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 4, 2013

温总理点名相邀让马云再次风光。

被称为国内的“电商教父”的马云这几年一直没闲着,与雅虎股权纠葛久拖不决,“支付宝事件”又横生波澜,B2B业务私有刚有眉目,内部大重组又费心劳神,“双十一”王者刚来,CEO继任者又上心头……其实马云最想做三件事:“第一,健康的股东结构——马云能做到,我是个怪人,非常固执,坚持不动摇;第二,我想发现最好的人才,训练他们,培养他们,以前我是老师,今天依旧是老师,让他们比我更棒;第三,维护价值体系。这是我唯一感兴趣的三件事,我集中精力要做的事。”

总理点名

“信息化不仅改变生产方式,而且改变生活方式,将会带来一场深刻的技术革命。我们要尊重企业家、尊重创业者,为不同类型企业创造平等的竞争环境,这关系着未来。”这是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马云的一段表述。

1月24日-29日,温家宝总理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了三次座谈会,听取各界人士对《政府工作报告(征求意见稿)》的意见和建议。

而与其他各界参与讨论人士不同的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云是被温家宝总理点名请来的。马云给总理的建议是,把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上升到国家战略,并呼吁要培养企业家精神,对民营企业不能开而不放。

资料显示,2010年时,马云已经与温总理有过交流。当年6月25日,温家宝在中央一些领导以及时任浙江省委书记赵洪祝、时任省长吕祖善的陪同下去了阿里巴巴集团杭州滨江园区,了解电子商务的发展情况。当时马云向温总理汇报了阿里巴巴集团及子公司架构、运营模式、盈利状况、未来十年的发展目标及在电子商务方面的创新思路。

“未来十年我们要为一千万家小企业解决一个生存、成长、发展的平台;第二我们要为全世界解决一亿就业机会;第三个目标,我们为十亿人打造网上消费平台。”马云当时对温总理如此表态。

温总理当时对马云以及阿里巴巴集团的评价是:“一个有理想的人和一个有理想的企业,都有一个不屈的灵魂。‘阿里巴巴’为青年人开了一扇门,这扇门可能很小,但穿过这扇门,前面就是光明的坦途,要坚定不移地走过去。”

如今电子商务的发展如今越来越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重视。据悉为全面贯彻《2006-2020年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电子商务发展的若干意见》,工业和信息化部制定了《电子商务“十二五”发展规划》。

具体发展目标上提出:电子商务交易额翻两番,突破18万亿元。其中,企业间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超过15万亿元。企业网上采购和网上销售占采购和销售总额的比重分别超过50%和20%。大型企业的网络化供应链协同能力基本建立,部分行业龙头企业的全球化商务协同能力初步形成。经常性应用电子商务的中小企业达到中小企业总数的60%以上。网络零售交易额突破3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超过9%。移动电子商务交易额和用户数达到全球领先水平。电子商务的服务水平显著提升,涌现出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电子商务企业和服务品牌。

“电商王国”

马云被总理看重显然是出于如今阿里巴巴集团当下的国内电商行业的龙头地位。无论是B2B、B2C、亦或C2C,甚至还是第三方支付,阿里系的地位其他电商目前还无法替代。

B2B、B2C业务,根据易观发布的2012年Q3数据,阿里巴巴分以47.4%的市场份额高踞老大,环球资源、慧聪网则分别9.0%、4.4%居市场前三位。

B2C上,易观《2012年第3季度中国B2C市场季度监测》数据显示,阿里天猫商城的市场份额占45.1%,还是龙头。京东商城、腾讯B2C则分别以17.4%、3.5%列第二与第三位。

C2C上,阿里市场份额更是惊人。来自市场研究机构艾瑞咨询2012年Q3的数据显示,2013年Q3,阿里系的淘宝网市场份额高达94.53%,腾讯拍拍网、易趣网则分别仅以5.46%、0.01%列第二、第三位。

