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月 28, 2013

说实话,我从没看见过任何一个群体像大多数中国互联网从业者那样,从内心里那么鄙视他们的用户——甚至不光在内心,几乎在公开的语言表达中,你也可以看到他们是如何形容自己的核心用户的:小白、傻子、得屌丝者得天下

这是一个在过去的10多年中逐渐强化乃至根深蒂固的哲学:我们喜欢“白痴”的用户,他们最好什么都不懂,然后我们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模拟他们的使用习惯,做他们喜欢的产品,告诉他们,只有我们的产品是安全的、可靠的、符合他们需求的、完全为他们的考虑的、无处不在无所不包的,然后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付钱。高智商用户?那怎么行!他们挑剔、喜欢琢磨、经常质疑我们、不肯为自己不够满意的产品付钱、总觉得我们是不是抄袭了(管你什么事啊)、是不是有隐私漏洞、喜欢投诉,还总拿我们的产品和国外的同行相比较——他们无聊不无聊啊!不知道中国互联网是全世界最特殊最有特色的东西吗?这样的用户多难伺候,我们绝不做他们需要的产品,让他们跟Google、Facebook、Dropbox和Evernote那儿折腾去吧!

这种思路的驱使下,中国互联网诞生了易于上手且功能无所不包的腾讯QQ,以及正在不断“QQ化”的精神继子微信;诞生了以“安全之名”迅速用一系列产品攻占市场的奇虎360和金山家族;诞生了大规模数十万人同时在线的互动社区YY语音;诞生了包容一切的百度;诞生了可以下载一切的迅雷和暴风影音……当然,与此同时,也诞生了让电脑运行越来越慢的各种默认安装的插件;诞生了互不兼容、让用户在桌面右下角二选一的3Q大战;诞生了互相指责对方在用户电脑上“开后门”的网络口水战;诞生了以“盗版无罪”为理论依据的大规模越狱;诞生了“抄袭吧反正用户也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在乎”的产品价值观……

换个角度看,当Facebook抄袭了Snapchat推出了Poke功能后,下载量迅速登顶但马上被用户抛弃,绝大多数人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上给予一星评分,以此表达对抄袭的鄙视。当Path不断爆出将用户手机通讯录信息上传到服务器上的做法时,它的下载量迅速暴跌,创始人Dave Morin出来公开道歉……这些正常的美国用户在中国互联网从业者心目中是属于那些非常难伺候、尽量不去招惹的用户。原因是他们有判断力和基本的智商。

试想在中国,如果大多数用户变得有判断力和有智商的话,会发生些什么——他们会在360每天提示“你的电脑存在安全漏洞”的时候问一句,我做了什么今天突然出现了这么多漏洞?为什么要让我“一键修复”而不是告诉我具体出现了哪些问题?他们会在腾讯QQ客户端、百度新闻首页和Hao123首页突出位置同时爆出“360癌性基因”新闻的时候多问一句:“你们几家又不是大夫,凭什么说人家病了人家就病了?” 他们会在腾讯和360的“二选一”战争打到你桌面右下角的时候直接提起对这两家公司的诉讼;他们会问一下那么多“免费”下载的应用是不是有版权的危险,而自己作为下载者会不会被追责;他们会仔细地阅读每项安装协议和仔细地审查安装一款软件时被默认勾选的安装项,取消其中的一些默认,并对这种默认的做法表达愤怒……

所以,这下你知道是谁不愿意让这些用户变得聪明起来了吧。我从来不认为中国三四线城市那些所谓的“屌丝”和“小白”用户在智商和对世界的理解能力上比美国中部农场和小镇上的白人阿姨有任何差别,只是他们作为一款互联网产品的用户,从来没有被赋予知道、选择和解决这些问题的权利。他们从来都是被告知:你的电脑和手机是不安全的,×××是让你变得不安全的最大的敌人,×××泄露你的隐私,只有我是方便的、安全的、站在用户角度考虑的……然后,你选择(站队)吧。

