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30日

很幸运的,我的Blog居然也keso收录了一次,一时间浏览良大增,评论也一下子多了起来,置疑的不少,其实大家怀疑的人都是一个想法,“那怎么行?!”

陈体滇 先生更是在评论keso的《东拉西扯:赚谁的钱》文章的里,直接管这种思维叫做了“迷魂汤

洪波的美妙的赚钱处方,企图取消门户网站之间最基本的关系——竞争,违背了基本的经济规律,只能是一种美妙的空想。门户之间可以有协作和帮其他网站赚钱的情况,那是建立在服务自己赚钱的战略的目的上。如果所有的门户网站都协作起来协同赚钱,竞争消除了,门户卡特尔就成为现实,用户就倒霉了,网络的技术进步也将停滞了。

嗯,道理仍然是一样:“那怎么行?!”

我在《做互联网言必称盈利,想赚钱就有的钱赚么?》说过的,“如果Google是一个在投入一分钱的时候就着急想着收回两分钱的公司,那么他肯定成为不了Google”。话糙了点,我也就是这么一说,没有详述,但是理不糙,道理是一样的,那就是别用昨天的眼光去预测明天的事情

往难听里讲,这叫“燕雀焉知鸿鹄之志”!

 先破“那怎么行!”
反对者首先是感叹,墨守成规是感叹的原因,不思进取是感叹的根本。

让我们扯远一点,中国足球一直操蛋的紧,技不如人却又不承认,明明请来洋大人给教些新东西,但是新东西还没开始学呢,首先就叫了“那怎么行!”似乎教练不过是一个头发和眼睛的颜色问题,和具体教什么倒无关了。结果如何大家很清楚,米卢同志在一片“那怎么行!”的感叹下成功了,还成功的很爽;其他人在“这样才行”的干涉下让中国足球已然回到了操蛋的境界……

当时有句话说的好:“你们只有失败的教训,而外教有的是成功的经验。”

当我们拿着一个个中国互联网市场上的“失败的教训”去置疑Googleweb2.0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去研究一下人家的“成功经验”呢?

然后,我来解“那怎么行?”

keso坚持着每篇Blog以一页左右为宜的理念来写日志,每每点到为止。有人曲解其意立论批驳,把好好的开胃酒当成了迷魂汤,把“大家都想办法帮别人赚钱,别人能赚到钱,自己才能赚到钱”当成“竞争消除了”,是在是谬误大了!keso讲过一个“产业链”的话题,这才是keso的本意,说到当前的Google:

Google就很聪明,它帮助众多的网站赚钱,这些网站则帮Google赚钱,大家都屁颠屁颠地为Google效劳。广告客户也高兴,他们的广告可以出现在各种各样的网站上,而且价格低廉。所以今天,Google市值超过了800亿美元。

在将来的web2.0,也一样。总想着:我要给你提供服务,因此你得给我钱,那么这样就永远也赚不到,因为“主要原因在于,互联网服务的进入门槛一般都很低,你敢收费,就等于给竞争对手留出了机会

因此,在将来的web2.0时代,大家谁也别想着怎么挣钱认认真真的给他人提供服务。非要问怎么盈利,如果你不提供这个服务,你自己产业链上的人会发现自己要吃亏了的时候,钱自然就来了……

2005年07月29日

2005-7-29

2005年07月28日

大家都知道Google的Google Earth好用,让人感觉心潮澎湃,还居然弄得老大不小的洪波也跟小孩儿似的开心了好久,但是800亿美元的Google还没着急,咱们月薪恐怕还不到8000的朋友却替Google着急起来了,这不,今天就看见刘罡同学如此担心:

我不觉有些困惑,Google绝对不会白白投入金钱到Google earch中,那么Google earth究竟是怎样给Google带来利润呢?

为什么国人在探讨一个问题的时候非要言必称盈利呢?当然我们都知道我们做企业,做任何工作的目的是为了盈利,不盈利就没有办法生存,没有盈利事业本身也将不复存在。但是,每次一上来就非要赤裸裸的奔向“盈利”那两个字么?