在电商常用的支付业务份额上,艾瑞咨询2012年Q3的数据显示,阿里支付宝48.6%,腾讯财付通、网银在线分别以20.2%、9.3%分列第二、第三位。

在刚刚过去的阿里2012年“11.11购物狂欢节”上,阿里系震惊电商行业,支付宝总销售额达到191亿元,是2011年的三倍多,其中仅天猫就达成了132亿元,淘宝则完成了59亿元。

在当次“购物狂欢节”庞大的数据背后,有超过217家天猫商城的店铺支付宝成交额突破千万,其中单日单店销量在1亿元以上的店铺有3家,店铺销量在5000万以上的14家,成交在1000万-5000万以上的店铺200家;另外还有1527家店铺的支付宝成交额在百万以上。

“这是中国经济转型的一个信号,是新经济。”对于阿里购“物狂欢节”取得的结果,马云如此评称,“以电商为代表的新商业生态系统对于传统商业生态系统将会开展一次革命性的颠覆,即使是狮子也会倒下,新经济起来的时候到了。”

2012年12月3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截至2012年11月30日晚上9点50分,阿里旗下的淘宝网和天猫的总交易额已经突破10000亿元,相当于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5%。

阿里系在国内电商行业的“疯狂”表现让马云当选CCTV第十三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电子商务今天一万亿只是刚刚开始,现在所做的只是对传统零售渠道的变革,未来三年五年,将进入生产制造的变革,直到影响生活方式的变革。”马云在获奖感言中如此称,“今天真正创造一万亿的不是马云,创造一万亿的是今天可能不会回头的店小二,小年轻人,90后、80后,我们在街上不会点头的快递人员,他们正在改变今天的中国经济,而只有他们才是未来经济的希望。所以我不是取代你,而是帮助他们取代你。”

“电商教父”

就在大家对阿里系2012年的“疯狂”还没回过神之时,马云2013年又出惊人之举。

“我将在2013年5月10日,不再担任阿里巴巴集团CEO一职,将全力以赴做好集团董事局主席全职工作。”1月15日,马云的一封内部邮件震动整个电商行业。

马云出生于1964年10月15日,虽然还不到49岁,然也即将步入中国人传统的“天命之年”。

“我原来计划45岁退休,不是因为我想享受生活,而是因为年轻人比我更聪明,如果他们能挑起这副担子,我为什么还要做?我一直在发掘和培养这些年轻人。去年(注:2011年),我觉得很自豪,不是因为我撑过来了,而是那些年轻人学会了如何生存。”2012年6月,马云曾如此对外表述称。

马云的履历显示,其1988年毕业于杭州师范学院英语专业,之后任教于杭州电子工业学院。1999年,35岁的马云创办了阿里巴巴网站,并迅速成为全球最大B2B电子商务平台,随后又创办了定位C2C业务的淘宝网、立足第三方支付的支付宝。其后的故事众所周知,阿里系成为目前国内市场最大的电子商务王国,而马云也成为阿里系乃至中国电商领域的“教父级”人物。

“即使不是2013年的5月10日,我也终究有一天要离开CEO岗位的。”对于其未来的工作,马云在内部邮件中介绍称,“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将主要负责阿里巴巴董事局的战略决策,协助CEO做好组织文化和人才的培养,并将会和大家一起加强和完善阿里的公益事业。”

去年6月份,马云明确表示希望做三件事,“第一,健康的股东结构——马云能做到,我是个怪人,非常固执,坚持不动摇;第二,我想发现最好的人才,训练他们,培养他们,以前我是老师,今天依旧是老师,让他们比我更棒;第三,维护价值体系。这是我唯一感兴趣的三件事,我集中精力要做的事。”

回看2009年前后(马云时年45岁),马云与雅虎因股权纠葛产生的一系列冲突,可能从那时开始,马云就已经萌生退意,而后马云的一系列动作,其实就是为了如今隐身幕后做铺垫。

众所周知,阿里与雅虎的故事起于2005年8月,当时雅虎以10亿美元现金以及雅虎中国的全部资产获得阿里巴巴集团约40%的股权,成为阿里巴巴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当时双方约定2010年10月之前,雅虎在阿里巴巴集团的投票权只有35%,低于马云等管理层的35.7%。但从2010年10月开始,雅虎的投票权将从35%增加至39%,并有权委任第二名董事会成员,而阿里巴巴管理团队的投票权将从35.7%降为31.7%。