这也是我为什么几乎从来没发现,中国的哪款互联网产品宣称自己是一款“聪明的产品”,是为聪明人服务的。“a smarter way to”是美国互联网产品最常见的公关或营销口号——尽管它的用户未必完全都那么聪明。但比起中国互联网从业者希望自己的用户越来越小白、越来越无知、越来越屌丝,更容易被口水战说服、被安全恐吓控制、被“无所不能”的产品营销mind fuck来说, 你会看到那些真正尊重用户、用心去做的产品,无一不是让用户变得更聪明的,或者,至少给用户起码的知情权与选择权。

这也是为什么我坚持只适用那些“聪明人”的产品。我自己倒不敢说自己是个聪明人,但当我用Evernote管理知识和记忆,用Plancast和Any.do管理日程安排,用Google Docs和其它人共享工作文档的时候,我觉得时间被高效利用,信息和知识在快速流动,重要的是我知道他们每一款产品对我意味着什么,而我在上面贡献了哪些数据,哪些数据是可能被服务商获得的,这让我变得聪明。

Tags: ,,,.
02月 22, 2013

那些关于Web已死,未来App将主宰一切的论调可以歇歇了,那些认为Android应该下一步渗透到PC计算设备上的论调也可以歇歇了——就连Google自己恐怕都不这么认为。在逐渐淡化Android品牌的同时,Google正在不断强化其在PC端的另一个品牌——Chrome。从5年前的Chrome浏览器、4年前的Chrome OS到3年前的第一代Chromebook笔记本电脑,直到现在,从Google今天上午在旧金山发布的全新设计的Chromebook新一代笔记本Chrome Pixel,Google对Web未来的思考和基于Web的应用,已经形成了与Android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体系。Google自己正在导演一场关于全球最大的基于桌面app的移动平台Android,与基于Web的PC平台Chrome的“内部战争”。

当然,这款Chromebook Pixel还意味着另一件对Google极其有意义的事:它第一次对外证明了自己对硬件产品的工业设计能力。Chromebook Pixel是一款完全由Google自己设计的硬件设备,并不由任何品牌代工。Google称Pixel的 ppi 是目前笔记本中最高的,Gorilla Glass支持触屏,而且采用 3:2而 16:10的屏幕宽高比——比起在旧金山机场陈列的那些廉价的早期Chromebook实验品,以及PC厂商扎堆的“超极本”(Ultrabook)来说,这些设计简直是在重新定义我们所谓的笔记本电脑。

是的,它就是在重新定义笔记本电脑——我们都嫌这来得太晚了。从Google负责Chrome业务的高级副总裁Sundar Pichai在Chromebook Pixel发布会的演讲上,你可以总结出Google设计这款平板电脑的基本逻辑:

——在谈到为什么采用3:2而不是16:10的屏幕宽高比时,Sundar表示这是因为Chromebook是以Web体验为核心的,人们通过Web消费各种内容是在这款Chromebook Pixel上的主要行为,而3:2是以Web为核心呈现内容的最佳尺寸。

——Pichai还强调,这款设备是为“那些彻头彻尾生活在云端的用户”设计的。Chromebook Pixel与Google的云存储服务Google Drive紧密地结合在一起。Pixel用户可以免费享用3年的1TB Google云存储。

这两点意味着什么?众所周知,Chromebook的核心就是一个用来打开各种Web页面、内容和应用的Chrome浏览器,而Chrome浏览器与Google Drive云存储的整合,就是Google在PC和Web上的一个完整的操作系统。

这意味着一款“面向高端的生活在云端用户”的Chromebook Pixel真正让笔记本电脑变成了另一件事:没有桌面应用、没有授权软件(某些软件公司的办公套件居然只能在一台机器上授权了),只有云和无处不在的无线网络(WiFi+LTE)。这个计划在Google 2009年的时候就已经成型——只不过到现在它才做得接近完美。

哦,当然,这一切还得回到Web——无论云存储、无处不在的网络和彻底消失的桌面应用和授权软件,它们和它们的替代品最终都被呈现在以Chrome为核心的Web浏览器上。谁还敢说Web死了?

