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04日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张唱片,在这个浮华的21世纪,在这个没有校园的夏日。  
    
  站在青春边缘,突然想起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那个校园歌手和行吟诗人横行的年代……  
    
  10年前,1995年。  
    
  我看到一盘有着奇怪封面的磁带。磁带上分别印有代表了1969、1985和1995年的照片。1969年的,是一群兄弟姐妹拿着“红宝书”,1985年的,是一位身穿黄色束腰上衣和黑色健美裤的“时髦”女郎,而1995年,是日本漫画《七龙珠》。磁带上还有四个字——恋恋风尘。  
    
  中间的男人,应该是歌者吧,我认得他,他叫老狼,那时特火,因为一首《同桌的你》。  
    
  少年时代的我,因为喜欢封面的创意,也因为对老狼的一点熟悉,买下了这盘磁带。  
    
  一晃十年匆匆。当年,我们这帮听着〈恋恋风尘〉成长的懵懂少年都已作别校园,可青春时代关于音乐的记忆,有这张专辑留下的永恒感动。  
    
  【老狼】  
    
  94年,校园民谣红得发紫的年份,我知道了一位叫老狼的歌手,喜欢极了他那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老狼从来不是偶像,你说他是实力派也多少有些勉强。他真正出名的专辑,也就是〈恋恋风尘〉一张而已。可是,仅此一张,就把他和10年间所有的“校园歌手”区别开来。  
    
  这是一张可以用得上任何溢美之辞的专辑。从创作群到歌者,从词曲到配乐再到和声,从歌曲的外在演绎到创作者的“真诚度”,都再无同类专辑能出其右。  
    
  钟爱〈恋恋风尘〉的朋友,大多也听过〈高晓松作品集:青春无悔〉,在我看来,这两张大碟可以称得上是10年来校园歌曲的集大成者,一为东邪,一为西毒。我更偏爱前者,因为前者是“创作者的多元和演绎者的统一”,使得大碟呈现出一种复杂却和谐的校园文化氛围。而后者,正相反,是“演绎者的多元和创作者的统一”,整张大碟多了一点喧闹和技巧,少了一些温和。同为10年,同样精彩异常的,还有郁冬、小柯等人的专辑,但由于是“演绎者与创作者的双重统一”,使这些专辑稍显单一。  
    
    
  毫不夸张的说,〈恋恋风尘〉大碟,是大学校园文化中最具人文精神和审美价值的一次顿悟、一次爆发、一次革命!再听现如今的“水木年华”,再听一些标榜为校园歌曲的网络口水歌,我知道那段青涩、质朴、纯真的校园歌曲盛世已然落幕。  
    
  老狼,一个奇怪的人,没有好模样,没有好嗓子,可就是能唱出那些青青校园、象牙塔里的风花雪月,就是能淡淡的,淡淡的,让你感动。听过他清唱那首LIVE版的〈久违的事〉吗?没听过的,去听听吧。  
    
  不管这头不像狼的老狼现在在做什么,是不是忙于走穴,或已丧失了当初的激情,或与女朋友幸福的生活,我都会祝福他,并且感谢他。如果可以,我想告诉他,在中国,演绎校园歌曲,至今没有人能超越你,真的。  
    
  【高晓松】  
    
  高晓松越来越胖了,脸开始横着长,人也越来越傲了,人家随便一句话他老兄能接过来“发挥”半天。  
    
  我知道现在的小弟弟小妹妹们,还有叔叔阿姨们都特烦他,看到他准会说,这满脸赤豆的人都写过什么呀,傲成这样。  
    
  我曾经非常欣赏高晓松,看着现在的他只知道逞能却写不出什么来,我也无法讨厌他。  
    
  一个年龄层的人,会有那个年龄共同的音乐记忆,高晓松的音乐,正是属于我们这批人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恋恋风尘〉、〈青春无悔〉〈同桌的你〉〈B小调雨后〉……它们让我有种亲切感和认同感,它们触碰我的心灵。  
    
  所以,谢谢你,高晓松。  
    
  【郁冬】  
    
  我对郁冬的印象,是模糊却又亲切的。记忆中他是个相当有才气的男孩,有一张清秀忧郁的面孔,也曾从幕后走到幕前,但似乎不太成功,继而继续退居幕后,写歌、行文。  

 其实我已记不清他的样子,但会常常聆听他的《露天电影院》。奇怪,我不是看露天电影长大的孩子,但我读的懂歌里的心情,每个孩子都有属于自己的青春记忆,每份记忆,都含着忧伤的甜蜜。  
    
  郁冬是个天才,和朴树、高晓松相比,他低调而落寞,没什么名气,但他绝对、绝对,是个天才!叶蓓的《纯真年代》《在劫难逃》,老狼的〈来自我心〉〈昨天今天〉……他的音乐里常常会流淌出催人泪下和妙不可言的感受,让人从繁杂的琐事中静下心来,重温一些被我们遗忘的,淡蓝色的梦……  
    
  我听过的郁冬作品不多,但几乎每首,都能感动我。  
    
  【黑楠】  
    
  〈超级女声〉是2005年夏天最火热的话题,当黑楠这个名字刚出现在评委中的时候,很多人不认识,都说这家伙打哪儿冒出来的,而我却对他的名字很熟悉,因为,他曾经出现在〈恋恋风尘〉的创作群中。  
  当我不能免俗的喜欢上了张靓颖,不能免俗的鄙视黑老师,我开始回忆他究竟写了那张大碟里的哪首歌。在我拿出CD企图证明的时候,我在心里默念,千万不要是我最喜欢的〈蓝色理想〉,可是结果却不遂我愿。那首美妙而忧伤的〈蓝色理想〉,真的是他的作品,那首同样美妙而忧伤的《只有你陪我一起歌唱》,也是他的作品。  
    
  黑楠,我相信他曾是一个年轻、真挚而有才气的音乐人,看着现在的他,我有些难过。  
    
  【高枫】  
    
  高枫死的时候,有人惋惜有人不屑。提到他是谁,基本上统一口径为——唱〈大中国〉的那个。  
    
  而我心目中的高枫,还是挺艺术气质的,这要归结于我只听过他的一张专辑,这张专辑很久远了,大抵也是在1995年左右,叫〈天那边的爱〉。专辑里几乎每首歌都很好听,和〈大中国〉完全不是一个调调。  
    
  据说,这是高枫的第一张专辑。而那以后的他,我选择性遗忘。  
    
  所以当他死的时候,我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天那边的爱〉〈地久天长〉或者〈美人〉。  
    
  【曹钧、黄小茂、王笑冬、郭亮、刘效松、杨乐……】  
    
  高枫的〈美人〉在整张〈恋恋风尘〉中显得很另类,有些异域风情,特别是里面的吉他伴奏很棒,弹吉他的叫曹钧,当时最好的吉他手,对古典和民谣都很有造诣。还有很多很多熟悉的名字就不多说了,这些名字被老狼用手写体认真地记录在CD本的封底。  
    
  【青春】  
    
  在《恋恋风尘》中等待青春散场,在《美人》里感慨世界变得太快,在《蓝色理想》中寻找我曾幻想的未来,在〈爱已成歌〉里偶然的谈起旧日电影,在〈为你难过〉中相互冷漠,在〈来自我心〉里任凭这夜越来越深,在〈昨天今天〉中追问是谁爱上谁,在〈音乐虫子〉里飞呀飞呀飞,在〈只有你陪我歌唱〉中逃避风霜,而这一切的一切,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明天你是否会惦记?  
    
  〈恋恋风尘〉里没有太多的跌宕起伏,有的只是一个温暖的声音。  
    
  〈恋恋风尘〉里没有太多的复杂配乐,有的只是一种清澈在流淌。  
    
  10年了,在这个超女横行,R&B当道的E时代,大家都学会了用电脑制作歌曲,还有没有人留恋木吉他下的刹那芳华?  
    
  10年了,唱歌的人已成中年,听歌的人呢?  
    
  10年了,在那片淡淡的诗意下,掩映的是整整一代学子的记忆,揪心揪肺,无法释怀。  
    
  写下这些,无他,纪念那个时代,纪念那张专辑,同时,纪念自己渐渐远去的青春。

2005年12月19日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Jobs says

This is the text of the Commencement address by Steve Jobs, CEO of Apple Computer and of Pixar Animation Studios, delivered on June 12, 2005.

