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便聊聊,不一定准确。

===================================

现在党的纪检组织与政府的监察部门合而为一,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纪检叫双规,监察叫双指,即在规定(指定)的时间到达规定(指定)的地点交待问题

双规首先要初查,即根据举报材料等搞调查,等能够确定当事人有问题了,再报请批准对其进行双规。一旦双规实行后,正常要建立由十几到几十人组成的专案组,然后分外围取证组、内勤组、值班组(3个)、谈话组之类。总之比大多数人想得要严肃得多。

前面有同学讲没人强迫,从形式上讲是这样的。有过一个公安局的被双规后说你们无权限制我自由,坚决要求回家。纪检的人把门打开说:“你要走可以,不过一切后果自负。”终而他没敢走,我也没听说过谁被双规后讲什么人身自由的。

问题在于,被双规(双指)的基本都是公务员,在机关做事,总得循规蹈距。和纪检组织对抗,本身不就说明你有问题么,要么为什么心虚呢?若没做坏事,他没必要对抗,做了坏事,他不敢对抗。有些人是刚被规时还比较强硬,但几天一过便低头了。有时案件会牵连一些非公务员,那么他们多数是在官员手下讨活路的人,自已也不干净,不敢不配合的。

有人说,那么对那些什么都没有与什么都不在乎的人又如何处理呢?一则这种人涉案的可能性很小,二则纪检机关也不会对小虾米花费精力,三则在决定实行双规前也会考虑此人的反应,要么不规,要么证据弄扎实不怕他不低头。

总而言之,从形式上讲,接不接受又规是自已可以决定的,最多党员与公务员都不干了就是了。但实质上这其中没有自由。就好比诸位做学生时有没有受过学校不民主的对待?自已又是不是能在社会生活中以自由为名对抗各种威权?将心比心,能当个官不容易,更合况自已还犯下了够判刑的罪行。诸位想到的方法他们不是不知道,他们没有一个不是老江湖,绝食、碰墙、下跪、装病之类时有发生发,有些事是有其内在逻辑的,远非纸上的权利义务那样写得明白。

问题的核心主要倒不在于有没有不“谈话”的自由,而是在于用什么方式“谈话”。现在双规中一般不进行刑讯, 即不打人。但变相体罚是广泛采用的,比如不许坐,不许睡觉,不间断地进行谈话。一个人与世隔绝,连续十天不许睡不许坐不停地被责问规劝那么后果会如何呢?极端时自杀倒也是个好选择。一般来说反感双规的人主要是反感这一点。

就我亲身经历,被双规的人极少不是罪有应得的,离开双规暂时还没有足够有效的手段让他们罪有应得。但我也承认,这个制度有问题。这个矛盾让很多人困惑,学者们谈了许多,可并不能让人满意。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