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了,听说口腔医生行麻醉时误注双氧水…

第一次听的是一学校的实习生的“杰作”,施行下颌阻滞,患者即转住院部,详情不清。今天又听说一例,在下颌第一磨牙的颊侧做浸润,注射量为1毫升,注射后马上粘膜转折处明显肿胀,患者感觉颊部胀疼,只为量相对少,医生注射完毕立马发现,即用注射针头插入转折处两三个地方,旋即有气泡血水不断溢出。术后交待口服抗菌素,预防感染。观察,待其自行吸收。

在口腔医学界,医生最怕的是麻醉,麻醉过程来不得半点马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行麻醉时误注双氧水,更是…唉,不说了,可刑事处理啊。

各位医生,好好的对待您的病患吧,他们虽是将小小的一颗牙齿给您处理,但是,对病患来说,躺上那椅子,不亚于躺上冷冰的手术台~~

我们要怎么才对得起病患的信任!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