I am honored to be with you today at your commencement from one of the finest universities in the world. I never graduated from college. Truth be told, this is the closest I’ve ever gotten to a college graduation. Today I want to tell you three stories from my life. That’s it. No big deal. Just three stories.

The first story is about connecting the dots.

I dropped out of Reed College after the first 6 months, but then stayed around as a drop-in for another 18 months or so before I really quit. So why did I drop out?

It started before I was born. My biological mother was a young, unwed college graduate student, and she decided to put me up for adoption. She felt very strongly that I should be adopted by college graduates, so everything was all set for me to be adopted at birth by a lawyer and his wife. Except that when I popped out they decided at the last minute that they really wanted a girl. So my parents, who were on a waiting list, got a call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asking: "We have an unexpected baby boy; do you want him?" They said: "Of course." My biological mother later found out that my mother had never graduated from college and that my father had never graduated from high school. She refused to sign the final adoption papers. She only relented a few months later when my parents promised that I would someday go to college.

And 17 years later I did go to college. But I naively chose a college that was almost as expensive as Stanford, and all of my working-class parents’ savings were being spent on my college tuition. After six months, I couldn’t see the value in it. I had no idea what I wanted to do with my life and no idea how college was going to help me figure it out. And here I was spending all of the money my parents had saved their entire life. So I decided to drop out and trust that it would all work out OK. It was pretty scary at the time, but looking back it was one of the best decisions I ever made. The minute I dropped out I could stop taking the required classes that didn’t interest me, and begin dropping in on the ones that looked interesting.

It wasn’t all romantic. I didn’t have a dorm room, so I slept on the floor in friends’ rooms, I returned coke bottles for the 5¢ deposits to buy food with, and I would walk the 7 miles across town every Sunday night to get one good meal a week at the Hare Krishna temple. I loved it. And much of what I stumbled into by following my curiosity and intuition turned out to be priceless later on. Let me give you one example:

Reed College at that time offered perhaps the best calligraphy instruction in the country. Throughout the campus every poster, every label on every drawer, was beautifully hand calligraphed. Because I had dropped out and didn’t have to take the normal classes, I decided to take a calligraphy class to learn how to do this. I learned about serif and san serif typefaces, about varying the amount of space between different letter combinations, about what makes great typography great. It was beautiful, historical, artistically subtle in a way that science can’t capture, and I found it fascinating.

None of this had even a hope of any practical application in my life. But ten years later, when we were designing the first Macintosh computer, it all came back to me. And we designed it all into the Mac. It was the first computer with beautiful typography. If I had never dropped in on that single course in college, the Mac would have never had multiple typefaces or proportionally spaced fonts. And since Windows just copied the Mac, its likely that no personal computer would have them. If I had never dropped out, I would have never dropped in on this calligraphy class, and personal computers might not have the wonderful typography that they do. Of course it was impossible to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when I was in college. But it was very, very clear looking backwards ten years later.

Again,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This approach has never let me down, and i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in my life.

My second story is about love and loss.

I was lucky — I found what I loved to do early in life. Woz and I started Apple in my parents garage when I was 20. We worked hard, and in 10 years Apple had grown from just the two of us in a garage into a $2 billion company with over 4000 employees. We had just released our finest creation — the Macintosh — a year earlier, and I had just turned 30. And then I got fired. How can you get fired from a company you started? Well, as Apple grew we hired someone who I thought was very talented to run the company with me, and for the first year or so things went well. But then our visions of the future began to diverge and eventually we had a falling out. When we did, our Board of Directors sided with him. So at 30 I was out. And very publicly out. What had been the focus of my entire adult life was gone, and it was devastating.

I really didn’t know what to do for a few months. I felt that I had let the previous generation of entrepreneurs down – that I had dropped the baton as it was being passed to me. I met with David Packard and Bob Noyce and tried to apologize for screwing up so badly. I was a very public failure, and I even thought about running away from the valley. But something slowly began to dawn on me — I still loved what I did. The turn of events at Apple had not changed that one bit. I had been rejected, but I was still in love. And so I decided to start over.

I didn’t see it then, but it turned out that getting fired from Apple was the best thing that could have ever happened to me. The heaviness of being successful was replaced by the lightness of being a beginner again, less sure about everything. It freed me to enter one of the most creative periods of my life.

During the next five years, I started a company named NeXT, another company named Pixar, and fell in love with an amazing woman who would become my wife. Pixar went on to create the worlds first computer animated feature film, Toy Story, and is now the most successful animation studio in the world. In a remarkable turn of events, Apple bought NeXT, I retuned to Apple, and the technology we developed at NeXT is at the heart of Apple’s current renaissance. And Laurene and I have a wonderful family together.

I’m pretty sure none of this would have happened if I hadn’t been fired from Apple. It was awful tasting medicine, but I guess the patient needed it. Sometimes life hits you in the head with a brick. Don’t lose faith. I’m convinced that the only thing that kept me going was that I loved what I did. You’ve got to find what you love. And that is as true for your work as it is for your lovers.

Your work is going to fill a large part of your life, and the only way to be truly satisfied is to do what you believe is great work. And the only way to do great work is to love what you do. If you haven’t found it yet, keep looking. Don’t settle. As with all matters of the heart, you’ll know when you find it. And, like any great relationship, it just gets better and better as the years roll on. So keep looking until you find it. Don’t settle.

My third story is about death.

When I was 17, I read a quote that went something like: "If you live each day as if it was your last, someday you’ll most certainly be right." It made an impression on me, and since then, for the past 33 years, I have looked in the mirror every morning and asked myself: "If today were the last day of my life, would I want to do what I am about to do today?" And whenever the answer has been "No" for too many days in a row, I know I need to change something.

Remembering that I’ll be dead soon is the most important tool I’ve ever encountered to help me make the big choices in life. Because almost everything — all external expectations, all pride, all fear of embarrassment or failure – these things just fall away in the face of death, leaving only what is truly important. Remembering that you are going to die is the best way I know to avoid the trap of thinking you have something to lose. You are already naked. There is no reason not to follow your heart.

About a year ago I was diagnosed with cancer. I had a scan at 7:30 in the morning, and it clearly showed a tumor on my pancreas. I didn’t even know what a pancreas was. The doctors told me this was almost certainly a type of cancer that is incurable, and that I should expect to live no longer than three to six months. My doctor advised me to go home and get my affairs in order, which is doctor’s code for prepare to die. It means to try to tell your kids everything you thought you’d have the next 10 years to tell them in just a few months. It means to make sure everything is buttoned up so that it will be as easy as possible for your family. It means to say your goodbyes.

I lived with that diagnosis all day. Later that evening I had a biopsy, where they stuck an endoscope down my throat, through my stomach and into my intestines, put a needle into my pancreas and got a few cells from the tumor. I was sedated, but my wife, who was there, told me that when they viewed the cells under a microscope the doctors started crying because it turned out to be a very rare form of pancreatic cancer that is curable with surgery. I had the surgery and I’m fine now.

This was the closest I’ve been to facing death, and I hope its the closest I get for a few more decades. Having lived through it, I can now say this to you with a bit more certainty than when death was a useful but purely intellectual concept:

No one wants to die. Even people who want to go to heaven don’t want to die to get there. And yet death is the destination we all share. No one has ever escaped it. And that is as it should be, because Death is very likely the single best invention of Life. It is Life’s change agent. It clears out the old to make way for the new. Right now the new is you, but someday not too long from now, you will gradually become the old and be cleared away. Sorry to be so dramatic, but it is quite true.

Your time is limited, so don’t waste it living someone else’s life. Don’t be trapped by dogma — which is living with the results of other people’s thinking. Don’t let the noise of others’ opinions drown out your own inner voice. And most important, have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and intuition. They somehow already know what you truly want to become. Everything else is secondary.

When I was young, there was an amazing publication called The Whole Earth Catalog, which was one of the bibles of my generation. It was created by a fellow named Stewart Brand not far from here in Menlo Park, and he brought it to life with his poetic touch. This was in the late 1960’s, before personal computers and desktop publishing, so it was all made with typewriters, scissors, and polaroid cameras. It was sort of like Google in paperback form, 35 years before Google came along: it was idealistic, and overflowing with neat tools and great notions.