国人是做不出Google来的,这里就可见一斑。急功近利是当下里国人的特点。今天还有个有趣的帖子一个MM(应该还算做MM吧)玩了一个非常不高明的广告,这个我并不关心,不过这个MM在最后这样说:

“有没有人能举例一些中国互联网公司,他们从来不耍流氓也成了大器的呢?我们现在太需要这样的案例来激励自己了!”

我觉得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当然,是曾经。曾经的mopsite.com就是单纯的靠着给用户提供服务,纯粹靠着用户之间一传十十传百的口碑,达到了吸引陈一舟那个死胖子的境界的。这一点,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上,是绝对有其历史地位的。但是很遗憾啊很遗憾,田哲不过是个小小程序员,陈一舟那个死胖子又是个脑子迂腐冥顽不化的笨海龟,好好的一个可以开创互联网新模式的mopsite,好好的一个有希望成为中国的Google的mopsite,现在也成了流氓之一的mop……(dudu加速器正是通过mop传播的。)

Google本身没有资金的压力,何必非要想着弄出个什么东西来就要盈利?eachnet就是误算taobao肯定也会背起盈利的包袱才失误让taobao现在如此嚣张,taobao就是不收费又如何

而且,信息产业发展的速度早就超出了我等常人这样笨笨脑子的思维速度。当年邮箱收费的时候不是也都预言免费邮箱注定要被收费邮箱取代么?Gmail这么一闹,估计这辈子也不会有人再提收费邮箱的事情了吧。当大家一个个用web1.0的脑子杞人忧天web2.0如何赚钱的时候,洪波已经告诉你了Web 2.0怎么赚钱?

Google Earth 确实让Google投入了不小的成本,可以肯定,这个东东无论是内容还是技术平台都不是简单的东西,否则也不会出现微软搞丢了苹果的故事了。但是,正是因为如此,有如此NB的服务,居然还不要钱,你说用户能不喜欢Google么?能不爱上Google么?Google现在没有压力,没有钱的压力,可以安心的培养他的用户,抓住了用户,而且他的服务能够实实在在的给社会带来价值,提高生产力,Google还会担心盈利的问题么?当用户被Google强大的服务牢牢地粘住的时候,当所有人每天自然而然的享受者因为Google的服务而带来的便利的时候,只怕那个时候Google想遇到资金问题都难——谁也不能再失去Google的服务了!

如果Google是一个在投入一分钱的时候就着急想着收回两分钱的公司,那么他肯定成为不了Google,正如本来有着无数特色和前景的mopsite,现在变得俗不可耐,再也没有成龙成凤的资质了。

(唉,关于mopsite,实在有太多的话想说,改日另文祥论吧。)

———————————-举例分割——————————————

微软没有必须要在中国盈利的压力,微软一方面无奈一方面大度的放任中国盗版的微软软件的横行,到现在如何?想不用都不行,政府想不采购都不行,因为绝大多数连back键都不会用的政府公务员,即使你给了他整版的wps,他也得去买一个盗版Office装上。如果强制不许装Office,那么就要花比买软件更多的钱去培训。信不信由你!

出门开会还是大有收获的,首先我就赔了差不多1000块钱,haihai,这个是题外话,不讲。

回来了恶补了一下donews,最近两个话题比较火热,一个是什么“中心化”之类的web2.0的话题,似乎凡是与此相关的都能被keso今日网摘那么一下,——嗯,再插一句嘴,都说当今社会,Google上找不到的东西就不存在,sina没转载的新闻也就和没发生过一样,同理,没被keso收录的blog,就只是log而没有web里那个b了。

haihai,又不自觉地跑题……

还有一个话题,就是说“流氓软件”。看得出来,公关稿件不少。毕竟被评为“流氓”的流氓们都还是有些势力的。在网络上弄出几个公关稿件来并不是什么难的不得了的事情。当中真有不讲究什么技巧直接当面叫板的,比如今天看到的这篇《“流氓软件”当真“流氓”?

关于此类流氓的流氓行径,我们早就争论过了,实在觉得没必要继续就此bibi下去。

此文最后有个论点很有趣,把此次对流氓软件声讨的幕后指向了瑞星。这个内幕其实大家可以关注,但是向如此顾左右而言他的做法却无聊的紧。即便这个事是瑞星不怎么光明正大的干得,但是这样就能洗清流氓的流氓行径,流氓的流氓身份么?

