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28日

忙着买票  今年情况好像很特殊,我早在初五就把钱给了旅行社定上了一张票,结果初9的时候把钱退回来了

说是抢不到票了。后来听说是今年学生可以凭证件提前20天在车站窗口购买硬座,我查了一下,去年就已经有这个政策了,但是为何今年影响这么大呢,去年我也是差不多的时间去找他们买的票也都搞到了。下面是一则关于车票预定的新闻,看来明年我要早点先定一张返城票垫垫底了。本来没买是为了有可能买张卧铺,轻松一下,现在可好,硬座都有点幻想了。我要早点知道可以提前20天定,我也可以去跑趟淄博搞一张,看来孤陋寡闻害死人啊。  早上姑说找人帮我在车站寻思看能否搞到一张,不过要晚上等消息。不行的话,得明天亲自跑一趟,也只好先请几天假,晚点回校。 今天本来要跟着姑去济南,不过大雾缭绕,可见度比较低,高速路上不安全还是暂时忍耐一下。 想好了实在不行就晚几天回去,我倒是不着急了,但老爸老妈急得像啥似的,没办法姑且听之。

山东学生硬座票提前20天购买 在学生专用售票处购买
卧铺票仅提5天
 
(2007-02-28 08:49:34)    来源:齐鲁晚报

  春运期间,凭学生证可以到火车站的学生专用售票处(窗口)提前20天购买车票。但这项优惠只限于普通硬座票,如果要购买软座或卧铺票,就只能提前5天,而且不能在学生专用售票处购买。

  记者从铁路部门了解到,为了方便学生购票,从22日起,济南火车站增设了一个“学生专用售票处”,每天早7点至

晚上10点,学生可以凭证购买6-20日内的车票。学生专用售票处只发售学生硬座客票,不卖卧铺和软座票。学生如果要购买5天以内的车票,或者非硬座车票,就不能到这个专用售票处。

  另外,按照规定,在每年的12月1日至3月31日和6月1日至9月30日之间,学生可以凭证购买学生票。购买硬座可以享受50%的折扣,但如果购买卧铺(含软座)票,就不能再享受50%的折扣了,购票价格是原卧铺(含软座)票价减去硬座票价的一半。

2007年02月22日

昨天竟然没有写完 很多事情是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啊

出了老2的门 从前面的3岔口右拐就到了老3,老4的岔口处。老3在右,清理一个110和小蜘蛛就到了坡上。坡上有几堆怪物,比较恶心,大家经常容易喝醉、摔倒、遗忘技能,有时候还会被捆住。主要是靠法师之类的aoe,盗贼的狂砍,场面实在混乱,必要的时候把比较危险的怪拉住就可以了。清理掉左边的一堆半小怪和右边的一堆,就可以开boss了。第一次大家在坡顶,把演讲者杀掉然后跑下坡,boss就回位了;然后再去引boss,就可以直接打boss了,战斗中任何人都不要下坡。战斗一般发生在右手边,MT拉着boss在墙边,近战的砍boss,远程跟治疗都离boss一段距离,2T3T在人群中站位,小怪来了3t顶,优先杀小怪,注意解好毒,boss变身后跑向人群2T及时拉回给MT,MT一接手2T马上归位。这主要是因为boss变身为蜘蛛后,会隔段时间就一个群体覆网给周围近战,束缚行动,同时降低仇恨。2T只要是眼明手快,一个嘲讽就足够完成任务了。优先小怪是因为小蜘蛛过一段时间会长成大蜘蛛,成熟了就比较麻烦了。这个boss很有意思,每次作2T把boss及时拉住都很有一种成就感,而且又不需要努力输出,实在是一个悠闲的职务。变成人形的时候也可以跑过去砍,注意一下变形提示就ok了。

老3完了就去很值得一打的老4了。由于所谓bug打法的存在,老4的难点在前面一堆堆的小怪身上。一般是祭祀,饮血者还有勇士之类的。主要是祭祀和饮血者一定要控制好,变羊的法师注意力要集中,最好不要出现几个祭祀或者饮血者抑或它们混编队伍同时以人形出现的现象。饮血者会吸取周围一定范围内所有人的血,基本一吸就加满血,所以一般最后杀,杀得时候盗贼可以肾击,凿击,奢侈点可以偷袭,战士也可以振荡猛击;祭祀会恐惧,所以反恐措施一定要做好,可以切换狂暴,或者找人上个防恐结界,众人拾柴火焰高,一般不会给它放第二次恐惧的机会。因为中间有1批110巡逻范围很广,拉怪手一定要掌握好时机。杀老4门外小怪的时候,大部队一般可以在坡下待命。做掉老4门内3组巨魔怪和一堆恐龙后,终于可以面对boss了。起手法师把演讲者变羊,除了MT大家赶紧跑到平台中间的二层上,这个地方很好怪物攻击不到。其实2T也可以留在下面以防不测。所有人就位后,mt就开始打演讲者,同时位置可以开始往原来恐龙的地方转换,以便于治疗。演讲者很容易就被MT单挑至死,顺利的话,曼多基尔和它的坐骑就直奔mt而去,然后MT用尽浑身解数吸引住boss的仇恨,治疗在上面安然加血,其他人少待片刻就可以攻击了,近战也可以下来打不过要注意boss的顺劈斩及时绷带,所有人包括MT都要注意boss对你的密语:我在盯着你,这个时候就要放下手头的一切工作,休息片刻,有消息称这个时候即使打字跳舞也是不可以的,我尚未敢尝试过。没有意外发生的情况下boss很容易就被做掉了,然后开始打坐骑,所有人开始下台子,一般这个时候怪的目标是治疗,所以怪物的目标下来之前牧师最好给他上个盾,跳得位置最好在T的附近,这样T很快的就可以嘲讽过去不至于有伤亡。坐骑相对于老4来说简单得多。有种说法是战斗过程中死了之后不要被亡灵复活,否则曼多基尔会变强;也有种说法是只要你死了,boss就会变强。以前我是听第一种的,现在倒觉得后面的说法更合理一点。

