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5日

这一年应该是我的“戒”元年,春节过后,把白酒给戒了,上个礼拜,把烟给戒了,这马上也要把看球赛的爱好也戒了。想一下还有什么可以戒的,干脆都在今年给戒完拉到。

2009年11月20日
前几天到处报新闻,说18号凌晨有流星雨,我们都老了,没心思赶这浪漫的盛宴。谁知道到了17号的晚上,一个大学同学发短信说,想起来八年前上次的狮子座流星雨,大家一起在我跟薛总还有亚飞和老魏他们一起租的小院里等到凌晨一起看来着。这个同学是马老师的好友,当时去我们小院的还有马老师她们宿舍的几个女生,我陪着打了半夜牌,一直熬到凌晨,薛总他们三个早早睡去了,现在想想真是没有良心的家伙们啊。哎,眨眼间,这就是八年过去了。我问马老师,说咱们上次看到流星雨了么?她说看到了,还不少呢。可是我怎么总是一直觉得并没有看到什么流星雨啊,就只记得当时她那张脸了,在青青的夜色下,在我面前微微仰着,闪着丝丝的亮光。

前几天朋友搜我以前这个博客,竟然还在!我的天啊,竟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最后一个搬家帖子上的地址我都已经不再用了。干脆今夜无聊,再把它来激活吧。毕竟这是我第一个博客,哈哈,偶尔来更新一下怀怀旧。

恩恩,我回来了。

2007年02月28日

      早就忍受不了斗牛士这个老出毛病的程序了,不过呆了快三年了,说走还有点舍不得。其实很多天以前都在朋友的地方又开了一个,但还会偶尔回来更新一下,可恨多时候这里发文章根本发不上去。靠,我更加坚信那个破千橡公司只是个套钱的而已,买过来之后就不管了。

        这次我只好彻底搬家。

2007年02月05日

前段时间,公司旁边的那家粥屋终于干不下去了,只好转让。附近吃饭的都三上班族,要求最起码的上菜快。可是我们刚搬过来的时候,去他家吃饭,烧三个菜等了近一个小时,以后再也没去过,估计别人也不会多去了。现在接手的是一家东北食屋,好像是上周刚开的业,我们并没有注意,一直在一家叫朵朵鲜馄饨王的店里吃很油的鱼香肉丝和蒜薹肉丝,素什锦的沙锅,还有家常豆腐和土豆丝。周六中午,有两个同事,给我介绍说,有个东北食屋,菜特别好吃,而且量很大,速度也很快。于是我放下本来要去吃的鑫源的西红柿鸡蛋(他们的特色饺子)饺子,带领着我们的午饭小分队一行三人跟他们一行两人两队并为一队,开到了东北食屋,一吃,果不其然,于是乃有以下的一周菜谱。

 

周一:东北食屋

    1 小鸡炖蘑菇(他们家的招牌菜,都三事先作好的,你要三象我一样,总是还没有下班就已经饿得嗷嗷叫的话,建议点这个,点了就上,而且味道很好,汤也很好喝,一点也不油腻。)

2、笋尖炒腊肠

 3、酸辣白菜

周二:东北食屋

      1、地三鲜

      2 毛血旺

      3、木须肉

周三:香菇拉面王

       一人一份拉面(附近最好吃的拉面了,不油腻,面也拉得细。环境特别好,只吃一碗面,还能听音乐呢。)

周四:张二大盘鸡

       一大份大盘鸡(这个店的大盘鸡很奇怪,只有鸡肉,没有土豆,而且会面随便吃,味道确实不错,比经七路那家要更好吃,更实惠。)

周五:东北食屋

       1、东北乱炖

       2、炒三丝

       3、江南小炒鸡(这个菜要说一下,我很喜欢吃。尤其三端上来一看,颜色特别好看,可能三上了色素,特别红,是鲜红有点粉的样子。看上去会很辣,其实吃上去并不辣,味道刚刚好。有人说吃色素要致癌,我这个人的观点是:吃了就先吃了,得不得癌症以后再说,况且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就一定致癌呢。)

 周六:东北食屋  

1、  家常豆腐

2、  鱼香肉丝

3、  宫保鸡丁   

 

写到这里,不仅想起一些同事特别没有追求,天天中午跑到对面的世纪联华超市里买盒饭吃,对于他们这么没品位的做法,表示一下我深深的鄙视!!!想我,天天跟美女一起吃饭,还坐包间,靠窗户,晒太阳,听音乐,多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2007年01月31日

上午闲来无聊,想起前几天是腊八,腊月十四是我的生日.赶紧查查日历,看过了没有.一看,今天刚好是十三,明天十四.不禁感叹,过得真快,过了明天我就开始要过二十七岁的日子了,转眼就将是三十岁.真真是中年人了啊,哪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将一去不复返了.