Stewart and his team put out several issues of The Whole Earth Catalog, and then when it had run its course, they put out a final issue. It was the mid-1970s, and I was your age. On the back cover of their final issue was a photograph of an early morning country road, the kind you might find yourself hitchhiking on if you were so adventurous. Beneath it were the words: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It was their farewell message as they signed off.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And I have always wished that for myself. And now, as you graduate to begin anew, I wish that for you.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Thank you all very much.

2005年05月24日

第一宫的穆先生———-雷东多。穆先生的特点自不用说,他永远那么从容与优雅,富于领导力而且冷静异常。而在武功的路数上,进星光灭绝和星屑旋转攻可攻,退的话水晶墙又坚不可摧。与之相比,雷东多何其相似。身为世界最佳后腰之一的雷东多,有着与绝大多数后腰不同的风格。相比维艾拉,杰拉德等硬朗型力量型的后腰,雷东多有着绝对与种不同的风格。雷东多在球场上同样的优雅从容,赋予了后腰这个位置全新的概念,是如今为数不多的艺术足球的代言人。同样,在雷东多的特长上,与穆先生也相当相似。在防守上,雷东多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其相对于球队防守的坚固程度,绝不下于水晶墙;在进攻上,雷东多的组织能力和远射盘带功夫也同样致命。记得2000年欧洲冠军杯皇马和曼联在1/4决赛里相遇时,雷东多用后脚跟磕球人球分过曼联后卫博格然后助工劳尔打进一球的那个经典瞬间,其华丽程度与杀伤力,绝对不在穆先生之下。所以个人以为雷东多是穆先生的最佳代言人。

   第二宫的阿鲁迪巴———-比埃尔霍夫。首先,两个人同样的高大强壮(德国“金头”在这点上略逊一筹),当然,将比埃尔霍夫比做阿鲁迪巴他本人未必愿意,因为比埃尔霍夫想当年也是一名“优质偶像”,将他和外貌不怎么样的阿鲁迪巴相比,相比他和他的球迷们都未必愿意。但是,在风格上,两人却何其相似。阿鲁迪巴的巨型号角直来直去,杀伤力巨大,但招数略闲过于简单。同样,比埃尔霍夫的特点和弱点也一样明显,他的头球杀伤力无与伦比,可是脚下功夫就实在不怎么样了。比埃尔霍夫这样“一招鲜”的特点不是和黄金野牛相当类似吗?

   第三宫的撒加———-马拉多纳。当然,和相貌堂堂高大英俊的撒加比起来,老马自然是相去甚远,但是,如果要在历代球星中找出一个和撒加一样即是“神的化身”,又是“恶魔的影子”的人,放眼足坛百载,非马拉多纳莫属。撒加的实力和领导才华在圣域之中无人能出其右,难怪阿布罗狄和迪司马斯克会为他折服。相比之下,老马在当年阿根廷队中的地位和撒加又是何其相似呢?在阿根廷队之中,他就像太阳对于其他行星一样,有绝对的统治力,所有的球员都围绕着他。这一点,撒加也是如此,尽管他是刺杀了前教皇后登基的,但是他能把所有的圣斗士都团结在他周围为他卖命,这本身也是领导才华最好的体现。而在沙罗双树园那一役中,也是撒加最先狠下决心使用AE,而修罗和卡妙尽管还在犹豫,却还是被他这样的果敢说服,这又是领导能力的另一种体现:当机立断。撒加在邪恶状态的时候,做下坏事不少,但当他恢复理智之时,却又变成了天使。老马也是如此。老马的阴暗一面占据上风的时候,吸毒,私生子,枪击记者,坏事也做得不少,但当他理性一面占上风的时候,又给贫困的阿根廷人们做了不少贡献。最后还有一点相当相似,那就是撒加的死和老马的退役。撒加选择了自杀来弥补他犯下的罪过,其实他应该更久得活下去,他的实力和能力将对圣域起着巨大的作用;而老马,在94年世界杯上被禁赛之后,其实就等于提前宣判了他的死刑,否则的话,拥有老马的阿根廷队,绝对不会败在罗马尼亚脚下。

   第四宫的迪司马斯克———-罗纳尔多。如果说迪司马斯克因为他表现出的邪恶和他黄金圣斗士的身份及其不和,因而引起争议的话,那么罗纳尔多也是不遑多让。迪司马斯克的口中,并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他信奉的是实力。相比之下,几次背叛老东家的罗纳尔多又是何其相似呢?从巴塞罗那到国际米兰是因为那时候的巴萨总拿联赛第二,他的待遇也不够高,所以他觉得国际米兰能给于他这一切;而当他在国际米兰因伤修养了两年之后,他又可以为了更高的待遇和更多的胜利而转投皇马的怀抱。如果说实力是迪司马斯克信奉的评判正义的标准的话,那么胜利和金钱就是罗纳尔多评判成功的标准。当然,在有些方面上,我觉得罗纳尔多想比迪司马斯克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迪司马斯克平常的表现再怎么差,但在大家感召他一起加入“撞墙小分队”时,他还是义不容辞的加入了,可以说用最后这“一俊”遮了以前的“百丑”;而罗纳尔多呢?在国际米兰遗憾得错失了一个冠军之后,在国际糜烂急切需要他的帮助来收回失地之时,他却不顾球迷和莫拉蒂的挽留,甚至于当主角练库珀都拉下脸面说可以为他留下而改变自己的做法时,他还是不顾国际米兰上下两年多来对他的情意,“毅然”出走马德里。还有,就是两人的“背叛”,在12宫时,迪司马斯克背叛了女神,在冥界篇里,他又“背叛”了冥王,可见他是个“背叛”的高手。当然,罗纳尔多也丝毫不逊色,只要又更多的胜利,只要又更多的金钱,“背叛”又算什么呢?当然,我们不能指责迪司马斯克和罗纳尔多,他们只是信奉自己的东西,而且不管别人怎么看他们,至少,我们改为他们的勇气喝彩,不是吗?不过,自从罗纳尔多到了皇马以后,我本人是再也不会看皇马的比赛了,因为我是在蓝与黑里成长起来的。

   第五宫艾奥里亚————-克雷斯波。艾奥里亚一头真正的黄金狮子,他的拳既有大面积杀伤的闪电光速拳,又一破坏集中一点的闪电波。当他真正发怒的时候,其实力之强大,饶是撒加等人也不得不畏惧三分。此外,艾奥里亚和他的哥哥一样的忠诚和勇猛,而且一样的热情如火。阿根廷的天才少年和他及其相似。首先,阿根廷一头金色的卷发就宛如雄师颈项处的皇者象征一般,而且克雷斯波的高大魁梧更是不在艾奥里亚之下。从技术上分析,克雷斯波是属于相当全面的中锋,头球功夫出色,脚下也相当了得,和艾奥里亚的拳颇有相似之处。看看这个赛季转会到国际米兰后开始发威的克雷斯波,在冠军联赛里屡次上演单骑救主的精彩场面。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巴蒂的离开,阿根廷队也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以克雷斯波为箭头的阿根廷队必然将无坚不摧,我们期待这头球场上的黄金狮子能够在新一代的阿根廷队里肩负起攻城拔寨的重任,让内斯塔等世界级后卫们好好看看狮子发怒是怎么个样子。

