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王辉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互联网公司的市场部经理,这天北京春季的风还冷冷的吹着,他站在北京上地信息路奎科大厦的门口,就站在那个写着“BAIDU”字样的大牌子前,他点上一支香烟,狠狠的吸了一口:“妈的,白跑一趟。”

一,百度的付出你看不懂


其实不只是王辉,还有很多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在面对着百度这个中国最大的流量分发中心而不得不与其合作的时候,都开始感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王辉走进百度的大楼,期望能够当面向百度反映他们公司对百度旗下的某个产品的需求,进行更加细致的合作。然而,百度给他了一大把让他哭笑不得的资源:“你看,我们给你的这个位置,价格50万。那里,那张图片的露出每天点击量高达10000次,价值20万。还有,我们百度xx可以免费送你xx ……”

当你需要百度其他方面的合作,比如产品上给予一些适当改进,或者希望双方共同在第三方平台(比如微博)进行一些投入的时候,百度商务经理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百度似乎很容易送给你号称价值几十万的广告资源,但是却很难掏出哪怕只有几万块的现金。”王辉感慨道,“百度好像总是缺钱一样,这是为什么?”

其实不仅仅是在和其他企业的合作当中,在企业战略层面百度也显得处处捉襟见肘的样子。搜狐科技记者林丰蕾曾经写道:“现在的百度,在对二线互联网公司特别是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收割中全线处于下风。”不少和百度洽谈过合作的企业领导或者投资界人士认为,“百度在出价方面极其小气,报价远低于其他竞价者。而且百度只喜欢低价控股。”

很多时候,百度很喜欢给自己所把持的互联网流量以很高的估值,然后希望用这些流量作为百度和其它企业合作的价码。

“如果这些流量真的这么值钱,百度自己把它们卖掉不是更好吗?”王辉说罢,无奈的微笑了一下。

二,百度的现金哪儿去了


百度的财报一年比一年好看,净利润好像洪水一样涌进百度的帐号。

但是百度在投入方面的谨慎似乎有点过了头,战略投资和收购方面各种谨小慎微,在如今“TABLE”当中其他大佬们纷纷挥舞支票簿展开收购的时候, 百度对于并购,不肯出高价,眼看着那些无论好的坏的有前途的没前途的被人看好的和不被人看好的项目,都被人家抢走。烂项目的风险确实规避了,但是在这个疯狂的年代,好项目的机会也一个都捞不着。

而且,对于百度自己内部的项目,从我的到的信息来看,也往往缺乏宽松的内部创业氛围。一位从百度离职的工程师透露,很多项目都是内部立项不久,很快就给予严格的KPI考核标准,往往还都和收入挂钩。不能够迅速开发完成并且盈利的项目往往得不到公司的支持。

一个百度内部员工对记者讲:“李彦宏难以理解为何要高价收购一个产品,他认为这个产品完全可以派百度内部一个小团队去复制。”然而即使是复制,这些项目其实也很难获得来自百度的真金白银的支持。

结果这么多年来,百度在外部并购方面几乎一无所获,在内部创新方面,也鲜见成功。

三,绕不开搜索的百度困局


很显然的事实是百度肯定不缺现金,甚至去年百度还在纳斯达克募集了一笔资金,宣称要用来投资。百度每个季度乃至年度的财务报表都非常好看,在Google让出了中国搜索大市场之后,百度一家独大,2013年Q1的财报表示,百度在第一季度总营收为59.69亿元人民币(约合9.61亿美元),较2012年同比增长40.0%,;实现净利润20.43亿元人民币(约合3.289亿美元)同比增长8.5%。

然而,好像百度总是缺钱一样。这是为什么?

虎嗅网资深记者阳淼评论说:“跟雷军当年错过张小龙的原因估计差不多,百度过于重视重视自研。”

可是其实百度自己研发也没研发出什么样子来。要说百度的工程师完全不干活那也不公平,毕竟这两年围绕着百度的核心搜索业务,百度开发出了凤巢,开发出了阿拉丁,然而在百度大搜索业务之外,人们却好久好久没有看到类似于贴吧或者知道这样重量级的产品。百度曾经高调推出的有啊、空间、嗨、说吧等项目无一不是黯然神伤的东西。

问题出在哪儿?

许多和百度周边产品线做合作的公司发现,这些百度旗下其它产品部门能谈的,似乎只有钱。具体到产品、资源,往往都是这个要协调大搜索,那个要请示大搜索……寸步难行。百度有价值的产品,全部都依存在大搜索之下,组织结构上和产品名义上是独立了,但是实际上谁也没法绕开大搜索产品来发展自己。

百度的矛盾之处在于大搜索是一个盈利能力超强又相对资源投入较少的业务,依赖着整个互联网对搜索引擎的依赖,百度大搜索项目持续高速增长,贡献了百度公司几乎绝大部分收入来源。然而百度作为一个“大”公司,总有心把手伸向他方。今天微信自媒体“移动吐槽”文章称百度已经拥有超过20000个员工,如果这20000人按照人均收入产出比来的话,整个大搜索部门的人均贡献必然高高在上。反过来说,其他部门就有些寒碜了。

百度的职业经理人文化不像阿里巴巴、腾讯或者金山那样拥有大批从创业初期就和公司一起成长的家臣,一个个从天而降的百度中高级管理人为了自身的利益,为了部门的价值,纷纷把目光盯在了最简单粗暴的短期业务数据上面,唯KPI马首是瞻。而论KPI,在百度内部又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有魄力去培养一个能够挑战大搜索业务的产品。

四,百度的环大搜索贫困带


腾讯敢于拆掉一个事业群组,退休掉一个老板,来为内部创业的微信让路。百度则除了大搜索部门一家强势,其他部门都只能生存在大搜索的阴影下。

没人说搜索不重要,也没人说未来搜索会变得不重要,但是当百度搜索在国内已经建立了绝对优势的时候,百度的几乎所有主流业务还是只能紧紧围绕着搜索业务去设计,去开展,去变现,这其实无助于百度真正的去培育搜索之外的路。

阿里和腾讯就好象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区的整体繁荣,核心稳固强大,周围业务体系和整个生态圈建设良好,形成了整个圈子的繁荣。而百度则好像“环京津贫困带”一样,百度业务的的“政治中心”大搜索对百度周边业务的吸附效应远远大于扩散效应,索取远大于给予,百度业务发展存在着一种“孤岛效应”,严重的限制了百度周边业务的成长。

久而久之,我们会发现一个在百度内部,环绕着百度大搜索业务的贫困带。

这条带上,知道、百科、贴吧、文库、空间、……赫然在列。


5条评论

  1. 错误:请有版权! 输入验证码.
    发表评论

  2. 百度的风格很像抠门儿的山西商人的风格
    这和老板是山西人有关吧

  3. 学习了

  4. 5年内百度必定被边缘化,原因是这个公司看起来似乎很强大,但这个公司缺少企业文化,而企业文化是企业的灵魂,百度的鼎盛时代已经过去。。。

    Sellwell http://www.shewly.com
    manufactures a variety of glamorous & intimate lingerie including bras, knickers, underwear, sleepwear, swimwear, panties, etc. Sellwell’s distributors are covered all over the world. We accept OEM order as well.

    lingerie suppliers, bras suppliers, knickers suppliers, underwear suppliers, sleepwear suppliers, swimwear suppliers, panties suppliers, women’s clothing, lingerie apparel suppliers, women’s apparel suppliers, intimate apparel suppliers

  5. 百度的创新越来越少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