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直讨论在整个信息传递的过程中,人和内容的关系。今天看到零零发也在讨论:我们需要的是内容而不是人。

但是我们都不能否认的是,所有的内容背后都是人。

我们可以假设网络是一个个的格子,每个格子都有其固定的媒介,而这个背后就是人。即使我们今天不知道用怎样的纬度去做“诠释”,但是我们依然可以通过某些“诠释”来试图解析格子的语境。

如果我们在格子之外,允许另外一个无限空间存在的话,那么这个空间的作用就是同步网格的信息。由于每一个同步的条件之间会相互依存,所以我们可以把整个无线空间看作无数部落,在无限衍伸。这样,一层层的部落连接,总有共同的依存条件让彼此形成一个完整的社会网络。

有趣的是,在麦克卢汉的观点里,村落的产生是为了同步信息,而印刷术则毁灭了这一切。但是信息总是按照不同维度发展,势必从集中分散到集中。那么总会有同步率的人们会形成部落来接受咨讯。

当信息以一种速度在网格里面流动的时候,维度的联系会变得单纯而又简单,因为每个人都是信息的窥探者。我们试同从不同的角度进行窥探,并且加入自己的“诠释”,我们甚至有更多的欲望去了解别人的“诠释”。这是一种莫大快感的事情,尤其在整个网格的空间里面,我们只能用这样方式去完成本来不存在的触感。

不过事实上,信息总不是以一种速度在进行流动,并且不是一条线路在流动,所以部落的形成总是多维的。不过还好,我们终于有一个与人匹配的脉络可循。尽管这个脉络我们今天看来是杂乱无章的。因为维度太多,而我们的“诠释”又总是会产生“无限衍义”,但是总比没有强。

毕竟,在网格的空间里面,人是唯一文本的使用者。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