   第六宫沙加———-罗伯特巴乔。如果说沙加是圣斗士里最接近神的人,那么无疑,巴乔是足球运动员最接近神的人了。沙加被看做是释加摩尼的转世,他与其他圣斗士很不同的一点是,他永远显得那么的超尘脱俗,他永远显得那么的举重若轻。在沙罗双树园那一战中,他的实力发挥到了极致。面对三名黄金战士的合攻,沙加丝毫不乱阵脚,把撒加他们三人逼到了非运用女神的禁招AE不可的地步。球场上的巴乔和沙加相似之处极多。首先,巴乔也同样信封佛教,当然,在对于深奥禅理的参悟上,巴乔显然是无法和沙加相提并论的。由于两人都是忠诚的佛教徒,两人的气质也是相当的相似,淡泊名利,从容不迫。但是相比于一直生活在神的光环下的沙加,一样虔诚的巴乔却显然命运坎坷得多了。94年那一幕自不用多言,而2002年韩日世界杯杯前当他奇迹般得突破人类极限提前复出后,命运还是给他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老迈而胆小谨慎的特拉帕托尼宁愿带上绝对不可能打上主力的多尼和尤里亚诺等人,也不给这位意大利人的骄傲一个机会。巴乔也许会感叹世界为什么对他如此不公平,上帝在赋予他出众的外表和无与伦比的天赋之后,又为什么要给于他如此坎坷的命运呢?但巴乔不是能被困难所折服的人。在转会布雷西亚这支小球队之后,他已经屡次率领这支没什么大前途的球队战胜了不可一世的Milan, Juventus和Inter等豪门,巴乔更是被称做“东家克星”。可以想见,势单力孤的巴乔要同时在球场上面对Maldini, Shevchenko等大牌球星的时候,他的心理,和同时面对三名黄金圣斗士的沙加是多么得相似啊。

   第7宫童虎————-巴雷西。如果说天平座圣斗士裁决正义与邪恶的圣斗士的话,那么,巴雷西就是评价一个球员是否忠诚的天平。巴雷西,作为80年代和90年代初世界上最好的中卫之一,一生只穿Milan和Italy两件队服。如果说你对什么样的球员才属于忠诚的球员感到疑惑的话,看看巴雷西,你就会很清楚什么叫“忠诚”了。在圣斗士里,童虎经验最为老到,而且为人公正,所以在圣斗士里享有很高的声誉。巴雷西也一样如此,在球队里的重要性和威望在那个时代没有人能和他相提并论。可以想见,年纪稍微小于他的Maldini和Costacuta等人也都是在他的提携和指点之下成长起来的。如果说童虎以他的忠诚和勇敢教育出了同样忠诚和勇敢的紫龙的话,那么,你看看Maldini和Costacuta,你就可以想像到是谁作为了榜样,才让他们对红黑军团如此的热爱。在叹息之墙前,童虎和他的朋友们燃烧尽了最后的力量,来为星矢他们打开局面,给他们以希望,自己却带着无限的遗憾永远离开了。94年的巴雷西也同样如此,当意大利可惜的在点球大战中败北之后,巴雷西也带着遗憾离开了足坛,同样,他给后人们留下的是世界亚军的荣誉。

   第八宫,米罗———-贝克汉姆。记得刚出道的贝克汉姆尚是一脸稚气之时,确实阳光得和米罗很相似。如今的贝克汉姆更多的给人以成熟和性感的感觉。但是,他个人的特点确和米罗颇有相似哦。米罗的攻击中,往往致命的不多,但是副作用极大。而贝克汉姆在球场上就是如此。他很少扮演一个得分手的角色,所以说他不是致命的。但是,就像忽视蝎子毒的副作用就会受极大的影响一样,如果忽视了贝克汉姆的传球功夫,那么,致命的安达历士之针就不远了。作为家喻户晓的明星,贝克汉姆一向是以他标志性的长传,传中和任意球而闻名的。前面两者可以更多的被看做是前十四针,副作用极大;而那能够划出令人惊叹的弧线的任意球,不是就如最后那一击那样致命吗?而且,在贝克汉姆身上,我们可以看见和米罗一样的冲动,虽然这些冲动有时候会带来些不好的结果,但也正是他的这些冲动,让我们觉得他也是一个有感情的人,也让我们觉得他就像是我们身边的人一样。可以这么说吧,论实力和外貌的话,米罗在12黄金中都算不得是最出众的,但是毫无疑问,相比于过分超尘脱俗的沙加或者忠诚得令人奇怪的艾奥洛斯而言,他是最有血有肉的人。而且,大家想想贝克汉姆98年世界杯对阿根廷队时躺在地上对西蒙尼踢出的那一脚,那不正是标志性的“蝎子脚”吗?呵呵。

   第九宫,艾奥洛斯——–内斯塔。在圣斗士里,说起艾奥洛斯,就给于大家以忠诚可靠和勇猛的形象,而在意大利足坛,天才中卫内斯塔不正是如此吗?13年前的圣域里,艾奥洛斯为了保护女神,牺牲了自己年轻的生命。而今年年初拉齐奥财政困难揭不开锅之时,内斯塔依然表示决心留在球队里。但最后他还是转会去了Milan,但是他的原因绝对不同于其他任何一名球员的转会———“无论什么样的情况下,我都愿意留在球队里”内斯塔说:“除非球队的财政遇到了极大的困难,不得不卖掉我来维持生存,那么,我最后能为球队所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变成里拉来缓解球队的危机。”可惜有些拉齐奥的球迷并不能接受他们心目中的旗手离开的这一事实,当内斯塔以Milan球员的身份再次回到罗马奥林匹克体育场的同时,他们喊他作为叛徒,他们实在是无法接受拉齐奥的象征离开了他们的这一事实。那一刻,内斯塔的心都在流血,但是他又能做些什么呢?他是多么想再次站在斯塔姆和洛佩兹的身边啊!但是,职业道德告诉他,只有在球场上奋勇得表现自己,才对得起从小就看着他长大的拉齐奥球迷们。内斯塔在拉齐奥球迷那里受到的不公正待遇,不是和艾奥洛斯当年背上“叛徒”之名很相似吗?而且,就两人的风格而言,都是勇猛型的,也很相似。再者,就如当年的艾奥洛斯对艾奥里亚的指点一样,当年的“狮子”克雷斯波刚到拉齐奥的时候,给于他帮助最多的就是内斯塔了。那一时刻,对于人生地不熟的克雷斯波而言,内斯塔就像是一个哥哥一样。可惜,就像是艾奥洛斯和艾奥里亚再也无法相见一样,如今的内斯塔和克雷斯波,也再也无法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奋斗了。

   第十宫,修罗———-迈克尔欧文。说起山羊座,大家肯定首先想起两个形容词:“锋利”和“忠诚”,而这两点,就是欧文最大的特点。如果说圣剑艾克斯卡利巴是最战斗中最犀利最致命的招数的话,那么,球场上最“利”和最“致命”的就是速度了。欧文拥有的启动速度,自是不必多言,每个看球的人都心里有数,他这样的速度对后卫们意味着什么。但是,也正如修罗的招数比较简单一样,年轻的欧文除了速度以外,进攻方式也显得比较单调。由于身材的欠缺,注定了他不能作为一个高大中锋,而他相对于劳尔皮耶罗等技术型前锋而言,盘带能力也相当欠缺,这就是他“招数”中的单调。但是,正如修罗圣剑的招数虽然简单,但威力及其巨大一样,当欧文把他的速度发挥到极致的时候,那么,所有的后卫都只能感叹:“这把红军的圣剑,实在快得令人无法招架。”此外,欧文的忠诚也可见一般。作为自小就从利物浦少年训练营里长大的一员,欧文对利物浦的热爱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尽管皇马和国际米兰等豪门一次又一次向欧文抛出了橄榄枝,而这些豪门开给他的工资,也远远高于他在利物浦所能得到的,但是正如忠诚的修罗即使死了也不会背叛雅典娜一样,欧文是永远的红军之子。

