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应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李鸿章

无言




1条评论

  1. 我记得有人以"地理决定人性论"评了曾国藩和李鸿章.评了湘军和淮军.老曾就不说了,当时提到徽人,好像说了一个字:油.

    无意贬低谁,说说而已.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