狂的画价,背后到底有何猫腻?

疯狂的画价

“每年春节前后,当代书画家都会调整一次自己的润格。以范增为代表,他每年都会在荣宝斋举办迎新春的展览,今年已经是第十年。每年他的展览就是一个当代书画价格的晴雨表。他在展览上推出新一年的润格,很多当代的书画家马上就据此找自己的定位,调整自己的润格。”资深书画评论家齐建秋介绍,目前范增的画大约是45万元/平方尺,书法12万元/平方尺。何家英,则是五六十万元/平方尺,刘文西、贾又福差不多在30万元/平方尺,刘大为、冯远、史国良基本在20万元/平方尺到25万元/平方尺之间。

“或者这样说,现在稍微有点名气的画家,润格基本都在七八万元一平尺,一些没名气也没市场的画家自曝价也都在一两万元元一平尺左右。仿佛每平尺低于1万元的润格都没必要存在。” 齐建秋直言。但他同时也强调,润格的价位并不能代表市场。据此断言画价疯涨是没有道理的。“2013年的书画市场还是在回调期。”

不过艺术圈从来不缺少热情。一幅画换一栋别墅的传言已经足够让很多人挤破头似的盲目入场。

“我之前也算是个艺术爱好者,但是积蓄有限从来没想着收藏。几年前,一次偶然的***会结识了一位热爱收藏的朋友。他建议我把装修婚房的钱剩下来买成红木家具,既实用又保值。这步棋算是走对了。” 来自河北的小张(化名)尝过甜头后,对收藏艺术品的兴趣一发不可收拾。在近些年股市长期低迷,楼市屡遭调控的情况下,小张更愿意把钱放在艺术品投资市场,这一次他选择了当代书画。

“选择当代书画,跟当初买家具的想法差不多。反正买来也能挂在家里当装饰,一举两得。最重要的是我不懂鉴定,买其他艺术品风险太大。当代书画家的作品有创作者做担保,不用担心买到赝品。”小张知道自己鉴定方面的不足,所以采取的方法就是直接从画家手里购买,降低风险。但与此同时,他发现以他的资金实力,想要买大名头的画作捉襟见肘,买无名之辈的作品,他又不懂欣赏,无法预知其升值潜力。不过小张认为,现在艺术市场这么火,国家又大力支持文化产业。随着时间的推移,艺术品的市场肯定越来越好。那时候,画作的价格肯定成几何倍的增长。所以他的策略是:四处借钱,选择一些小名头的画家,购买了画家推荐的画作。“借了亲戚朋友几十万,还有自己的积蓄,总共有三四百万吧,都投到书画上了。就等着升值呢。”对于被“套牢”的风险,小张似乎从未考虑过。“经济发展这么快,艺术品没有理由跌价啊。你看我买的这个刘画家的作品,去年他的润格才几千元一平尺,今年都两万了。我买了12平尺的,你算算如果我今年卖出的话,赚了多少啊。”

记者不由得多问了一句:“如果卖不出呢?”,但是小张很自信:“我这是从画家手里买的,保真!怎么可能卖不出去呢?”在记者的采访过程中,这样的朋友还真不少。他们或是已经尝过艺术品投资的甜头,或是眼红心热身边投资艺术品“发了大财”的人,但让人着急的是,他们只看到了画价疯狂的高涨,却没有想到画价也许会下跌。今天有名气的画家,也许明天也会被市场淘汰。在他们眼里,当代书画市场似乎是一辆高速运行的列车,没有刹车,只有油门。但是我们知道这样的列车肯定是不存在的。甚至有时候你看着列车在高速行驶,但实际上它只是电影里的快镜头。