   第十一宫,卡妙———博格坎浦。首先,说起博格坎浦的外号,就会不禁让人把他和卡妙联系到一起。在球场上,因为他的冷静和优雅的艺术足球风格,球迷们亲切得称呼他为“冰王子”。这位荷兰的冰王子在国家队最后的精彩杰作,是98年世界杯对阵阿根廷队时上演的那一幕:眼看比赛既将90分钟结束,罗纳德德波尔一记50米外的长传吊入阿根廷禁区左侧,博格坎浦像鬼魅一样出现在这个令后卫们痛苦的区域,接着这一记长传,冷静得在卸下来球的同时,扣过了扑上来补防的阿亚拉,然后当皮球再次从地上弹起的同时,右脚外脚背一记轻巧而优雅的弹射,皮球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接飞入了球门远角。此外,博格坎浦还上演过许多优雅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表演。他的优雅和冷静,和卡妙及其相似。此外,他的进攻往往是致命的,是令对手无法回天的。看着他的进球,我相信那些后卫们的心里,就和中了卡妙的冻气一样冰冷。卡妙的另外一大特点就是对徒弟冰河的爱护。在十二宫的战斗,为了保护冰河,他先是不惜将冰河冰封于冰凌柜中,后来更是用自己的生命来教会冰河自己招数最大奥秘。而从博格坎浦对于另一名荷兰天才前锋克鲁伊维特的帮助上,我们也可以看见像卡妙和冰河那样的师徒之情。从AJAX到荷兰国家队,博格坎浦从来都不吝惜帮助克鲁伊维特。在球场上,博格坎浦宁愿减少自己得分的机会,而是更多得吸引对手注意,然后给克鲁伊维特“做”出好球;在球场外,博格坎浦更是愿意将自己的技术毫无保留得教给克鲁伊维特。于是乎,在长兄如父般的博格坎浦的帮助下,克鲁伊维特从出道之初一位只靠力量和头球的生涩少年,成长为如今技术全面,风格优雅的一流前锋。在此之中,我们不难看出博格坎浦这位冰王子对克鲁伊维特的影响究竟有如何的大。最后,就像卡妙在12宫的战斗中死得太早了一样,博格坎浦为了给荷兰这个盛产天才前锋的国度的其他少年才俊们腾出位置,他早早的结束了自己国家队的生涯。可惜的是。缺少了主心骨博格坎浦的荷兰队似乎变得不会踢球了,而缺少了博格坎浦帮助的克鲁伊维特也似乎不会进球了,以至于2002年的世界杯居然缺少了橙色这一令人激动的颜色。为此,我至今觉得十分惋惜,一如卡妙的死。

   第十二宫,阿布罗狄——大卫吉诺拉。首先,有一点我不得不说,那就是无论选谁和阿布罗狄想对应,作为阿布大人忠实拥护者的我而言,都是不能觉得满意的。但是,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个球星的话,我觉得那就是吉诺拉了。(当然,我也是吉诺拉的忠实球迷。)也许吉诺拉对于资历不深的球迷而言已经是淡出视线了,但是,只要看是看过当年他在纽卡斯尔的唯美演出的球迷,我想是永远也无法忘记吉诺拉这个伟大的名字的。如果说阿布罗狄就是美的化身,那么,吉诺拉就是球场上美感的代言人。吉诺拉是当年球场上首屈一指的帅哥,而阿布大人,更是八十八个圣斗士中最美的一位。阿布罗狄永远保持着优雅和美,即使是在和瞬对决的生死关头,他也不像其他人那样显露出一丝的畏惧和惊恐,在他的面前,似乎没有什么能让他有任何一刻显得不美,即使是死,他也是死在了姹紫嫣红的玫瑰丛中。而吉诺拉对于足球的唯美追求,简直和阿布大人不相上下。看过他的踢球的朋友,都会有这样的感觉,那就是吉诺拉的每一次触球,甚至是每一次被侵犯,都是显得那么的优雅。他的一大特长就是远射,可以说,他的临空抽射,在融合力与美的方面,做得是最为完美的。而美丽和强大,不也正是阿布大人的特征吗?同时,也像阿布罗狄在圣斗士里的正邪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一样,吉诺拉在球迷的心目里留下的,也是无穷的问号。一方面,他的进攻才华令人称道,但另一方面,他在防守中参与的积极程度和他散漫的作风又另人难以完全喜欢他。也许吉诺拉觉得拼死拼活的拦截和铲抢有伤他一贯优雅的形象吧?阿布罗狄在12宫的战斗中,由于“站错了边”,所以过早得消失在了大家的视线里,而吉诺拉,由于在94年世界杯预选赛对保加利亚的关键一战中一次不经意的回传失误,以及他在当时国家队中和另一巨星坎通纳的不合,让他永远和国家队说了再见。从此,风华绝代的吉诺拉便早早得消失在了法国球迷的视线中。

2005年03月31日

               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写一个实时操作系统内核,已有小成了,等写完我会全部公开,希望能
  够为国内IT的发展尽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最近看到很多学生朋友和我当年一样没有方向
  ,所以把我的经历写出来与大家共勉,希望能给刚入行的朋友们一点点帮助。
  一转眼我在IT行业学习工作已经七年多了,这期间我做过网页,写过MIS、数据库,应
  用程序,做过通信软件、硬件驱动、协议栈,到现在做操作系统内核和IC相关开发,这中
  间走了很多弯路,也吃了不少苦。
  我上的是一个三流的高校,就连同一个城市的人多数都不知道。因为学校不好也就没
  有指望能靠学校名气找一个好工作。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的努力上了,大一开学前的
  假期我就开始了学习,记得我买的第一本书是《计算机基础DOS3.0》,大家别吓着了,其
  实当时已经普及了DOS6.22了,只是我在书店里看到了DOS4.0,5.0,6.0的书,以为像英语
  那样是第四、五、六册,记得当时到处找DOS1.0,现在想想也幸好我没有找到:)开学前
  我学完了PASCAL,那时既没有计算机也没有人可以请教,我连程序是什么的概念都没有,
  只好死记硬背代码,然后拿纸写,我一直到大三才有了一台486,在这之前用纸写了多少程
  序我也记不清楚了,只知道最长的一个我拿A4大小的草稿纸写了30多页,我的C语言、C++
  、VC都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入门的。所以说条件是可以克服的,希望我的经历多少给条件艰
  苦的同学们一点信心。第一次上机是在我姐夫的机房,我的心情激动的无与伦比,但是一
  上机我立刻傻了眼,他们用的是英文版的Win3.1,我的那点DOS知识都见了鬼,上机提心吊
  胆的一阵瞎摸,一不小心把Word弄成了全屏,怎么都还不了原,当时真是心急如焚,我以
  为机器被我弄坏了。第一个C语言程序,就是那个经典的HelloWorld,我调了几个星期,上
  机机会非常少,也没有书告诉我开发环境(TC2.0)需要设置,而且
  开始我都不知道有编译器,我甚至自作聪明把写好的程序扩展名从.c改成.exe,结果可想
  而知。大一学完了C、X86的汇编、数据结构、C++。由于精力都花在自学上了,大一下四门
  课挂了彩,三类学校就是这点好,挂上一二十门也照样毕业。不过扯远点说,我那么刻苦
  都及不了格,可见我们国家的计算机教育有多死板。
  大二准备学VC和BC,当时难以取舍,后来选了VC,不为别的,只为书店里两本书,VC
  那本便宜6块钱。我的努力在班上无人能及,学的日夜不分,大三有了计算机后更是如此,
  很多次父亲半夜教训我说我不要命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基础差,记忆又不行,条件也不好
  ,所以觉得只有多花点时间才能赶上别人。居然后来有许多朋友说我有学计算机的天赋,
  让我哭笑不得。我用的是486,16M内存,1G硬盘,当时同学们的配置都是P166MMX,我安装
  一个Windows NT4.0需要一个通宵,编译一个BC5.0向导生成的程序需要近两个小时,我的
  显示器是个二手的,辐射非常大,开机屏幕冒火花,看起来很酷的:),有一次程序写的
  太久,觉得怎么白色的编辑器背景变成了紫色,以为显示器坏了,后来才发现眼睛不行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到今天我的视力还能保持1.5,真是个奇迹。但是就是那台破机器陪伴
  了我两年,让我学会了VC、Delphi、SQLServer等。后来那台机器给我阿姨打字用,据她说
  一天她正打的开心,一股青烟夹着火苗从显示器钻出来,之后它才寿终正寝。
  大三假期找了个机会在一个计算机研究所实习,与其说实习不如说是做义工,工作了两个
  月一分钱没有拿。但是这两个月对我的发展帮助很大,让我早一步了解了社会,刚去的时
  候我当然是一窍不通,在那里我熟悉了网络,学会了Delphi和Oracle。由于工作很认真,
  得到了比较好的评价,在一位长者的引荐下,我开始和他们一起做项目,这使我在大三大
  四就有了自己的收入,大四又找了两家MIS公司兼职,虽然钱不多,但是在学生期间有100
  0多的收入我已经非常满足了,我终于用自己赚的钱把计算机换了。大四下开始找工作,这
  时我的工作经验已经比较多(当然现在想想非常幼稚),开始听父母的想去那个研究所,
  实习过那个部门也希望我能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不了了之,这种单位就是比较官僚
  ,我一气之下就到了我兼职的一个公司做MIS的TeamLeader。在大三到毕业一年的时间,做
  过了各种MIS,从煤气、烟厂、公安、铁路、饮食到高校,什么有钱做什么,工作也很辛苦
  ,经常加班和熬通宵,从跟客户谈需求到设计、编码、测试、交付都要上。那时觉得很有
  成就感,觉得自己还不错,现在想想真是很肤浅。
  刚走上工作岗位的学生很容易被误导,各种开发工具让人眼花缭乱,同时也觉得很受
  公司器重,但这样工作永远是一个低层次的开发者。不要跟我说什么系统分析有多么多么
  重要,多么多么难。你以为自己跟用户谈需求做设计就是系统分析和设计了吗,国内又有
  几个公司能够做的很到位很规范?我是ISO9000内审员,也在Rational公司受过多次培训,
  拿了4个证书,还有一个公司让我去做CMM。这些我听过很多,但是很多事情到国内就变了
  性质,一个公司不是通过了ISO9000或者CMM就能规范了,我现在在一家有几十年历史的外
  企工作,里面的管理不是一般国内企业能及的。作为一个毕业不久以前没有步入过社会的
  学生,几乎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掌握系统分析和设计,面向对象、UML只是一个工具,关键
  是人本身的思想,不是说你熟悉了C++、Rose就能够做出好的设计,相反如果你具备了很高
  的素质,你可以用C写出比别人用C++更加模块化的程序。
  话说远一些,国内软件开发行业有一个怪圈,很多人觉得VC > Delphi > VB,真是很
  搞笑。这几个软件我都做过开发,说白了他们都是工具,应该根据应用的需要选择采用哪
  个,而不是觉得哪个上层次。如果你因为用某个开发工具很有面子而选择的话,只能说明
  你很浅薄。如果说层次,那么这些工具都不上层次,因为它们用来用去都是一些系统的AP
  I,微软的朋友不会因为你记住他们多少个API或者多少个类就会觉得你很了不起,你永远
  只是他们的客户,他们看重的是你口袋里的银子。我也做过系统内核,我也封装过很多AP
  I,同样我也不会看重那些使用这些API做二次开发的客户,除非他能够作出自己独到的设
  计。
  至于有人认为C++ > C那更是让人笑掉大牙,不妨你去打听一下,现在有几个操作系统
  内核是用C++写的,又有几个实时系统用的是C++,当然我也不是说C++不好,但是目前的内
  核和实时系统中C++还无法与C匹敌,至于说C++适合做应用系统的开发那是另外一回事。所
  以我的观点是不在于你用什么工具和语言,而在于你干什么工作。你的设计体现了你的技
  术层次。
  这样干了一年我觉得非常苦闷,做的大多数都是熟练工种的活,个人技术上没有太多
  的提高也看不到方向。所以决定离开这个城市去上海,寻求更好的发展,并且打算放弃我
  以前的MIS转到通信行业。
  