Google应该是认真的。Chromebook Pixel除了内置了Google自己的各种在线应用,如Gmail、Google地图和Google Docs之外,还重新设计了Chrome Web Store供用户下载不用安装在桌面上的云端和网络应用——这是一个从形式到逻辑都完全不一样的生态系统,完全基于Web的生态系统。

看上去这才是Google更希望看到的未来。我们报道了Android品牌正在Google内部被重新评估和淡化的趋势,但似乎Chrome正在走向前台了——Google并不介意Chrome变成一个独立的,象征着Google全部Web与云端储备的品牌。这是件有意思的事。

早在3年前,行将离任的微软前首席架构师Ray Ozzie (这是个先知一样的人物,所以离开微软了)曾经这么评价过竞争对手Google的两大资产Android和Chrome。他说Android是Google的现在,Google需要移动,需要用类似苹果的基于桌面和app生态系统与之竞争;而Chrome才是Google的未来——基于Web、浏览器和云端的未来。

看上去,Google正在验证Ozzie的判断。

Tags: ,,.
02月 20, 2013

原思科全球副总裁许良杰将出任新浪联席总裁,主管新浪微博。这一消息已经随着新浪2012财年第四季度财报的发布同时公布。

对擅长为一件事拼命寻找合理性的IT时评家们来说,许良杰出任新浪微博的最高负责人有着太多理由:提速新浪微博商业化,为新浪微博寻求数据精准匹配的问题,甚至新浪微博全球化。就是没人指出来说:新浪微博需要不需要许良杰并不重要,但华尔街需要他就足够了。

在新浪微博的高层管理者名单中,还没有一个人拥有在美国顶级名校留学、在美国从事技术工作、同时担任过美国公司和中国公司高管,兼顾负责美国和中国业务的经历,而许良杰完全符合这些元素。这些元素对新浪微博的产品、运营甚至商业来说可能都不是必要的,但对华尔街那些只看简历的银行家和分析师们来说,这些是最重要,甚至唯一关心的。

而此番新浪任命许良杰担任高管并负责微博业务,应该是微博分拆和单独上市的“预警”信号——“WEIBO”在纽交所和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日期越来越近了,因此才需要这样一位简历“漂亮”、华尔街喜欢的职业经理人把微博的估值冲上去。这就与他在网易融资和上市阶段担任首席技术官(丁磊为什么需要一位首席技术官)、网易面临摘牌退市阶段聘请孙德棣担任首席执行官,以及盛大在上市前聘请唐骏担任总裁(那会儿这人还没臭掉呢)是同样的道理。

据加州一些与许良杰有过交往的人士透露:许良杰此番加盟新浪,是新浪CEO曹国伟一手运作的结果。“Jack Xu一定是曹国伟的人,在派系林立的新浪内部,他能替曹国伟起到缓冲的作用。”

在这些许良杰的“老朋友”心中,比起技术和运营,许良杰似乎更熟谙在大公司内部的立足和生存之道。“Jack是个职场高手,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在eBay和思科都做到华人最高层的原因。”

在中国大陆的传统媒体中,许良杰被“与丁磊共用一间办公室”、“谢绝Google中国总裁职务邀请”、“eBay全球首位全球华人副总裁”、“思科总部唯一的华人全球副总裁”等传奇经历和成功学元素包装。而事实上,许良杰也的确在中国大陆经常以“职场导师”的形象出现——在国内著名的成功学在线视频课堂优米网上,你可以找到诸如《许良杰:工作中一定要与上司保持一定距离》、《许良杰:领导力是什么》和《许良杰:如何成为上司眼中的千里马》等职场成功学分享心得。