2007年02月21日

祖尔格拉布,20人副本,一般3个战士标配。如果配合得当,可以2个战士干到头,这里不包括金度,因为我对金度实在不了解,打得太少,印象中打掉金度不超过3次。

进门几个掷斧者,羊一,打一,很常规的打法,在它旋转掷斧的时候,法师羊它一下会打断它的这种恐怖技能,使伤亡几率大大降低。一群蛇,前几天zug的时候,听blackwood说有2种处理办法,或者拉得时候使之背对大家,或者是xxx(这个记不得了)。我以前打得时候,一般直接上去挫志,刺耳,然后大家开始aoe,萨满啊小德啊或者74啊狂解毒就ok了。可能背对的时候蛇的毒液不会群攻,下一次还要实践一下。真正进入的哈卡的领地,优先干掉三岔口处的一群小怪,然后做掉110大胖子,如果先打胖子被恐惧了可不是那么好玩的。

骑马上去,现在大家都无视路边有很多蝙蝠守卫的骨堆了。坡上会碰到来回游荡的蝙蝠前锋带一群小蝙蝠,一般是2只前锋一组,中间还有一个单独行动的110前锋。瞅准时机110没有来的时候做掉上坡后的两只前锋,后面的就好办多了。如果不幸110来了,3T或者2T顶上去就ok了。前锋快死的时候dps强悍就在它爆炸前直接做掉它,dps弱就赶紧跑吧。这里战士之间的交流是必要的,谁顶哪一个,遇到特殊情况如何,最好沟通一下。小怪很快就清理完了,开始boss。boss的蝙蝠阶段,mt顶住,一个战士站在远处,位置要比布衣靠前一点,布衣不能太靠前,因为boss会沉默,而且还会冲锋,战士站得比布衣近,它就冲战士了,没多大损伤。小蝙蝠出来2T,3T拉,法师冰aoe 术士帮忙很快搞定。一般最多出3次小怪,否则这队伍的dps也太低了。boss变身后,要打断它治疗,盗贼可以踢,战士可以盾击,萨满也还有个技能是打断或者是延长它的吟唱的(在某次经典的战斗中,所有盗贼都牺牲的情况下,一个萨满就用了此技能使我们获得了宝贵的时间把boss推掉),在我们上次的zug之旅中打老1就没有盗贼,因为我们有4个战士;另外要注意的是躲火,听到玻璃碎掉的声音之后,如果你能游刃有余的往天上看看轰炸机的位置就可以轻松躲过,如果不行就看地上的火,毕竟它要着起来还需要一点时间,作mt的要时刻注意周围是否有火,尤其是boss的背后因为那里是盗贼的攻击位置,某次zug我看到mt把boss拉到一个树枝的下面,那里就从来没有火的出现,后来我作mt的时候尝试未果。

从老1出来清理一下小怪就可以很轻松的面对老2了,清理蛇的时候解毒是非常重要的。老2据称是最简单的boss,一般开荒都先开它。MT把boss引到墙角,其他的小怪aoe掉。然后大家开始猛K boss,据说boss有一招很厉害,网上都有资料,但每次我打的时候,看到大家都很随意,或许是都站对位置了。boss到一定血量就会开始放毒了,这时候mt要及时把boss拉离原地到一个比较干净的地方,战斗过程中要换几次,另外战斗中任何人都不要出门口,否则boss会归位。刀枪剑戟一起往身上招呼,boss很快就挂掉了。

 

2007年02月19日
(从自己博客上转过来的……之前有几个同学都给我反应说文字太多,看着累,加点图片上来,咱也弄个图文版……)
----------------------------
春节就快要到了,有个哥们儿在QQ上四处送祝福:
“亲爱的朋友,在这辞旧迎新的日子里,我衷心祝愿你在新的一年中——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家庭和睦!房事美满!!吼!吼!”
看着他按好友分类,挨个儿群发,我拦他:“喂,别发了,你这祝辞有问题。”
  “啥子问题?”
“你这逮人就祝房事美满,万一人家还是单身怎么办?要是一个人过春节,还不被憋屈死?”
丫回头白我一眼:“咋拉?一个人就没有房事了?”
…………

