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6日

您好,我是零零发(blog:http://linglingfa.com),本名赵刚。我一直关注和研究着关于中国的互联网和软件行业的相关发展,如果你也读过我的blog,你能够看到这一点。

今年不但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也同时是中国软件行业发展30年,30年来中国软件行业从寥寥数人白手起家编写出中文操作系统、中文办公软件、中文输入法等基础工作开始到后来中关村百花齐放软件业的发达再到现在由于盗版等影响现在只剩下少数大软件企业坚守的现状,我出于对关于软件市场的关注,我选择了国产软件中非常具有历史和口碑,并且变化最小的软件“金山词霸”作为我新话题的研究对象。为此,我打算做一个小范围的调研,非常希望您能够百忙之中抽出几分钟的时间来参加一下我所草拟的在线问卷调查,相信您也一定会对该调查的最终结果:金山词霸在经过13年的发展后,在盗版重重的国内软件市场上的现状感兴趣。

最终的结果将在调查结束后经由EMAIL发送给您,同时问卷中还加入了一些关于金山词霸功能的使用反馈,也请您客观做答。

非常感谢您的耐心和参与!

如果可能请将以下链接发送给你熟识的另一位金山词霸使用者,越多人参与,则调查最终的结果越有可能接近客观实际。

请您点击→翻译软件(金山词霸)使用及市场调查,参与调查。

http://www.51tou.com/votepage/vq11329.html

2008年11月25日

百度自己搞暴力营销,尽管李彦宏死活不承认,但是几乎所有的业内人事都确信,百度的推广就是一颗地雷,不踩上去还好,一旦踩上了,就别想拔腿走人,否则必然被炸死炸残。

所以CCTV就把百度给暴力曝光了。很简单的两天中午时段的专题,一下子把百度推上了风口浪尖

听说央视名嘴白岩松又开始帮百度往回找补了,不知道这次是百度亲情公关还是金钱公关的结果。

CCTV"暴力"了百度的竞价排名没两天,他们自己的“竞价排名”也出来了,据说搞的热热闹闹红红火火,一些以前没投过央视“竞价排名”的企业也心甘情愿的掏出了大把钞票。要知道,在这个金融危机的时候,这样的举措很难得。有人猜想,是这些企业担心这笔钱不花在这里,就要花在未来的反暴力公关的危机公关上,还不如主动花出去图个乐和。

还有很多小媒体也想学CCTV和Baidu这样的老大哥去搞暴力公关,收取“反暴力”税,结果搞的自己现在很麻烦

也就是说,暴力公关这事儿,不是谁都能玩的。连百度都玩的不那么畅快,其他人还是省省吧。

有人说,CCTV是大流氓,三鹿的虚假宣传也是CCTV干的,要说性质不比百度强到哪里去。但那时CCTV就能翻手转身当裁判,给百度一个黄牌警告,自己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如果非要统计,虚假广告央视不一定是数量最多的,但是一定是影响力最大的。

不过我觉得这事儿其实挺好,有些东西,白社会管不了,还不如给一干小鬼头上放一个话事人。虽然总的来说话事人还是干些为非作歹的勾当,但是终归话事人能罩得住下面一干小鬼。君不看香港电影《黑社会》中的故事,白社会里还有黑社会在捣乱,黑社会里面倒是规矩的多了。不守规矩?小心话事人对你“暴力公关”!

向您推荐以下文章

2008年11月18日


BIDU – baidu.com, Inc. (ADR) (NASDAQ) 134.09 -44.80 (-25.04%)  Nov 17 4:00pm ET

Open: 163.01

High: 178.89

Low: 130.51

Volume: 12,560,056

Avg Vol: 3,623,000

Mkt Cap: 4.60B

CCTV再次告诉这些新型媒体,谁才是真正的老大。

向您推荐以下文章

2008年11月13日

百度的被起诉以及谷歌和百度的口水仗再一次把搜索引擎中立的问题提到了人们的视线中。

然而,如我在去年《谁来保障搜索的中立》一文中所提到的:

百度作为一个公司,baidu.com是他们自己的,私家的公司网站。百度公司有权利和自由让他的网页显示任何不违反法律的任何东西。好像去年曾经一度口水满天飞的时候,天极和百度的官司一样,我认为,百度就是在他的页面上写上“新浪网”,然后给连接到那个著名的“白宫.com”上,那也是人家的自由。比如我这里写上“Keso”,然后你点击看看,我给他连接到刘韧的Blog上去,Keso会因此起诉我么?事情的对错无关乎影响力的大小,我这么做是我的自由,那么百度自然也有权利做他想做的事情。

在法律有明确的界定之前,你不能因为别人公司的网站上没有你的“友情链接”就去判人家违法。你不给百度钱,那么在百度看来你这个网站对他就没友情,于是就没链接,这也许和RP相关,但是这符合逻辑。

无论搜索引擎的服务多么的大众,它仍然是一个企业所提供的商业服务,并且,这个企业是“有限公司”,它没有义务承担无限责任。在一个正常的商业社会里,市场选择会约束企业行为,如果不是Google的搜索结果更“客观”,它可能无法超越Yahoo而成就今天的成绩。而如果google的中文搜索结果在前几年不是那么“客观”和“中立”,也许百度也很难成就今天的市场地位。

然而在中国所有人都有一个无法得罪的“大客户”的时候,所谓的市场选择到底还能有多大作用我们实在无法期望。如上面一段所说,Google在美国为大客户提供了良好的产品而占领了市场,但是在中国却没有服务好“大客户”而显得灰溜溜的。“大客户”强迫搜索企业降低了道德底线,而当企业有了更低的道德底线的时候,他们做不那么低的事情的时候自然会心安理得。

去年提出的疑问今年依然存在,对于搜索引擎来说,提供更“好”的搜索结果是其产品的追求目标。

但是一来,这个“好”是针对谁说的?是对用户更好还是对搜索引擎提供商本身更好这谁说的清?我们期待这两者能够统一:对用户好了才会有更多人使用,有更多人使用了对于搜索引擎提供商才会更有价值。但是真实的社会永远不会只是有这么简单的模型。

二来,更好的搜索结果究竟是更中立还是更客观还是中立还是什么别的?你搜一个品牌的名称排名第一的应该是这个品牌所属企业的官方网站,但是实际上这往往不是被点击最多的结果,也不是PageRank最高的网页——这样的搜索结果符合逻辑,符合广大用户对结果“更好”的期望,可是,这一定是人工干预的结果,至少是在算法中加入了特别的参数。而面对“大客户”对于产品的要求,这依然是决定产品生死的绝对力量,搜索提供商有什么理由不根据客户的要求修改产品设计呢?

因此,面对海量用户对海量数据的海量查询,算法和干预都不过是一个搜索引擎公司对于自身产品设计中的权衡考量,你可以推崇Apple的极致产品设计理念,但是你同样无法否认Dell的产品设计也有无数成功的案例。而在我们的“大客户”无孔不入的时候,横竖搜索结果都是要被干预的,多干预一些又有何不可?在中国的搜索引擎设计的基础终归还是通过合理的算法来服务光大用户的,极端的人工干预是服务“大客户”的,那么,在中间,自己小小的干预一下,为自己揩一点油,在金融危机的今天,服务一下自己的口袋,又没有法律风险,万一吃到官司还可以当作低成本品牌营销,何乐而不为呢?

由此看来,我们也不应该期望有那么一个搜索引擎可以强大、公正、中立、客观和正好适合自己的口味……中国的互联网已经很不中立的偶尔变成局域网,普通用户对于搜索引擎中立(或说“公正”、“客观”)的期望,在中国实在无解。