熟悉许良杰的人同样肯定他“性格温和”的优点,他还是硅谷华人圈内的社会活动家,曾出任硅谷老一代华人科技社团“华源会”(HYSTA)的副总裁。这样的性格在新浪内部也会注入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多少有点硅谷味道的,不那么狼性的文化。

认为许良杰将为新浪微博带来商业化过程中的数据挖掘与匹配经验的人主要是因为许良杰在eBay期间曾负责数据挖掘相关的工作,并筹建了eBay中国研发中心——但正如同不能认为李开复当年加盟Google是为了给Google中国带来语音识别技术一样,许良杰过去多年的职业经历已很难与此目的相匹配。

许良杰在思科的工作经历也与中国颇多交集。他在思科股价在2005年之后长期低迷,亟需向互联网转型的阶段,被思科CEO钱伯斯从eBay挖来担任全球副总裁,主要负责思科和互联网相关的业务。当时又是思科对中国市场寄予很大厚望,希望实现年20亿美元销售额(内部口号为2 by 9,2009年实现销售额20亿美元)的阶段——许良杰在思科的角色为负责以网真产品为代表的思科互联网业务,同时在圣何塞总部遥控负责部分中国事务。

思科网真业务事后并未获得预期的市场效果,而思科中国2009年实现20亿美元销售额的目标,到现在也没有实现。

“无论如何,曹国伟需要Jack Xu,这是给华尔街看的,他可能就是个花瓶,不会对微博的产品和业务产生实质性的影响,”知情人士称。

Tags: ,,,.
02月 19, 2013

绿色机器人Android正在从各种Google公开亮相的场合消失。对Google来说,Nexus和Galaxy这些代表着不同移动终端设备的序列都是它旗下的品牌,但已经深入人心的Android并不在此列。

来自TechCrunch的报道称Google内部正在重新评估Android作为一个品牌的价值,过去的一年,Google在公开场合越来越少提及Android,包括将Android官方程序商店Android Market更名为Google Play,这是有深远意义的市场营销举动。当Android已经成为一个统治性平台和Google在移动平台上的全部资产的时候,它就不该再是一个独立的Android本身,而是成为Google的一部分,被彻底打上Google的标签,甚至洗脱Android本身的烙印。

从Google Play的LOGO上,你已经看不到任何Android的痕迹,这应该只是第一步。Google Play里的应用程序已经与Google最大力推广的社交工具Google+绑定在一起了,用户将在Google+上分享在Google Play下载的应用,并只能用Google+帐号——也是用户唯一的Google身份标识对应用进行打分和评论。

在被收购8年,成为Google在移动领域的核心资产5年后,一直由创始人安迪 鲁宾(Andy Rubin)直接掌管的Android部门,终于变得不像一个独立王国了——Android在Google架构一直有一套独立的系统,包括产品、生态系统、品牌、开发者社区、市场营销甚至独立的食堂……而Android与Google以Chrome为核心的桌面生态系统更是彼此像完全不在一个公司。在如此擅长整合旗下产品的Google,强势的Android都有点显得格格不入。

Android品牌的淡化,也将意味着那些被打扮成冰淇淋(Ice Cream)和果冻豆(Jelly Bean)的绿色机器人将不再经常地出现在Google I/O开发者大会甚至Google自己的园区里,当然更不会出现传说中年底要开张的Google实体店了。Google的实体店其实也是Google延伸其品牌到线下产品的一个重要方式——如果Android只是Google移动终端的一个操作系统的话,它显然不会成为一个强势且独立的品牌。

Android被淡化了,那Chrome呢?Google擅长打通和整合产品功能,但在品牌的整合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有一点仍然是可以确定的,在中国,仍然是只有Android,没有Google。