我总是感觉自己发育啊、心机啊、思想啊等就是情商比别人要晚上好几年。比如有时候遇到原来的同学,大家在一起说起来当年的一些事情,说着说着我就会很惊讶地说:“啊?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啊?他俩原来那时候就不一般了啊。”现在想起来,当年的那些小伙伴都已经装模做样的时候,我还是一片懵懂呢。一直到现在,虽然都已经26了,可是有时候在一些事情的认知和处理上,觉得自己连别人20岁的时候的境界还不如呢。呵呵。虽然智商也不低(初步测定是117),生活中也有好多人夸我聪明,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我笨得很。

现在马上就要三十岁了,老话说:三十而立。可我现在还是一塌糊涂,一无所有,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这要在三年之后象别人一样“立”住,看来难度还是比较大的。现在惟有希望自己能快点成长起来,最好是把明天当做一个成人礼吧,在以后的岁月里能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进(大跃进更好呀),虽然比别人已经晚了整整八年。

2007年01月27日

伊塔洛·卡尔维诺 的  《烟云·阿根廷蚂蚁》,《通向蜘蛛巢的小径》和《为什么读经典》(意大利)

福克纳的《福克纳短篇小说集》(美国)

周作人的《周作人论日本》

川端康成的《古都》(日本)

玛丽·达里厄塞克的《母猪女郎》(法国)

胡发云的《如焉@sars.come》

2007年01月25日

 本来想等书买回来再看呢,可是实在没忍住,一口气就把他读完了。真真是好小说,等书回来了,我还是要看第二遍的吧。

        现实中很多思考的问题找到了答案,虽然也并没有多高深的东西,但作者通过故事讲出来还是让我喜欢。

         故事的情节也很好,我看小说最喜欢的就是故事情节了,如果小说情节不好,我会看不下去的。去年看哪个《追风筝的人》也是一气看完的。主要就是情节好。

         还有我发现我很喜欢看这些中年女人的恋爱故事,就想当初我很喜欢张爱玲〈倾国倾城〉里的哪个白流苏一样,也很喜欢这里边的茹嫣,一个女人到了这份年纪,还能这样,真真是尤物。相对来说,那些描写二十来岁年轻人的爱情故事的东西反倒不喜欢看,觉得没什么意味。

        结局我有些料到,如焉是不会嫁给哪个梁市长的,他们的相遇至多算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达摩会怎么样?谁能来说说。

2007年01月22日

我的声明和态度

2007年1月11日,在全国图书定货会开幕当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召集了一个“通风会”。会上,副署长邬书林先生以宣读方式公布了一份“2006年出版违规书选”,被点名的书里,《伶人往事》列于三。邬先生对出版此书的湖南文艺出版社说(大意):“这个人已经反复打过招呼,她的书不能出,……你们还真敢出……对这本书是因人废书。”接着,自然是对该社的严厉惩处。

邬先生说的“这个人”,指的就是我了。我是谁?我是从事戏曲研究的老研究人员,是中国民主同盟的老盟员,是退休在家的孤寡老妇。六十岁的时候,我拿起了笔,写起了往事。先说的是父辈故事,后讲的是伶人传奇。第一本书被禁(即“卖完了,就别再版了”)。虽说这是应中央统战部的要求,但权力机关已经对我的权益有所侵害。这次,邬先生没有对《伶人往事》做出任何评价,却对我本人的个人权利进行了直接的侵害。我们的宪法有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他的“因人废书”,直指我本人,直接剥夺我的出版权,而这是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我知道——在邬先生的眼里,章诒和是右派。好,就算我是右派。那么,我要问:右派是不是公民?在当代中国,一个右派就既不能说,也不能写了吗?谁都知道,只要是个社会,就有左中右,其中的左派永远是少数。我们这个国家是不是只许左派讲话、出书?广大的中间派和右派只有闭嘴。果真如此的话,我们的宪法应当立即修改,写明容许哪些人出书,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容许哪些人出书,不能享有公民的基本权利(其实,现在某些左派和左派官员出书之难,并不在我之下)。邬先生,您是什么派?您代表谁?在就前不久,温家宝总理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并要求中国的作家和艺术家能讲真话。言犹在耳哪!通风会就发出了这样的声音,宣布了这样的措施。新闻总署是国家行政机构,是国务院的下级。这不是和国务院对着干吗?邬先生,您到底想要干什么?