随着2010年10月这一时间点的到来,马云与雅虎之间开始发生关于阿里巴巴集团的控制权争夺战,尤其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与雅虎时任CEO卡罗尔·巴茨(Carol Bartz)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阿里与雅虎的关系一度降至冰点。而如何从雅虎“赎身重获自由”则是马云近年来的头等大事。

经过多次博弈,终于在2012年5月21日,马云与雅虎达成一致。当天,阿里巴巴集团与雅虎联合宣布,阿里巴巴集团将动用63亿美金现金和不超过8亿美元的新增阿里集团优先股,合计71亿美元回购雅虎手中持有阿里集团股份的一半,即阿里巴巴集团股权的20%。

交易完成后,新的公司董事会中,软银和雅虎的投票权将降至50%以下。同时作为交易的一部分,雅虎将放弃委任第二名董事会成员的权力,同时也放弃一系列对阿里巴巴集团战略和经营决策相关的否决权。阿里巴巴集团公司董事会将维持2:1:1(阿里巴巴集团、雅虎、软银)的比例。至此喧嚣多时的阿里巴巴集团与雅虎的股权纠葛终于尘埃落定,马云重拾阿里掌控权。

而这其中对外还有两个插曲:一为支付宝股权转移;一为阿里B2B业务私有化。

前者引发的反响不亚于雅虎股权回购。2011年5月10日,雅虎公司披露,在一项战略合作计划中向阿里巴巴集团投资的10亿美元很可能已经受到后者向CEO马云转移支付宝所有权一事的严重损害,具体为阿里巴巴集团已经将支付宝的所有权转移到了马云控股的一家新公司(注:浙江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中。

此纠纷中马云倍受质疑,被认为违背了商业契约精神。财经媒体重量级人物胡舒立撰文称,契约与产权一道构成市场经济的基石,践踏契约原则就伤害了市场之本。

好在此事揭开后两个月左右就得以了解。2011年7月29日,阿里巴巴集团、雅虎和软银宣布,就支付宝股权转让事件正式签署协议,支付宝的控股公司承诺在上市时予以阿里巴巴集团一次性的现金回报,其中回报额为支付宝在上市时总市值的37.5%(以IPO价为准),回报额将不低于20亿美元且不超过60亿美元。

B2B业务私有化作为另一个插曲发生于2012年初。当年2月21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向上市公司阿里巴巴B2B提出私有化要约,其最终回购价格为13.5港元,与2007年底上市招股价持平,该价格较2月9日停牌前的最后60个交易日的平均收盘价格溢价60.4%,如私有化成功,预计将耗资190亿港币左右。

资料显示,阿里巴巴以B2B业务于2007年11月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上市之时,被认为光环四绕:市值超200亿美元,紧逼雅虎日本被称为亚洲市值第二的互联网公司。市盈率高达300倍;融资17亿美元,超过谷歌成为科技领域融资之最(同时创港股融资纪录);超额认购258倍,冻结资金高达4500亿港元,创香港股市当时的冻资最高纪录。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此后阿里的股价走势形成港版“中石油”,IPO后不久达到最高的41.8港元一路下跌,时近一年,创出3.46港元的震撼低价,让许多早期投资者心痛不已,损失惨重。

“将阿里巴巴私有化,可让我们免于承受拥有上市子公司所需面临的压力,能够制定对客户最有利的长远规划。私有化要约也可为我们的股东提供一次具吸引力的变现机会,而不必较长时间等待公司完成转型。”阿里巴巴的港交所公告称。

据悉阿里集团2011年提出,从2012年开始的三年内实施“one company”和“修生养性”战略。其中“One Company”计划将推各个子公司业务的打通、协同。“修生养性”战略指要建立良好的业务生态系统、完善管理生态系统、加强组织文化生态系统,打造具备透明性、公正性、稳定性的平台。