Tags: ,,.
02月 18, 2013

雅虎可能永远不可能成为一家有自己的浏览器、操作系统、社交网络和硬件设备的公司了——即便在Google出身的玛丽莎 梅耶尔(Marissa Mayer)出任CEO之后。雅虎过去是一家媒体公司,现在是,今后可能仍然是。

但看上去Mayer目前在做的一切,都围绕着让一家媒体/内容公司变得没那么糟糕这件事进行。你可以把现在的雅虎看作是一家门户网站。接下来,雅虎需要的是让门户网站这么臃肿和混乱的形态消失,让媒体在移动网络上变成另一个样子。

至少梅耶尔出任CEO之后的几次收购都是围绕着这个主题进行的:2012年10月,Stamped,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兴趣/爱好分享工具;2012年12月,OnTheAir,一家视频技术公司;2013年1月,Snip.it,一款类似Pinterest的内容发现、抓取与分享工具;2013年2月,Alike,又是一款基于地理位置的兴趣/爱好分享工具。

这些收购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雅虎,但显然它们会成为雅虎未来业务的重要元素——我并不认为雅虎收购这些公司仅仅是为了人才,在被收购的产品关闭独立的服务后,它们将会是雅虎未来的一部分:人们在移动平台上需要寻找和发现附近的餐厅、健身房、商店和滑雪场,人们需要与自己相关的视频多媒体内容,人们需要发现身边的新闻、事件和有趣东西,然后积累和分享它们——这些,其实都是门户网站过去一直在做,但现在越来越做不好的事。

也就是说,本地化和个性化内容推送(到移动设备上),是梅耶尔管理下的雅虎致力于实现的变化——这改变不了雅虎作为一家媒体公司的属性,但像特里 塞缪尔(Terry Samuel)时代那种以传统内容合作与传统广告销售为核心的媒体,与基于地理位置和移动、本地内容与兴趣分享,以兴趣图谱为出发点的新型媒体,显然不是一回事。

梅耶尔似乎对这种与“本地化”相关的产品一直都有偏好——在Google的时候,她的部分就主导收购过基于地理位置的餐厅发现与分享服务Zagat。她擅长将雅虎变成一家移动的、基于本地化的内容推送媒体公司么?看上去她是擅长的——在她之前,雅虎好像还从来没有过一个真正“做产品”出身的CEO呢,更何况她在Google的主要工作都是围绕着地图和本地化这两件事展开的。

但似乎要做的事还很多,看上去主要有三件:首先是如何用通过收购或招聘获得的专业技术人才实现更精准的数据处理与内容推送;其次是一个与本地化内容发现与推送相匹配的广告销售团队;还有,就是如何砍掉那些糟糕的移动应用,以及整合产品——我之前有一次和YouTube的创始人陈士骏非正式聊天,那会儿他刚从雅虎手里收购了Delicious,他说他惊诧于这款产品被雅虎收购之后就像完全没被收购一样,和雅虎本身的其它功能没有任何联系和打通,倒是相反他的YouTube在被Google收购之后,很快就被整合得连他自己都快认不出来了。

在擅长整合被收购公司(而不仅仅是关掉它们)的Google工作过那么久的梅耶尔应该会很好地将雅虎七零八落的东西整合到一起吧——似乎雅虎还有着更广泛的收购空间:比如梅耶尔自己十分感兴趣的Foursquare,还有与内容发现和分享密切相关的Pinterest。

如果这些事都进行得顺利的话,这似乎也是给国内的门户网站转型的一点启示:别总惦记着自己再做一个全方位的平台了。你可能永远也不会再长得像那些巨头了,把自己变成一个技术和产品驱动的内容公司,似乎也不错。前提是,真的把媒体当成一款产品,然后把产品本身当回事。

Tags: ,,,.
02月 17, 2013

在被黑莓(BlackBerry)任命为公司创意总监不到两周后,歌手Alicia Keys被曝仍然在用iPhone发Twitter。在黑莓的发布会上,这位新上任的创意总监宣称她被新款黑莓手机迷住了,会立即扔掉她的iPhone。