中世纪的时候,教会把持着社会文化和道德立场的基本导向,很多纯粹个人生活行为都被野蛮地划归为非道德行为,一经发现,会遭到严厉的训斥甚至处罚,这样的例子很多,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比如说——手淫;
当然,教会反对这些事最好还能找到足够的科学依据,在当时,手淫被曾一度视作传播“天花”和产生智障的重要原因——依据是这样的,很多医疗工作者发现,几乎所有”天花“或者智障“患者”都有过或长或短的手淫史;这种荒谬之极毫无逻辑的说法在虽然随后的技术发展和人文解放思潮中被逐渐矫正了,不过依然为后来在民间流言中传播得沸沸扬扬的“手淫有害身体健康”的各种SB言论提供了很扎实的“历史人文基础”,所谓“好话不出门,坏话传千里”就是这个道理。
每每我读到关于这段历史的相关记录,心里面都异常窝火——你说当初这些希波克拉底的徒子徒孙们怎么就这么操蛋,这么道貌岸然呢?明明自己回家也天天做的事儿,偏偏就能给别人扣上这么顶帽子——那些大量的所谓的医疗案例本身反过来看,不就正好说明了“手淫”这种正常性行为在人群之C.P通性和普遍性么??这帮孙子要么是被教会洗脑洗得太厉害,要么就是压根儿没过过青春期,在之前没准儿就在身体上或者心理上被阉割掉了——TNND。
记得中学的时候有门课,叫做《生理卫生》,现在的中学版本具体啥内容我是不得而知了,当初我一直怀疑我们那时学的那个版本因为排版问题,书名儿根本没印全——反正我估摸着全称应该是《生理卫生,心理严重不卫生》。
<font color=#DC143C>一个人的房<!-->事~老杨同学香艳大作(图文版)【原创】</font>
(记忆中《生理卫生》的封面,也不知道记得对不对)

编撰这本教科书的作者和编辑如今也不知道在哪里?丫们基本上已经成了我支持现在中国不废除“死刑”的唯一理由——你说这么些个丧尽天良、断绝人寰的伪君子都不还抓来送到狗头铡下边挨个剁了,如何谈得上消除社会矛盾,平息人民不平衡心理,从而进一步实现“和谐社会”的伟大目标?
我一直坚持认为,如果“计划生育”是咱们国家的“基本国策”,那把正确的“青春期性心理教育”作为仅而次之的“二等国策”是完全有必要的。尤其在主流装B学者都大声惊呼“性道德严重堕落"的今天,不好好的把握教育导向,誓要装B到底,那所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安上个“祸国殃民”的大罪只怕也一点不为过。
我在这里以一个“二手过来人”的身份告诫我那些即将或者正在渡过青春期的少年、青年朋友们,只要你养成一个良好的心态,正确的习惯,一个人也可以有房事,而且一个人也TM照样能把房事过得有滋有味。
首先还是那句话,别去信某些装B教科书里面那帮表面上人模狗样,背地里男盗女娼的孙子们的胡说八道,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是教育界的格德米斯、格格巫,文字工作者中的松井、座山雕、德拉库拉!总之就是一帮十恶不赦的混蛋玩意儿!什么“把全副精力放在学习上”,什么“不要胡思乱想”、“认真学习主旋律思想”。只要你要是在青春期的时候还没被阉割干净,你扮一个彻底完整、干净无比的禁欲清教徒我看看。“三个XX”、“8X8X"思想再伟大,是不是就能彻底杜绝少女初潮,少男遗精的问题?先说两句什么“手淫是青春期正常生理现象。”之类无关痛痒的屁话,然后马上缄口不言,关于真正的实际问题只字不提,丫们完全就是在刻意制造一种关于“青春期正常生理现象”的道德负罪感!有时候我也在想,这些成天在光辉思想下照耀成长的先生大人们偶尔在午夜梦回之际,看着搂在一旁的媳妇儿,想想睡在隔壁房间的儿子,就没有那么一点点儿愧疚之情么?
更重要的是掌握正确的性观念:手淫,在一个人——无论男女——的少年、青年甚至到中年时期都是一种极为广泛和正常的性行为或者说生理行为,这是一个性正在发育成熟或者已经成熟的人释放性欲和缓解心理需求的合理手段。只要在正常范围内,任何人无需为此在心理、生理或者道德上承担任何形式的负罪感以及其他不健康心态。
这方面总有些少年朋友有各种各样的疑问或者困惑,比如“我一天手淫多少次算是正常?”“什么时候开始手淫算正常?”“手淫的频率应该怎样才算合理?”“手淫会给我的身体发育造成什么样的影响?”“我总是幻想着我一个喜欢的女同学(或者某位大姐姐,再或者某位明星)手淫,这样对么?”“我听人说手淫会造成肾亏、阳痿——这是真的么?”
关于这些基础问题,我看见不少所谓“专家学者”“青少年的亲密朋友,知心大妈”们总是不愿意老老实实回答,丫们先云山雾罩的绕上一大圈装B言论,中间不痛不痒的说上几句,“适可而止”、“合理控制”之类的废话,末了赶紧催促你“抓紧学习”、“树立远大理想”。我就奇怪,你说在你们心中“学习知识”“树立理想”真的是那么神圣么?要真那么神圣为虾米人一问青春期性问题,你就往这上边带,大爷大妈们到底居心何在啊?
一般而言,手淫现象可以始于青春期的各个阶段,很多同学是完全处于青春期的懵懂状态之中学会了手淫,也有些是听别人描述自己回家尝试出来,我先承认,我当年就是属于后边这类后知后觉的类型。在青春期非常复杂艰难的心理演变中,这个事情可能会成为你一个极为私秘和羞于启齿的事情;但是你绝对无需为此产生任何“不好”、“不对”、“不道德”、甚至TM“不乖”诸如此类的想法。正如人人都要喝水吃饭一样,这没什么不对头的地方。
关于手淫的频率和如何合理控制的确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每个人的生理状况不一样,少年人一般精力比较旺盛,尤其是小男生。我并非专业人士,不过我接触的很多的男性朋友中,在少年时代都有过称得上比较”疯狂”的例子,一位身体剽悍的朋友曾经就给不无得意的讲过他“一日十三次”的惊人案例,让我十分地“口瞪目呆、挤舌不下”,当然这也充分地说明了青春时期的咱们是怎样的躁动不安、度日如年……根据我所看到的资料描述,这方面可以说并没有一个确切的衡量标准,个人意见是——不要搞得自己太累,毕竟你还需要上课学习,踢球玩GAME,终日沉溺其中,天天弄得自己两腿发软,两眼发虚,其实也挺没意思的。
至于手淫过度会有怎样的危害,这个需要详细说明一下,所谓过度手淫,在医学上是有这样的一个说法,但是不少混蛋压根儿就没弄明白,抓着个半截子就开始跑,把这个概念拿着到处充当青春期卫生专家,专门以恐吓“祖国未来的花骨朵儿”为乐,这样的SB,以后大家见一个抽一个,别给他们留面子。
通常说的手淫过度是指什么样的情况呢?比如你经常使用不正确的方式对自己产生性刺激,来达到手淫的目的;说得具体点,比如据我所知,有些女同学喜欢用家庭按摩器(不是按摩棒,TMD一帮AV怪叔叔别这这儿瞎起哄)来做,经常性的就不太好,那玩意儿振动频率太高,而且持续不减速,感觉也许好(这个我可想象不出来),但是常此以往,就会造成口味越来越重的问题,重庆人出门到外地之后到哪个地儿吃挂着“重庆火锅”牌子的店都觉着不辣,就是这个意思。有些男同学也是,要做就做,认认真真的,别急得跟啥似的,抓耳挠腮,心急火燎的,适当的控制一下刺激的节奏和频率。跟你说白了吧,要是常年用过于激烈的方式进行性刺激,想想你的青春期还有多长的路要走,搞得太久,会对器官的敏感度造成一定的损伤,以后同学等到开始“合理合法”的进行性生活的那一天,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生理上”的性冷淡,那个滋味可比“心理上”的来得气苦多了。
<font color=#DC143C>一个人的房<!-->事~老杨同学香艳大作(图文版)【原创】</font>
(常见的家庭按摩器,这个玩意儿跟按摩棒还是有很大出入的)