什么成就了它的疯狂

画商莫先生(化名)最近很烦。“画家现在是越来越浮躁,代理是越来越不好做了。”莫先生是位从业十多年的老画商。从广州、上海、西安、北京,他辗转过很多地方,也和各种各样的画家打过交道,对近年来他越来越觉得力不从心。“也许是我老了,对这个行业的热情也磨没了。我已经觉得我干不了太久了。”造成莫先生困扰的有很多因素。画家们日益高涨的润格就是其中之一。“有的画家比我都像商人,漫天要价,信口开河。看别的人作品涨价,自己也跟着涨。一点儿也不考虑市场和长远发展。有个年轻画家,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他的画是3000元/平方尺,随后保持5000元/平方尺,6000元/平方尺的上涨幅度。可今年,他要卖3万元/平方尺,这还让我怎么卖?”莫先生对此苦笑不已,“现在一些画家根本不看市场,看到朋友涨价,自己就涨价。唯恐落后了就没面子,但是这都是虚的,你涨价了可市场不认你,你能怎么样?”对于疯涨的画价,莫先生透露:“有的画家故意把价格定的很高,根本就不想卖画。比如说,一个画家5年前用5000元/平方尺和某***构签下合同,但是他的画到现在都没画完,他会怎么办呢?当然只有抬高价格,拒绝其他人来‘订货’。当然如果真有人非要,那以十几万元/平方尺、二十几万元/平方尺的价格出售显然也是不亏的。这种好事画家当然乐见其成。所以你就看见画价离谱的高。”

“国家对房地产和腐败的严厉打击,也造成了书画作为隐性资产在财富配置中日益重要。这也是造成画价上涨的一个原因。今年年初就有很多有钱朋友想把资产往这方面转移,他们之前对艺术品根本都不感兴趣。你想他们一进来,肯定会推高书画的价格。” 韩祥生从另一个角度提出了书画价格高涨的原因。    据悉,就在3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实施任务分工的通知》。通知规定了2014年将完成的28项任务,其中备受关注的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终于被提上议事日程,将于2014年6月底前出台。 该制度推出,有一石数鸟之效。可以更好地落实《物权法》,保障不动产交易安全,保护不动产权利人的合法财产权。并能避免一人在不同城市拥有多套房屋避税的情况,逼出空置房,改善楼市供求关系。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还有一项至关重要的作用,就是为预防和惩治腐败夯实基础。对于有贪腐之嫌的“房叔”、“房姐”们,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的来临更如敲响了丧钟。

但所谓上有对策下有政策。“书画作为隐形资产,由于“雅贿”需求的不断膨胀,现已形成一个官员特种奢侈品形成产业链 价格不涨才怪。”收藏爱好者老李提及高涨的画价,气愤地说。

“证券、地产、基金、股票都不是隐形资产,现在透明度很高了,房子一联网,一个人有多少套就很清楚了。所以我认为作为官员或者富豪,肯定会选择书画作为隐蔽资产的方法。”韩祥生言辞犀利地指出,当代书画的价格高涨与艺术价值的关系不大。只是礼品市场的需要造成了它的虚高。

这个观点在著名作家、书画家贾平凹的一段采访中也可看出一二:”经济发展以后,书画市场必然繁荣,但是这种繁荣也是在这个国情下产生的。当外国经济好的时候,大家都把收藏绘画作为一种品位的艺术象征,属于奢侈品投资。中国经济繁荣以后,也有这种艺术收藏需求,但是更多的情况是送礼。目前这个社会大变,太起伏,必然有很多社会弊病。行贿、受贿,要买通关系、打通好多关节,又不能说送钱,必然只能是送一些奢侈品,这里面自然有一个很大的升值空间,画就突然发展起来了。如果经济一下来,几年后画家就不行了,这是明显能看出来的。有时候严格来讲,字画也是泡沫,是作为礼品来取得繁荣的,而礼品的背后是这个社会不公平。很多潜规则在各个行业里,在这种情况下,拉动了字画一时的繁荣。所以,对字画繁荣不应该沾沾自喜,每个人真正在为自己的精神需求而作收藏时,才是真正繁荣、富裕的社会,而且是人的素质提高的一个标志。我觉得现在还不是这种情况。”贾平凹并不讳言自己书画的收入丰厚。”一般作家很清苦,一本书写上几年,啥也不干,值不上几个钱,还不如画家。像我写长篇,稿费算是高的,就是啥也不干,三年写一部长篇,挣几十万块钱。这算好的,大部分作家是写了还赔钱。但是像绘画,一般一幅画几十万还不属于那种大画家,大画家的几百万。”

