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航天学院举行了一次研究生羽毛球比赛。三人一队须两男一女,自由报名;没有报名费,这个比较诱人,于是我就跟英俊潇洒的毛哥和美丽可爱的李mm组成了一支测控力学所的队伍。虽然报名过程中间出了一些差错,一度曾使整个计划趋于流产,但在师弟韩某(组织者之一)的强势干预下,终于成行。

    我们被分配为最后一组F组,所以比赛时间比较靠后。

不知谁在我本子上写了 言必信,行必果,我猜是老王;我以前的舍友老万也曾经批评我说话要算数,虽然那是关于我总说请他吃饭的事情。不过这总的体现出我这个人比较眼高于手,而且遇事比较优柔寡断。究其原因,主要是对大局的把握不够更根本的原因就是自身的修养不够火候。我星际为何玩不好,亦源于此。知道自己的弱点,还不努力提升自己的内在,这就是懒惰了或者说是逃避。今天看了师妹等几个人的blog,才更加发觉了自己的浅薄和无知。我一直以为我是老子中庸之道的坚决执行者,后来才发现老子主张的是无为,而孔子才是广大中国人推崇的中庸精神的创始人。看来我是孔子+老子的加权拥趸,长此以往,吾将泯然众人矣。   以此纪念我刚刚好起来又被打散的心情。

    我们在旁边的场地练了一会儿,感觉了一下第一轮将要碰到的对手。好久没动的手也稍微缓过劲儿来,心里渐渐有底了--对手实力不是太高。排作战顺序的时候,组织者居然告诉我是暗排,而不一定是像前几组那样的女生对女生,我跟他磨了一会儿就在马上要放弃的时候,他悄悄地告诉我“他们好像把女生放在了第一个”这跟我的想法基本不谋而合,因为就是他不告诉我,我也准备这么写了。第二个当然是毛哥,这样他们俩都赢了的话,我第三个就没那么大压力了,完全可以享受整个过程。事实却没像我想象的那样发展,虽然据说师妹是经常打羽毛球的,但是可能没有经历过这么激烈的比赛抑或是刚才练球的时候把大部分精力都释放了,被对手直落两盘拿下。好在李mm心胸比较开阔,表情看来依然是笑靥如花。毛哥是很紧张的,这个我可以感觉得出来,因为我也是很紧张的。毛哥第一场失误了几个球,但实力勿庸置疑,比分很好看,我还特意中场跑到他跟前提醒他给对手留点面子;第二场依然轻松拿下,毛哥赛后跟我说他只发挥了不到5成功力。决胜局着落在我头上,心里像揣了一只小兔来回上下蹦蹦跳跳,毛哥这厮居然跑去跟mm打球去了,好在有师妹在给我呐喊助威。第一场,因为好久没动手实力尚未恢复,尝试发小球失误后全部改为发高远球,跟对手直接面对面的火拼,连脚步都动得很少。失误比较多,比分交替上升,我比较喜欢对手发球,因为可以直接发起进攻,相反对自己发球却没有什么信心,终于在接近20平的情况下利用对手的失误获得了第一场的胜利。喝着师妹递过来的水,身上的疲惫消减大半,那种感觉真是好极了。有了第一场的铺垫,第二场我就打得轻松了许多,发过几个小球之后,开始有了前后场的调球;而左右场的我依然不能发挥,由于臂力的原因,很多后场球也迫使我都放弃了。结局是好的,我大比分拿下了这场,赛后双方签字并握手致意。我们进入了第二轮。

    大家在休息的时候,我跑去看我前舍友闫员同学所在队伍的比赛。发现场中一JJ闪灵挪腾,调球扣杀,颇有专业水准,一问竟然是闫同学的师姐。我赶紧祈祷不要让我们碰到他们组,然而世事总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偏偏安排到了我们跟他们对垒。由于第二轮只有6支队伍了,所以组织者允许我们比赛双方可以商量比赛的方式,比如单打,混双,男双之类的形式。由于对手有这样一个超级球员的存在,让我们信心几乎丧失殆尽。对手提出了混单、男双、混双的打法,充分发挥了他们的优越性,我在信心趋于零点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竟然答应了他们的提议。师妹提议由她来单挑对方女魔头以身犯险挡住此劫,但我想这种送羊入虎口丢面子的事情还是不要交给女孩子去干了,倒不如派出我们最强者毛哥,说不定天可怜见,会有惊喜出现。殊不知,毛哥的体力早在旁边的练习场地用得七七八八了,惨败于对手曹JJ,不过倒是学到了很多东西。第二场疲惫的毛哥和同样右手几乎举不起来的我对付两个生猛的小伙子倒是没有太落下风,虽然结局无法改变,但是我们还是对自己的实力增添了一些信心。

    决赛是周日晚上举行,王铁军教研室2支队伍入围。

    体育活动,重在参与,友谊第一,比赛也第一,众选手们都从中获得了自己乐趣,我想这可能是组织者最大的欣慰吧。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