还有一个,就是总的手淫频率问题,前边已经讲过了,基本上你不需要啥具体的数字标准,自己的身体状况就是检验标准。你真要“一日十三次”,完事儿之后还照样神采奕奕,上课专心听讲,放学专心“下副本”,基本上也没什么。不过还是有一点,就是如果“高强度,大剂量”、“长期坚持”,那也就不好了,造成的问题就不是生理上的了,而是心理问题——任何东西如果你一直长期地惯性操作,尤其是这样的操作还能带来生理刺激或者快感的情况下,那么就很容易形成心理依赖,这个跟什么“网络依赖”、“游戏依赖”甚至“尼古丁依赖”一个道理,这个危害不言而喻,检验一种心理状态是否是病态的方法非常简单,一是这种心态是否长期持续,二是是否明显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丫没事儿就尽想着往下伸手,还怎么听课做作业、上网泡MM?
所以说一方面量力而行,身体反应不好就适当歇一歇,另一方面就算你精力再怎样旺盛,用金手指把MP值锁定得死死的,80回之后都一样带球跑全场,也别有事没事儿成天玩命儿做,一天醒来14个小时,你先做10小时再说?生活中其它好玩儿的事情还是多,找点别的玩去,实在不行,找两本喜欢的书看,别让人家把啥80后、90后的人都当文盲看。
关于手淫过度对身体发育的影响,目前还有一些争论,我只说几个比较常见的情况~比如性特征过早发育(也就是所谓性早熟),甚至过度发育,以及男生的阴囊萎缩等等之类的情况是确有发生的。
对了,做的时候除了频率还有一个力量问题,别瞎拉狠拽的,有感觉就行了;前两年听说有男孩儿做的时候造成包皮撕裂,也有听说女孩儿还弄一个处女膜破裂,你说现在的孩子们怎么一个个都这样剽悍啊?都人了,还是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儿。”
说着说着,就不得不提到关于“肾亏”的话题,不管男孩儿女孩儿其实都有这方面的烦恼,听我们民间传言“手淫伤元气,长期持续就肾亏。”不少人就担心,把“元气”伤了那还了得?下面咱们TM“中西医结合”的说一说这个问题。
首先,什么叫“肾亏”,你到“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疾病词条目中查去,保准找不到。事实上,“肾亏”这个概念,很早以前就被世卫组织定义为“文化特定性障碍”,这世界上除了印度,中国等少数几个东方国家,基本都没有“肾亏”这个说法。(要跳起来骂街的同学边呆着去!自己回家好好学习文化知识~)所谓文化特定性障碍,就是说在某种特定文化环境下才被人们普遍认同的概念~你还别嫌说“障碍”不好听,没说“病态”算不错的了。
所以说白了,在现代医学概念中,所谓肾亏这种说法是并不成立的,对了~顺便也提一下中医在这方面的说法,很多人认为中医提的肾亏就是指解剖意义上的肾脏,还认为按照中医的一贯说法“吃哪儿补哪儿”,一觉着不对就回家猛吃火爆腰花、腰片——这样的做法即使以中医的观念来看也是不对的。要是你不信,找个真正有经验有水平的老中医问问去,即使在中医的一贯概念中,所谓肾亏中的“肾”指的是一个人气血平衡,阴阳调和的整体情况,并非有具体位置的特指——人都知道肾其实是一个泌尿器官,男人们一天捂着后背喊肾亏,哪怕有一点生理常识的人也知道,男性的生殖主管部门是前列腺,跟肾脏能有多大关系?你以为人家中医已经“伪科学”到这种地步了么?
<font color=#DC143C>一个人的房<!-->事~老杨同学香艳大作(图文版)【原创】</font>
(解剖解构中肾的具体位置)