用流氓的“行善”(对网民有实质帮助)来为流氓的流氓行径开脱,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们都承认这些流氓软件的有用之处,这也是我们叫它“流氓软件”而不是病毒的原因。很多时候,我也会借助流氓的力量来帮我做一些事情,正如刘韧今天说的一样。但是,流氓软件的流氓行径开了一个很坏的先例,那就是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子就可以为所欲为,打着好心的幌子就可以不顾方法。简单的例子,现在大家都知道,我们就是主观上再为了孩子好,打孩子也是违法的,打坏了是要负刑事责任的(至于打得不重的情况,还有很多社会传统问题,但不表示我们在法律上认可打孩子但是不很重的做法)。

正好昨晚上看了西祠的一篇《冰眼看日本》,其中有一段:

“十来年前有个奥姆真理教,在东京地铁里放沙林毒气,死伤不少人,就有人要求宣布奥姆真理教为非法。日本有一个“破坏活动防止法”是可以宣布某个团体为非法的。宣布为非法后,团体的名称不能再用,三人以上的团体成员聚会即为非法等等。但是,所有的政党都反对,那个法是当年麦克阿瑟在韩战时定下来对付日共可能的暴动的,制定以后一次也没有用过。倒不是有人同情奥姆,而是大家担心,你今天可以宣布奥姆为非法,明天你就可以宣布日共为非法,后天呢?长而久之,日本就会变为独裁国家,所以这个先例决不能开。”

说的也是这个意思。

如果我们不反对这些流氓软件,不反对这些流氓行径,将来会有更多的混蛋打着为用户服务的幌子来为害我们的网络。其实都不用等将来,看看8848的做为,不是很明显么。当然,8848躺下了,但是,我们也都看到了,真的有人已经这么做了。这次8848是侵害了其他公司的利益而导致众口一词,当这些流氓公司对普通用户耍流氓的时候,谁来替我们大家说话呢?

2005-7-28

2005-7-27

2005-7-26

2005-7-25

2005-7-22

2005-7-21

2005-7-20

2005年07月27日

1985年Windows 1.0正式推出,相信老一辈计算机使用者应该熟悉吧。

  1987年10月推出Windows 2.0,比 Windows 1.0版有了不少进步,但自身不完善,效果不好。

  

  1990年5月Windows 3.0 版推出,期间微软继2.0后还有代号为286、386两款系统,但因其自身原因,一直没有得到人们的注意。直到3.0的出现才改观了这种局面,Windows逐渐占据了个人电脑系统,3.0也首次加入了多媒体,被舆为“多媒体的DOS”。

  

  1992年Windows 3.1发布,该系统修改了3.0的一些不足,并提供了更完善的多媒体功能。Windows系统开始流行起来。

  

  1993年11月Windows 3.11发布,革命性的加入了网络功能和即插即用技术。

  

  1994年Windows 3.2发布,这也是Windows系统第一次有了中文版!在我国得到了较为广泛的应用。

  

  1995年8月24日Windows 95发布,Windows系统发生了质的变化,具有了全新的面貌和强大的功能,DOS时代走下舞台。95标明了一个“开始”按钮的介绍以及桌面个人电脑桌面上的工具条,这一直保留到现在视窗后来所有的产品中。

  1996年8月24日Windows NT4.0发布,在93、94年微软都相继发布了3.1、3.5等版NT系统。主要面向服务器市场

  

  1998年6月25日Windows98发布,基于Windows 95上,改良了硬件标准的支持,例如MMX和AGP。其它特性包括对FAT32文件系统的支持、多显示器、Web TV的支持和整合到Windows图形用户界面的Internet Explorer。Windows 98 SE(第二版)发行于1999年6月10日。它包括了一系列的改进,例如Internet Explorer 5、Windows Netmeeting。98是一个成功的产品。

  

  2000年9月14日Windows Me发布,集成了Internet Explorer 5.5和WindowsMedia Player7,系统还原功能则是它的另一个亮点。

  

  2000年12月19日Windows 2000(又称Win NT5.0)发布,一共四个版本:Professional、Server、Advanced Server和Datacenter Server。

