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文化,Free Cultrue,起源于斯坦福大学的法学教授Lawrence Lessig同名书籍,正是他,将原本只流传于技术界中的新兴概念应用于社会性的知识结构当中,进而形成了与传统知识权利迥异的新文化。正如Isaac在这篇访谈中提到的:“如果每个人share更多东西的话,创造力会几何级数的增长。”而这种共享的一个关键概念则在于开源,Open Source

开源,在我理解不仅仅是指软件的开源。它可以指的是广泛意义上的将精英资源让渡给公众,开放话语权的运动。传统商业的利润来源根本在于对于资源的控制与垄断,而现在,随着多媒体文件和P2P传输技术的出现,那些试图保持自己在版权方面特权的机构,例如好莱坞,面临的将是不可避免的衰落。技术的发展决定了,任何资源面临的都是更广范围的共享。这一点,Jeff Jarvis在讨论新闻的未来时的这么一段话说得很清楚:
The value is no longer in maintaining an exclusive hold on things. The value is no longer in owning content or distribution. The value is in relationships. The value is in trust. 

我们已经能看到更广泛的社会意义上的开源,例如MIT的开放课程。这种资源开放导致的会是什么?“商业能从开源中学到什么”这篇文章中说得很明白,是创造力与活力,是项目以及商业本身的成长,而专业与业余之间的传统结构得以打破,而吸引更多个体的知识参与。开源提供的,是一种选择,一种Alternative。开放API的潮流已经波及到了Google这样的大公司,也难怪Steve Rubel要抱怨自己凭什么还要用那些又贵又不好的付费服务。所以,从软件开源到更广泛意义上的资源的公众让渡,能给社会带来的是全新的多样性。

如果把开源建立在Web2.0这样的平台上意味着什么?这个平台最大的特点就是在于它的低准入。换句话来说,任何人都可以来体现自己的群智力量。对于项目(软件)来说,它获得是最大程度上的创造和再创造;而对于个体来说他得到的是知识技术的增长,或者说是一种不依赖外界推动的自我成长。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很清晰的逻辑:通过开源,带来的知识在更广的范围内传播与参与。它所需要的,或者说是依赖的,是一个像Web2.0的低门槛的平台,才能将资源进行最大程度上的开放和再利用。这羊的一个平台能反过来继续促进更多更深程度上的开源。循着这个开放—共享—-更多开放的良性循环,最终会促成自由文化的发展与形成。

正是这个意义上,Web2.0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技术概念,而开源也不仅仅是工程师为了解决问题的手段。它们与新媒体和新技术相随相长,并且渗入到自由文化的核心概念当中:开放,分享与创造。


评论

该日志第一篇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