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8月29日

在这个web2.0时代里,中国的互联网每天都在无尽的创意和谣言中前进着。
不久前还在盛传豆瓣网被收购的事情,而土豆网、六间房等视频发布共享网站的热度还没有降温,最近互联网上悄然崛起了一类全新的网站:内容外包联盟。

怎么外包呢?前提是得有域名的解析权(可以对2级域名作单独解析的),然后想提供内容或者下载服务但是苦于没有精力更新,或者没有足够的空间来存放,或者没有足够的下载流量支持的等等用户,可以申请注册此类内容外包联盟的服务,只需要把自己的域名,或者一个二级域名解析到内容外包服务提供者指定的地址就可以。

域名解析生效后,网民访问这个域名,或者二级域名,就可以看到一个由内容外包联盟制作者来维护的一个完整的内容网站。而这个网站的域名,流量等,都还是内容外包服务申请者自己的。甚至有的内容外包联盟还把页面上所有的广告都交给用户自己来自由安排。

自从今年上半年,一个名叫“大蒜瓣”的网站和刚刚收购了Flashget的zcom分别开始提供娱乐新闻和软件下载的内容外包服务以来,很快此类网站像雨后春笋一样一个一个的冒了出来。粗略的在网络上搜索了一下,大概不下10家网站提供此类服务。不过可能是出于技术能力还有服务器资源的问题,绝大多数内容外包联盟提供的服务都是新闻类服务,内容多以美女图片为主,用以吸引流量。也有提供BT资源下载的联盟,不过其内容来源以盗版为主,持续发展下去,很可能会遇到法律方面的一些麻烦。

这些网站服务以近乎“雷锋”的精神来向网友提供自己的内容和资源,把流量统统送给服务注册者,因此,他们的盈利模式成了人们关注的一个方向。尽管对于这种“大蒜瓣”模式的网站的发展前景大家各有各的看法,但是昨天,我通过一些朋友了解到,已经有一些IT行业传统的大公司开始注意到这些网站的发展,其中,“大蒜瓣”因为其自己拥有的8万款软件的软件资源库和相对较成熟的技术实力,成为了资本收购的主要目标。

联想到今年上半年接连发生的一些软件下载和共享软件领域的著名收购案例,很有可能又一宗关于互联网软件服务的网络收购案即将发生了……

2006年08月24日

2006-8-24

Tiny点名,而Tiny是被徐总点的,徐总是被老白点的,老白是被Keso点的,Keso是被游园点的,再往上我就不追述了。往下,我也不抄了,呵呵……

估计大家都差不多,有了互联网之后,大家看的书可能是少了,但是阅读肯定没有减少。而且,尽管工作忙了,但是dangdang的存在让买书变得更简单。douban的出现更是是不是的在提醒着我:应该读一读书了。

因此 ,关于书,还是有话好说的。

1. 一本你不只读了一次的图书
llf:其实我是一个很懒的人。如果有一本书我很喜欢看,那么在我只是想打法时间而不是像获取知识的时候,我一定会拿出一本曾经熟读的书来再次翻阅。而这样的书对我来说,有很多,比如凡尔纳的科幻小说,基本上每本都看过两遍,还有《时间简史》,差不多从高一到高三被我翻阅无数遍,更不要说北鸟车的漫画,我想即便我脱掉袜子,也是数不过来的。
但是,如果非要让我说一本,那么这本就是尽管被我翻阅了很多遍,但还是每天晚上都会躺在我枕头边上的《我想告诉你我不配做你兄弟》。
在我看来,这本书所叙述的故事和其它所有的书相比较,是那么的与众不同,那么的深入人心和那么的贴近自我的生活。从当初赶紧闪开始在mopsite上连载开始,我就一次次泪流满面的阅读着他的文字,到后来听说他出版了这个故事,就又买回来,一有空闲就去翻阅,在这个忙碌的生活力寻找曾经年少情况的记忆……
说实话,如果你也生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如果你也曾经在初中、高中的生活里接触过属于那个时代的地下规则,如果你也曾经抡起过拳头打过架,如果你也曾经年少轻狂的喜欢过谁,崇拜过谁……那么我推荐你也看看这本书。

2、一本你如果身在沙漠时想读的书
llf:沙漠?我没想过什么书能够适合沙漠。也许应该是报纸,因为可以撑开了挡太阳,:-D
但是如果真要把握扔到沙漠里,还非要我读书,我想可能会是《生存手册》,高中的时候看过,看完了就幻想自己做的飞机能失事然后掉到沙漠里,然后打架还没死,然后我就带领大家利用我看书学来的知识生存,然后……多牛叉啊!

