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一直在说信息和内容的问题,之后()提出网格中每一个空间之后,都是不同的媒介和人。那么我一直在怀疑一个事情:

究竟人是在创造文本?还是在使用文本?

我们总是在讨论,如果将文本的权利从集中到分散。但是实际上,分散的文本本来就是互联网最大的特征。每个人在字符和媒介之间,去寻求一种联系。同时用自己的“诠释”来进行之间的构架。我们今天会选择很多的工具去进行分发,但是最好的那一个似乎并没有出现。于是越来越多人的开始研究,当人使用文本形成媒介的时候,我们怎么样更有效的进行分发出来。

有趣的是,上面我们提到的部落化在这里越来越见到明显的特征。当文本不断的被使用过程中,地域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我们都存在于一个“虚无空间”里面,通过某些趋同的“诠释”去接收信息的分发。我们既是接收者、也是传递者。

尤其当我们的“窥探欲”越来越浓的时候,我们去窥探别人的“诠释”以及把这种“诠释”分发的欲望,造成了我们对信息流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媒介——这何尝不是一个重新“诠释”字符的过程?

如果我们归本蒴源的话,我们会发现,最后我们操控形成文本的,其实是字符。而我们在使用文本中去对字符不同的理解,造就了一个个新的中心。


1条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