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2月07日

在文本的使用过程中,由于我们对“符号”的理解,以及“诠释”不同,形成我们对文本不同的使用。



媒介的空壳化里面,我们提供现在的工具只在意内容,而忽略的人,造成了整个工具的空壳化。但是由于最终信息传递是由于我们在使用文本,发而会形成一个个的“去中心化”。



这本来就是一个矛盾的悖论,我试图找到原因。最后发现造成空壳化的原因,可能在与我们去试图“诠释”文本之前,我们只能针对字符去进行诠释。而在我们的脑中,缺乏对一个语境的判断。而今天已经呈现信息泛滥的时候,我们已经缺乏从庞杂信息中还原语境的能力。



甚至我们无法知道信息的源来自哪里?



如果说我们最终是使用文本的话,那么一个个中心化的多向媒体则会自然形成。但是在文本最终形成媒体的时候,中心化的趋势会被完全打散。



有没有方法打破这个悖论呢?

2006年02月06日

文本的使用者之后,本来想写去中心化,但是忍不住对文本再次做一个诠释。

因为文本太酷了。

我们在空间里面,用“符号”形成文本,然后开始使用文本。每一个人都可以为文本加上诠释,然后我们既可以同步分发诠释后的文本。

文本被还原成符号,并不意味着会以文字的形式重现。我们可以使用文字、图片、音像等等。而在网络这个多维度的空间里面,文本的交互总是双向的。我们不在以单一的方式进行分发,而是多种诠释后的多向交流。

我们甚至可以从文本中抽丝出文化的特性,当维度开始以文本传递来进行多向流动和沟通时,文化的触感开始通过文本传播。我们相信这样的过程完全可以引发出新的触感,每个单元不同的触感。

同样的触感会形成部落,聚合效应产生,文化在这里会产生共鸣,于是大家寻求同样诠释文本的同步。

文本还真是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