“局部的小调整已经没有办法对B2B进行根本性的完善。”马云在内部邮件中解释私有化的原因,“正是出于以上的思考,出于对B2B股东负责,促使我们下决心把B2B私有化,对业务进行全面的调整、改革和升级,以期更好的服务我们的客户。”

“我们需要加速推进One Company的目标,把阿里巴巴的中小企业和淘宝市场体系有效的结合,实现真正的开放,协同和分享机制。”

在与雅虎2012年5月达成股权回购协议后,马云当年7月对内部进行了首次重组,阿里系称为“七剑”重组,将原有的子公司制调整为事业群制,把当时的子公司的务调整为淘宝、一淘、天猫、聚划算、阿里国际业务(ICBU)、阿里小企业业务(CBU)和阿里云等七个事业群,并建立统一的数据。当时的重组主要是将原B2B业务拆分为阿里国际业务(ICBU)与阿里小企业业务(CBU),其他板块业务未变。

不过就在2013年1月15日马云对外表示萌生退意前五天,即1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对外宣布,进行13年以来“最艰难”的大重组,“化整为零”,将阿里系由原来的七个事业部变为25个事业部,同时调整了原有业务决策和执行体系,由战略决策委员会(由董事局负责)和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由CEO负责)构成,并由集团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成员中的姜鹏、张勇、张宇、吴泳铭、张建锋、陆兆禧、王坚、叶朋、吴敏芝代表集团层面,分管相关联的业务事业部。

“这是阿里13年来最艰难的一次组织、文化变革!”马云在1月10日大重组的内部邮件中如此感慨称,他同时表示,“这不是一次我们看见了问题的变革,也不是一次水到渠成的变革,而是我们对未来理想的实施,更是因为我们在走没人走过的尝试。”

他解释称,“本次组织变革的一个方向是把公司拆成‘更多’小事业部运营,我们希望给更多年轻阿里领导者创新发展的机会。我们不仅仅需要看见相关业务的发展和他们团队,个人的成长,更希望看到他们通过各自的小事业部的努力,可以把我们的商业生态系统变得更加透明,开放,协同,分享,更加美好。”

“阿里立志发展102年,我们还有88年要走。没有健康,良好的年轻人接班制度,我们很难想象我们会走到那一天。今天只是我们未来N次领导者轮岗换班中的第一次。今天的阿里巴巴已经有这样的能力、实力和责任做好接班人制度的建设,而且我们必须有这样的能力。”1月15日,马云宣布要卸任CEO时如此表示。

对于阿里系的未来的领导者,他描述称,“互联网是年轻人的天下,今年,阿里绝大多数生于60年代的领导者将会退出管理执行角色,我们将把领导责任交给70、80年代的同事们。因为,我们相信他们比我们更懂得未来,更有能力创造明天。能给他们提供更多,更大的舞台是我们更是我们的荣幸,也是我们这些人可以给公司未来创造最大的贡献所在。”

Tags: ,,,,,.
01月 15, 2013

马云想做什么?

2013年刚刚开年,马云就给阿里系来了一次“大手术”,而且还是惊人的大手术,阿里系由原来的七个事业部变为25个事业部。化大为小,马云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有意思的是,就在马云对阿里实施“修生养性”之时,其今年的“死敌”刘强东也提出京东2013年的“修养生息”战略,新老巨头同时“双修”,各自的前景又将如何?又会是演变为怎样的竞争格局?这又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阿里巨变

“这是阿里13年来最艰难的一次组织、文化变革!”