向您推荐以下文章

2008年11月11日

就像前不久三聚氰胺风波让乳业巨头三鹿集团轰然倒塌一样,瑞星也曝出最严重安全事故,上千万用户邮件惨遭删光

虽然瑞星在随后的公关中表示此次事故影响到的用户“不过是上千人”,而不是上面链接中的新闻所提到的上千万人,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瑞星的此次事故确实已经威胁到了安装瑞星的每一个用户。我相信最终因为瑞星的此次安全事故而蒙受巨大损失的用户不可能有上千万那么多,毕竟盗版Office的普及让绝大多数中国用户使用MS Outlook而不是Outlook Express做邮件客户端,但是受到影响的用户是不是只有瑞星宣称的那么少,我深表怀疑。

作为一款安全软件,自身却出了和病毒一样恶毒的事故,这个事件本身对于瑞星本身是致命的。就好像三鹿的三聚氰胺问题不在于你喝多少三聚氰胺不会导致死亡,而是三聚氰胺这种东西压根就不应该出现在乳制品当中。瑞星可以杀不掉病毒,但是不能把自己做成“病毒”。

去年5月20日的“诺门坎”事件还历历在目,今年又迎来了“瑞门槛”,杀毒软件市场可谓热闹非凡。不过,和去年赛门铁克公司面临的形势不同的是:一来,诺顿的用户数量比较起瑞星的装机量来说,少的多了,因此其危机公关的压力也小很多;二来,诺顿的事故毕竟没有造成用户数据的直接丢失,诺顿破坏的是Windows,而这次瑞星的事故直接造成了用户数据几乎不可逆转的被删除。

赛门铁克面对“诺门坎”,其危机公关的处理采用了大棒政策:不赔偿!同时通过媒体公关将注意力引向微软,提出了“微软暗藏木马后门”的观点,成功的转移了相当一部分注意力。最后赛门铁克借助其强大的渠道实力和高端用户中的固定口碑,用这样的“大棒政策”强硬的度过了危机。

面对类似的甚至更严重的产品安全事故,瑞星会如何处理这次危机值得我们关注。瑞星会像赛门铁克一样只管杀,不管赔么?

……

我不会再用瑞星,不是我对瑞星未来的产品安全不再放心,而是我认为瑞星对用户的态度不负责任。我相信这一事故也不是偶然的,过分倚重市场营销,忽视研发的基础建设,过分强调升级更新比别人更多更快这类噱头,而忽视了产品测试和发布的必然程序,或许就是他们这次事故的必然原因。如果他们在软件发布流程中更严谨一点,测试更充分一点,是否就可以避免这样的问题呢?

世上没有后悔药,我相信瑞星这辈子都不会再误杀Outlook,但是天知道它会不会再误杀别的什么东西。作为一款上网安全和系统清理软件,我不知道为什么对用户的邮件系统这么青睐,对于个人用户来说,邮件的内容也许算不上什么,可对于企业用户来讲,邮件很可能涉及企业的商业机密和商业信息。一个可以让客户邮件莫名丢失的BUG究竟同木马或者病毒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瑞星卡卡上网助手的推广广告中说:依托于瑞星强大的反病毒技术,开机时自动扫描电脑中的可疑文件,直接送达瑞星病毒分析服务器进行处理,并向用户反馈结果,第一时间清除最新木马和恶意程序。这是不是意味着瑞星完全可以侵入客户的邮件系统,盗走我们的邮件?

并且,这已经不是杀毒市场的第一次误杀,甚至,让很多人已经记不起来是第几次了……

从2007年的“诺顿误杀XP”、“卡巴误杀XP”,到今年的“瑞星误杀系统”、“奇虎360接连误杀瑞星和金山”、“卡巴斯基误杀世界之窗”……

每次误杀事件之后,我们都能看到“诚恳”的道歉,但是,消费者的损失怎么办?诺顿被误杀后,有广州市民起诉赛门铁克,结果约一年后被法院判决了248元的补偿!但是,只用会用电脑的人恐怕都知道,遭遇误杀之后的损失,248元能弥补吗?

瑞星、金山毒霸还有卡巴这些既有口碑价格又很便宜的杀毒软件,相互之间转换的成本已经很低了,瑞星此次爆出了一款杀毒软件最不应该出现的事故,当应该保护用户数据的杀毒软件翻脸成了数据杀手的时候,它会像三鹿一样轰然倒下么?

向您推荐以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