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28日

一个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的小笑话,一个同学在寝室里玩“星际争霸”,结果一个农民,我也忘记了是Terran的SVC还是Protoss的Probe还是Zerg的Drone了,反正我们打游戏的时候统称“农民”,因为它们的工作就是采矿嘛。(按理说,应该叫工人…..)反正这个农民当时很愚蠢的卡在了一块矿石里面出不来。玩星际的朋友们都知道,每一块矿石都是很重要的啊。资源决定了战争的能力。于是那个同学就很生气地一边玩游戏一边骂:“我靠,农民真笨!”结果话音刚落背后一位正在看书的同学就怒了:“你说什么?平什么说农民笨?我学习比你们都好。而且,没有农民种地你们吃什么呀你………………………………(省略2万字)”


刚才就在DoNews.Net上看到《微软的歧视》,就又让我想起了上面提到的那个大学时候的莫名其妙苦笑不得的故事。稍稍找一下,诸如此类还真不少,连大名鼎鼎的牛哄哄站出来为中国网民名不平了。如此敏感为哪般?社会发展了,人民的平等意识加强了,但是我们追求平等并不是为了抹煞区别,每每有所不同就高呼“歧视”,至于么?美国公司给美国人多提供点服务真的有那么大的歧视的含义么?


要知道,yahoo还歧视非中国的用户呢。用yahoo.com.cn的邮箱可以有1G,但是用yahoo.com的邮箱只有250M,这个,怎么解释呢?


当时Yahoo中国给我的邮箱升级到1G的时候,我开玩笑说,看来Yahoo也有CN情节啊,对待CN都特别优待些……

本篇文章使用aigaogao Blog软件发布, “我的Blog要备份”

2005年04月15日

昨天收到了央视一位导演给我发来的一封Email,主要内容就是下面这些:


1.在城市的密集生活区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养宠物?宠物在人的社会里到底是什么地位角色呢?

2.当您发现自己和宠物居然是一辈人,它能管你叫姐姐、称叔叔的时候,你认为宠物的主人对你尊重吗?

3.以我们人类的标准给小动物们做手术,算不算虐待?

4.遗弃宠物是对宠物的虐待吗?

5.为狗索要精神损失费?对宠物道德还是对人道德,还是都不道德?

6.“动物解放”该不该提倡?

7.如何对待动物反映了人们的道德水准.

8.救助动物=救赎人?

9.人和动物是否平等?

应该,在一定意义上反映了现在公众对于大到流浪动物救助小到养宠物这样简单的事情的一些基本疑惑。

跟央视的人吵嘴架是没有意义的,不过这些话题我们来回答一下确是有意义的。毕竟,这些问题,是我们每一次针对公众的教育项目中,或多或少都能遇到的问题。当幸运土猫做成了流浪动物、流浪猫救助这个窄窄的行当里面的行业领导者的时候,我们不可能再仅仅靠我们自身的感情和感性认知来推动这个事情。央视的导演提出问题的角度是片面的,是通俗的,同时也是确实代表着这个社会上广大老百姓,广大对我们从事的事业一无所知的人民的基本看法。昨天我和师姐的沟通是,这样的话题目前我们还不合适放在公共平台上去讨论、去争论,但是我们自己有理由给自己一个回答。

1.在城市的密集生活区我们到底应不应该养宠物?宠物在人的社会里到底是什么地位角色呢?

这个问题其实不应该由幸运土猫来回答,我们也不应该回答。这个很大的问题只是一个总起,而且这个问题在我们的社会上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群众基础,建立在现代文明上面的城市社会里面,宠物已经成为了都市居民生活中绝对不会缺少的一个部分。现在才讨论应该不应该,太落后。而宠物的角色问题,“宠物”这个的名字已经说明了这个角色。当然,现在我们土猫一般用另一个词“伴侣动物”,因为我也不想,也确实,我们的事业不是仅仅针对宠物。我们身边那么多被人喂养的小动物也不都仅仅是宠物,简单的说,宠物是伴侣动物,但伴侣动物不仅仅是宠物。

2.当您发现自己和宠物居然是一辈人,它能管你叫姐姐、称叔叔的时候,你认为宠物的主人对你尊重吗?

其实是个很好玩挺幼稚的动物。就好比,我和饼干见面了我会问候:靠,你丫还活着呢?!但是我穿上西装出去见客户的时候就绝对不会这么讲,肯定得“地道的伦敦腔”之类的。这是一个主人的个人修养的问题。比如我,如果其他小动物的主人把我称为他们的宠物的叔叔,我很乐意,成为哥哥也没问题。但是,有人可能不能接受。宠物主人应该有一个觉悟,就是要知道何时的说话场合。这不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然而这个问题在群众中也挺普遍,《京华时报》隔三差五就会刊登类似文章,说某某居民被朋友称之为其宠物的叔叔、阿姨,觉得很不舒服云云,小题大做,无聊至极……

3.以我们人类的标准给小动物们做手术,算不算虐待?