那么现实中那些叔叔阿姨们成天嚷着肾亏,弄得“他好我也好得不得了”的广告满天飞,这都是假的么?前边说了,文化特定性障碍,既然是既定事实,有“肾亏”这种现象当然不是假的,具体原因咱们后文分析,但是关于保健品广告,我倒是可以负责任的说~大部分都是吹牛逼!一个原因是即使从这些广告本身的药理(一般都是中医药理)来讲,“肾亏类”保健品的主要原材料,比如某些产品吹嘘的虎鞭、鹿鞭之类的,质量和其具体含量都很可疑,我曾听一个做保健品类药物促销的同学给我说,其实一般都是吹得厉害,其实里面啥都没加。第二个原因,用事实说话,所谓肾亏,换成西医说法就是前列腺问题,已经是现代城市男性健康的第一杀手,(没错,不是天花、爱滋、F D、癌)你这些个玩意儿既然吹得这么牛气十足,怎么就帮不上什么忙呢?
唉,扯得有点远了,回来说肾亏的事儿呢~
在生活中来讲,一个大老爷们儿扯着嗓子喊肾亏,有几种情况,一种是生理上的性功能障碍,这个和本文话题没多大关系,也比较复杂,这里不详细介绍,想了解的同学M我,咱们以后具体聊,唯一能拉上点边的,就是器官保护问题,前边已经说了,这里就不多讲。第二种情况是也是非常普遍的,也是重点要说的,定义上暂时可以归结为心理上性功能障碍;这个怎么讲呢,关于咱们讨论这个中心话题,可以举几个具体例子,前文讲了,一个“手淫依赖”的问题,如果一个人长期持续的保持一种“手淫依赖”的状况,那么到了正常性交的时候很有可能就无法从正常的性交方式中获得快感,甚至对正常的性交方式失去兴趣~这就是典型的一种心理上性功能障碍的例子;——没有“每日高频率活动”的同学不用瞎操这份心——对了,说到这个,按白话儿说,“瞎操心”也是引起心理性功能障碍的重要原因。
记得大概前年的时候,米国的心理研究学家做了这样一个试验,选择一组人,在心理上给他们暗示一个关于某种食物的不愉快回忆,比如让他们坚信他们曾经在某次吃完冰淇淋后,得过一场大病,当这样的心理暗示完成之后,被测试人群中即使最坚定的冰雪食物爱好者也开始反感冰淇淋,甚至产生生理上的厌恶——比如说恶心之类的反应。
这其实有点类似于一种反安慰剂效应——先解释一下什么叫安慰剂效应,比如说以为医生给某位病患开出一种神秘药物,告诉病人这是治疗他目前这种疾病的特效药,最好再描述得稀奇神秘一点,比如如何珍贵,如何有效,那么该病人在这种神神叨叨的氛围中长期服用该药物,也许就会出现身体情况好转,甚至逐渐痊愈的情况——虽然医生拿给病人服用的不过是一些普通的维生素片。在这个过程中,该病患身体因为受到这个所谓“特效药”的心理暗示,身体自发好转的情况就被称为安慰剂效应。不得不承认,在一些传统医疗手段中,安慰剂效应经常被有意或者无意的广泛使用。所以说在现代医学中,要测试一种药物是否真的有效,必须让病人和医生都不了解该药物任何特殊药效的前提下给病患作为普通药物服用,这样的前提下,医生也自然无法对该药品在病人那里产生任何方面的心理暗示——必须这样广泛而有规模的临床试验才能基本全面地了解一个药物的实际效果。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所谓“双盲法”。
唉,唉,怎么又扯远了,嗯,反安慰剂自然就是把这个例子中的情况反过来,比如一种不愉快或者不健康思维的灌输和形成,就很容易导致反安慰剂效应。
(今日太晚,未完待续,明日再扯……)
----------------------------

有朋友看了前半段,Q我,说:你那“砣”东西我看了,还行,就是怎么那么多把子啊?(生词儿解释:把子;重庆方言,脏话的意思。)
我说,明明就是在说“性事儿”,偏偏不许说“性字儿”,这不TM装么?
这又让我想起了我们功勋卓著的生理卫生教育,那真是:“竹板儿这么一打啊,别的咱不夸,就说说咱们伟大祖国的性教育,那真是顶呱呱!要说“性”,偏不说“性”,不说“性”,咱偏说“性”……”
<font color=#DC143C>一个人的房<!-->事~老杨同学香艳大作(图文版)【原创】</font>
(这是在咱们“官方”搜索引擎百度大爷那里,图片搜索“肾亏”一词儿的结果……你说咱们中国人咋就这么好玩儿呢?我既然都说“肾亏”了,你还给我来这个,你这不是存心气我么?)