3. 一本让你发笑的书
llf:《乱马1/2》,说到搞笑,没有谁比高桥留美子大人更厉害了。看一次笑疼肚子一次。

4. 一本让你哭的书
llf:同1:《我想告诉你我不配做你兄弟》。

5. 一本你希望是自己写的书
llf:如果红宝书是我写的,一定不能放过所有稿费!只怕到时候,比尔·盖茨都要羡慕我!

6. 一本你希望从未写就的书
llf: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市面上所有的教学参考书都不要被编写出来。害了太多孩子了。

7. 一本正在读的书
llf:keso写的Blog,算不算一本书?捧在手里的实物书嘛……最近还真没认真的看什么书。每天上班15个小时左右,哪儿还有功夫看书。

8. 一本读来有意味的书
llf:就是小有意思的书么?应该是《鹿鼎记》吧。别瞧不起通俗武侠小说,我觉得《鹿鼎记》写的很深的。

9. 一本改变你一生的书
llf:也许是《高等数学》吧,第一章讲什么是函数,关于函数的定义也就一百个字吧,我啃了三个月,完全没弄懂。其实我打小数学不差,物理成绩更是学校顶级水平的,但是我到今天也没想通,为什么刚一上大学,就载倒在这个叫做”函数“的东西上面了?另外要说的是,我语文成绩也很好,绝对不是我对汉字的理解有问题。
因此,从那以后,我从大一开始就放弃来考研然后做一名伟大的科学家为祖国的四化做贡献的伟大想法,转而想自己挣点闲钱就算了,彻底沦为了现在这种没有解放全人类这种伟大目标的小市民。可悲啊~!

10.点名
其实写上面的倒还简单,照实说就好了。可是点名可是力气活了。大家朋友圈多有交错,得看好自己要点的人时不时早就被点过,还得想谁适合参加这个游戏,伤脑筋啊!

Fanfan 自家人,我还是老想法,这种游戏要传到圈子之外才有意义。
94smart 貌似还没有被点过吧,嘿嘿,别跑!
阿卡:顺顺的匣子 这个可是文化人,她读的书比我听说过的书都多。
大林  大林,别老写那么深邃的技术文章啦,偶尔也来点老少皆宜的。
雪海飘香 互联网大牛,blog很值得订阅。

2006年08月16日

2006-8-16



今天看见一篇“牛哄哄”的文章,虽然已经不新鲜了,但是,其中配的一张图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无话可说了……


2006年08月05日

2006-8-5


2006年08月04日


今天网上到处传播这这么一件事情:百度办公楼前的示威抗议


Baidu


大家热热闹闹的讨论过后,我在想,造成这种事情,是因为相互的炒作,还是误会,还是因为百度的道德??
让我们先抛开这个具体的事件不说,看看IT圈里其它遇到的各种各样的结算问题——都会存在隐患。


电信企业(运营商们)自己经营,自己结算,自己监督,自己说了算……因此和用户关于结算的纠纷就一直没断过。不过一边强势,一边弱势,问题得不到暴露;


SP 行业里,尽管运营商依然扮演了强势地位,但是SP好歹是个企业,有大有小的,不至于像普通老百姓那么吃亏了,所有的结算一般都是双方各自统计,如果误差在某个可以接受的数值内,比如10%,那么SP 就忍了。毕竟,运营商得罪不起,毕竟,SP自己来的钱大多来路不那么正当。另外,说,我干SP两年,只听说过运营商把钱给SP结少了的,没听说过结多了的。


互联网上,像新浪那样的传统广告明码标价,一手钱一手货,也倒相安无事。可是,自从出了竞价排名,按点击付费这么个东西一来,大家对它的怀疑就未曾中断过。


之所以未曾说,说实话,那是因为我 还真没想到有什么合适的方法来解决他。


在百度这样的通过这样的方式发布广告的企业刚开始还算厚道的时候,这玩意给大家带来的好处还是比意外的或者少量的损失来的大。大家还可以忍受,并继续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他们自己的统计)。


但是马克思爷爷说过,



“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上绞架的危险。”


如 果欺骗点击,能够带来巨大的利润,在百度这样的企业自己经营,自己结算,自己监督,自己说了算……的情况下,在现阶段对于这样的行为还缺乏合适的法律依据的现状下,在我们的舆论监督的力量几乎被公关的力量砸烂的情现实下,我们很难指望百度这样的企业能够依靠道德的力量去自律,不作恶。


我们知道,只有良好的制度才是保证秩序的唯一可靠方法。


但是对于竞价排名,靠什么制度能够监督百度们?靠什么制度能够为广告商和广告主提供客观公正的服务?靠什么制度才能够改变现在这种有人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还当仲裁官的事情?