啊,这个是土猫上最古老最古老的话题了,进入土猫的必修课,我看我也就不用多废话了。

4.遗弃宠物是对宠物的虐待吗?

毫无疑问,毋庸置疑……猫、狗这样的比较高级的动物都是有感情的动物,而且它们因为长期的被人类喂养,和人类对城市这种完全反自然的建设,使得他们几乎完全没有在外健康生活的可能。遗弃宠物,不仅仅是在肉体上虐待宠物,也是在心灵上虐待宠物……是一个绝对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和上帝的责罚的行为!

5.为狗索要精神损失费?对宠物道德还是对人道德,还是都不道德?

这个话题……可能是有某些个别案例。我认为在目前的社会中,为自己的狗索要精神损失费,首先在法律上肯定得不到相关支持,其次道德上也不会被世人接受。但是具体情况如何,我想等会儿我Google一下再说。

6.“动物解放”该不该提倡?

这个问题提的太泛泛了,记得原先风景发过一个帖子,说的是在现在的社会中,不同的动物在社会中的定位并不是一样的,有食用的,由观赏的,由伴侣的,有保护的…… 一概而论,使不对的。不知道风景能不能再把这段文章找回来。

什么是“动物解放”狮子老虎就应该解放到草原、森林里面去,而且不应该受到人类的干扰和威胁,但是如果把圈里养的猪都赶到路上去打滚,那可就笑话了!

7.如何对待动物反映了人们的道德水准.

毫无疑问。美国有一个案例,说两个未成年的少年因为好奇和一些孩子们常见的混蛋思维,点着了一只被他们浇了汽油的猫来取乐,导致了猫咪的惨死。最后法庭还是处罚了这两个少年,理由就是:这样的事情反映了这两个少年低劣的道德水准,如果他们不接受惩罚的话,将来肯定会对社会带来更大的危害。

但是事情也不是绝对的。有的人对动物的不好源自大小的意识形态和缺乏科学的知识。很多人对人很好,但是对动物毫无爱心。这种人我也是见过的。

8.救助动物=救赎人?

救助动物,也是对人类的救赎。如果有人要反问我为什么不直接去救人,我会说,救人有很多办法,我只是选择了其中的一种。而以……

9.人和动物是否平等?

人和人也是不平等的,更何况人和动物……

2005年04月05日

在很久很久以前,中国举办过一次台球比赛,那场比赛是什么级别的赛事早已经记不清了,但就是那届赛事让我知道了斯蒂芬·亨得利,还有斯诺克这个奇怪的名字。那时的亨得利正值青春年少,在台球界尚寂寂无名,但其飘逸的齐肩长发,配上一双深蓝的眼眸,英俊的外貌很是吸引人。而且在那个年代,这样的马甲衬衫,静静的思考,然后瞄准,推出球杆,伴随着清脆的台球的撞击的声音,台球精准的撞库落袋……这样古典的优雅,在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年代里格外的吸引人。

似乎也就是在那次比赛之后,台球就出现了身边。但就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外国用火药制造子弹御敌,中国却用它做爆竹敬神;外国用罗盘针航海,中国却用它看风水;外国用鸦片医病,中国却拿来当饭吃。”结果,一项好端端的绅士运动就这样被糟踏了。路边、树下,墙脚旮旯……随处可见支起的简易球台,打球者一个个趿拉着拖鞋,叨着烟卷,甚至光着膀子趴在案子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叮叮当当。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倒还罢了,更可恶的是台球与赌博、打架、斗殴也沾上了边。在我们家那边,打台球的大多数是街头的小混混,或者学校里不好好学习的“坏孩子”。我一直没有玩台球,跟当时那个环境绝对有关系。记得那个时候国家还严管过什么“一室三厅”(记不清楚了,反正就是录像厅、游戏厅、台球厅一类的),里面就有台球室。总而言之,玩台球室不好的,跟去看黄色录像是一个档次的东西 ……

后来,我长大了些,有些自己的判断了,也不再认为台球就是一个小混混的玩意,看过一些杂志,看凤凰卫视转播的斯诺克大赛,看亨得利,看周星星的电影里面的戴维斯 …… 我知道这是一个高雅的运动,但是,当看到贴着亨得利招贴画的台球室里,还是那些光着膀子叼着烟头留着纹身穿着拖鞋的家伙们的时候,心里就忍不住替亨得利叫屈,估计亨得利自己亲眼看到这些也肯定会郁闷得要死。

等我上大学的时候,随着网吧和KTV的流行,录像厅、台球室和游戏厅越来越少了,台球运动在中国也慢慢的恢复了它的本来面目。听说丁俊挥的爸爸说,以前环境不好,如果说孩子在打台球,会被人家瞧不起。现在好些了,从今天开始估计就是一个让人骄傲的东西了。