  

  2001年10月25日Windows XP发布,Windows XP是基于Windows 2000代码的产品,同时拥有一个新的用户图形界面(叫做月神Luna),它包括了一些细微的修改。集成了防火墙、媒体播放器(Windows Media Player),即时通讯软件(Windows Messenger),以及它与Microsoft Pasport网络服务的紧密结合。是目前操作系统使用率最高的一个系统。

  

  2003年4月底Windows 2003发布,是目前微软最新的服务器操作系统,算是2000的一个升级。

  

  Longhorn是微软公司下一版本Microsoft Windows操作系统的开发代号。它是继Windows XP和Windows Server 2003之后的又一重要的操作系统。该系统带有许多新的特性和技术,可能于2006年早期发布。

  

2005年07月25日
程征:乱砍滥伐是要遭报应的

( 消息来源:体坛周报 ) 2005-07-25   作者程征
    波托西,是玻利维亚一座海拔4000米的小城。17世纪时,波托西的面积有伦敦那么大,但却比当年的伦敦富裕得多——那里甚至连普通的钉马掌都用白银钉子。西班牙语因此有句成语:像波托西人一样有钱。当年的波托西,拥有迄今为止世界上储量最丰富的白银矿。但弱者的财富注定保不住——此后将近3个世纪里西班牙殖民者的野蛮开采,使得今天这里只留下了一个个矿坑的废墟,见证着殖民主义者的残暴掠夺。挪威著名政治经济学家博格曾悲愤地说:“这个城市给予世界的东西曾经是最多的,但是现在它拥有的东西却最少。这个注定要怀旧的、饥寒交迫的城市,至今仍是美洲殖民制度一个敞开的伤口,一份控诉书。世界应该乞求它的原谅。”



   翻阅美洲历史就能知道,欧洲殖民者是几乎同时进入北美和南美的,但如今两个大陆的发展差距之大,却无异天上地下。有学者考证,其中的重要原因便是拉丁美洲拥有黄金、白银等充足的资源,而北美则是一片贫瘠(美国的金矿资源尚未被发现)。资源富饶的南美因此横遭掠夺,成为单一的资源输出国——稍后一些,阿根廷的牛肉、小麦供应世界;巴西的森林资源和铁矿今天还是全世界投资者紧盯的目标,而相对贫乏的北美则走上了工业化道路。

   今天,欧洲人看中的资源是球星。刚在世青赛上闪光的阿根廷国青队队长萨巴雷塔7月22日去了西班牙人,事情来得很突然,双方达成协议的当天,他还在圣洛伦索队参加新赛季前的训练。西班牙人队很急,要求他在25日就得赶到巴塞罗那。再看看皇马,他们还在为买进罗比尼奥不惜与桑托斯大动干戈……这些被欧洲大牌俱乐部看上的球员,都不过20岁上下。如果用伐木打个比方,可以说以前欧洲人看中的都是大树,现在,他们连树苗也不放过了。

   南美的球员输出历史已延续了半个多世纪,从墨所里尼上台时起,蒙蒂等阿根廷籍球员就带领意大利夺走世界杯。上个世纪50年代,迪斯蒂法诺也去了西班牙。到了八十年代,由于外援名额限制较严,欧洲人的“砍伐”对象还集中在那些巨星身上,马拉多纳、济科、苏格拉底等都是在南美和全世界成名已久后,才去了欧洲。再往后,随着外援名额放开,欧洲人越“砍”越疯狂,罗纳尔多、坎比亚索和科洛奇尼等球员都是少年时便远赴欧陆。到了今天,“砍树”之风愈演愈烈,已经到了见一棵苗子伐一棵的地步——去年的迭戈、法比亚诺到如今的罗比尼奥、萨巴雷塔,稍有天赋的球员几乎都逃不出欧洲人的诱惑。

   虽然球员不是不可再生资源,但南美这片“林地”越来越稀落却是不争事实。名帅比拉尔多曾感慨,20年前,国家队可以轻松地从本国挑出三四十名出色的球员,可现在整个阿根廷恐怕也只剩三四个了。