反安慰剂效应在中国青少年的性发育过程中有最令人发指的例子,咱先说说,一个是个老段子,记得是很早以前从“荤段子”杂集类杂志《家庭医生》之类的月刊上看到的。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在监管儿子的青春期发育过程中,偶然发现了自己孩子手淫的行为,这位当妈的也不知道小时候受过啥刺激,于是毅然决然的做了一个惊人之举,为了儿子不再发生类似的“龌龊”行为,从此天天陪睡在其身边监督(再说一次,看惯AV乱伦系的怪叔叔们别在这儿瞎YY),一直到这可怜的孩子长大成人…………咱且不说这个家庭那当爸的从此以后怎样独守空枕,寂寞难耐,单说这孩子的结果,没长脑子的也能猜出来,成年之后恋爱了、结婚了,结果发现自己早就阳痿了,再起不能了……
我其实一直觉得这个结果是侥天之幸,也不知道这孩子上辈子积了什么大德,居然没给弄成一个“变态强 J杀人魔”甚至“开膛手杰克”之类的人物。
所谓反安慰剂效应就是这样的例子,明明挺正常一件事儿,偏偏提供各种心理暗示甚至一种道德监管,让你长期处于一种压抑,带负罪感,或者非道德的心理下,如果这件事儿偏偏就是一个人的正常生理需求,那么这个人必然最后会产生一种扭曲,不正常的心理状态,最后甚至直接影响到这个人的生理状态。
80年代版的《生理卫生》一书,在这方面称得上成绩斐然,板起脸来成天让孩子们不要胡思乱想,好好学习,树立远大理想;久而久之,同学们都觉得和书本对照起来,咱自己的想法怎么就那么卑劣不堪呢,我这点事儿怎么就那么龌龊肮脏呢?于是自己一产生性冲动,马上就有负罪感,长期如此,不心理变态才怪!不少成年人就都好这口儿,孩子一提到性相关的问题,不管有理没理,马上面色一变:“小孩子家家的思想怎么那么复杂?”
"卑劣是卑劣者的通行证”,所有把正常性心理需求和相关生理行为联系上“思想复杂”、“需要树立远大理想”之类疯人疯语的人基本都是同一副伪君子嘴脸。也不知道应该说是咱们国家性教育的成功还是失败,在如今互联网的舆论环境相对宽松的情况下,所有门户网站的的热门链接排行前10名的标题,大部分必然和“性”有关系,这一点上,我可以肯定的是除了很多青少年朋友之外,更多劝“小孩儿不要思想复杂”的成年大叔大妈们也在积极主动地贡献着他们的点击率。
回到刚才讨论的问题,所谓“肾亏”这个概念同样存在着这样的消极影响,年纪轻轻的别成天总想着“肾亏”、“伤元气”之类的东西。有些成年大叔,因为长期工作压力大,生活作息不规律或者生活习惯差,导致生理上出现一种“亚健康”状态,比如“耳鸣、头晕、气短”之类的,立马觉得自己“肾亏”了,什么健康补品、脑黑金、壮阳药山吃海喝一气,还成天担心这事儿,最后纯粹因为心理负担弄得自己植物神经系统紊乱,腰酸背疼的毛病来得更明显了。
说起这个,就不得不提到一个叫做“固本培元”的SB概念,以前看到有孩子咨询一位中医老先生,说我14岁开始手淫,到了16岁开始开始有腰酸眼花的现象,我是不是肾亏了,这位老先生马上做高深莫测状,大谈要怎样“养精蓄锐”、““固本培元”,什么“童子身、胜万金”……,差点没把我当场气吐了血,按照郭老板的话说,要是手榴弹2块钱一个,我TM先扔丫50块钱的!人小孩儿好好一问题,你先不问问人家具体的手淫习惯,频率;以及感觉所谓“肾亏”后详细的身体反应,张嘴就胡说八道,你TM还有点人样没有?什么叫"医之为道,性命判于呼吸,祸福决自指端,诚不可猜摸尝试,以误生灵"。自己回家好好学学,这把年纪都活到什么身上去了?
要说“固本培元”,对于青少年朋友,坚持锻炼身体、养成良好的作息规律和生活习惯,那比什么都好!如果你成天感觉自己在家手淫一回,就伤了元气,破了精气,这样一直担心个10年80年的,我可以保管你拿个真正“肾亏”头彩,当仁不让。当然,关于正确的性道德认识,前文已经一再提及,不再赘述,补充一句,就是:记住!在不伤害他人和损害公众利益的前提下,所有个人的任何形式的性行为都是一个自然人的必要要求和权利,这个东西才是真正神圣不可侵犯的!把个人性行为往什么“远大目标”、“高尚道德”上扯,这是最可怕的精神阉割!所以没事儿自己做的时候别TM往那上边瞎想~!
还有一类”肾亏“的情况,就是“前列腺”方面的疾病,本来这个完全可以归结到第一类”生理上的性功能障碍“,在这里单独提出来说的原因是希望少年朋友们在自己的手淫习惯方面注意一个卫生问题。我知道有些同学就是这样,心急起来什么都不顾,毛毛糙糙的。这个其实跟我们说的“饭钱饭后勤洗手”一个道理,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尿道口或者生殖器口都是一个极易引起感染的渠道,如果长期不注意卫生问题,引起个“前列腺发炎”什么的,你就能知道知道真正的“肾亏”是个啥滋味了。
<font color=#DC143C>一个人的房<!-->事~老杨同学香艳大作(图文版)【原创】</font>
(前列腺的位置以及相邻结构,有兴趣的同学可以去自行学习相关知识)

