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17, 2013

最近阿里巴巴CEO陆兆禧在媒体面前,首次承认阿里巴巴已做好公开上市准备。

我们先来简单回顾阿里巴巴这一年上市的准备工作。阿里巴巴的上市应当可以追溯到去年2月份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宣布在香港联交所退市。之后便是阿里巴巴从雅虎手中回购20%股份,从而使雅虎在阿里巴巴集团失去任命两名董事的潜在权利以及一系列重大事件上行使否决权的权利。自那时刻开始,阿里巴巴集团的控制权又真正的回到马云的手中,马云可以在阿里巴巴集团的重大事件上任意发挥。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内,阿里巴巴集团做了哪些工作呢?

2012年11月,12月,阿里巴巴集团投资陌陌网、丁丁网;

2012年12月份,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淘宝与天猫的年销售量破万亿;

2013年1月初,阿里巴巴收购数字音乐分享网站虾米网;

2013年1月10日,马云即宣布调整现有业务架构和组织将进行相应调整,成立25个事业部,具体事业部的业务发展将由各事业部总裁(总经理)负责。随即马云宣布辞去阿里巴巴集团CEO职务,保留阿里巴巴董事会主席的职务;

2013年2月,阿里云搜索上线;

2013年4月29日,阿里巴巴集团以5.86亿美元购入新浪微博公司发行的优先股和普通股,占微博公司全稀释摊薄后总股份的约18%;

2013年5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以2.94亿美元战略投资高德软件,占高德软件28%股份,成为高德软件第一大股东;

2013年5月28日,阿里巴巴集团联合了银泰集团、复星集团、富春集团、顺丰、申通、圆通、中通、韵达组建了一个新公司,名为“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计划在8-10年内建立一张能支撑日均300亿网络零售额的智能物流骨干网络;

2013年6月,阿里巴巴集团支付宝悄然上线“余额宝”类存款业务,试水互联网金融;

2013年7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旗下一淘网宣布自即日起将进军在线旅游搜索,为消费者提供酒店搜索、比价服务,与去哪儿网展开竟争。

2013年7月16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战略投资出境游社区穷游网。同时亦宣布即将推出“阿里盒子”。

我们试图来理解阿里巴巴集团这大半年来的的一系列资本运作。其投资“智能骨干网”,意在电商平台之上再搭建一个次级平台,即物流平台,通过物流平台降低其物流配送成本、提高用户网上购物的配送速度,并通过搭建物流平台获取新的盈利点;其上线“余额宝”,意在利用电商平台的闲置资金,提供金融服务,从而获取投资收益;投资穷游网进军在线旅游搜索,其意在通过电商平台优势扩大在线旅游领域份额;收购投资新浪微博、高德软件、陌陌网与丁丁网”主要还是布局移动互联网的考虑。而上线阿里云搜索,却是期望在混战的搜索领域中分一杯羹。收购虾米网以及推出“阿里盒子”,是期望处用电商平台在数字媒体方面有所动作。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阿里巴巴集团的战略思路:

1、期望利用电商平台流量转化新的业务线:象数字媒体、进军在线旅游搜索等;

2、期望利用自身的电商平台优势衍生出次级平台,象智能骨干网、互联网金融等;

3、布局移动互联网,期望在移动互联网找到新的电商盈利增长点。

智能骨干网概念很好,但其投资巨大,而且最终效益如何,现在还不好说。余额宝,听起来看似要象传统的金融业发起冲击,实质上只是个金融衍生品,作为金融衍生品就是涉及投资,投资有赚就有赔,所以这东东还是个有风险的噱头。进军在线旅游搜索及通用搜索,尽管有电商的流量,但其进入的行业都面临着激烈的竟争。数字媒体也还只是停留在概念之上,而切入的数字媒体领域也是一个竞争激烈领域。阿里巴巴在移动互联网则是下了血本,耗资近10亿美元布局移动互联网,但目前移动互联网的电商盈利模式并不明确,而在电商盈利模式并不明确的情况下,阿里巴巴集团采取激进的投资的方式而不是采用自我研究的模式也显示出其在移动互联网的焦虑。

阿里巴巴大半年来做了一系列的资本腾挪,声势浩大,但看起来却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短期里的对阿里巴巴集团的可持续增长能力没有太多的促进作用。到头来,阿里巴巴集团所能勾起资本市场的激情的就是那引以为傲的“年销售额破万亿”的噱头了。而这破万亿的收入,在2012年为阿里巴巴集团带来了16亿美元的收入。当阿里巴巴的眼花缭乱的资本腾挪卸下后,阿里巴巴集团真正的估值是否最终还得以这个16亿美元作为基点来预测呢?