我的设想是,成立第三方中立的广告数据统计公司,由这个公司来提供广告的发布和数据统计服务。所有广告内容和统计模块都放在第三方公司的服务器上。


尽管广告市场的利润会被这个第三方公司瓜分去出去一块,但是起码它能够保证这个行业和模式的可持续发展。我相信欺诈点击恐怕很难杜绝,但是第三方公司出于保住自己市场地位的考虑,他们会全力从技术手段上保证他们提供的统计信息尽可能的真实。这一点,和仅仅依靠自律来提供相对真实的数据广告发布商自己来比较,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但是这也只是粗浅的设想。恐怕也经不住大家的推敲。
究竟对于这个行业,这种广告模式到底能如何持续发展,我想听听各位高人的意见。


http://www.linglingfa.com/2006/08/04/328/

在二战后期,美国进入法国后,逐渐俘虏了一批德国军官.美国人把这些德国军官关押在一个战俘营里,对他们比较优待.美国人认为德国军官具有骑士精神,而且个个都是职业军人,有很高的军事素养和坚强的意志,值得尊敬.
一天晚上,附近的美国军官举行晚会,邀请了一些战俘营里的德国军官也来参加.许多美国军官纷纷表演自己的节目,而德国军官则旁坐一边,在静静的观 看着战胜者的表演,只有一位施密特的德国少校对在场的美国军官的表演不以为然.这种情绪被一位美国将军看出来了,他询问施密特少校,:"为什么?"少校 说,你的乐师在演奏柴可夫斯基的乐曲时,有许多错误.
美国将军有些不以为然,就邀请这位施密特少校去演奏,少校有些迟疑的被美国人拉到了钢琴旁边,但当他整理好自己的军服以后,深吸了一口气,开 始了他的表演.当施密特少校演奏结束以后,整个大厅一片沉寂.随后又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热烈的掌声.哪位美国将军问施密特少校,你是从哪个音乐学院毕业 的?
少校惊讶的看了将军一眼,说我从没读过音乐学院,我是从上西里西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的正规德国军官.
日耳曼是个尚武的民族,但在18世纪,经过大革命洗礼的生气勃勃的法国在拿破仑领导下征服了它。19世纪,经过教育革命和工业革命,普鲁士做为欧 洲大国登上了国际舞台。普鲁士军队也完成了现代化改造,从此影响了欧洲乃至世界近100年。普鲁士军队体系最重要的基础是一支受过严格训练的高素质军官 团,与美国和苏联不同,德国军官的主体是容克贵族,他们有很高的文化素质和艺术修养,他们的思想是用黑格尔的辩证法和康德的批判理性主义武装起来的,他们 造就了德国军队严谨、细致、善于计划调度而又颇有些优雅的特点。德国屡次从失败中迅速站起,很大程度上是一直保留着这支军官团。传统的德国军人虽然是勇敢 的战士,但并不残暴,普法战争和一战中,德国军队都没有什么道德上的坏名声。二战时德军的名誉受到了纳粹的沾污,但这是违反德国军事传统的。具有普鲁士军 事传统的军队,做为一支纯粹的军队,它严密的制度,它科学的组织,它专业化的训练,它的献身精神,它创造的战争奇迹,乃至它漂亮的军服,它的水平很高的军 乐队,给广大军事爱好者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以至于有的人不断为德国军队在二战中的失败辩解,称为非战之罪。德军的悲剧在于,它始终都是德国扩张政治的工 具,它始终在追求一个它完不成的使命--统一欧洲! 德国军人的弱点在于过度的自信以至因此缺乏开阔的眼光,德国军人中有大量优秀的战役战术指挥员和技艺高超的参谋,但缺少伟大的统帅和目光远大的战略家。托 尔斯泰曾讽刺说:“德国人自豪,因为他们自认为自己掌握着真理”。


今年中国互联网市场上最热闹的词汇当是软件二字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面,千橡收购了网路,百度收购了天空,华军和迅雷的口水仗到今天仍然没有了结……