最后不得不提到一个所谓“色情产品”以及正确“性取向”的问题,老实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了,女孩子我不清楚,反正我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男孩子家里硬盘至少都窝着几个毛片、AV啥的,当然收集全乎一点儿,自然少不了什么亚热套图、合成照、H动漫之类的东东。估计某些收藏已经成了很多同学们手淫或者精神意淫的必备工具。
我们可以明确的是,所谓什么“色情产品”绝对不像某些所谓有关单位宣传的那样,什么“精神viper”、“洪水猛兽”。经常看这样的报道,故事大纲千篇一律,一个青春懵懂、积极向上的少年,因为无意之间看了一部AV,立马变得面目狰狞,X L龌龊,终日沉溺于幻想,最后放弃学习,不务正业,“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前两年媒体用“新华社”标准格式,报道的主要重心还是放在渲染“色情产品”的危害和对青年人的心理荼毒上;这两年为了追求销量和点击率,慢慢慢慢就开始集中描述起该同学是怎样“一步步走向犯罪深渊”的详细经过来,遇到一个写得好的,真是有声有色、精彩纷呈、变幻无穷,看得人血脉贲张,YY不已,基本算得上带完整情节一个二荤段子。门户网站也采用类似的手法:标题“是色情片害了我!一个少年犯的犯罪经历!(多图)!!”TMD,每次只要一看见这(多图)两个字儿,我就立马犯贱,手不由自主的伸过去点一下,结果往往只是几张与“壮阳保健品”包装封面类似二流软色情图片,最多附带几个带满码的显示器画面,实在让人失望得很。
<font color=#DC143C>一个人的房<!-->事~老杨同学香艳大作(图文版)【原创】</font>
(某同学的傲人收藏,别瞎猜,可不是我)

说色情产品的到底有多大精神危害,分析起来道理很简单,如果要是所有色情产品都跟主流媒体上宣传的一样可怕,那按照目前AV片在国内青少年中的“普及”程度,中国社会早就堕入“畜生道”了!还搞什么“和谐社会”?参照身边的实际例子,我们不得不怀疑那些主流媒体宣传的“少年犯罪案例”的起码真实性,如果是真的,这个说起来更简单,一个真正“道德堕落”的少年犯他的生活肯定是“五毒俱全”,你凭什么说一部AV就是万恶之首?另外来说,一个健健康康正常的孩子看一部AV,就马上终日“沉溺其中、想入非非”,你觉得这是你青少年教育的成功还是失败?你还真好意思说!
如果真要说这个东西最大的危害在哪方面,那就是在目前状态下,因为制度不健全,渠道不透明,管理缺位包括啥莫名其妙的版权问题所引起的色情产品质量和品目混乱,有些真正不该让青少年接触过多的东西,比如性取向带有明显不正常倾向的毛片之类,却在地下大规模的流通。
现在的孩子怎样全面接触到AV以及其它色情产品,我是不得而知了,当年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街边的录像厅是我们学习“生理卫生常识”的好去处,第一次去这种地方的情形我至今清楚记得,一个同学带我穿过一条曲曲折折的肮脏街道,走进一个大黑屋子,屋子里人头攒动、鬼影憧憧、乌烟瘴气,大家都闷声不出气的看片儿,那片子是一部“生猛异常”的欧美毛片(当年这个品种在国内地下市场是最为丰富的)——因为第一次上来就看这样“重口味”的东西,对正处于青春期的我来说造成了多大的视觉震撼可想而知,多年以后我再看什么“魔戒”、“黑客帝国”之类的所谓“视觉盛宴”都再也找不到那样的感觉,这就叫做“曾经沧海难为水”,后来那个带我玩儿过第一次的哥们儿在这方面得意大发了,每次一起喝酒,喝高了这孙子就拍着我的肩大着舌头说:老杨啊,记得不,你当年的毛片第一次还是老子带你去启蒙的呢……我也每次都愤愤的想:NND,老子以后不生儿子则已,要生儿子,一定比丫早生个时段,然后等他儿子一进入青春期可以“合理”观看毛片的年龄段,我就让咱儿子带着他儿子去“启蒙”,以后咱儿子就再也不用受这份窝囊气!
当然现在不同往日了,在网上流行AV类产品比起过去来,在品种上实在称得上是丰富多彩,琳琅满目,咱们的邻国小日本在这方面贡献颇多,我们这个辈儿的人也基本是看着“饭岛爱”、“武腾兰”同学度过青年时期的无聊光阴。(再扯一句超级题外话,兰兰还没仙逝呢!有些同学瞎说什么啊?自己不会去查查么?这么个白痴谣言怎么在网上传了一年多了都还不歇?)
<font color=#DC143C>一个人的房<!-->事~老杨同学香艳大作(图文版)【原创】</font>
(传说中的武腾兰老师,目前身体健康,同学再这么咒下去,两年内应该咒得死……)