1月10日,阿里巴巴集团CEO马云在内部邮件中如此感慨开篇。

就在当天,《华夏时报》记者从阿里系内部得到证实,当天阿里巴巴集团对外宣布,启动公司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组织和文化变革。对现有业务架构和组织进行重大调整,成立25个事业部,具体事业部的业务发展将由各事业部总裁(总经理)负责。

集团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成员中的姜鹏、张勇、张宇、吴泳铭、张建锋、陆兆禧、王坚、叶朋、吴敏芝代表集团层面,分管相关联的业务事业部。

同时,阿里巴巴集团也将调整原有业务决策和执行体系,新体系由战略决策委员会(由董事局负责)和战略管理执行委员会(由CEO负责)构成。

对于这次重大重组,马云在邮件中称,“这不是一次我们看见了问题的变革,也不是一次水到渠成的变革,而是我们对未来理想的实施,更是因为我们在走没人走过的尝试。”

“阿里提出建设商业生态系统而不是商业帝国的思想已经几年了。几年来的努力让我们更加坚定了这个方向的正确。但是光有思想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用人、组织和文化来保证她的成功。”马云称。

他同时也指出,本次阿里组织变革,也是为了面对未来无线互联网的机会和挑战,同时能够让阿里的组织更加灵活的进行协同和创新。

“本次组织变革的一个方向是把公司拆成‘更多’小事业部运营,我们希望给更多年轻阿里领导者创新发展的机会。我们不仅仅需要看见相关业务的发展和他们团队,个人的成长,更希望看到他们通过各自的小事业部的努力,可以把我们的商业生态系统变得更加透明,开放,协同,分享,更加美好。”

“我们希望各事业部不局限于自己本身的利益和KPI(注:关键绩效指标法Key Performance Indicator,KPI),而以整体生态系统中‘各种群’的健康发展为重,能够对产业或其所在行业产生变革影响;希望真正使我们的生态系统更加市场化,平台化,数据化和物种多样化(四化建设),最终实现 ‘同一个生态,千万家公司’的良好社会商业生态系统。”

对于阿里的这次大重组,资深互联网评论人程天宇1月10日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称,“说实话,看不出好坏来,但逆推,既然要这样变,一定是以前的模式,解决不了他们发展中遇到的问题了。”

他认为,“马云在培养年轻人去独当一面,自己要当‘教父’了。”此论述的证明是,负责聚划算的张建锋,在2012年3月的职级调整中职位是副总裁,轮岗负责B2B-CUB-网站和技术部,其汇报人是叶朋,而现在他则成为集团管理执行委员会成员之一,与叶朋同一级别。

新老巨头“双修”时

据悉马云在阿里集团提出,从2012年开始实施三年内“one company”和“修生养性”战略。其中“One Company”计划将推各个子公司业务的打通、协同。“修生养性”战略指要建立良好的业务生态系统、完善管理生态系统、加强组织文化生态系统,打造具备透明性、公正性、稳定性的平台。

而就在此次阿里大调整不到半年前,马云已经在内部实施过一次“七剑重组”。2012年7月23日,阿里巴巴集团宣布,从此前原有的子公司制调整为事业群制,把此前的子公司的业务调整为淘宝、一淘、天猫、聚划算、阿里国际业务(ICBU)、阿里小企业业务(CBU)和阿里云等七个事业群,称为“七剑”,并建立统一的数据、安全和风险防控以及技术底层,以此为基础构建出阿里巴巴集团CBBS(消费者,渠道商,制造商,电子商务服务提供商)市场集群。

阿里称,淘宝、一淘、天猫、聚划算、阿里国际业务、阿里小企业业务和阿里云这七个事业群的总裁分别为姜鹏、吴咏铭、张勇,张宇,吴敏芝,叶朋和王坚。阿里称,七大事业群的各总裁向阿里巴巴集团CEO马云直接汇报。

“我们需要加速推进One Company的目标,把阿里巴巴的中小企业和淘宝市场体系有效的结合,实现真正的开放,协同和分享机制。”7月23日,马云在当时关于重组的内部邮件中解释称,“进一步完善阿里集团大市场的内部生态系统,建立合理的组织机制保障,以全面提升集团对企业用户和消费者的服务能力,并最终促进一个开放、协同、繁荣的电子商务生态系统。”

时不过半年,马云再次“修炼内功”。“变革是痛苦的,但要是我们不变革,我们未来会连痛苦的机会都没有!十年前的我们,因为坚持使命、价值观和阿里独特的组织人才,才让我们有了今天的独特阿里。”马云在此次邮件中表示,“今天我们宣布的组织变革只是我们这几年来变革完善的一部分,也是未来我们完善变革的开始……我们希望未来的变革不是从上而下,不再仅仅是集团的通知决定,而是从你开始。因为你的点滴变化,是我们大家变革的开始和终点。”

