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面()在不断讲在整个互联网上,只有内容而缺乏人的痕迹。即使我们使用“诠释”来对人的身份进行注解,但因为对于某一文本,将会有多重纬度的诠释,所以会引发过渡诠释可能造成的“无限衍义”。



实际上,在今天我们所处的环境,并不是单纯的文本(这个说法可能会有一些误解,在我眼里面,视频和音频都是可以解构成文本,不过音、视频我们可能要单独讨论)。网络是一个集大成之媒介,但是我们以“视觉”和“认知度”在结构网络文本的时候,因为空间的无限延长而造成了我们对个人感悟的偏差。



在网络里面,我们所感受的,实际上是以字母组成的一个多维的空间。由于缺乏触感,我们只能用“视觉”和“认知度”去重新结构这个空间中的一切,信息在我们脑海中是被压缩的,所以失去了传统观念形态中的时间和距离感。



用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证明:当我们想去挑拣信息的时候,我们往往会出现我们想要去“诠释”的内容,然后去被动寻找,而往往找到的却是被前人“诠释”后的信息。如果我们不能和这个人进行互动的话,我们就会对于前者“诠释”语境的缺失。



但是即使是我们能够和前者进行互动,也由于我们触感的缺乏,而造成会整个语境的判断失误。前面说过:我们在网络这个空间里面,一切信息是压缩的。所以当我们触及那个人的时候,也会快速压缩信息而求判断。



最简单的例子来自网恋,实际上我们对网络那头人的感知全部来自于对字母和听觉的结构,通过感性“认知”我们判断对方是否可值得被爱。而当信息快速压缩之
后,我们会构建一个来自对面新的形象,而这个形象往往是不真实且绝对失误的。所以当我们真正面对面准备发生触感的时候,我们会立刻退缩。



在传统环境下,触感造成了我们对文本空间解构的一个重要维度,但是在网络空间里面,这个维度会失效甚至被最大化消弱。所以在整个网络社会里面,我们只能提起虚拟形象来作为对人的诠释。

有趣的是,即使这样,我们依然能从网络性爱中找到触摸的快感。但是所不同的是,在网络中的性爱,我们仍然是以旁观者和旁听者的身份去取得快感,而我们的创造性心态和我们的身体,还是紧紧地扎根在我们看得见摸得找的内容中。


1条评论

  1. 之前(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