世界上色情产品乃至于整个色情产业合法化的国家还是不少,亚洲里面日本自然是代表,欧洲也有几个国家,什么瑞典、丹麦、挪威,我看人家这方面倒是搞得不错,因为制度透明,行业管理严格,一些非正常性向甚至真正不健康的AV在青少年泛滥的事情倒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青少年朋友们在进入青春期发育,尤其进入成年期之后开始出现明显的性冲动,呆家里看两部AV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怀着掖着,像犯了多大罪似的,我们国家法律明确规定“制造、贩卖、传播”色情产品是非法行为,你一没制造、二没贩卖、三没传播,不用操那份儿心。
不过真正值得担心的是,由于色情行业在主流渠道的严格管制封杀,我们国家最近两年兴盛起来的另外一个替代文化产业倒是泛滥成灾,我们姑且称之为“软色情”行业,想知道什么叫软色情么?你可以在地址栏输入各大门户网站的地址,点击进入“生活”、“女性”之类的分页面,浏览一页的链接下来保管比看一部日本带码的二级AV还过瘾儿。当然,不方便上网,随便打开电视,翻翻各大电视台的电视直销广告,你也可以体验体验。
<font color=#DC143C>一个人的房<!-->事~老杨同学香艳大作(图文版)【原创】</font>
(软色情网站的翘楚——新浪网生活频道首页抓图…)
这个的后果显而易见,很多孩子现在在性方面出现心理或者生理上的明显早熟就和软色情泛滥的文化环境不无关系,一个屁大点儿的孩子就开始性征发育,除了满足一些萝莉控、正太控的家伙的BT邪念之外,你以为还能有其它什么好处么?
老实说,我也不赞成小孩子太早接触色情产品,一个12、3岁的孩子,毛都还没长全就开始憋着满世界BT、电骡地下载AV,这个还是太那什么了点,对以后的心理、生理发育都不见得是好事。
同学们观摩AV,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学习学习也好,过过瘾儿也好,直接作为“个人娱乐活动”的“辅助工具”也好,跟前边说的手淫的控制是一个道理,看一看没什么关系,适可而止,别一天3G、4G的下,10集8集的看,看得太多,心理上也还是会有一点消极影响的。
另外就是这些东西中的性向问题,一个人的性取向具体怎样,完全是个人的问题,任何人都无权干涉,但是你从网上DOWN下来那些啥“极虐SM”、“屎尿控”之类的东西,要是本身就不喜欢,就别为了追求刺激,“新鲜好玩儿”,憋着傻看,如果普通的能满足你的要求就看看普通的算了,“差不多是那意思也就行了”。
大部分正常人在手淫的时候喜欢来点催化剂,比如看个AV什么的,也有不喜欢的,就喜欢自己一边操作,一边单独幻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YY(意淫)。关于你意淫的对象,说得白一点,基本上是“爱谁是谁”,只要是一个正常的对象,喜欢的同学、朋友也好,某位大哥哥、大姐姐也好,某明星也好,虚构人物也好,爱幻想谁都可以,完全不用在这上边承担任何的负罪感。关键有一点,搞清楚现实和幻想的差别,你要是一天到晚都满脑子对人家意淫着,那可就真跟那些SB媒体上讲的例子“终日沉溺其中,想入非非”一样了。
还有一点建议,一些青少年朋友确实还是应该增大一点阅读量,到网上找去,不要光盯着H小说或者所谓玄幻小说中的YY段子不放,其实有些所谓世界名著,文学大部头还是挺好看的,我这可不是说教,要不你自己去试试,实在不行,就找那种传说中以性爱描写而闻名的文学作品,别看两行觉得艰涩无聊就马上扔到一边,大部分所谓的文学作品还是讲人话的,故事也蛮有意思,稍微有点耐性看下去就行,当然不用避讳书中那些关于性爱场景的描写,多看看,你可以培养出一种对于性的达观态度——这就是我要说的。
前些日子听说王小波的小说在某学校成为老师明言禁止的“课外读物”,原因是因为书中有一些“不正当的性爱描写”。这么混帐的主意也不知道那个缺心眼儿的想出来的~老王书中的性爱描写就很有一种达观清澈的性爱观,推荐大家去看看。
春节就要到了,在这里祝大家,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或者更多人,在新的一年中——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家庭和睦!房事美满!!吼!吼!
------------------------
对了补充一点,这篇文章欢迎同学们四处转载,也算咱为祖国青少年青春期性教育做一点小小的贡献~还是做做广告,新博开张,欢迎大家来踩http://blog.cvcv.net/?55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