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3日

忽然发现,自己真的是太笨了。我忘记自己最初的原则了,导致了现在这样的情况,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

想到刚开始的时候,我为什么迟迟没答应丫头,我后来昏了头,忘记了,现在想来,自己当初顾虑的是丫头的狂热能热的长久?现在,现实给了我答案。

我笨,喜欢对方只要对方过的好就行了,我又有什么放不下的。我又何苦去挽回已经变了味道的情感。所以,今天我决定放弃了,我再这样下去,她只会被我打扰而耽误明年的考试。

此刻,我想起了很多的事……

想起了丫头曾经写的日志,差不多去年的这个时候,她喜欢上了一个同事,被拒绝,她很失落,后来她又喜欢另外一个同事,对方自卑,没谈成。她总是这样,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
想起了和午后MP3里放的那首“希望”,当时我和丫头两个傻乎乎的笑着。
想起了晚上的大坪,狂乱的心绪和寂静的矿野

我还想了以前,从成都坐火车回湖南,当火车凌晨开到内江的时候,又突然后悔了下了火车回去找王柯心,然而,我的掉坠就是在内江丢的,别人都说,那个掉坠是我的爱情符,掉了,永远都不会得到爱情。
我还想起了李姿林,仅仅一个误会就生死不通来往。

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我唯一要做的是忘记。王柯心已经订婚,李姿林就在那个月就有男朋友了,现在丫头,她终将会在别人的怀抱,过着她想要的生活。

2000年的时候,我和胖子租的房子里不知道谁拿来了一本没外套的CD。里面有首歌,我当时很喜欢,天天都在听,里面有句歌词:“我仍然想回来,在我死的那刻,她们在召唤我,我为她们活,艰难而感动,幸福并且疼痛……”

2005年11月11日

吃早餐的时候看电视里说今天是光棍节,我在想我倒底不是不光棍,也许是的,也许不是的,懒得想了。

今天开始,要好好看书了,耽误了很长的时间了。

2005年11月09日

刚刚,听朋友说168可以查询了,立即帮丫头查了她今年司法考试的分数。当我听到分数和总分的时候,我都凉了半截,虽然传闻说今年会降低分数线,扩大通过比例,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我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丫头。但我还是打了她的电话,没打通没人接,突然很想很想丫头,我希望那些传闻是真的,一定是真的。我也知道,我是爱丫头的。要不然,我怎么会如此的沮丧?

这几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也不知道想了什么,今天出门,发现自己自行“减肥”成功了。平时穿牛仔裤都不喜欢系皮带,这样的情况至少也有好多年了,甚至不系皮带都觉的紧,但是今天发现,不系皮带裤子老往下掉……我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哀。

对于丫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明天开始可以查询司法考试分数了,只希望她真的能够像我上次梦到的一样,有个好成绩。

2005年11月06日

经过这次感情经历,我又懂得了很多,总结一下:

1.爱一个人就要发现对方对你做的一切,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如果不去发现而说别人没对自己做什么,会让对方觉的很冤。当然,这是一个打击别人心灵的好手段。

2.别找个幼稚的女人,找一个能一起吃苦的,而不是一起享受的。找一个能一起承担的,而不是一起逃避的。

3.暂缺(慢慢加)

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何芳并不是这样的。我祝福她能找到只有幸福而没有波折的爱情。谢谢,我讲完了。

正在想丫头的时候,她突然在网络上出现了,现在,每次想起丫头的时候,我的心总是异常跳动的厉害,也许是心痛,我一直都不能理解,这就是我所谓的爱情?别人每每问起我和丫头的事,我都说是因为家庭的阻力造成的,其实我很清楚,是丫头她自己决定要放弃的。但这不怪她,这就是丫头。如果变成其他的人,可能是其他的选择了,但那里已经不是丫头了吧。

我的话越来越少,我变得不爱说话,今天我还没说过一句话。本来是可以说几句的,有人打电话来,我也没去看是谁,我没接,接了也都是说些废话,我想肯定不是丫头打来的,虽然我很希望是她打来的。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成为哑巴,希望是真的。

2005年11月05日

我变了,我变得很懒惰,虽然很些话,我想记录在这,可我宁愿发呆也不相动手写。我知道我忘记不了丫头,甚至我早晨做梦都还梦到丫头的妈妈给了我机会,可惜……我醒来以后都还是原样,物是人非,我并不奢望丫头能像小敏那样想,我也知道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以我自己也得变,至于是否变得了,我也不知道。

2005年11月03日

下午把腰给闪了。

不想说了,本来有很多的话想说。

2005年11月02日

晚上没想到丫头突然会来上网,我能感觉到她的心情也不怎么好,我不想否认,我还是爱都丫头的,突然有种感觉,庆幸自己前两天没做出什么越轨的事出来,她不喜欢我,这是她的自己,但是我得在我喜欢她的期间不能做出违背自己良心的事来。

关于未来,我不再多想了,想了也没用。希望我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

2005年11月01日

其实我也不想现在这样子,我知道我和丫头彼此都很痛苦,我感觉到很绝望,我想摆脱目前的困境,让自己死了这条心,于是我采取了行动,昨天陪表哥回来,他照样惯例,提出请我去找小姐,这次我答应了,我想做出点对不起丫头的事,让自己死心。可快到“美容美发院”的时候,我自己都奇怪为什么突然说要回去,然后我就回去了。回去以后又觉的自己没用,于是上QQ,找到一个本市的妹妹,她其实我一直都认识的,她对我说话也一直很暧昧,喊她出来根本不用发什么工夫,她还一直问见面的具体,她没见过我,连视频我都没给她看过,我却经常看她,从来都不拒绝,想想和丫头,我们不在一起的时候,她要和我视频我也从来不拒绝,可我想看她时,却借口推脱不给我看。想想这,我更加坚定我和这个没在现实中见过面的网友要发生点什么,这个念头一直到今天见面之前,我却鬼使神差地喊胖子去顶替我,反正她也不知道我的名字也不知道我的样子。胖子和我的网友去两人世界的时候,我一个人悄悄地回到了家……回家打了电话给丫头,我都忍不住打断她的“教育”告诉好我有多想她,我离不开她……可她的话让我更加痛苦,也许是我自己贱,硬要她不接我的电话,骂我下贱才会死心,随便怎么样,事已是如此,我懒得想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