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13日

今天去洗澡,啊,又有时间思考些问题了

    曾经在我以前的两篇随笔里写过,我喜欢在洗澡啊,吃饭啊,蹲坑啊的时候想事情。最近吃饭都是叫得饭,看着电影吃很带劲,或者出去吃,一两个人一起吃,哪有时间想;上厕所更倾向于拿张报纸看了,以至于现在我出去买个报纸,杂志什么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上厕所的时候看;只有洗澡的时候,嘿,洗澡的时候你除了洗澡还能干什么?嘿嘿,言归正传,说道我洗澡的时候想了些啥呢?我现在倒有些忘记了。哦,对了,我是踢完球才去洗澡的,一般我是不会去洗澡的,只有运动过后,或者有重大事情之前,我才去洗澡,有时候一周两次,有时候一次,这次我是运动后去洗澡,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明天可能有大事情,不过在我写这篇的时候已经确定没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了,虽然明天是考研的第一天。也可以这么说,我是因为这个事情而想去洗澡,但要是洗澡,最好能运动运动,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不得不说明一点,我表现得很像是一个悲观的人,平时沉默寡言,只有激动了对自己比较熟悉的人才会高谈阔论一些,其实这一方面也说明了我的不自信,或者有些自负。确实也如此,因为我近几年没做过什么可以值得我去自信的一点事情或者说是资本,以前我还算是一个自信满满的人,如果是自信了,那就更不必要多说些什么话了,言简意赅那是最好的表达。我很早就相信一句话,“言多必失”,这搞得我更像是一个老好人,我不耻于作这种人,但是我又没什么资本,所以我还是要奋发的。只有那些很鸟的有一些资本的人才可以与一些大人物叫板,而且也确实有那样的能力。我原来有个师弟,叫做猴子,他就是个大牛级的人物,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所以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他跟我是截然相反的(后来不清楚老板使了什么法术使得这样一位重量级的也天天噤若寒蝉) 如果我也有很强的本事,我也可以跟顶头上司或者其他强者一较高下,如果我不那么做,你可以送给我俩个字“谦逊”。啊,其实我想说的是,因为我的某些思想观念的存在,导致了我在球场上的表现连差强人意(很多人喜欢滥用这个词,我这里给出一个正确地用法)都达不到。我本来是想作Scholes那样的人物,冲劲够强,又可以分球控制大局,当然实际的更多是交给Keane来处理,负担可以更小了,结果呢,我更像是一位蹩脚的防守型球员,因为很少有人愿意防守而我的进攻能力控球技术不是那么出色导致了我只好出此下策,时间一久,都形成思维定势了。现在我要冲在前面的时候,几个回合下来,我就一点力气也没有了,看来我将来要加强爆发力跟耐力的训练。

啊,饭送到了,打断了我的思路,已经不象刚才那样思如泉涌了,如果可以这么说的话。澡堂里,我主要想到了昨天晚上哦应该说是今天早上看得一篇小说叫做《十里石》的,写得真不错。给我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虽然看到后面,稍微微有那么点恐怖的感觉,因为讲的毕竟是那么久远的事情了。下面可以贴一个链接(http://bbs.rednet.com.cn/1-2.dll?BoardID=30&ID=1833765&Ar=1833765&AUpflag=1&Ap=3&Aq=3),我是想把它整篇贴过来的,不过版权,我还没有跟作者联系。或者以后我会把它拷过来,大家可以欣赏一下。本来呢,我还想了很多,不过这一切因为饭的到来好像都不是那么清晰了。

回来的路上想到了我们的健哥,不知道这位非处男最近是否找到了他的真爱,有必要发个信息去问候一下;另外还有我们的宁哥,都好久没联络了。

不罗嗦了,开始我们的饭+《天下第一》之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