 借此机会,我想说明这样一个态度:从提笔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想当什么社会精英,更没想去写什么 “大”历史。我只是叙述了与个人经验、家族生活相关的琐事,内里有苦难,有温馨,还有换代之际的世态人情。我的写作冲动也很十分明确:一个从地狱中出来的人对天堂的追求和向往。因为第一本书里的张伯驹、罗隆基,第二本书里的马连良,第三本书里的叶盛兰、叶盛长连同我的父母,都在那里呢——“他们在天国远远望着我,目光怜悯又慈祥”。

再郑重地重复一遍:我不会放弃对公民基本权利的维护,因为它维系着一个人的尊严和良知。邬先生的行为是违反宪法的!从精神到程序,他都没有遵守。官场可以盛行“一致通过”,面对领导人可以做到“聆听教诲”;与此同时,是否也可以给草民腾出一点儿空间:给他们留下一张嘴,叫他们说说;给他们留下一只笔,让他们写写。和谐社会的搭建不是靠勒紧,它需要的恰恰是松动。

前两本书的被封杀,我均以“不在乎”应之。但事不过三。这次,我在乎,很在乎!邬先生,告诉您:我将以生命面对你的严重违法行为。祝英台能以生命维护她的爱情,我就能以生命维护我的文字。

遵守宪法的首先该是政府。您是高官,这点应当比我清楚。

 

章诒和

2007.1.19 

沙叶新:支持章诒和 正告邬书林们!

得知中国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先生在111对中国出版的八本图书的禁令,并阅读了被禁图书作者之一的章诒和先生119的声明,我郑重表示:我反对邬书林的禁令,我支持章诒和的声明!

在此,我要正告邬书林:你知道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吗?你知道清代的文字狱吗?你知道国民党的图书审查吗?你知道希特勒的文化专制吗?你知道历史对钳制言论自由、迫害知识分子的审判吗?你知道章诒和在海内外拥有多少读者吗?你身为新闻出版总署的副署长,你的禁令,只是对章诒和一个人的打压吗?不,你这是与海内外千万读者为敌!你的禁令只是对八本书的封杀吗?不,影响所及,你这是对所有在你治下的新闻记者、出版编辑们的恐吓!你知道你的禁令一下,在新闻界、出版界、写作界、知识界所引起的强烈愤怒吗?你践踏了宪法的出版自由,你剥夺了八位作家的著作权利。你这是对温家宝同志最近关于文学艺术讲话的背叛,是对胡锦涛同志提倡和谐社会的背叛,你是给共产党帮倒忙,绝对的帮倒忙!

你知道你担当的是什么角色吗?难道你不怕吗?

真正应该感到恐惧的其实不是被你禁止的作者们,而是你自己!因为历史已经证明以前被精神杀戮的作者们是无罪的,今后也将再次证明这次被你封杀的作者们也是无罪的。而历史将会怎么证明你自己呢?请听好:历史只能证明你是刽子手——精神杀戮的刽子手!这才可怕!

世界上所有的刽子手都不愿意从事杀人勾当,所以他们在执行死刑时,都不得不将自己的面目用黑布蒙上。而你这次在执行精神死刑时,你没有蒙面,你公开露面了;所有的刽子手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名字,可从2007111号之后世界都知道你的名字了:邬书林!

所以我真诚地告诫邬书林们:放下屠刀,解除禁令!多行和谐之善举,不做杀戮之恶事。这样历史将可能对你们是另外一种写法了。

我是一介书生,一向不喜欢游行示威,从来不习惯声明抗议。我只会写我自己的文章。因此数十年来我对思想文化领域中的种种罪行,只是在沈默中对受害者表示同情,在忍受中曲折地表达一点愤怒。但这次我要做狮子吼了,我要公开抗议了,否则我会感到耻辱!