  写到这里不能不提到我女朋友,我们是在来上海前半年认识的,她大四在我公司实习,公
  司派她给我写文档,我们的感情发展的很快。她告诉我很多事情,她家原本是改革开放的
  第一批暴发户,她母亲爱打牌,输掉了几百万,还欠了很多债,她有男朋友,但是她对他
  没有感情,只因为他给了她母亲两万多块钱,后来还强迫她写了四万块的借条,她男朋友
  背叛过她并且不止一次打她,现在逼她结婚不然就要她还钱。这人居然还是一个高校的老
  师!她母亲把父亲给她的学费花了,因为拖欠学费她没有办法拿到毕业证。她母亲现在有
  病需要钱,我拿出了自己的一点积蓄并且跟朋友们接了一些,替她交了学费并给她母亲看
  病(后来才知道看病的钱又不知所终,就连她母亲是不是有病我都不知道,但她也是没有
  办法)。这个时候我家知道了一些事情,坚决反对我和她在一起,她原来的男朋友也极力
  破坏。无奈之下我们决定早一定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并且瞒着我们家。由于时间仓促,
  我只准备了4000块钱,她仅有的几百块钱也被她母亲要去了,我买了三张票,一张是中午
  的,两张是晚上的,中午我的家人把我送上船,他们一离开我就下了船,我和她乘坐晚上
  的船离开了这个我和她生活了很多年的城市,带走的只是一身债务。没有来过上海的我们两
  个性倔强,都不愿意去麻烦同学和朋友。来到上海是傍晚6点半,我们
  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我们找了一个20块钱的旅馆,这个房间连窗户都没有,7月份的天气酷
  热难耐,房间里非常闷热。第二天我们开始租房子,因为身上的钱不多,我们基本都是步
  行,花了一个星期时间,不知道在浦东转了多少圈后找到了一个400块的房子,但是我们都
  不了解上海是付三压一,还要付半个月的中介费,买了一些锅碗瓢盆后,我们身上只有80
  0块钱了,工作都还没有着落,这800块钱要支持到我们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为了省钱我们
  自己做饭,每天买菜只花两块钱,她非常喜欢吃(也可能她在大学经常挨饿的愿意),看
  到她现在这样省吃俭用我真的很不忍心。她以前的男朋友也没有放过她,经常打电话来骚
  扰,并且来上海看她,还说了不少恐吓她的话,她过于善良,说他以前毕竟帮助过她,叫
  我不要与他一般见识。以后的每天在家就是苦等面试通知,原本我想迅速找一家MIS公司解
  决眼前的困难,但是她坚持让我不要放弃自己的理想,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到了一
  家通信公司,4000块的工资虽然赶不上MIS公司给我开出的价位,但也够在上海生存。她也
  找到了工作,第一天上班她哭了,这是她来上海第一次流泪,我心里很难受也很感动。
  由于是全新的行业,我把自己降到了零点,我学的VC、Delphi、数据库派不上用场,
  摆在我面前的是嵌入式、协议、信令一些我从未接触过的知识。我知道我没有退路,于是
  拼命的学习,我把自己当做一个应届毕业生一样,一分努力一分收获,半年过去我终于熟
  悉了工作,并且得到了公司的表彰,薪水也加了一级。后面的日子里我们省吃俭用,把欠
  朋友的1万多块钱还了,日子终于上了正轨。这时女朋友告诉我她想考研究生,我也很支持
  ,于是她辞职在家备考。
  另外,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ProjectManager,他原来是一个大通信公司的产品经理,
  对人非常和善,我从他那里学到了很多知识,而且他也给了我许许多多无私的帮助。在工
  作上他给我充分的空间和信任。记得公司安排我维护一个接入服务器软件,由于代码量不
  算太小(5万行),资料和文档都不齐全,我维护起来非常吃力,所以想重新把它做一遍,
  公司领导不太支持,可能觉得工作量太大,但是他极力支持我,私下里他让我放手去做,
  我的维护工作他挤时间做。在他的支持下,我花了半年时间完成了接入服务器的软件,并
  且实现了一个相对完整的TCP/IP协议栈。在这里我学会了嵌入式系统设计、驱动开发、TC
  P/IP和很多通信的知识,我花了一年时间终于使自己从MIS开发转到了通信行业,并且站稳
  了脚跟。我的开发大量是对硬件的直接操作,不再受微软的操作系统,VC、Delhpi这些开
  发工具的约束,我终于看到了另外一片天空。
  我做事情喜欢追根问底,随着开发的深入,软件开发与硬件联系越来越紧密,硬件知
  识的匮乏又对我的发展产生了障碍,而且芯片技术基本上掌握在国外公司的手里,这对做
  系统级设计是一个非常大的制约,一个新产品出来,第一道利润(也往往是最丰厚的利润
  )常常都被IC公司如Intel、Motorola赚去了,国内的厂商只能喝点汤。所以我决心解决自
  己的硬件技术障碍,并打算离开通信行业,进入IC设计相关领域。
  