作为遮掩,Alicia Keys立即发布另一条推文宣称:“我的Twitter被黑了!那条不是我发的!”。你看看,这个反应的愚蠢程度,比某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导演宣称“刚才的微博是我助理发的,我指责了她”似乎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一个无论多么出众的艺人,与大多数在公司里上班的正襟危坐的高管们的共同特点,也无外乎就是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地球上。从这个意义上讲,黑莓聘请歌手Alicia Keys担任公司的创意总监,本身就是一个高危事件。创意总监属于和市场相关的职位,而大公司的市场营销行动无论外表上多么花哨不堪,内在的逻辑和传递的信息一定是需要精准到极致的——抱歉,这个世界上擅长这点的艺人恐怕比一只活的恐龙还难找。用iPhone发推文,然后自己用另一则谎话越描越黑,只是Alicia Keys作为一名艺人在担任的生涯中所做的不着调的事件中的第一件而已。

并非仅仅是黑莓这家过去几年来一直被外界诟病缺乏创新的公司需要靠一名艺人当创意总监来给自己涂抹上一点流行和创新的色彩,英特尔也在这么干。2011年初,英特尔聘请了黑眼豆豆的主场Will.I.Am担任公司的创意总监——这不是一个玩票的角色,英特尔与Will签署了长达数年的劳动合同,Will.I.Am必须在音乐方面协助英特尔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产品线的市场营销工作。

嗯,英特尔的全球营销就是从2011年开始变得越来越离谱了——Will.I.Am的加入只是其中离谱的一个环节而已。英特尔开始启动“创想计划”,聚集全球的导演、歌手、画家和行为艺术家为英特尔背书,让他们宣扬科技与艺术的融合,以及英特尔处理器给它们的创意产生的推动效果。其实谁都知道,不用提苹果和Google,就连Adobe和Micromedia对艺术创造的作用就比英特尔的处理器来得直接得多。你可以想象这些搞艺术的人给英特尔的处理器背起书来得有词不达意。你也可以看看,Will.I.Am加入英特尔都两年了,他还在其它任何有关英特尔的活动场合再出现过么?

如果说Will.I.Am多少还有点为了音乐自己捣鼓数字设备的兴趣的话,黑莓最新聘请的创意总监Alicia Keys好像连这点意识都不具备。对她来说,宣称对黑莓10系统的新款机型着迷就像她给任何一个品牌做形象代言一样,就像经纪公司为她写在台本上的一句话那么简单。当然她用iPhone发Twitter的时候,她甚至可能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履行的甚至并不仅仅是一份形象代言人的合同——她的身份和职位是黑莓这家公司的一部分。

不必期待Alicia Keys能给黑莓这个品牌的创意和行销带来什么根本的转变——她发挥的作用不会超过一个通常的品牌形象代言人角色。你还能指望她参加高管会议、回复邮件、演讲提案和参与讨论制定策略么?可能拜托她下次用iPhone发微博后事先征求一下公司公关团队的意见,别再贸然发一条遮谎的推文就谢天谢地了吧。

更重要的是,当一家公司的产品和品牌形象渐趋多元化和呈现不确定性的时候,让一个艺人成为公司的长期品牌形象甚至担任创意总监就显得更不靠谱。黑莓今后还要不要做商务智能手机?艺人与某款产品的绑定看上去只能是一时之需,千万别当真。就像五月天在Google总部开演唱会推广Google+与歌迷视频Hangout一样,目的清晰明确,单纯地为了推广Google+的产品,行销本身与产品能高度统一,这就够了。

可即便是Google和五月天的合作,也没法确保艺人不跟你犯乌龙。五月天在Google总部开演唱会是为了推Google+和Google+的Hangout视频互动功能,但五月天最早公布这个消息确实在自己的Facebook官方页面上——最荒诞最尴尬的事也就是这样了吧。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