全年开始的全国一致的对流氓软件和恶意插件的口诛笔伐,非但没有遏制中国互联网和软件市场上的流氓行径,相反的,今年里,各大互联网资本巨头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了共享软件行业,并且开始公然宣称:插件有理,广告无罪!然而,真的是这样么?作为一种推广方式,广告插件的捆绑却开始大行其道,尤其是其与共享软件的大面积联姻,让普通软件用户开始对国产共享软件又爱又恨;而对于共享软件的作者来说,一些公司所吹鼓的共享软件广告价值的论调,却是让他们深感愤怒和恐慌的事情。


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既然大家只是站在使用软件的角度上来思考问题的,那么他们也倒容易接受“如果你不愿意为软件付费,那么你就应该忍受广告的弹出”这样的神奇论调。但是对于真正生存在这个行业之中的共享软件作者来说,此举却是一个饮鹧止渴,竭泽而渔的事情。


首先,插件的盈利模式使得软件作者根本无须关注用户是否满意,只要让用户下载安装即可获利,而这也是插件捆绑最大的弊病所在。当一个个共享软件纷纷捆绑各式各样的广告插件的时候,当因为插件的泛滥而给用户的个人电脑带来的系统负担甚至是导致系统崩溃的情况,谁还会相信共享软件?谁还敢使用,哪怕它标榜着是没有插件的软件。可以预见,长此以往,共享软件市场将充斥着众多伪劣产品,直接后果就是用户消费信心丧失,这对于整个国内共享软件市场将是毁灭性的。


其次,把捆绑广告插件作为共享软件的发展出路,从实际上完全无视了软件本身的功能价值,反倒是软件附带的,额外的作为占领客户端电脑的价值被上升到了主要的地位。在这样的模式下,软件功能多少并不重要,软件质量好坏并不重要,软件服务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的软件能够装在多少台机器上面,能够有多少用户。像这样把大大小小,功能各不相同,用户群体完全不一样的软件统统放在一个标准下面,一样的下载一次5分钱,这对于更好的,功能更多的或者小众的软件来说,是及其不公平的。某位IT精英预测未来软件“五化”,其中说到软件媒体化:“以后用软件的时候,很可能不收钱,只是每隔半个小时放一个广告。”那么,以后谁还做几十M的复杂软件,统统研究百十k的桌面小游戏就好了——软件的价值将被严重扭曲,软件作者的开发热情将被严重打击!


而且,无论什么软件,只要肯捆绑除了弹出谁也不想要的广告以外几乎就没什么用的插件,就下载一次5分钱的做法,是这些垄断公司对共享软件作者赤裸裸的掠夺。在百度的竞价排名,和Google的AdWords的每一次点击需要客户支付几毛钱甚至几元钱的时候,几乎可以不停的无限次弹出广告的插件被下载一次,居然只给5分钱?


因此,事实上,一些根本不是做软件的互联网企业,利用手中的资本试图控制共享软件的行业发展,他们的目的显然不是为了推动中国共享软件事业的提高,而是利用目前共享软件的巨大作者群落以及其低廉的价格为其打工。而这些互联网企业最终所追求的,仍然是充满水分的PV数值。共享软件不过是现阶段他们可以利用的吸引眼球和带来流量的道具。这些企业根本就不会去考虑按照他们的软件媒体化的推广模式发展下去,今后的共享软件的行业会变成什么样子。对于他们来说,如果共享软件依然有人开发,有人使用,那么他们既可以继续通过他们打造的共享软件大卖广告,还可以吹嘘自己当初打造产业新模式的创举;如果共享软件因为他们恶意的捆绑和不计后果的对软件价值的扭曲,而发展无以为继的时候,他们将毫不犹豫的抛弃这个本就不属于他们的行业,丢下一个个被他们5分钱一个贱卖掉的软件作者继续当他们的IT精英。


而软件作者怎么办?软件用户怎么办?


天知道!


http://www.linglingfa.com/2006/08/04/327/


 

2006年08月03日

今天照常打开Bloglines,早上的时候一切正常。刚才中午午休的时候打算看看订阅的blog了。结果却出现了下面这么个页面:



哈哈,网站出了问题居然找水管工?难道是办公室的抽水马桶出了大问题?毕竟,因为抽水马桶的故障,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出过什么离奇的怪事


这样的故障页面,确实让人感到了他们团队的幽默感。


不过,既然bloglines能够一再的弄丢keso的订阅,也难保这次当水管工消失后我看见我空空如也的订阅记录……


想到这里,不由出一身冷汗。


我记得我似乎是备份了的,但是,似乎又没有。


我发誓,这次bloglines如果恢复 了,只要我的订阅还在,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备份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