  当然我明白如果我对硬件了解的非常少,没有哪家IC公司会仁慈到招我这样一个一窍不通
  的人来培训。所以我必须努力打好基础,学一些相关知识为以后做准备。就像我开始从MI
  S转到通信一样,我看过大量通信方面的书,并且给一个ISP做过RADIUS计费分拣台,在这
  样的背景下这家通信公司才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在的通信公司是做系统设计的,有不少PC
  B Layout硬件人员,平常我就注意向他们学习,由于我做的是软件,在公司看硬件资料不
  好意思,所以开始只好在家看,刚来上海工作我连续一年都在加班,后来不加了,因为我
  要挤出时间学习,通常我12点左右睡,第二天5点半起,我上班比较早,地铁上如果人不多
  我也用来看书。学习当然不会是一帆风顺的,有些实在不懂的问题就积累起来问硬件人员
  ,他们的帮助使我学习进度快了很多,因为在没有人点拨的情况下自学,我的一半时间是
  花在解决疑难问题上,但这种问题经常是别人的一句话就可以让我豁然开朗,我非常庆幸
  我有这样的学习环境。在后面的一年里,我学会了看硬件原理图,学会了简单的硬件设计
  (模拟电路方面还有不小的差距),事情就是这样的,当你安安份份做软件,别人永远认
  为你是软件开发人员,在你开始学习硬件时别人未必会认同,有位中兴通讯的朋友还对我说
  过,一个人不可能把所有东西都学完。我也明白这一点,但我希望自
  己做的更好。但当你熟悉硬件后大家又会觉得你好像原本就是软硬件都懂的,同事们也都
  习以为常了。这个时候我可以把硬件资料堂堂正正的拿到公司看,没有人再大惊小怪了。
  让我比较自豪的是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了一个IAD(软交换的终端设备)系统方案,包含软
  硬件的选型、设计等内容,这个方案得到了公司和同事们的认同,让我感到非常欣慰。
  
  技术是相辅相成的,当我的硬件有了一定的进步后,我的软件设计也有了很大的提高
  ,我可以从更深层次理解问题,我做的接入服务器CPU是Motorola PowerPC860,熟悉的朋
  友都知道860 QMC与软件的批量数据传输通常采用BD表的方式,硬件人员做驱动的时候习惯
  采用固定BD表,每接收或发送数据都将数据从BD表拷贝到用户Buffer,或从用户Buffer拷
  贝到BD表,由于理解的比较深入,我自己重新实现了这个过程,采用动态BD表的方式,驱
  动从一个网口接收数据,提交给我的软件进行三层交换,直至从另外的接口发送出去,没
  有进行一次拷贝。这样的设计大大提高了性能,使系统的指标接近理论值。软硬件的结合
  使我的设计水平上了一个台阶。我现在写的这个操作系统,编译后我把程序反编译成汇编
  ,找出其中不优化的代码,然后在C程序中进行调整。举个例子,很多CPU没有专门的乘法
  指令,这个大家应该都知道,在这种CPU上进行一个乘法操作常常会花费大量的指令周期,
  有的朋友会说这个我知道,我会尽量避免采用×号,但是事情往往不是那么简单,你知道
  C语言中数组的下标操作是怎么实现的吗?仔细看看反汇编的代码你就会明白,同样是通过
  下标的定位操作,C编译器会有时候会产生位移指令,但有时候会用乘法实现,两者效率往
  往是天壤之别,所以明白这些问题你才能将系统性能提升到极致。?
  些问题就不多说了,有兴趣的话以后可以共同探讨。
  话说远一点,我由衷的希望在软件上做的比较深入的朋友们有机会学学硬件以及其它
  相关知识,尤其是做底层开发和嵌入式设计的。这对软件技术的提高有非常大的帮助,否
  则很多事情你只知道该这样但不会明白为什么该这样。我这个观点在我现在的IC公司Proj
  ect Manager那里也得到了验证。他告诉我们公司现在的802.11芯片产品的软件经理原本是
  做该芯片硬件设计的,某某某原本是做软件的,现在在做IC,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只是
  在国内这样的风气不是非常流行。
  我有一些心得体会与大家分享,只有当我干好本职工作后,我才会学习与工作关系不
  大的技术,这样公司的上司才不至于反感,在入门阶段的问题我通常不去问那些资深人士
  ,而是问一些资历比较浅的朋友,比如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因为他们往往会跟你详细的讲
  解,而资深人士通常觉得你的问题太简单,所以回答的也很简单,我又不好意思多问。等
  技术上了一定的层次后我才会问他们,他们也能给你比较深入的回答。另外,有些朋友说
  我机会比较好,他们也希望能从事新的工作可惜没有机会,我听了只有苦笑,我的机会了
  解的人都应该知道,我没有出生在什么IT世家:)也没有谁一路提拔我,所有的路都是自
  己走出来的,我母亲去世比较早,我的后母(我叫她阿姨)看着我努力过来的,一次她看
  我大年30还在写程序,她说像我这样努力木头都能学出来。
  我的最终目的是IC而不是PCB,所以我下一步的准备开始学习IC设计的知识。公司的同
  事没有懂IC设计的,后面的路又要靠自己了,我买了不少相关的书,在网上也查了很多的
  资料,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去学习VHDL,并且用软件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设计和仿真(没有设
  计ASIC,只是针对FPGA),随着学习的深入,我渐渐明白了IC设计的基本流程,同时也明
  白了这条路的艰辛。这个时候我已经做好了跳槽的准备,我向一家业界又一定知名度的IC
  设计公司投了简历,并通过了漫长的面试(4个多小时)。其他的一切我都比较满意,唯独
  薪资差强人意,我也明白原因,因为我是这个行业的新人,我没有经验,我再一次将自己
  清零了。公司老板问我6000多一个月能不能接受,我知道他也是照章办事。想想我通信行
  业的朋友们,基本上都是年薪10万以上,月薪过万的也比比皆是,朋友们也帮我介绍了不
  少待遇不错的公司,我该怎么选择,当时我很犹豫,我热爱我的事业,我向往我的追求,
  但我也是一个普通的人,我也需要养家糊口,我也想早一点买房买车。生活给我出了一道
  难题。
  爱因斯坦在63岁时说过“一个人没有在30岁以前达成科学上的最大成就,那他永远都不会
  有。”这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和震动,我马上就26岁了,离30只有四年时间,我必须抓
  紧这几年宝贵的时间,努力达到我技术上的最高峰。为了这个理想,为了能离自己的梦更
  近一些,我选择了这家IC公司,我明白自己的薪资和公司刚进来的硕士研究生相差无几,
  但为了今后的发展只能忍受,一切又得重新开始。换行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尤其从
  一个春风得意的位置换到一个陌生的岗位,感觉象从温暖的被子里钻出来跳进冰水中,让
  人难以接受。在原来那家通信公司,我是唯一两年时间涨了五次工资的员工,公司和同事
  都给了我极大的认可,工作上也常常被委以重任。但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过去,在新的公司
  我只是一个新人,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意我过去的成绩。我决定重新开始,我把自己看作
  新毕业的学生,我要用自己的努力得到公司的认可。进入新的行业是非常痛苦的,我告诉
  自己必须忍受这一切,虽然外面有很多诱惑,但是既然作出了选择我就不允许自己轻易放
  弃。
  
  
  我现在已经在这家新公司上了一个多月的班,开始非常艰难,现在慢慢适应了。第一
  个月结束时,Team Leader找我谈话,说我是新进员工中最优秀的一个,我心里很欣慰,这
  也算对我努力的一个肯定吧。在这里还要感谢我的女朋友,她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舞,
  每次在我动摇的时候她都在鼓励我,让我坚持自己的理想,刚来上海是她让我不要勉强去
  做MIS,这次也是她让我顶住了月薪过万的诱惑,没有她我可能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现在的公司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自己的CPU、DSP和其它芯片,在这里我能学到世界上
  最先进的技术,我们的设计开发不再完全依赖别人的硬件和系统,这让我很开心。我打算
  等工作步入正轨后,全力学习新的知识,实现我的理想。
  在后面的两年里我给自己定下了几个目标:
  一.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在工作上得到公司和同事们的认同;
  二.努力学习IC硬件设计知识,多向同事请教,并利用一切机会多实践;
  三.实现我的实时操作系统的主要部分,完成TCP/IP协议栈模块,并免费发布源代码;
  四.和我女朋友结婚并买一套小房子,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我明白事业是可以重来的,但是
  珍贵的感情很难失而复得。
  