回过头来,再看看阿里巴巴集团近半年的一系列的动作,是否可以用“激进”来形容呢?阿里巴巴集团的这一系列动作说白了就是在变现其流量,以快速转化成现金流,并在做一系列的让人产生无数联想的“衍生”概念平台。而此时的阿里巴巴集团看起来就象一匹脱缰的野马,不计得失,不顾后果,横冲直撞,舍我其谁。如今的阿里巴巴也无法专注于自身平台的研究,它以君临天下的姿态傲视群雄,并以极具行业破坏性的冲击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或许,这,就是马云想要的。这,就是阿里巴巴回购雅虎股票所期望得到的,权利的自由。如果雅虎还有否决权的话,阿里巴巴还会象现在这样,在短短半年时间,作出这么多的资本动作吗?

Tags: ,,.
04月 18, 2013

在近半年时间里,中国互联网接连有三位创始人辞任CEO。他们分别是世纪佳缘创始人、联席CEO龚海燕、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CEO兼董事会主席马云和巨人集团CEO兼董事会主席史玉柱。尽管都是辞任CEO,他们却有着不同的考量。

龚海燕辞任CEO:瓶颈期调整

2012年12月27日,世纪佳缘网宣布公司董事兼联席CEO龚海燕不再担任联席CEO职位,并任命龚海燕为联席董事会主席。龚海燕,这位1976年出生,被称为“网络第一红娘,毕业于北大中文系及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七零后,在十年的时间,走完了从创业、到登陆纳斯达克完成海外上市、再到淡出的全过程。对于淡出,在龚海燕看来,是自己执掌世纪佳缘出现了瓶颈期,放权给他人是更聪明的选择。“创业就像马拉松,跑一段累了,让精力更充沛的人接棒,对企业发展是个好事”。而就在龚海燕辞职第二天,龚海燕便开始了第二次创业,为创办的91外教网招聘员工。现在龚海燕的头衔是91外教网创始人兼董事长。

马云辞任CEO:建设接班人制度

2013年1月15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马云今天向员工发出信件,宣布于2013年5月10日起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将全力以赴做好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全职工作。对于辞任CEO,马云是为了做好做好接班人制度的建设,“各位阿里人,阿里立志发展102年,我们还有88年要走。没有健康,良好的年轻人接班制度,我们很难想象我们会走到那一天”。

史玉柱辞任CEO:对公司负责任

2013年4月10日,巨人网络宣布,因个人原因,史玉柱已辞去巨人网络上市公司CEO职位,该项决议将于2013年4月19日生效,但史玉柱将继续保留其巨人网络董事会主席的职务。对于辞任CEO,史玉柱认为公司新组建的管理团队和研发人才把公司运营的井井有条,他可以退居二线,这是对公司负责任。“互联网是年轻人的世界,一定要把这个位置让出来,不让出来对公司发展也不好,因为互联网需要活力,到了我这个年龄思维上已经固定了,再赖在这个位置上是对公司不负责任。”至于自己退休之后的生活,史玉柱说,自己是退休,不是改行,不会去再开一个新的事业,而是宅起来,安心生活,但是会花一点精力做慈善。

龚海燕用十年的时间走完了从创业、到登陆纳斯达克完成海外上市、再到淡出的全过程。应当说龚海燕是幸运的。十年的时间,看似看长,但也是弹指一挥间。十年间,很多人折戟创业路上,很多人一直在上市边缘徘徊,而她一路走来,几乎是水到渠成。而最重要的是,龚海燕在淡出世纪佳缘时侯,她还不到四十岁。这意味着她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支配。对于世纪佳缘,在成功的背后,也有稍许的无奈与遗憾。因为不懂资本运营,过早的将公司的控制权拱手让给了VC;因为过早的追求利润,盈利,凭着一时的幸运,世纪佳缘横空出世,而在面对行业激烈的同质化竞争,世纪佳缘却很难有新的突破。或许,重头再走一遍,抱有归零心态,坚持自已的理念与思路,或许有再创造一次奇迹的可能,因为还有足够多的时间可供挥霍。放下,是为了拿得更多。

