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02月07日

二月七日 天气阴

只是这种平淡过滤了情绪的孤独

躲在自己的世界里 变成微风般的心情

开始知道无法抗拒的原由

不知觉抹去了热情变得踟蹰

仿佛燃尽了的煤块 剩下来灰白

这样的结果 从来理智的 难道不是一直知晓

却要偏执的去争取

月落 月落 月落

清辉变得不可琢磨   往后 能留下一个怎么的背影呢

山间流水声

原本洁来还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