  在这里提一下我现在开发的操作系统,它是一个实时嵌入式系统,目前支持以下特性:
  
  a.支持时间片轮转调度和基于优先级调度,最多64个优先级;
  b.抢占式实时内核;
  c.为了便于移植,主体用标准C实现;
  d.汇编代码非常少,不到100行;
  e.支持任务管理,各任务有独立的堆栈;
  f.进程同步和通信目前完成了Semaphore,Message Queue正在调试;
  g.实现了定时系统调用;
  h.可以在windows上仿真调试
  我还打算下一步实现优先级反转保护,Event Flag,Data Pipe,内存管理(以前实现过)
  、驱动接口等。
  在这之后我还会努力完善它,比如加入文件系统,协议栈、调试接口等。希望朋友们提出
  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在此不胜感激!
  后记:
  就像有的朋友说的,我的经历或许会给一些朋友产生误导,在这里我必须说明一下。
  我来上海以前学习过于拼命,常常晚上只睡3个多小时,我身高1米71,那时只有108斤(我
  现在130多),家人也说我这样拼命活不过60岁,但是当时的我太固执,我对他们说只要能
  实现理想活50岁我就够了。那时的拼命使我的身体受到了影响,有一次早上突然腰肌剧痛
  难忍,痛的我倒在床上站不起来。虽然我现在已经比较注意,但有时候还会隐隐作痛。后
  来在女朋友说服了我,来上海以后我不再如此。我经常引用父亲的一句话“身体是革命的
  本钱”。
  而且我也发现拼命不是办法,我可以熬一两个通宵,最多的一次我连续工作了三天三夜,
  但是我半个月都没有恢复过来,这样是不是得不偿失?学习工作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像马拉松而不是百米冲刺。我现在非常注意调整学习和工作的强度,我要保证每天尽量有
  相对充沛的精力,一些年轻的朋友觉得自己也应该拼命努力,这让我多少有些担心,如果
  我的故事能让你在学习工作上多一点兴趣,我会感到很开心,但如果误导了某些朋友,让
  你做一些不值得的付出,我会感到很内疚。
  技术没有贵贱只分,我以前换行业是因为自己的兴趣所致,而不是对哪个行业有什么
  偏见。我希望我的经历不要给朋友一个错误的导向,觉得我始终向更高的技术发展。其实
  各行各业做到顶尖都是很困难的。话又说回来虽然技术没有贵贱,但是门槛是有高低的,
  无论如何,做IC的门槛要比做网页的高,这一点无可否认。国家各种人才都是需要的,但
  是作为个人奋发向上的想法还是应该有的,努力在自己喜欢的行业上做的更好,而不应该
  停留在比较肤浅的层次上。
  我是一个自己觉得比较有自知之明的人,或许我最大的优点就是知道自己有很多缺点
  :)。我的故事中很多的曲折和错误都是由我的缺点造成的,希望大家用审慎的眼光看待
  我的经历,不要被我的“花言巧语”所迷惑。我学习有些随心所欲,这给我带来了无尽的
  麻烦,也大大阻碍的我的发展。记得我小时候成绩比较出色,但是后来学习严重偏科,导
  致我中学成绩一再滑坡,也没有考上什么好的学校,小时候的一个朋友,当时的成绩和我
  相仿,但是没有我这个缺点,她上了清华,后来在去了美国深造,在一个著名导师手下研
  究理论科学,这未尝不是一条更好的出路。另外我的学习方法也是在不断改善中的,过去
  的学习过于讲究数量和时间,那样学习既苦而已效率不高,现在我非常注意学习的效率和
  技巧,这样才是学习的捷径(当然不是指投机取巧),比如说学一相对陌生的技术,如果
  有条件,不妨问一问有经验的人,不需要问很多,往往他不经意的几句话会给你非常大的
  帮助,甚至超过你看一个星期的书。带着这样的思想再去学习你会节省很多时间,这样何
  乐不为呢?这些年中我学了不少的东西,由于开始非常盲目,所以学的东西杂乱无章,现
  在回想起来让我啼笑皆非,我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一些没有必要深入了解的知识上,毕竟一
  个人的精力是有限度的。很多朋友很我一样都背过五笔字形,的确它是个不错的输入法,但是对一个研发人员它绝对不值得你去背,你的时间应该花在有价值的地方。我这样的事情还做过很多,我背过CCED、WPS的命令和快捷键,在dBase基本退出
  历史舞台后我还花了很多时间去学习它的使用。所以我的学习在前期缺乏规划,没有明确
  的短期目的、中期目标,只有一个虚无飘渺的长期的理想。这就像做设计一样,好的设计
  是从需求抽象到代码有很多过程,而不能得到了需求就立刻开始开始编码。
  当然这么些年的学习和工作多多少少有些收获,下面我说说我的一些学习的心得,这
  些方法未必正确,我也在不断探索和改进中。我的学习和工作有相对明确的目标,我不会
  一时心动而去学习某一技术,在下决定之前我会考虑很多,包括长期的发展,个人路线的
  规划,需要付出的代价、可能遇到的困难及解决的办法等等,在决定后还会制定更加明确
  的计划,包括短期、中期和长期的,身边可以利用到的资源(包括好的书籍、资料、软硬
  件环境,也包括有经验的朋友或者师长),以及每一个阶段是怎么过渡到高一阶段的计划
  ,往往在一个学习阶段一旦上路后会走的相对顺利,但是跨阶段通常比较麻烦,比如从学
  习基础知识转到实践。另外我买书也有自己的方法,现在世面上高质量的书远不如低质量
  书多,对于一个陌生的技术,往往在第一次买书会选择错误,即使买到一本好书但是它的
  方向也未必适合你,所以我通常会先在网上查找一些该技术的介绍,有了一点点概念后再
  去买一本比较薄、相对便宜并且内容相对泛泛而谈的书,这是国内作者最善于写的书:)
  ,再把它浏览一遍后我就会基本明白这门技术的要点,后面买书和制定计划就会明确的多
  。否则一开始就想找本好书往往比较困难,而且买回来后努力学习,有时候学了一半才发现
  是本低质量的书或者是相对过时技术,让人非常懊恼。另外让有经验?
  人帮你介绍,通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有些朋友想学通信、嵌入式开发,但总觉得自己没有软硬件环境,我就按我的了解给
  
  大家介绍一下怎么建立这样的环境,当然我了解的只是我学习和工作的方向。通信我做的
  是数据网方面的工作,包括TCP/IP、二三层交换、对接入网、H.323和软交换也有一点认识
  。这些软硬件环境都是可以在PC上构建的。你甚至可以在一个没有网卡的PC上建立一个包
  含多个路由器、接入服务器、VoIP网关、网守、主机等的仿真网络环境,而且与实际的网
  络相当接近,当然这需要你有清晰的网络概念和一定的网络知识,我一直在努力开发一套
  软件将这个过程简化,目前试验已经做完,我可能会将它融入我的操作系统外围扩展软件
  中。这样的方法我无法用简单的语句讲的很清楚,我可以说一下大概的思想,就是在PC上
  实现仿真网卡,(知道Windows怎么在没有网卡的机器实现虚拟网卡技术的朋友都应该会明
  白),然后每一个仿真网卡对应一个虚拟设备,如路由器或者主机。你也可以借助第三方
  工具完成部分工作,如VmWare等。我现在就是利用一个仿真网卡做自己的开发的。
  至于嵌入式开发环境更加容易实现,PC就是一个非常大的硬件平台,现有的嵌入式操
  作系统通常都支持X86,你可以在上面做开发,通过软盘Boot或者使用虚拟机装载,我用V
  xWorks做了试验,在一台PC上跑Windows和VxWorks两个系统。另外Windows上的兼容DOS的
  16位仿真X86环境也为很多操作系统提供了绝佳的试验环境,我的操作系统在Windows上就
  是这样实现的。Linux在嵌入式中应用也比较广泛,它在网上有大量的资料,而且也相对比
  较容易实践。同时很多完善的嵌入式开发环境支持软件仿真,如Tornado、WinCE等。