   高水平球员大量外流,导致南美各国联赛球员技术水平下降;而技术水平的下降,则导致南美各俱乐部不得不靠战术甚至粗野的犯规来弥补缺陷,从而进一步加剧整体水准的下降,这,就是滥砍滥伐给南美人带来的恶性循环。

   造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当然是经济差异,贫穷就要落后、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尽人皆知。不久前,一批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在北京参加研讨会,交换概念成为他们研讨的重点。在他们看来,今天世界上所有事物都在交换,而交换之前则是通过战争和掠夺的形式,当战争成本不划算时,贸易形式成为主流。与其他经济领域一样,欧洲对南美球员的“购买”事实上也是不平等贸易——与300年前一样,南美再次成为简单的原料输出国。

   在自然界,乱砍滥伐是要遭报应的,生态环境将因此遭到严重破坏。足球界也是一样,很难说南美的足球资源不会有枯竭的那一天,就像波托西的银矿那样。|

2005年07月22日

 我是纽约城的消防员。作为一名消防员,太多的痛苦、死亡,开始令我感到恐怖,甚至一度厌恶这个职业,知道哪天我发现“深红”.对我和全体的消防队员来说,那是充满勇气和爱的一天。
   那时一个星期五,我们街道布鲁克林的一起火警报告后迅速赶到了现场—一座熊熊燃烧的室内停车场.停车场浓烟滚滚,新的火苗不断地从各个角落蹿出来,想冲进现场救人是不可能的,即使有人困在火里。任何营救的努力也是徒劳。最后,经过无数消防队员近一个小时的奋力扑救,漫天的火势总算被控制住了.我冲进了滚滚浓烟中,一阵阵热浪扑面而来.我的眼睛基本看不清什么,但是我随着“喵,喵”的叫声找到了人行道边大约离停车场五步远的地方。在那里,3只吓坏了的小猫正紧紧地挤在一起,不停地叫着,.之后我又发现另外两只,一只在人行道中间,一只在道的另一边,它们肯定是从火场里出来的,因为它们的毛都或轻或重地被火烧焦了。很显然,猫妈妈冲进了停车场,从火场里一个、一个地把小猫救了出来。一连五次返身冲进肆虐的大火、窒息的浓烟—即使对于我这个经过特种训练的消防队员,这一切也是无法想象的,更何况是天生怕火的动物?
   猫妈妈现在在哪?怎么样了?有人说好象在停车场边上的空地上看见一只猫,那里离我找到组后一只小猫的位置很近.不错,它的确在那儿,躺在地上。她的眼睛由于烧伤跟本睁不开,四肢被烧得发黑,全身的毛都被烧焦了.透过烧糊的绒毛我甚至可以看到她深红色的皮肉。我尽量轻轻地靠近,温和地对她说着话。当我把她抱起来使,她疼得叫了一声但并没有反抗。可怜的家伙浑身散发着皮肉烧焦的臭味,她精疲力竭地看了我一眼,然后信任地在我的怀里躺下来。我把她抱回放小猫的地方,这位失明的猫妈妈在盒子里焦急地巡视了一圈,用鼻子碰了碰每只猫宝宝,一个接一个,直到确定它们都在,都安全,这才放心的躺下了.看着这一幕,我的喉咙发紧,目光迷糊了……
   6只猫咪需要立即治疗,我想起一家动物救护中心.我给他们打完电话,然后开着消防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儿.当我开车进停车场时,一组兽医和救护人员已经等在那儿了.嫉妒疲倦的我站在急救室外.猫咪们生还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不想离开.我和它们已经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几小时后一位大夫终于走出急诊室,她的脸上挂着微笑,对我伸出一个大拇指:六只猫咪都得救了!猫妈妈的眼睛应有希望复员,一位技术师还给她起了名字—“深红”,因为她被火烧红的皮肤。恢复室里,刚刚苏醒的猫妈妈又一次查点自己的孩子,她用鼻子碰了碰每只小猫的鼻子。她一连五次冒着生命危险冲进大火,她的牺牲没有白费,孩子们个个都平安无事.作为消防员,我见过很多英雄。但“深红”的勇气是我最不可思议的,只有最无私的母爱才会激发出这种勇气!

2005年07月20日

占个位子,回来写。嘿嘿

2005年07月19日

2005-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