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上刻有马丁。尼莫拉牧师的一段著名的铭文:

他们先是来抓共产党,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他们接着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他们又来抓工会会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他们再来抓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他们最后来抓我,这时已没有人还被留着给我说话了。

马丁。尼莫拉牧师早期曾作反犹的布道,他在希特勒一再的罪行前都不说话,最后他自己也被关入希特勒集中营。

所以我要说话!不但为了章诒和,不但为了其他七位作者,也为我自己。

章诒和先生先后被禁了三本书。禁她第一本书时,她没说话;禁她第二本书时,她也没说话。禁她第三本书时,她拍案而起,终于说话了!

在禁章诒和先生的第一本书时,这次被禁的其他七位作者也没想到要公开说话,更没想到这次自己也被关进集中营

我们都曾是可悲的马丁。尼莫拉!

但这次章诒和说话了,我也说话了。

在黑暗中,你我都是对方的烛光;在荒漠里,每一只举起的手都是一片绿叶!

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说话,这是我们的权利,这是我们的尊严,否则下一个被关进集中营的有可能就是你!

2007120上海善作剧

 

2007年01月20日
好不容易过了个愉快的星期天,第二天一来上班,那个该死的起子就让写什么有意义的一天,还800字以上,我只想写一个字–不会!本人从小就对文科有种厌恶感,特别是作文,满肚子的话写两行就不知道写什么了,那可是800字啊!算了,看大家都踊跃参与,我也写两句吧,反正流水账谁不会啊,想哪写哪呗:)
省吃俭用了一周,好不容易挨到周六,早上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上网查工资,好在公司还算有点人性,发工资了(工资少的可怜,还要先还银行一半)!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啊,决定晚上好好C会儿,但是总感觉时间太短,经部门的哥几个一致决定周日再过来好好的娱乐娱乐。于是起子提议周日十点前准时集合,我想睡个懒觉,建议晚点来,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反对,所以也就此作罢了,为了玩嘛,少睡会儿有啥啊。
晚上回家看了几集连续剧,一看表十二点了,睡觉!可能是太兴奋了,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了,梳洗打扮一番我就出发了,先推着我的宝驴去换了个掌、喂点儿草,看了看表,离十点还早,就骑着宝驴去了趟CNC把宽带费交了,又去了趟交行充了一下公交卡,最后来到公司一看,办公室的门紧锁–没人!这帮畜牲,昨天我一说晚来会儿,一个比一个厉害,今天弄个我第一……等会儿吧!没过几分钟,起子过来,我俩一进办公室就给剩下的人打电话,“人呢,在哪儿呢!”“电梯里”,“人呢,在哪儿呢!”“汝河小区,马上就到”,“人呢,在哪儿呢!”“家里……”无语中……
大概十分钟后,手机响了,一看是辉辉,接起电话就听到“今天还去不去了?”“我们已经到了,你赶快过来!”挂了电话,大家都不自觉地重复了一下上班前的必修课–看会儿新闻和帖子,然后突然意识到我们的真正目的,二话不说,开战!(具体YX细节略)
本人只会两个游戏,CS和红警,所以自然而然的拿到了警首,大家的进步也不小,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在此表扬一下(不要骄傲,要继续努力)!这时大家都感觉到肚里异常,一看表,一点多了,吃饭去。于是我们跟着那个所谓的吃遍郑州–起子来到了一个叫居朋园的火锅店,也就一般吧,没事,饿了吃啥都中。
吃喝完毕,又是娱乐的时间了,大家来到篮球场一看,球框没几个,人倒是不少,没戏了……这时只见起子和勇敢跑球场旁边打起了台球,反正没事,我也打(虽然以前根本没打过,不过没事,我是天才嘛,哇哈哈哈哈哈哈)。跟涛涛一局下来,没输几个球,感觉还不错,这时,小强拿着他那个没气的篮球过来,看见我们在打台球,很是兴奋,于是涛涛他俩开始了角逐。
我正在跟老婆聊天,突然发现打篮球的有人要走,就拿着那个没气的球冲了过去,兄弟们也一拥而上,经过挑选,结合其他不认识的人分成了三组,我变成了观众,看了会儿,印象最深的就是勇敢。他个子高,技术好,投球的机会也就很多,如果球能投进就更完美了……
写了一个多小时,累死我了,最后一句:
真是有意义的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