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6万多辆出租车
每辆车每月缴纳5千多(单班)或6千多元的“份儿”钱。
简单的用6000元份儿钱,4000元司机收入计算,每月6亿,每年72亿的交易额。
其中份儿钱谁都别想分,那是公司和政府的。
其他每年约30亿的交易额之中,怎么榨出app公司的收入来?
让司机出钱?想都别想,司机立刻卸载不用了。
让乘客出钱,出多少?
为了打车方便,多出10~15%的费用,可行吗?
如果可行,大约有3亿多元收入的可能。
如果只有10%的出租车司机用这个服务,那就只剩下3000万。
如果还只有10%的打车是使用该APP来完成的,那就剩下300万了。
组织一个团队,做一个软件,然后一年收入300万?
太少。
想办法提高,怎么提高呢?
1,让更多的司机使用该产品。给他装到半数出租车里去,收入可以上涨到1500万。
2,让更多乘客不在路边招手,而是用app来叫车,使用比例提高到20,收入可以上涨到3000万。
顶天了。
一个收入上限到3000万就顶天的行当,为什么要投资他?
一个收入上限到3000万就顶天的行当,为什么要投资他?

5条评论

  1. 我看有前景,呵呵

  2. 在其他城市好像根本没人用这玩意

  3. 沙发。

  4. 简单的用6000元份儿钱,4000元司机收入计算,每月6亿,每年72亿的交易额。

    其中份儿钱谁都别想分,那是公司和政府的。

    其他每年约30亿的交易额之中,怎么榨出app公司的收入来?

  5. [...] 想不通有什么理由反对或禁止打车APP。我认为,这些软件是基于当前科技的一大创举。这些年来,多少地方政府口口声声承诺解决“打车难”问题,也花了不少公共财政,效果却都不明显。自从打车软件横空出世后,这一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缓解。有的打车APP发展迅速,拥有10万以上注册司机和数百万注册用户,每天平均接单在7万单以上。这些数据有力表明了打车APP的市场需求。为此,政府部门应该奖励这些运营商,而不是想方设法给他们“下套”。 [...]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