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我们之前提过,在今天互联网的工具重构文本的时候,会让每个人变得“空壳化”起来。

今天我们看到的大部分信息,来自对于文本的结构(音、视频会稍微复杂一些,以后会写文章提及)。在这里面,我们不能忽视的是文本的“开放阅读性”。超链接加大了阅读的“开放性“,所以我在无限阅读的可能性上,对内容的需求超过了对人的重视。

这是我认为人越来越在工具面前”空壳化“的理由。

但是似乎并不如此,在我们对文本进行解构的时候,实际上大多数时间我们是在结构前文本。所以我们必须在短短时间内寻找到前人思路的脉络,从以前的语境去寻找新的语境。

所以我在问:当人被过度”空壳化“之后,诠释文本是不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如果每一个文本都有被诠释的可能性之后,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至少我们在阅读中会知道前人的”作品意图“,这样我们将真正从”阅读文本“进化到”使用文本“。这和媒体发展及互联网发展的轨迹相符合。

诠释另外一个好处是只有当”诠释“创新的时候,学术研究才能取得进步。理由很简单,当你反对一个事情的时候,你必须在现有”诠释“中找到相应的问题,而当诠释创新,你必须寻找相应创新的思维去与之匹配。这个时候,自然会有进步。

但是有趣的是,当我们真正可以使用文本的时候,诠释会变得多维起来,即使你构架了对人的诠释,我们仍然会把诠释变成对内容的解构。而且之前我们说过:所有的”诠释“实际上是了解前人对文本的意图,而这明显是不可能成为一个诠释的标准的。

另外一个诠释带来的不便是,我们提到文本的诠释将会是多维的,那么诠释的过程是否会带来”无限衍义“,而诠释并不能作为一个标准出现,我们又有无穷多的”偏爱的词汇“,所以过度的诠释就有可能反而成为我们发现文本本质的一个阻碍。

也许卡勒说的对:与大多数智识活动一样,诠释只有做到极端才有趣。


3条评论

  1. tag多角度诠释网络人,关键在于tag秩序的建立和tag平台的建立。tag秩序的建立是一个牵涉到技术、社会学问题的东西,下次再来探讨。而tag平台,则可能是类似于feedsky的工具,或者联络家这样基于实名制的商务人脉平台,或者就是一个tag网站。

  2. 前面(

  3. 之前(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