不过我总是有不好的预感。就好像电子竞技的巨大利益曾经让中国人人喊打的网吧和游戏一度有了复苏一样,这次丁同学的冠军难免不会再在社会掀起一段台球的热情。小孩子打台球更理直气壮,在中国高考还存在的时候,只要不做卷子肯定不是好孩子,很快,台球厅里面还是得一堆被社会遗弃的孩子在骂骂咧咧叼着烟卷赌钱或者打架 ……

中国人是很能毁灭好东西的,这点我一直坚信。我从小到大,喜欢打台球的朋友大多不怎么样。当然像暹逻猫那样的是已经混出模样来的,已经是有文化有品味的了,但是大多数还是不怎么样。原因是很多从小还算听话还有好好学习的人,真的是不会打球。

比如我,现在也很想掌握这种优雅的、古典的、绅士的、英俊的、有气质的运动,但是如果我要和暹罗猫同学练球,他肯定特郁闷,我根本就是一个菜鸟,跟他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生活总要奔波,现在经济实力应该还够我来练习的,但是时间却不允许,更别说我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教我、陪我打球了。

老万是个特例,在中国他这样的人并不多,这一点上,我一直很佩服的,Fanfan也很欣赏。

2005年04月01日

休华德(William H. Seward)是林肯总统的国务卿,林肯时代的美国还是一个非常穷困的国家,既要处理内部统一的问题,又要面对外部那些来自传统的欧洲强国的威胁。可是这时候,作为国务卿的休华德却动用了720万美金(这笔美金对当时的美国政府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以一亩地2分美金的价格买下了一块不毛之地阿拉斯加。这桩买卖当时被许多美国人诟病,把阿拉斯加讥讽为“Seward的冰盒”、“Seward的愚行”。尽管如此,1867年10月18日美国星条旗第一次在阿拉斯加飘扬起来。休华德以几乎完美的政治家眼光为100年后的美国准备了一块巨大的抵御苏俄、控制太平洋的战略要地!但是他的这个行为在当时却遭到了全美国公民的齐声唾骂……

时间推移到中国清朝末期,当时的中日在军事上已经达到了相当紧张的程度。国内上至朝廷大员下至市井百姓喊打声叫成一片,唯有当时的军机大臣李鸿章主张和平谈判,因为李鸿章多年经营北洋事务对国家的军力最是清楚,认为当时的大清并不是已经成为工业化国家日本的对手,贸然开战之能造成更严重的后果。可是,在当时那种气候下谁要是不主张“打”谁就要背负“汉奸”的名头。结果甲午开战,虽然将士们不可谓不勇敢,但结果还是输了。日本割走了台湾,中国还赔了2亿两白银,从此清朝走向了彻底的失败……

当二战中的日本沉浸在对华侵略成功的狂热中,日本陆军部的一些人开始为海军在占领太平洋战略上的延误而躁动不安。当时的山本五十六认为和美国作战日本必败无疑(他要陆军部的人先数一数美国有多少根烟囱再说)。可是当时的日本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任何稍微理性的建议都将被视作“武士道精神的敌人”。结果日本海军偷袭夏威夷珍珠港,美国宣布正式参战(老蒋躲在重庆狂笑),日本在二战中的胜利势头就此打住……直到1945年日本正式投降!

我们不仅要想如果当时的休华德因为心疼720万没有去买阿拉斯加,那么上个世纪苏联的实力就能延伸到北美洲,冷战的结局就可能不是今天这样。如果当时清廷能够避免了和日本在东海一战也许清朝的内部的改革可能获得一些时间而成功,近代中国的历史也有可能被重新写过。如果二战中的日本能够在对华侵略后不发动“虎虎虎”也许美国将不会那么早就参加二战,那么今天的世界格局也就未必如此!

但是真正隐藏在这些“如果”背后的是政治家的想法和平民百姓的想法的巨大差异!普通人很难体会到管理者的意图,我们只看到了眼前的得失而估计不到未来的胜负;作为林肯时代的美国人,他们永远无法理解720万买一块不毛之地究竟有什么意义!作为天下第一的大清朝臣民们无法接受和“尚未开化的日本人”的和平谈判。自觉无敌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更是不能容忍与美国作战会导致失败的说法!

历史的例子还有太多太多,德国人民的民意选择了希特勒而遭殃,袁世凯遵从一部分民意选择了登基而灭亡,孙权、陆逊都没有听从手下的民意而大获全胜,毛泽东也没有头脑发热在民意沸腾的时候打过香江去收服香港……

有时候,历史是面镜子,告诉我们何以鉴抉择;有时候,历史也是面镜子,告诉我们,很多时候,未来也可能就是历史的复制 ……

历史就是最好的教科书,它告诉人们不学会历史就要重复历史。当我们看到那些强大的国家如何强大、那些弱小的国家为何弱小,那些成功的公司如何成功,那些失败的公司如何失败,那些出色的团队如何出色,那些无名的团队是如何无名,以及一些在当时饱受争议决定在后世所体现出来的作用时,我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