有意思的是,就在马云“修炼内功”的同时,其近年以黑马形象迅速崛起的新对手京东商城也提出“休养生息”。2013年1月1日晚,在京东商城内部年会上,京东商城集团创始人兼CEO刘强东向在场的近2000名员工发表讲话,阐释公司2013年的“修养生息”战略,“‘修养生息’不是停下来的意思,也不意味着我们的业绩增长速度会变得很慢,事实上,‘修养生息’四个字各自都有不同的含义。”

刘强东具体解释称,“修”指过去九年,京东平均的增长速度超过200%,在如此高的发展速度下,内部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系统性问题、流程性问题、根源性问题,我们的“修”就是要通过今年一年的努力,把过去十年积累的问题从系统上、流程上、根源上彻底解决。

“养”指对京东的战略型业务进行持续不断的投入,把它们“养大”。“生”指经过十几年的发展,京东在思考还有哪些业务没有做,还有哪些领域没有进入,还要不断的扩展。“息”指在现有的业务模块中,有些可能是没有未来的业务,不管这些业务目前是赚钱、还是亏钱,只要是没有未来的业务,都要坚决地把它关掉。

刘强东同时介绍,京东下一个十年的三个方向为:自营电商、开放服务和数据金融。

时下新老巨头同时“双修”,各自的前景又将如何?又会是演变为怎样的竞争格局?这又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把大公司拆成小公司运营,我们给市场,给竞争者更多挑战我们的机会,同样是给我们自己机会。这次的拆分和以往的一样又不一样,我们希望组织结构松而不散,汇报给谁以及权力有多大显得很不重要,但人和事,热爱和责任,信任和协同显得越来越重要。我们希望阿里人一起努力把每一个事业部变 成小而美,对生态发展有重大作用和价值的群体。”马云如是称。

程天宇认为,“事业部制的最大问题是遇到利益之争时,如何保持有效率的协作,并且保证对客户的最好服务。”

“阿里巴巴在私有化之后的下一个重要步骤就是重新上市。”对于阿里此次大重组,易观国际分析师陈寿送1月10日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此次业务的分拆和重新组合无非是为未来在香港重新上市做准备。从目前的重组后的结构来看,打包的业务都是电商属性的业务,围绕着B2C、C2C、B2B及网络广告、数据和云计算等电商各环节。这样的架构对于未来阿里巴巴在注重商贸的香港市场重新上市无非是相当重要的。凭借这样的架构,阿里巴巴未来极有可能成为港股市场最大一个IPO。”

他同时称,支付宝是阿里巴巴正在打造的下一个平台级业务,涉及到政策和其特殊的金融属性,不会打包在目前电商属性的业务架构中。

另外,易观国际首席分析师李智1月10日对《华夏时报》分析认为,整体来说,BAT(百度、阿里、腾讯)普遍面临的问题就在于怎么在一个庞大的生态体系下保持活力,所以去年腾讯的组织架构调整、李彦宏“去小资化”,以及阿里从7大事业群调整为25个事业部,都是在寻找一种方式来解脱大集团的束缚,所以25个事业部的拆分也是解脱束缚的一次尝试,即便有可能出现内耗。25个事业部对外各自独立,野蛮生长的特性会更为突出,比如航旅事业部独立,对于携程、去哪儿等而言,无疑更具威胁。同时,各种事业部各自卡位,在增强灵活性的基础上将各个业务降低到最小单元,反而降低了资源和权力集中到事业群的可能性,提升了最高级别的控制权

2012年阿里天猫双十一实现成交额191亿元,2012年前11个月淘宝和天猫实现成交额突破10000亿。回望过去,马云无疑是电商辉煌的代名词,而此次主动求巨变又会给阿里下一个十年的阿里带来何样的影响?会在电商残酷的竞争中引起哪些变化?这些种种问题可能都还需要拭目以待。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