除了画家自定润格较高以及雅贿的需要,政策的利好也是当代书画价格不断攀升的原因之一。

从十六大报告提出”文化体制改革”任务开始,到十七大报告将”文化软实力”写入大会章程,再到十八大报告强调”文化产业要成为国民经济支柱型产业”,特别是,十八大提出建设文化强国的理论后,文化产业的繁荣是可以预见的。

记者还注意到,十八大报告中明确地提出居民收入倍增,具体量化的目标也更明确,这透露出一个信号:未来我国的中产阶层人数将大幅增加,甚至可以预见,在福利体系和税收政策日益完善的情况下,中产阶层将会占据最大多数,这为当代书画提供了重要的目标市场。
与富豪们动辄几千万、上亿元的古董收藏不同的是,中产阶层更倾向于选择与其经济收入、文化品位相匹配的艺术品。他们的消费额也许只有几万元,适宜于收藏当代书画。而且由于人数多,消费市场的基数大,他们的消费能力也是惊人的。中产阶层较为年轻化、知识化,对于新兴事物的接受和传播能力较强,网络是他们钟爱的交际渠道之一。而网络拍卖一直困窘于真假难辨,但作为当代书画,其鉴定有画家自身保证,更适宜于网络拍卖的流通。
85%的画家还是很寂寞

“热闹的是他们,我什么都没有。”朱自清的名句放在今天的书画市场也是很合适的。

“艺术市场上热闹的永远都是金字塔尖的那些人,只要你在金字塔尖,你就是神!制造价格的神话、展览的神话、新闻的神话……但是如果你不在金字塔尖,你就什么神话都创造不了。”李苏桥说。

“艺术市场的羊群效应很明显。市场是什么情况,取决于大家听到了什么,但这未必是市场的真实情况。所以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是很危险的。” 李苏桥认为,“以从业人数来说,85%的人画价都是在下跌的。整体行情并不好。

现在常见的状况是:画家之间相互攀比润格。你1万元/平方尺,我就非得2万元/平方尺;有的画家开口动辄10万/平方尺,但实际市场中,往往五六千的价格都无人问津;更为普遍的是从画家手里买到画后,在市场上发现立刻缩水一半甚至更多,当然这是指市场交易,而非送礼的需要。而画价的乱象还不只这些。对于画廊而言,一般要求画家不能私自卖画,或者要求卖价与自己的定价持平,但总有不合规矩的画家却以低于画廊的定价自己卖画。

“画家现在都相互比较润格的高低,忘了潜心研究画学才是正途。别的画家价格高,也许是有价无市呢。你盲目跟风涨价,也想如此吗?我认为现在书画价格的混乱,主要是因为画家和专业的艺术***构的沟通不畅,很多画家都是自己把作品直接拿到拍卖行,造成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的混乱。合理的应该是,由专业的艺术***构、画廊来运作,画家润格循序渐进的增长,实现有价也有市的良性循环。”收藏爱好者老李说。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非常欣赏一位青年画家的观点,谨以此作为结尾,与君共享:“古有伯牙子期以音乐相交,今天藏家与画家是以绘画相知。我的画价相比国内其他画家的‘天价’,也许显得不好看,但我知道它很有增值空间。如果也跟着“飙升”反而容易遭到“崩盘”。 当作品因画价虚高而无人问津,不得不降价时,我该如何面对之前高价买入作品的藏家们?”

来自【伍佰艺书画】 http://www.500art.com

来自【伍佰艺书画】 http://www.500art.com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