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知道栀子花...........(续5)

  因为我只有一把伞,所以走出饭馆后,雨无情的夹杂着冷风打在我的脸上,可我心里却无比的畅快,又有些忐忑不安,不知她们打着我送的伞回到办公室会有怎样的表情。匆匆上楼后,只坐了一会儿工夫,梅和静便回到了办公室,可是把伞交给我的是静,而不是梅。把伞交给我之后,静和梅径直走向办公室的另一边。至于,她们有没有道谢,我根本没注意,我内心真的有些失落,而我却装作一脸的不在乎,继续听着音乐,整理着手头的工作。

  这两天一直没有有关于梅的任何消息,她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连她的死党静也联系不到她,我去问,静回答她停机了。我真的很后悔没有在她停机之前把我的关心与问候亲口对她说出来,更后悔那三个字没有机会向她表明。其实有很多机会,只是我当时想有静在,我还可了解一些她的消息,再有就是我真的不想打扰她的学习,因为我知道考研的压力是很大的,我不想让她分心,影响学业,毕竟那是她的追求。

  这些天,我的姑姑,甚至是我楼下的邻居都提出让我去相亲,都被我婉言拒绝了,静也不止一次的劝过我。说老实话,没有一点动摇,不是事实,只是我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要对自己和所爱的人负责,我绝不容许我自己在没有完全放弃这段情感之前,去欺骗、去伤害另一颗无辜的心。昨天,电视里放了《行运超人》,一个以算命的职业风水师最后在爱的力量下,不顾祖训,勇敢去争取所爱,让我有更加有所感悟。虽然片子有些荒诞,可我觉得杨千桦演的女主角,真的有些像梅(没有别的意思,也许太想梅了,看到电影里的女主角都好像是她,好像这样有些不好?)。

  我给梅送的那一天,到梅回家的时候,天仍在哭泣。梅利索地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正在和静商量如何回家的时候,我插嘴了。“拿上我的伞吧。”我说。梅理都没理我,抄起桌子上其他同事忘了拿的伞准备和静离开。我只听见静说了句,“伞你留着吧,要不你怎么回家?”随后是一声沉重的关门的声音。于是,办公室里又剩了孤零零的一个我。那时我正在诅咒那伞的主人,一股怨气没出撒。窗外,七彩霓虹已上高楼…………..

  这之后的几天,我一直在赌气,中午和下午把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专门放那些节奏激烈的奥斯卡电影插曲。有位坐在我旁边的同事后来告诉我说,那几天我的表情吓死人的凶(真的是这样的吗,也许吧)。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