对于马云而言,阿里巴巴就是一切。马云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阿里巴巴,阿里巴巴成为百年老店是马云的梦想。不要认为辞任CEO是马云累了,想退出江湖了,想给年轻人机会了,辞任CEO在马云眼里是阿里巴巴成为百年老店的一个重要步骤。尽管马云在各种场合表明自己的放下,但是马云直到最近仍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仍旧流露出对几年前“支付宝事件”的耿耿于怀。而在手上刻“忍”、在公司发动群众练“太极”、自已皈依道教弟子并不是马云大彻大悟,看破世间红尘的表现,这些只是马云将其运用为管理的一种工具或方式而已。真正大彻大悟的人,并不需要每天吃斋颂经打坐面佛,并不需要天天在手上刻一道忍,或是练什么太极,是在于心性的清静,在于内心的安宁,只要心性清静,就能顿悟人间百态,就能立地成佛。而只要心性清静,心若渊澄,人人皆可成佛。如今的阿里巴巴,业务正在蒸蒸日上,意气风发地从雅虎手中回购股份,拿回控制权,也面临着投行的追棒,也在焦灼急躁的思考着IPO溢价的问题。在阿里巴巴周围围绕着一种基于利益急躁情绪。这样的阿里巴巴何尝有半分的心性清静。而此时马云辞任CEO似乎更象是一切作秀,似乎是在基于公司业务发展或资本运作层面或者是公司长期发展战略的需要。几百亿美元估值的公司,没有合理有效的分权机制,没有清晰的公司治理架构,是很难让投资者倾情投入。同时,也不要简单的认为董事会主席是个虚职。作为董事会主席,尽管不参与公司具体经营管理,但可以任免公司包括CEO在内的执行层、对公司重大业务和行政事项有权做出决定、在紧急状态下可行使特别裁决权和处置权、也会制订公司长期发展战略并对公司、对管理者的监督和维持公司与社会、政府、商界的关系。因此,就个人理解,马云不再担任CEO,说明马云有可能不再参与阿里巴巴的具体经营管理,但是阿里巴巴的战略规划还有不久的IPO等资本层面的事情预计还会有马云操刀。马云辞任CEO并不表明马云会离开阿里巴巴,只是说明马云在阿里巴巴集团的角色发生了变化而已。阿里巴巴未来的发展仍将会打上马云的烙印。放下,却又似无法放下。

史玉柱辞任CEO,更象是告别自已的江湖。这个从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走出来的小青年,曾经是莘莘学子万分敬仰的创业天才,5年时间内跻身财富榜第8位;也曾是无数企业家引以为戒的失败典型,一夜之间负债2.5亿;而如今他又是一个著名的东山再起者,再次创业成为一个保健巨鳄、网游新锐,身家数百亿的企业家。从巨人汉卡到巨人大厦,从脑白金到黄金搭档,史玉柱是具有传奇色彩的创业者之一。史玉柱的事业跌宕起伏、而在他身上也存在着诸多世间的是非议论。年轻时的意气纷发、高调鲁莽,年迈之时低调行事、冷眼旁观。人生的大起大落,大悲大喜总是让人啼笑皆非,悲喜交加。在这大起大落,大悲大喜之间,史玉柱的身心也经受历练。身心也逐渐由急躁变得从容、淡定、平和。一旦心态从容、淡态、平和之后,心性就会变得清静,而心性清静是人生大彻大悟的前提。“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性本爱清静,何处染尘埃”。一旦人心变得清静,尘世间的名利纷扰已显得不重要,而一旦走出名利纷扰,就意味告别自己的江湖,全身而退,身心归隐。放下,却是心之放下。“繁华中,遁入了空门,折杀了世人…..”彼时彼景,《我是歌手》中林志炫唱出的那着婉约动容的《烟花易冷》很是应景。

辞任CEO,是一种放下。放下是一种行为,亦是一种心态。龚海燕的放下,是追寻自我价值的体现,是一种从心底涌现的自我荣耀感的一种迂回;马云的放下,则是一种对于成功的延续性的渴望;至于史玉柱的放下,则是对成功的释然与感恩。真正的放下,是心态的放下,是一种平和、从容及淡定的心态。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