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难在老板开会的那天有高兴的时候 虽然大部分时候会后还是比较放松的

晚上毛哥问我一个他师弟碰到的一个头疼的感情问题,对方是个曾经有过3年感情经历的mm并且花了一年时间去忘却上段感情,这种女人值不值得去追。心里想问我这问题真tmd问对人了,这世界上有相同或近似经历的人还真不少。我现在喜欢的一个正是谈过几年的,不同的是他那个是可以追的,我这个是暂时不可轻举妄动的毕竟挖墙角不是那么理直气壮并且有可能对对方造成伤害的,有句话说得好 爱情不仅是索取更多的是付出,爱一个人只要她幸福就够了并不是非要占有她,当然有时候我们当这句话是狗屁,连行动都没有谈什么付出,即使在一个屋檐底下能给人什么幸福?对于后一段话更不是问题,因为我就曾花了很长时间来解决这种问题,不止是一年或许是2-3年,每个人情况可能不同,我当时需要的是解开思想中的疙瘩,在某一年的正月十五晚上我顿悟了浑身轻松转身投入了轰轰烈烈的WOW事业使得学业停滞不前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从我这里看来这丝毫不影响把感情投入到一个新的自己认为值得付出的人身上,历史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我们只要紧紧把握前面尚未发生的幸福就已经很足够了。心里虽然这么想 不过我当时没有这么慷慨激昂的说一番大道理,只是随便表达了我的肯定,作人还是低调点好。

看电影的时候师妹说她很想喝酒了,我当时想到一个好地方--D厅。上次跟David他们一起去babyface感受了一下,发觉还不错。一伙人或几个人围着叫一打芝华士或者带软饮的洋酒一瓶,一边喝酒一边跟着节拍释放活力或者郁闷,那感觉还是很high的。毛哥估计不喜欢,不清楚师妹的想法我只好把这个念头留在了喉咙里,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晚上驮师妹回来时我没怎么说话。身为双鱼的我很多时候表现得更像是魔羯座的人,如果我能像毛哥那么大方能说,我的人生就不至于太过黑白,不过我还是继承了双鱼座的特点:YY无极限。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